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大蒜卖给谁
    穆东一直在岳父家住了两天。

    这两天的时间里,穆东和几个姐夫详细的聊了聊,他们几个年龄大了,拖家带口的,都想在家里做点副业,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穆东和他们一起,在周围详细的走访查看了一番,同时穆东回忆了一下自己记录下的一些信息,最后,穆东把几个姐夫召集到一起,提出了一些建议,供他们参考。

    一是种植大棚蔬菜,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劳动力的增值,蔬菜的价格在未来几年里一直都是逐渐走高的,蔬菜大棚的收益比较看好。

    二是发展鲜花种植,现在附近已经有一些花农在做,可以向他们学习技术,逐步掌握,在未来几年,鲜花的收益可以预期。

    三是种植苗木,主要是法桐和海棠,穆东印象里,这两种苗木,一直需求稳定,价格较好。

    四是养殖蛋鸡,销售鸡蛋。鸡蛋这种产品,需求量大,销售简单,价格的波动也不是很剧烈,收益比较稳定。

    五是养猪。中国的猪肉需求量非常巨大,生猪的价格在以后的几年一直逐步走高,而粮食和饲料的价格一直非常稳定,未来几年内,生猪的收益会非常好。

    穆东最后说道:“不论做哪一个行业,前期都要经过学习,要懂技术,要能自行处理各种问题,比如农作物的病虫害,比如动物的免疫,要了解起码的知识,不能盲目上马项目。然后就是规模,我不建议大家小打小闹的弄,要做的话,就要上规模,比如养猪,最低也要弄个500头到1000头的规模,比如苗木,最低也要弄个几十亩,有规模才有效益。最后就是资金,你们放心,我提供全力的资金支持,只要你们需要,我就提供,并且我不收利息,只要求你们能在两年内赚到大钱,把本金还给我就行。”

    穆东说完,几个姐夫都沉默了。他们感觉到,自己把问题想简单了。本以为自己缺的就是资金,只要有钱了,干什么都可以。现在听穆东这么一说,才知道,资金只是第一步,还要懂技术,还要上规模,像鲜花和苗木什么的,估计还要懂销售。

    穆东见大家沉默不语,继续说道:“假设,大哥打算投资养猪,我建议大哥先找个养猪场打工,摸清里面的门道,学到关键的技术,再开始上马项目,这样就会顺手很多。假设四姐夫打算种植苗木,可以到鲁南的苗木市场考察一下,了解一些市场行情,或者找个培训学校学习一下育苗的技术,反正就是说,不能盲目的干。”

    这回大家都听懂了,点头称是,几个人就各自盘算,做点什么合适。

    穆东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具体的项目,要各家自己选择。午饭之后,他和肖肖约定过几天再来接她,开车自己离开了。

    穆东先去了县城,取了自己放大的照片。然后买了些礼品,去大姑穆虹那里坐了一会。

    穆虹抱怨穆东把两个表妹给拐走了,店里忙的要命,让他赶紧给送回来。穆东想想也是,家里还有两个客人呢,自己和肖肖倒是都不在家。好在王燕王雯小时候都在穆村长大,附近的几个村子都熟悉,倒也不用担心她们俩会无聊。

    而事实的情况是,这姐妹俩每天日上三竿穆妈催很多遍才起床,吃饭后除了看电视就是上网,要不就是在院子里树荫下喝茶闲坐,偶尔去镇上闲逛买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晚上又是看电视上网到深夜,第二天早上又是赖床不起。

    这样的日子,姐妹俩觉得别提多滋润了,没怎么会无聊。

    穆东新买的电脑,新装的宽带,倒是让这姐妹俩好好享受了一把。

    穆东告别大姑,开车回到小学校。

    穆妈一看到穆东回来,就赶紧上前,控诉王家姐妹俩的重重懒惰行径,穆东没辙,安慰了老妈几句,从车上抱下两张装好相框的大照片,准备去办公室挂起来。

    一进办公室,穆东就看见俩表妹挤在办公桌前,正在摆弄自己的电脑。他很是无奈,说道:“两位美女,我大姑发话了,让我送你们回去,听说要继续劳动改造。”

    王雯一下子跳起来,大声抗议:“我妈怎么这样啊,我们才来了几天啊,不是说好一周的吗?”说着扳着指头算了算,对穆东说:“哥,这才四天好吧?”

    穆东双手一摊:“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就是一个传话的,我可是听我妈说了,你们天天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影响很恶劣。”

    王燕王雯两人红了脸,王燕说道:“这不你和嫂子不在家么,没人陪我俩玩,我们只好上网睡觉了。”

    穆东撇撇嘴,说道:“弄得自己多委屈似的,这样吧,两条路,两位美女选一下,一是,明天一早送你们俩回家……”

    王雯问道:“那第二条呢?”

    穆东懒洋洋的说道:“明天开始,给你们三天时间,帮我调查一下附近幼儿园的经营状况,收费价格,服务水平和客户评价。”

    姐妹俩面面相觑,好大一会,王燕才说道:“哥,你现在刚有点钱怎么就一副资本家的嘴脸,你这是剥削劳动力啊,还是女工!”

