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刘芳菲打人
    车上,空气有些凝重。

    穆东打电话,穆在车下吸烟,肖肖和穆妈都听在耳中,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肖肖轻声问道:“老公,没事吧?”

    穆东笑笑说道:“没事,不用担心。”

    半小时,电话又响了,是蔡娇娇,穆东找了服务区停靠,拨了回去。

    蔡娇娇带了一个好消息,方晓杰醒了,人没有大事,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做了脑部ct,颅骨没有任何问题,只在头皮下有一个红肿区,已经做了处理。

    穆东长长的除了一口气,人没事就好,万幸!

    穆东终于放下心来,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妈和肖肖,再次开车上路,车厢里的气氛,终于轻松起来。

    中午,穆东赶到市区,先把肖肖和老妈送回家,然后直接去了医院。

    方晓杰正斜倚在床上,和刘芳菲说话。看到穆东进来,方晓杰一下子红了眼圈,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穆东心想,不错,没迷糊,还知道哭。嘴上赶紧说道:“方晓杰,你受委屈了,我代表公司谢谢你!”

    方晓杰一下子乐了,说道:“老板,你这个公司还没注册吧?”

    刘芳菲也一起笑起来。

    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轻快了很多。

    穆东接着说道:“怎么样,晓杰?还疼吗?”

    方晓杰一下子又愁眉苦脸起来,说道:“老板,后面这里起了个包,有点疼,还有点晕。”

    穆东道:“你受苦了,我问过医生了,没什么大事,你放心。对了,你爸妈到哪里了?要不要去接一下?”

    方晓杰皱起眉头,说道:“老板你真是多事,干嘛让芳菲告诉我爸妈啊,他们没来,我还没通知他们。”

    穆东疑惑,望向刘芳菲。

    刘芳菲连忙道:“老板,我在晓杰的手机上没找到叔叔阿姨的电话。”

    恩?怎么可能?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怎么会不存家里的电话?穆东心想。

    方晓杰得意起来,说道:“我看过一遍报道,手机上存电话,一律存名字,不存称呼,这样如果手机丢了或者被盗,亲人不会被坏人诈骗。所以,我手机上存的是我爸妈的名字。我厉害吧?”

    穆东心说,厉害个屁,坏人是骗不了你爸妈了,可是你有紧急情况的话,好人同样联系不上你家人。

    嘴上却说道:“厉害厉害!佩服!”

    正说着,两个警察进来,问道:“这个姑娘醒了吧,现在能不能做笔录?”

    穆东附身在方晓杰耳边,小声的说道:“晓杰,你就坚持说,头晕的厉害,老想吐,记住了。”

    说完,穆东和刘芳菲出去了。

    方晓杰心里很疑惑。在警察的询问下,叙述了事情的经过,最后警察问现在的情况时,她说头晕的厉害,总是想吐,最后还装模作样的干呕了几声。

    房门外的穆东听到了,心里直乐。

    快递网点的老板叫周大晨,这会儿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当时,看到那个姑娘晕倒在地昏迷不醒的样子,他吓坏了,慌慌张张的跑掉后,他一是收拾了东西随时准备跑路,二是安排了一个跟班一直盯着失态的发展。

    后来跟班一路跟到医院,再后来看到方晓杰醒来,又看到警察进了病房给方晓杰做笔录。

    这些情况,跟班一条条传给了周大晨。

    都能做笔录了,那就是没事了。既然没事,那最多也就赔点钱。周大晨放心下来,优哉游哉的回了快递网点,继续忙碌起来。

    周大晨轻松了,可是穆东却一点都不想让他这么轻松过关。

    对女人动手,打的还是自己的员工,这样的人渣,必须要教训一下。他找到蔡娇娇,俩人好一阵商量。

    一会的功夫,穆东拿到了医院的一张诊断报告。随后,穆东以被打者公司老板的身份,去了接警的派出所,出具了诊断报告,然后要求严惩打人者,并且申请了法医鉴定。

    诊断报告上写着:病人头部遭受重创,造成头部皮下淤血红肿,并且造成病人严重昏迷一小时以上,现病人有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呕吐严重。

    警察一看就明白了,这是造成了轻微伤。轻微伤虽然不够刑事责任,属于民事范畴,但是需要按照治安案件处理,可以拘留和罚款。

    几个警察一商量,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先传唤吧。

    半小时后,开好了传唤证,几个警察开着警车,拉着警笛,乌拉乌拉的赶到大通快递东外环路网点,现场找到了一脸懵逼的周大晨,并宣读了传唤证,随后把他带回了派出所。

    这时候的穆老板,正躲在附近,咔咔拍照片呢。

    又过了一个小时,穆东带着数码相机赶到病房,向方晓杰展示了警察擒获周大福的照片。

    看着周大晨被塞进警车,方晓杰眉开眼笑的,让你狂,坐上警车了吧?

