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方晓杰被打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去哪里?”票务小姐热情的招呼道。

    “麻烦你看一下,有没有义乌到sh和sh到鲁南的车票”穆东说道。

    票务员熟练的操作着电脑,说道:“您好先生,义乌到sh的车次非常多,票也很充足。但是sh到鲁南没有直达的火车,需要绕到兖城,您看可以吗?”

    再绕一次,穆东有些无语,家乡的发展还是慢了啊!

    票务员看出了穆东的不快,轻声问道:“先生,您为什么不选择飞机啊,sh到鲁南有直达的飞机啊!”

    飞机?还直达鲁南?穆东和谢东林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解。

    穆东知道鲁南有飞机场,可是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小小的飞机场,竟然有直达sh的航班。

    谢东林不解是因为,自己竟然能坐飞机,那不是有钱人才能坐的吗?

    穆东试探的问道:“sh到鲁南飞机票多少钱?”

    票务员又查询了一下电脑,说道:“全价是1250元,不过现在可以打折,打完折是600元,您看可以吗?”

    才600元,穆东吐了一口气,两人才1200元,不算贵。

    其实,两段时空里,穆东都没坐过飞机,所以,这次,他和谢东林一样,也是第一次。

    也是,另一段时空,穆东被房子折磨的困顿不已,哪有闲钱出去潇洒。

    “好吧,那就坐飞机,你帮忙选一个合适的火车车次,我们到了sh尽快转飞机。”

    “好的,火车票给你您买到sh虹桥站,飞机起飞在虹桥机场,离的很近,只是飞机起飞是在明天早上8点40分,你们最好今晚赶到sh或者坐凌晨的火车到sh您看?”

    穆东想了一下,说道:“那就凌晨的火车吧。”

    几分钟后,俩人各自揣着自己的火车票、飞机票走了出来。

    谢东林一直晕乎乎的,坐飞机嗳,飞机嗳,大哥竟然要带自己去坐飞机嗳……

    俩人回到宾馆,尽快休息。穆东订好了闹钟,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不是因为要坐飞机了而兴奋,而是忽然想到了肖肖。

    两段时空,自己没坐过飞机,肖肖又何尝坐过。以前是没钱,现在有钱了,以后要带着肖肖和馨儿,多出来走走,多看看这大好的河山。

    穆东辗转反侧,隔壁的谢东林同样反侧辗转,他太兴奋了,他感觉,这几天里自己经历的事情,比记忆里加起来都多。

    第二天凌晨3点钟,哥俩都顶着个黑眼圈起床,一个小时候后,他们登上了义乌到sh的火车。

    早上6点,俩人到达虹桥火车站,在附近简单吃了饭,看看时间还早,但是俩人没个去处,简单商量一下,直接打车去了机场。

    大清早,机场里却已经人来人往。巨大的候机大厅里,俩人犯了难,这么大的地方,该去哪里上飞机啊?

    还是穆东老道一些,他直接去了服务台,对服务员说:“美女,我是第一次坐飞机,想咨询一下流程,您能帮下忙吗?”

    这招最有效,简单直接。服务员详细的解释起来,哪里买保险,哪个窗口换登机牌,哪里托运行李,哪个窗口安检,说的一清二楚。

    穆东扯上还在迷糊着的谢东林,开始一项一项的办理。

    7点钟,俩人办完了登记手续,过了安检,等在了候机室。

    穆东坐在椅子上瞌睡,谢东林根本一点都不困,他站在巨大的玻璃幕墙前,贪婪的盯着外面或停靠或滑行的飞机,眼睛都不想眨了。

    8点10分,开始登机。为了能看看起飞后的景色,穆东和谢东林选的是靠窗的座位。

    空乘开始演示一些紧急逃生技巧,谢东林一直盯着看,好像看演出似的。其实穆东也感到一些很新奇,只是在谢东林面前,努力装作不在乎罢了。

    8点40分,飞机开始滑行,进入起飞跑道后,开始加速起飞,急速中,穆东感觉自己被牢牢地按在了座椅上。这时候他开始明白,汽车杂志上说的推背感,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飞机快速的爬升到高空。头上湛蓝的天空干净的简直不像话,太阳仿佛就挂在不远处的右手边,散发着刺目的光芒。脚下,密集的云朵连接成一片广袤的云海,就像北方大雪后辽阔的平原,无边无际的延展着。

    穆东默默的看着,心里震撼不已,高空之上的景色,简单纯净,大气磅礴,不曾亲见的话,绝对无法想象。

    谢东林兴奋的无以复加,机舱里很安静,他不敢大声说话,只是拉着穆东的胳膊,不停的低声道:“大哥,你看这里……大哥,你看那里……”弄得穆东不胜其烦。

    兴奋间,一双玉手伸过来,手上拿着一小盒饼干和一盒牛奶,低声道:“先生,您的早餐。”

    谢东林以为是推销的,连连摆手:“不要不要。”