    穆东往椅子上一坐,舒服的摊开身体,慢腾腾的说:“不剥削你们,信息收集的细致的话,每人给500元好处费。”

    王雯刚要答应,王燕一下子拦住了,说道:“一千,要不你明天就送我们回家。”

    穆东哭笑不得,说道:“好吧。到底是谁剥削谁啊?”

    王雯开心的笑起来,一千块啊,表哥竟然答应了。她忽然想起来明天老妈让回家,问道:“哥,我妈那里怎么交待?”

    穆东摸出电话,笑道:“这还不简单,看我的!”说着拨通了大姑穆虹的电话。

    “大姑,是我,有个事给你说一下,王燕王雯再住三四天吧,我有件事需要她俩帮忙……恩,你放心,是让她俩帮我收集一下附近幼儿园的信息……恩,以后我可能用得上……她们俩是女孩子,和孩子家长打交道更方便……恩,你放心……恩,好的。”

    电话打完了,穆东放下手机,说道:“搞定!”

    王燕翻了翻白眼,说道:“哥,怎么你像是我妈亲生的,我们俩像是抱养的啊?”

    王雯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我妈就偏疼你。”

    穆东挠挠头说道:“可能这就是人格魅力吧?”

    王燕王雯憋得差点吐血。

    第二天,穆晓霞开车,带着王燕王雯两人,开始走访附近的幼儿园,并且走访了一部分家长。

    为了这次调查,穆东精心设计了一份调差表格,三人只需要把了解来的信息,进行简单的填写就行。

    这样的工作,只能是女人去做,被访者才会放下戒备,提供一些信息。穆东还让三人采购了一些折扇作为小礼品,这下好了,哪个幼儿园有几个老鼠洞都搞的一清二楚了。

    穆东也没闲着,他这两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家的建房工地待着。一是把关,二是替老爸分忧。房子建造的很快,所有的墙体都已经垒好了,已经开始铺装水电管线。

    也亏着穆东这两天在,他发现了电线的直径不符合自己的要求,走线的塑料管材质也不行,使用寿命太短。在他的坚持下,穆爸更换了电线和塑料管。

    穆东要的,是一个坚固耐用的精品工程,一切都不能将就。

    三天之后,三人走访完了镇子周边所有的幼儿园,把调查表格汇总到了穆东这里。

    穆东仔细查看了这些表格,最后得出了一些结论。

    一,当前乡镇或者村里的幼儿园,主要是以看孩子为主,教的东西很少。

    二,收费大约在每个月200元左右,基本上不负责午饭。

    三,即使孩子去上了幼儿园,家里也要有一个人专门接送、照顾午饭。

    四,现在很多家长白天都在附件工厂甚至去县城的工厂打工,他们希望能有一个中午管饭、下午可以晚点放学的幼儿园,这样他们可以下午下班后去接孩子。

    午饭,看来这是个关键的问题,穆东暗自琢磨,能不能做呢?

    其实一个孩子,中午能吃多少东西?一个鸡蛋,半杯牛奶,加上水果和主食什么的,一顿饭估计三四块钱就能搞定。关键的成本在于,喂孩子吃饭的人工成本。

    如果不负责午饭,每个老师看护三四十个孩子估计没有问题,。需要喂饭的话,估计连20个孩子都照顾不过来,最多十多个。这样人力成本就会直线上升。同时吃了饭要安排孩子午睡,也要增加一部分床铺的投资。

    而乡镇居民的消费能力偏低,从走访的情况看,家长对于幼儿园的最高消费预期,也就是每个月三四百元,这个价格的话,如果加上午饭和下午延长放学时间,根本没有利润的啊。

    穆老板又习惯性的开始挠头,看来短期内,幼儿园这个项目,暂时不能运作啊。

    那就先放一放吧,正好最近手里也没钱。等到以后有钱了,即使没有利润,也可以考虑做一下试试,就当是做公益嘛。

    拿定主意,穆东暂时放下了这件事。他给两个表妹每人一个大红包,然后开车送她们回家,大姑都打电话催过了。

    王燕王雯极不情愿的回去了,一到酒楼,就被老妈分配了工作,俩人没辙,换了衣服,开始忙碌。

    穆东也挽起柚子打算帮忙,却被穆虹给拦住了,拉着他到了前台那儿,娘俩在一块说话,这又让王燕王雯腹诽不已。

    穆虹道:“小东,上次你说大蒜价格涨了一些,最近怎么样了?”

