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回娘家
    二楼小厅里,掌声持续了很久才慢慢停下来。

    穆东的这些同学里,没有人在政府部门工作,以县电视台h县报的覆盖率,穆东的事迹,肯本不足以让普通人接触到。别的不说,如果不是县电视台通知,连穆家人都不会去收看县电视台的节目。

    有几个家住在县城北部乡镇的同学,倒是知道有一个穆老板资助了村里的柳条绝产农户和老艺人,但是谁也没往穆东身上想。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那个曾经让很多农户和手工艺人交口称赞的穆老板,竟然就是自己的同学!

    太不可思议了,什么时候,穆东这么有钱了,做好事都是如此大的手笔?

    掌声渐停,班主任刘老师走到小舞台上,说道:“穆东,给大家讲两句吧?”

    穆东搓着手走到舞台上,神情纠结无比,完全没了电视上自信满满的样子。同学们都呵呵的笑起来,感觉穆东不但很有魄力,而且很可爱。

    穆东硬着头皮拿起话筒,开口说道:“事情大家都看到了,就像电视里说的,我做了一点小生意,期间遇到柳条绝产,做了一点好人好事……”

    同学们无不暗自腹诽,你就装吧,一点小生意,就资助了别人160万元,你得有多少钱才能轻松资助别人160万。你看孙名扬,年利润100多万,狂成什么样了啊?

    孙名扬已经彻底傻掉了,他感觉自己脑子根本不够用了,电视上的信息对他形成了持续的冲击,把他的自信冲击的七零八落的,散碎了一地。

    穆东资助了别人160万……

    穆东上电视了……

    穆东在全市上半年经济工作会议上被表彰了,和很多重量级的老板一起被表彰……

    市委书记单独给穆东颁奖,俩人亲切合影……

    ……

    ……

    孙名扬慢慢平静下来,再次盯着穆东腕上的浪琴表,心想,这玩意不可能是什么高仿的,肯定是真的!有又转头看了看肖肖手腕上的同款女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唉,自己打算在同学会上出点风头的,人生得意须尽欢嘛,可是现在,所有的风头都被穆东抢走了啊。

    心里不痛快,但是很无奈,孙名扬隐约觉得,自己现在的体量,估计是惹不起穆东了。

    穆东的发言还在继续:“这都是上学的时候老师们教育的好,我才能有现在的一点点成就,谢谢老师们了。我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给大家说实话,电视上说的那些话,都是导演提前写好的,我就是照着念念……”

    哄,大家一下子开怀大笑起来。

    穆东接着说道:“我们同学一场,就像刘老师说的,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以后我可能会在泉城发展,谁要是去泉城,一定给我电话,我和肖肖一定好好招待。”

    对了啊,还有肖肖呢,大家突然想起来。你说这个丫头当年怎么就那么有眼光,挑中了穆东这个巨大的潜力股。

    虽然穆东和肖肖是复读的时候好上的,但是在同学们看来,肯定早就暗生情愫,复读时不想继续掩饰了而已。

    接下来,二楼小厅变成了穆东的主场,大家纷纷来敬酒,几个老师都过来了,穆东无奈,给大姑打了电话,让她给自己派了司机来,然后开始和大家开怀畅饮起来。

    期间,穆东单独找到孙名扬,说道:“名扬,不好意思了,我躲不过去了,只能喝酒啦,今天借你的酒,咱哥俩好好喝一杯。”

    孙名扬很意外,也很感动,俩人轻轻一碰,满饮此杯。

    穆东心里想的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没必要和孙名扬闹的不愉快。

    孙名扬想的是,穆东不错,让我捡起了一些面子。恩,我得下去再搬两箱酒上来,眼看着不多了。

    接着穆东专门找了一个同学连喝三杯酒,这个同学叫郇甫。在另一段时空里,就是他对穆东说:“老穆,现在最好的柳条,比猪肉都贵了啊。”

    三杯酒喝完,穆东附在郇甫耳边,悄声说道:“老郇,现在最好的柳条,比猪肉都贵了啊!”

    郇甫一脸的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和穆东,没这份交情啊?怎么他专门找自己喝了三杯酒,还说了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不行,得去回敬三杯。穆东这么大老板了,说不定以后会麻烦他。

    因为穆东横空出世,同学聚会掀起了第二轮热潮,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

    看着穆东的奥迪缓缓驶离,一帮同学才慢慢散去。

    穆东喝多了,侧卧在后座,枕在肖肖腿上呼呼大睡。

    肖肖轻抚着穆东俊朗的脸,心里是满满的温暖。

    穆东一直睡到晚上9点多才醒过来,口干的厉害,头疼欲裂。肖肖赶紧弄来温水,让他喝下,又让他喝了一碗小米粥,穆东才舒服了一些。

    他对着肖肖说道:“对不起了,媳妇,不该喝这么多,当时情况你也看到了,确实是推不掉了,哎!”