    空姐噗嗤一声笑了,她们经常遇到第一次坐飞机的乘客,低声说了几句:“是免费的,先生。”说完拉开小桌板,放下饼干和牛奶,接着给穆东放下一份,然后继续往后忙碌。

    谢东林又找到了新的兴奋点,低声说道:“大哥,免费的嗳,免费嗳,我得带回去给我爸妈吃。”

    这句话一下子让穆东的所有不快一扫而空,这兄弟,不错。

    90分钟后,飞机降落在鲁南机场,谢东林依依不舍的下了飞机,明显的还没坐够。

    穆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走吧,东林,我们一起努力,等我们有钱了,天天坐飞机都行。”

    谢东林闻言,继续兴奋起来:“真的?大哥。”

    穆东吐出一口气,沉声道:“真的。”

    哥俩去义乌的时候,用了20个小时。这次回程加上火车那一段,只用了7个小时。问题来了,穆东的奥迪车还在鲁南汽车站的停车场呢。

    没办法,哥俩打了辆车,用了半小时的时间,才到了市区,然后开车回家。

    谢东林四处炫耀他坐飞机的事情去了。穆东到家后,打开行李,拿出他采购的各种小礼物,开始分发。

    给老爸的电动剃须刀,给老妈的珍珠项链,给肖肖的精美发卡,给家里其他人带的茶杯、钥匙扣,给孩子们的玩具、文具。

    都是些新奇的小玩意,让大家欣喜不已。

    已经8月28日,要和肖肖一起回泉城了,肖肖要开学了。

    穆东又和肖肖聊了一次,肖肖还是想继续工作。穆东有些心疼,却依然尊重她的选择。

    在另一段时空里,就是肖肖,用自己的薪水支撑着这个家。现在虽然有钱了,但是只要肖肖愿意,穆东支持她的一切想法。

    当天下午,穆东去了冷库。穆三叔告诉穆东,这几天,大蒜的价格又涨了,二级蒜涨了3毛,一级蒜涨了5毛。

    以前刚存蒜的时候,大蒜即使涨1毛钱,穆三叔也会马上打电话告诉穆东,现在涨个三毛五毛的,穆三叔自己也不怎么重视了,不见到穆东,他都不专门打电话了。

    冷库里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可以操心的,穆东四下转了转就走了。

    接着穆东去了家里的新房子。现在房子的外墙已经全部弄完了,内里的简装也接近尾声。

    按照穆爸的标准,这样的房子,装上门窗就能入住了,可是穆东还要搞什么装修,随他去吧。

    穆东到了现场才发现自己最近忽略了装修的问题,他给房屋设计公司的老板打了电话,一问,对方的公司果然是有装修这项业务。

    问题简单了,图纸是对方出的,建造是对方督促的,让对方继续装修,再合适不过了。

    电话里再一问,针对这份图纸,现成的装修方案就有好几套,穆东赶紧让对方带着方案过来,大家一起商量一下。

    一个小时以后,对方带着三套设计方案过来了。

    一份是奢华型,针对的是非常高端的客户,报价120万元,包含全套家具家电卫浴。

    一份是舒适性,针对的中高端客户,报价60万,包含家具家电和卫浴。

    一份是经济型,针对基础客户,报价20万,只包括卫浴和家具,不含家电。

    奢华型的装修,穆东觉得太扎眼,农村的自建房,弄成这样,外人看着嫉妒,父母住着也拘束。

    穆东最终选择了舒适性的装修方案,并且砍去了几处华而不实的设计,最终的装修报价是40万。

    穆东要求追加地暖安装,暂时使用小型燃煤锅炉供暖,并要求预留好以后更改为燃气锅炉的接口。

    这一项,对方核算了一会,报价8万,最终的装修价格确定在了48万。

    至于穆东一开始计划安装的太阳能电池板,最终穆东决定放弃了,原因和他放弃房屋保温层一样,现在的技术还不成熟,过几年看情况再定吧。

    方案确定,双方签了装修合同,约定了入场时间。然后穆东支付了20万的首款,剩下的监督啊什么的,就全部交给穆爸负责了。

    接下来是8月29日,穆东陪肖肖回了一趟娘家,肖肖要回泉城了,专门去向父母辞行。

    8月30日,吃过早饭,穆东带着穆妈和肖肖,返回了泉城。

    临走前,穆东对老爸的吃饭问题有些担心。穆妈不在家,其他人又都在冷库忙碌,老爸还要盯着装修,怎么吃饭成了大问题。

    姐姐穆晓霞站了出来,说道:“小东,放心吧,我们家搬到学校来住,我给咱爸做饭。”

    天气很好,穆东开车行驶在高速路上,身边的肖肖和后座的老妈都有些瞌睡,穆东怕她俩着凉,调小了空调。

    笔直的高速路连绵的延伸着,远远看上去让人心情颇好,穆东看了看睡着的肖肖,心里感到很充实。

    手机响起,穆东一看,是刘芳菲。

    这姑娘给我打什么电话,她俩的事,一般都是方晓杰联系我啊,穆东嘀咕道。

    他开着车没法接,附近又没有服务区,只好挂了电话。

    电话又响起来,把肖肖和老妈都惊醒了。难道是有急事?穆东心想。他接通电话,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在右腿上。