    派出所里,办案警察向周大成讲明了情况,对方已经申请法医鉴定,从出具的医院诊断报告来看,确认为轻微伤的可能性很大。一旦确定为轻微伤,公安机关必须按照治安案件进行处理,一般是拘留15日,罚款5000元。

    周大成现在才意识到,事情弄大发了。

    罚钱什么的,他无所谓,这个拘留是真的不敢想啊。

    警察最后给出了建议,争取受害者谅解,派出所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再走治安处罚的流程。

    周大晨听懂了,只要受害人满意了,那就没事了。周老板已经从店里的快递员嘴里,知道那两个姑娘确实是做调查的,他很是后悔当时的冲动。

    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要么去求姑娘原谅,要么被拘留,当然选前者。

    记得那个姑娘是个圆脸,慈眉善目的,应该很好说话的吧?周大晨暗想。

    他当然想不到,方姑娘背后,还站着个不好说话的呢。

    周老板从派出所出来,立刻去买了一大堆营养品,去了医院,找到了方晓杰的病房。

    病房里,方晓杰、刘芳菲和穆东三个人正在聊天,有说有笑的,屋里哪有一点病房的气氛。

    看到周大晨探头探脑的进来,方晓杰和刘芳菲的脸一下子就蒙上了寒霜。穆东知道,正主来了。

    周大晨走进来,说道:“方姑娘,我给您道歉来了。我当时也是……”

    还没说完呢,就听耳边一声大喊:“滚出去!”

    这是穆老板爆发了:“你诚心来恶心人的是不是?滚!你们家看病人是下午看吗?赶紧滚蛋!”

    糟糕!周大晨心想,自己光顾着着急了,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赶紧不迭声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走。”

    穆东却说道:“慢着!”

    恩?周大晨来了个急刹车。

    穆东接着慢慢说道:“明天上午8点,还是这里,我们见面谈,过时不候!走吧。”

    说完一挥手,就像在赶一只苍蝇。

    周大晨赶紧走了。心说,这小伙子年纪看起来不大,火力怎么这么强啊?

    穆东一直在病房里陪着方晓杰和刘芳菲,一直等到她俩吃了晚饭才离开。刘芳菲留下陪床。

    回到家,家里人都在等着吃饭,穆东赶紧让开饭。吃饭时,穆东详细说了一下方晓杰事件的始末,告诉大家,现在没事了,一切都好。

    林晓媛倒是说了一个消息,今天她去交押金,医院没收,说是蔡娇娇关照了,不收钱。

    穆东笑了,这个蔡娇娇,憋着坏呢。

    林晓媛又说了房屋装修的进度,并且让穆东明天去看看,穆东答应下来。

    第二天早上7点,穆东就赶到了病房,他给两个姑娘带了早饭。

    看到老板这么贴心,方晓杰和刘芳菲心里很感动。虽然所谓的公司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但是这样的老板,应该不会亏待员工的吧?反正暂时也找不到其他工作,那就先好好地干着当前的这份吧。

    8点,周大晨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出现在病房门口,考虑到对方是女孩子,他还买了一篮子鲜花。

    他期期艾艾的站在门前,问道:“大家好,我……我能进来吧?”

    穆东没好气的等了他一眼,沉声道:“进来吧。”

    周大晨赶紧进来,利索的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道:“对不起了,方姑娘,我当时误会你了,以为你是总公司派来调查我的,一时冲动了,非常抱歉。”

    也难为他了,专门打听了伤者的姓名。

    方晓杰没说话,穆东接话道:“周老板是吧?不管怎么说,打人是不对的,总公司的人就该打吗?”

    穆东也打听了对方的底细,知道了名字。

    周大晨连忙道:“对对,我做的确实不对,请问您是?”

    穆东慢悠悠的说道:“我是她俩的老板,也是她俩的大哥,我姓穆。”

    周大晨赶紧问好,“您好穆老板。”

    穆东恩了一声,不再说话。

    病房里安静了。

    穆东当然不会说赔偿的事情,他要等着对方主动说。

    周大晨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大一会,周大晨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道:“穆老板,这个事,您看,我知道错了,咱们商量商量,行不行?”

    穆东不在乎的说道:“我们昨天下午已经申请了法医鉴定,公安机关24小时内就会做出鉴定答复,我们等着法医鉴定完了再谈吧,你的歉意我们现在已经收到了,你可以走了,哦,对了。花篮留下,其他的带走。”

    说完穆东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周大晨心凉了大半,这个穆老板,看起来不大好说话啊。

    他陪笑道:“穆老板,这不是派出所说还有个调解程序嘛,您看,我们能不能商量商量,您放心,我会对方姑娘做出赔偿。”

    “哦――”穆东拖起了长腔,问道:“说说看,怎么个赔偿法?”

    周大晨看到对方开了条门缝,赶紧说道:“医药费当然都算我的,我再额外给方姑娘赔偿2000元钱,您看?”

    穆东一下子笑出声来,说道:“2000?你也太小瞧我们了吧?我不差这点钱,你走吧!”