    穆东道:“大姑,好像又涨了几分钱,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穆虹很是无奈,说道:“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不上心啊,你得留意市场变化啊。”

    穆东心里说,我操啥心啊,我知道几个月以后价格会很高,不就行了吗。

    嘴上可不敢这么说,他赶紧说道:“这两天光忙着房子的事了,回头我看看,大姑,你不用担心。”

    穆虹对穆东这个态度很满意,继续说道:“那你这些大蒜,是打算往哪销售啊,往大超市吗?现在应该准备准备了。”

    穆东一下子愣住了,对啊,自己这些大蒜卖给谁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郑重考虑过这个问题,在他的潜意识里,买家应该自己找上门来,疯狂的把大蒜买走,就像自己出售柳条一样。

    穆东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卖柳条的时候,通过苏老头,可以轻松的联系上很多买家,造成抢购。

    可是,大蒜不一样,尤其是自己储存的是高等级的大蒜,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自己储存的是杂交蒜,后期销售的时候,三叔就能搞定,他贩卖蔬菜多年,可以联系上一些蔬菜商贩。

    可是自己储存的是一级蒜和二级蒜,这些大蒜,主要是用来出口的。而现在,自己肯本不懂出口的流程,也没有出口资质,更不认识大蒜出口行业的任何一个人。

    就算后期大蒜价格飞涨,有人满世界的买大蒜,可是,那些需要大蒜的人,有谁会知道,有一个叫穆东的,手里有0多吨高等级的大蒜呢?

    穆东瞬间惊出了一脑门子汗。

    他对穆虹说:“大姑,谢谢你提醒了啊,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匆匆离开。

    穆虹有些摸不着头脑,追着喊道:“小东,吃了午饭再走。”

    穆东脚步没停,匆匆说道:“大姑,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改天再来吃饭。”

    说完开上车,一溜烟的跑了。

    穆东快速赶到冷库,找到了三叔。

    现在冷库这边,有穆二叔穆二婶,穆三叔,穆大国,林晓媛,穆晓霞,钟国栋,谢东林8个人,轮流上白班和夜班。

    穆东赶到的时候,穆三叔正带着穆大国和林晓媛,在冷库里检查大蒜有没有霉变。

    三个人穿着白大褂,带着大口罩和风镜,看上去就像防化部队似的。其实巡查冷库是个辛苦活,冷库太大了,货架又很高,爬上爬下的。再加上冷库里气味刺鼻,即使带着口罩也能闻到辛辣的大蒜味。

    好在这样的巡查,隔几天做一回就行。

    穆东顾不上和三个人寒暄,急匆匆把三叔拉到一边,问三叔认不认识做大蒜出口生意的人。

    果然,三叔认识的都是一些蔬菜商贩,其中没有做出口的。

    最后一丝侥幸也破灭了。

    穆东开始琢磨,怎么能认识那些大蒜出口商。

    鲁南作为大蒜的主产地,当地有几个非常著名的果蔬公司,经营鲜蒜出口和脱水大蒜产品。这些公司的地址,穆东都大致知道。其他的还有一些小公司,上网查一下,也能找到联系方式。

    只是,怎么上门去谈,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

    难道直接巴巴的找上门,说,嗨,我有0吨大蒜,等涨价了卖给你。这样不被打出来才怪。

    也不能说,我做大蒜生意的,认识一下,以后有机会合作一下。

    估计对方会一脸懵逼,你谁啊,我跟你合作的着吗?

    更何况,自己找上门去,可能看门的大爷就把自己打发了。即使见到人,估计也就能见到普通的管理人员,根本见不到负责人。

    穆东觉得,自己需要一块敲门砖,能合理的找上门去,见到大蒜出口商的主要领导,并且能说上话,给对方留下一些印象。

    在营销上,这叫做快速推进客户关系。这块敲门砖,就是一个各方面能认可的介绍人。

    市委书记,够不着啊,只合过一张影,说不上话啊!

    张振义部长倒是行,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啊。

    剩下的,只有刘静云了。正好束河县境内就要好几家规模很大的果蔬公司,正好在刘县长的治下。

    怎么向刘静云开口呢?穆东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

    穆东想到的第一步,是更改公司的名字和经营范围。

    公司注册的时候,名叫大东工艺品公司,经营范围是柳编工艺品。穆东决定改名为大东商贸公司,经营范围也尽量弄得大一些。商贸嘛,买进卖出,什么都能干才行。

    穆东咨询了给自己办理公司注册的代办公司,对方表示可以协助办理,时间大约一周左右。

    ok,穆东决定委托给他们办理。

    然后穆东又咨询了一下三叔,得知现在还处于大蒜收购季节,一直到8月底9月初,市面上会一直有鲜蒜供应。因为即使在自然环境下,这时候的大蒜也不会发芽,所以,10月份以前,应该不会有人愿意收购冷库里的大蒜。

    那就好,穆东长长舒了一口气,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去结识大蒜出口商,为后期的销售打下基础。

    于是穆东带上公司的全套手续,去了市区,先把公司的更改手续做好吧。以后和刘县长张口的时候,可以说公司储存了一批大蒜,把经营行为变得正规起来。总不能说,刘县长,我个人储存了一批大蒜,需要认识几个同行……

    况且,估计以后出售大蒜的时候,或许还需要用到公司的对公账户呢。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