    肖肖柔声道:“没事,我不怪你,我为你骄傲!”说完在穆东脸上轻轻一吻。

    穆东放心下来,俩人拥着说了一会话,然后慢慢睡去。

    迷迷糊糊中,熟悉的漂浮感又一次袭来,穆东这次非常清醒,他仔细的感受着自己升起、漂浮、登上云端,他很期待,期待可以看见馨儿。

    可是什么都没有,四野白茫茫的,全是厚重的迷雾,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什么也听不到。

    穆东着急了,大声的喊着:“馨儿!馨儿!”

    远远的,有孩子叽叽喳喳的说笑声传来,穆东奔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声音的尽头。

    他又喊起来:“馨儿!馨儿!你在哪儿?馨儿!”

    有一个声音隐隐传来,她格格的笑着,说道:“爸爸,我就在你身边呀!”

    穆东一下感到心痛起来,是馨儿,是馨儿的声音。他向着声音快步跑去,却一下子仿佛踩空了,迅速的从云端跌落下来……

    穆东一下子醒了,忽的一下坐了起来,梦境里的记忆清清楚楚的在脑海里回放。

    穆东的动作影响了肖肖,她嘤咛一声,没有醒来,摸索着搂着穆东的腰,继续睡去。

    黑暗中,穆东瞪大了眼,半天没有睡着。他轻抚着肖肖鼓起的肚皮,许久许久……

    天亮了,穆东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肖肖正在盯着他看,他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媳妇?大早上的,我脸上开花了?”

    肖肖盯着他看了半天,慢慢的说:“我记得你昨晚好像又做噩梦了,还一直叫什么心啊心啊的,我记得以前你好像做梦也这么叫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穆东很是无奈,这事,没办法解释啊。他脑子里转的飞快,很快组织好了语言,说道:“媳妇,我自从上次受伤后,老做一个梦,梦见有人追我,要吃我的心,我一紧张就喊心啊心啊……”

    肖肖长出了一口气,她还以为穆东有外遇了,梦里喊什么女人的名字呢,原来是这样。

    恩?要吃心,肖肖又紧张起来,急声问道:“怎么老做这样的梦?怎么办?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穆东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说道:“看心理医生倒不至于,慢慢的就好了,你看现在,我不是好久没做这个梦了吗?估计是昨天喝多了,大脑迷糊,才做噩梦了。没事,媳妇,别担心!”

    肖肖侧了一下身子,舒服的躺在穆东的臂弯里,低声说道:“那就好,老公,你可要好好的。”

    俩人温存一会,吃床吃饭。

    饭后,穆东开车,带着肖肖,去岳父岳母家。肖肖还是刚放暑假的时候回了一趟娘家,算起来有十几天没回去了。

    穆东先去了镇上的家电超市,选了两台空调,一台柜机一台壁挂,给店老板留下了肖肖家的地址,让他安排送货安装,并且叮嘱,今天一定要安装好。

    穆东在店老板的眼里,妥妥的财神爷的形象,他满口答应,保证今天一定安装好,然后立刻开始联系厂家的安装人员。

    结果安装人员说最快也要明天,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装空调的人太多了。店老板没辙了,最后开上自己的小货车,装上两台空调,带好工具,自己亲自上门安装去了。

    穆东又带着肖肖去了县里,先找了一家影楼冲洗那两张用来狐假虎威的照片,约定过两天来取。接着去了超市,吃的用的买了一大堆,然后才开车去了岳父家。

    早上肖肖打过电话,李爸李妈知道小女儿和女婿要来,早早的杀了一只鸡,去河边买了一条大鱼并收拾利索,就等着俩人上门了。

    肖肖的大姐和大哥都在家,他们不和父母住在一起,已经单独分家过日子。嫁的不远的三个姐姐也都赶来了,在家里等着肖肖和穆东。

    结果俩人还没到,装空调的到了,问清了地址,就卸下空调开始安装,李家的人一开始很纳闷,后来听说是穆老板让来的,心里也就释然了。

    这次肖肖想在娘家住几天,和父母多亲近亲近。穆东为了让肖肖住的舒服一些,才谋划着装了空调。并且穆东对肖肖说了,让她和父母商量一下,把李爸李妈现在住的房子翻建一下,让老两口住的舒服一些,以后肖肖带孩子回去,也有条件住一些时间。

    至于钱,自然是穆老板来出啦。

    这事只能肖肖去和父母说,这样他们更容易接受。如果穆东来说,可能会伤害岳父岳母的自尊心。

    穆东和肖肖赶到的时候,一家人都迎出来,光是后备箱的东西,好几个人就搬了两三趟。李妈就埋怨年轻人乱花钱,肖肖亲热的挽着老妈的胳膊说道:“妈,我要多住几天,这些吃的都是穆东给我预备的。”

    李妈没好气的说:“家里还能缺了你吃的,你长这么大,什么时候饿着过你?以后可别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了。”