    说完不再搭理对方。

    周大晨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狠了狠心,咬牙说道:“5000。”

    穆东走过去,拍了拍周大晨的肩膀,说道:“周老板,回去吧,我们还是等法医鉴定结果吧,不怕告诉你,我咨询了医生,伤者的伤情,鉴定为轻微伤一点问题都没有。”

    意思就是,走吧,等着拘留吧。

    周大晨一下子泄了气,他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问道:“穆老板,那您说怎么办?”

    穆东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会,开口说道:“这样吧,周老板,我提两个建议,您考虑一下,行呢,这事咱就算了,我去撤回法医鉴定申请。不行呢,咱就走法律流程,怎么样?”

    周大晨赶紧道:“您说,您说。”

    穆东道:“第一,你怎么打的方晓杰耳光,她得怎么打回去,当然,不会把你打晕了,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们只要这个脸面。”

    说完,穆东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周大晨。

    周大晨心里就是一哆嗦,这也太狠了吧!不过想想拘留所里那些吓人的传闻,好像小姑娘的这一巴掌,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周大晨咬牙说道:“我答应,我做错了,确实该打。”

    穆东心道,是个爷们,能屈能伸,他接着道:“第二,除了医药费,赔偿一万元。哦,对了,医药费都还欠着呢,医院催了好几遍了。”

    周大晨心里哀叹,我这一巴掌,太贵了啊!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由不得他不答应了。他无奈的回答道:“我答应。”

    好了,都谈妥了,那就行刑吧。

    两个姑娘一直都像看戏一样的看着穆东表演,早就看呆了。听到穆东说打一巴掌的时候,俩人觉得穆东异想天开,结果周大晨答应的时候,俩人大跌眼镜。

    穆东示意方晓杰动手,还亲自把她从床上扶起来。

    方晓杰一开始很兴奋,她举起右手,展开手掌,却怎么也打不下去了。

    周大晨低着头,面如死灰的站在那里。

    方晓杰放下胳膊,无助的回头看着穆东和刘芳菲,眼里慢慢的涌出了泪水。

    看到方晓杰哭了,穆东大摇其头,这个不争气的。

    刘芳菲却一下子爆发了,她一下子想到了昨天上午,方晓杰直挺挺的躺在炙热的水泥地面上,无论她怎么哭喊摇晃,都没有一点回应,想起来自己当时的那种无助和凄惶。

    她快步走上前去,一下把方晓杰扯到旁边,抡起胳膊,扬起右手,啪!

    手掌结结实实的扇在周大晨的脸上,手劲之大,让周大晨一个趔趄,险些摔倒,稳了几下才站住。

    刘芳菲自己却“哎呦”一声,惊叫起来,她太用力,扭伤了自己的手腕。

    场面一下变得微妙起来。

    穆东心里哀叹,女人,果然是奇怪的动物。

    周大晨心里凄苦,太丢人了!同时暗自琢磨,这姑娘怎么这么大劲?

    方晓杰就像不认识刘芳菲了,这还是那个少言少语的闺蜜吗?

    刘芳菲暗自生气,这个人脸皮怎么这么厚?怎么把我的手硌得这么疼?

    四个人各怀心思,静默不语。这时候,蔡娇娇进来了,拿着几张单子,大声说道:“你们谁去缴费?”

    周大晨赶紧说道:“我去。”然后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蔡娇娇转身走了,走到门口,回过身来,冲着穆东挤眉弄眼。

    穆东不由得为周老板默哀一下。

    刘芳菲却开始倒吸着凉气揉着自己的手腕,嘴里说道:“疼死我了!”

    方晓杰赶紧上去查看,是有些红肿了,不由的埋怨她:“比划一下就行了,干么用这么大劲啊?”

    刘芳菲却不再说话了,恢复了人蓄无害的模样。

    穆东赶紧去找蔡娇娇,让给弄点yn白药膏。

    话说周大晨跟着蔡娇娇到了收费处,收费员轻飘飘吐出的数字让他无比震惊:9300!

    住了两天院,人没事,自己两次来都没看见打个药瓶什么的,这9300怎么来的?

    蔡娇娇在一旁耐心的解释,刚来的时候,病人昏迷不醒,做了高压氧舱治疗,后来因为病人连续不断的呕吐,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现在病人还要坚持吃一段时间的进口药物,控制脑震荡的后遗症,诺,这是单子,慢慢看吧。

    周大晨无语了,默默的刷了卡。然后又去了附近的atm机,取了一万元钱,回到病房,交给穆东,逃也似的离开了。

    投桃报李,穆东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撤回了法医鉴定申请,并说明了双方已经和解,等方晓杰恢复一些,再去签字确认。

    刚放下电话,蔡娇娇抱着一大堆东西进来了,嘴里喊道:“东哥,快点接一下,这是方晓杰的药品。”

    穆东赶紧接过来,仔细一看,乐了!

    阿胶、茶叶、蜂王浆,蜂蜜、螺旋藻、枸杞……

    穆老板哈哈大笑,说道:“娇娇,你确定这是方晓杰的药品?”

    蔡娇娇白了他一样,没好气的说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弄这些东西,我费了好大的劲,欠了不少人情呢。”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