    “刘芳菲,有什么事吗?”穆东问道。

    “老板不好了,方晓杰被人打了!”电话里传来刘芳菲带着哭腔的声音。

    穆东吃了一惊,说道:“别着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刘芳菲断断续续诉说起来,穆东也到了服务区,停下车继续听。

    原来,方晓杰和刘芳菲接到穆东的任务后,精神百倍的开始了市场走访和调查活动。她俩频繁的穿梭在大街小巷,考察快递网点,询问快递人员,搜集各种信息。

    今天一早,俩人出了门,到了东外环附近考察快递网点。俩人像辛勤的小蜜蜂一样,走访了五六个快递网点,寻访了十几个快递人员。当俩人走到大通快递一个网点,和几个快递员聊天的时候,出事了。

    这个网点的老板,最近正在往外转让这个网点的经营权。只是他这次转让,没有获得大通泉城公司的批准。按照规定,个人承包的网点,需要转让的时候,一是不能影响网点的正常经营,二是需要交纳转让金额5%的管理费,公司才批准转让,并且承认接任者的合法性,把对方承揽的业务纳入管理体系。

    但是这个老板早就无心经营,光想着转手挣钱,最近的派件送的马马虎虎,积压了大批快件。并且,他想私下转让,不交管理费。所以,公司对他发出了严厉的警告。

    今天上午,他正坐在店里生闷气,就看见门口有两个小姑娘,拉着自己的几个快递员,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还拿着个小本子不停地记录。

    这个老板蹭的火了,心想,你们警告我一下也就算了,还派两个小姑娘来调查我,怎么?打算揪着小辫子不放啊?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他推开门走出去,冲着方晓杰和刘芳菲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谁让你们来的?”

    方晓杰俩人自从走访以来,对谁都客客气气的,一直小心翼翼,哪见过这个阵势。刘芳菲吓得说不出话来,方晓杰壮了壮胆子,说道:“这位大哥,我们是大学生,搞社会调查的,我们马上就走。”

    说完拉上刘芳菲准备离开。

    这个老板不干了,怎么滴?弄好了我的材料就想走,门都没有。

    他大声喊道:“想走可以,把本子留下。”说完就去抢方晓杰手里的本子。

    本子上是方晓杰辛辛苦苦记录的各种信息,她哪里舍得让对方轻易抢去,她左右躲闪,大声说道:“光天化日的,你干什么?还有王法吗?”

    最后干脆大喊起来:“来人啊,抢劫啦!”

    这个老板一听,不由怒火中烧,他两步冲到方晓杰面前,抡圆了胳膊,说道:“我让你乱喊!”然后狠狠一巴掌扇在方晓杰脸上。

    这巴掌力道很大,一下子把方晓杰打的跌倒在地,头正好磕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方晓杰一下子昏了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手里还紧紧的抱着那个小本本。

    在场的人都傻了!这个老板一看事闹大了,骂骂咧咧的溜了,几个快递员也作鸟兽散,刘芳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好大一会才想起来给穆东打电话。

    穆东好歹从刘芳菲支离破碎的叙述中搞清楚了状况。

    他说道:“刘芳菲,你不要哭,要冷静,现在方晓杰只能靠你,明白么?”

    电话里刘芳菲带着哭腔嗯了两声。

    穆东继续道:“现在,你马上挂电话,立即拨打120,然后向周围的人问清自己的位置,汇报给120,可以做到吗?”

    电话里有恩恩两声,然后电话挂了。

    穆东等了有10分钟,又把电话打回去,得知已经在打了120,在等急救车,穆东接着说道:“你现在打110电话报警,然后上了救护车后,问清哪个医院,我马上派人过去。”

    刘芳菲平静了一些,说道:“好的,老板。”然后再次挂断了电话。

    5分钟后,穆东的电话再次响起,刘芳菲在电话里说道:“老板,警察到了,现在和我们一起去医院,去泉城第一人民医院。”

    穆东道:“好的,我马上安排人过去,你等着。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中午也能赶到泉城。”

    泉城第一人民医院就是蔡娇娇的工作单位,穆东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蔡娇娇道:“东哥,我现在没上班,你放心,我现在马上给急诊科打电话,让同事照顾一下,我也马上过去。”

    穆东接着给林晓媛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并让她立刻带着钱去医院。

    放下电话,很少抽烟的穆东,在车里找出一盒烟,在车外连吸了两根,努力让心神平复下来。

    每逢大事有静气,穆东不停的告诫自己。方晓杰还在昏迷中,自己的老妈和老婆甚至包括孩子都在车上,一定不能慌,要安全的到达泉城。

    10分钟后,穆东完全平静下来,又掏出手机,给刘芳菲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找一下方晓杰的手机,如果手机里存着方晓杰父母的电话,就通知他们,让他们尽快赶到泉城。

    随后,穆东上车,稳稳的驾驶车辆,离开服务区。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