    卸完车里的东西,穆东进了院,一眼就看见了正在忙碌的家电超市老板,他马上就明白了,估计厂家时间来不及,这哥们亲自上阵了,赶紧掏出烟,上去说话。

    一会的功夫,空调装好了,穆东就留这个老板一起吃饭,人家死活不愿意,说店里太忙,一溜烟的跑了。

    空调打开,凉风习习,穆东打量着岳父家里的屋子,心想,是该重建了,估计这房子,也有一二十年了。

    肖肖作为重点保护对象,被安排在堂屋休息,其他的女人一起动手,开始做饭。大锅烧起来,老式的风箱拉起来,土灶炖土鸡,铁锅炖大鱼,煤气灶上还在炒各种蔬菜。很快浓浓的菜香从灶房传出来。几个姐姐家的年龄不一的孩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叽叽喳喳的,大家庭的热闹劲在院子里肆意的弥漫着。

    肖肖作为最小的女儿,上面有六个姐姐。今天除了大姐一家,还有四姐、五姐和六姐几家都赶来了,穆东悄悄数了一下,今天到场的大人加上孩子,一共18口人,吃饭都要分两桌。就这,人还没到齐呢。

    几个男人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李家的人也知道这个最后上门的女婿发了一些小财,也知道了穆东上电视的事情。

    聊天时,大哥说道:“老七,你现在也是名人了,有什么赚钱的事,带着大伙一块干干?”

    穆东应道:“好的,大哥,我琢磨琢磨。”

    李爸也说道:“穆东啊,我们老两口不用你和小七操心,你大哥和你几个姐夫,能帮衬的就帮衬一下,你放心,都是老实人,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大哥说的时候,穆东其实没在意。在穆东心里,并不想和肖肖的家人搅在一起做什么事情。严格来说,包括大哥在内,其实都是姐夫。这种连襟的关系很脆弱。不像穆家的人,有紧密的血缘关系,什么事都可以直接说。

    现在岳父也说了,穆东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他问了一下,这几个姐夫,除了五姐夫和五姐在学校教书,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务农,农闲时打零工。

    穆东沉思了一会,说道:“我有两个建议,一是如果你们愿意出去的话,今年10月份以后,可以跟我去泉城,我打算成立一个快递公司,需要大量的人手,几个姐夫可以去帮我。第二就是,如果你们不愿意抛家舍业的出去,可以在当地搞一些项目,比如养殖、种植,需要资金的话,我可以提供,前提是,这个钱是借的,赚了钱需要还给我。”

    几个人都很意外,大家只是想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赚点小钱,没想到穆东这么快给出了答复,并且听这口气,规划的还不算小。

    几个人兴奋起来,七嘴八舌的开始商量。

    穆东见大家说的高兴,赶紧说道:“大哥,各位姐夫,提前声明啊,最近手头很紧,钱都存了大蒜了,需要投资的话,估计也要10月份以后,你们可以先考察一下,看看有什么可以做的。”

    四姐夫小声问道:“老七,我们要是需要资金的话,你能借多少?”

    穆东豪气的说:“只要项目好,多少钱都行。”

    四姐夫道:“100万也行?”

    穆东道:“行啊,只要你敢借,我就敢给。”

    几个人惊呆了,100万呐,在场的可是好几个人呐,真要每人借100万,那就是好几个100万呐,这老七,得有多少钱啊?

    肖肖看着穆东和几个姐夫聊得投机,心里很高兴。

    李家七个女儿,虽然在十里八乡号称“七仙女”,但是在农村里,没有儿子的家庭,就像没有根基的浮萍一样,在很多事情上被人瞧不起。

    虽然大姐招了上门女婿,但是大哥也是个老实巴交的,一家人过着普普通通的农家日子而已。

    现在穆东发达了,肖肖自己也被穆东封为千万富婆了,如果能带领这几个姐夫,让几个姐姐家里的日子都过得更好,那么李家在村子里也能彻底的扬眉吐气了。

    饭菜很快做好了,一家人分了两桌,热热闹闹的开始吃饭。本来穆东计划下午回去的,没打算喝酒。后来肖肖看到桌上的气氛热烈,几个姐夫都想通过喝酒表达一些心意,于是发话,喝酒,晚上住下。

    媳妇发话了,穆东果断执行。心里却是暗自叹息,这是亲媳妇啊,难道忘了自己昨天刚刚大醉一场。

    家庭里的酒场,比同学聚会战场一样的氛围轻松了许多,大家相互举杯示意,偶尔碰一下,想喝多少喝多少,席间的话题也都很轻松,天气啊,庄稼啊,家长里短啊。

    穆东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气氛。他觉得,岳父岳母虽然没有儿子,但是把几个女儿教育的很好,挑选的几个女婿也都是规规矩矩的老实人,整个家庭的气氛非常温馨。

    穆东暗暗有些后悔,应该早一些把这一家人带进自己的计划里,让他们赚到一些钱,生活更富足一些。

    还好,现在还不算太晚,还有很多机会。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