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同学聚会
    杨小波哭笑不得,说道:“穆东,不带这么装低调的,有意思吗,这么新的车,你说是二手的,谁信啊!”说着大声的问周围的同学:“你们信不信?”

    “不信!”大家齐声回答,有个女生就打趣肖肖:“肖肖,你老公在家里也是这样爱撒谎的吗?”

    肖肖笑道:“恩,是啊,整天满嘴胡话,说自己是千万富翁了呢。”

    千万富翁,那倒不至于,不过你俩也算是小有薄产了,一众同学心里都在想。

    大家嘻嘻哈哈一阵子,上楼落座继续聊。

    杨小波安排的是二楼的一个小厅,摆了四张大大的十二人台。即使全班同学都到齐了,稍微挤一下,也能全部坐下。

    小厅门口处有一个小小的舞台,安装了大屏幕电视和音响设备,可以用来讲话和唱卡拉ok什么的。

    陆续有同学赶过来,小厅里的气氛越来越热闹,大家都从现在的容颜上去寻找过去的影子,简直就像重新认识一遍,认识之后,男同学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胖了,这是实话。女同学说的最多的就是三个字,漂亮了,这大部分都是假话,妖精级别的,没有几个。

    到了11点的时候,以前的班主任刘老师带着三个其他的任课老师赶到了,大家赶紧起身迎接。四个老师同大家一一招呼,叫着一些同学的名字,大家都很兴奋,热烈的气氛达到了顶点。

    招呼过后,大家一起下楼,去饭店门厅的台阶上拍合影照。杨小波安排了专业的摄影师,支起了三脚架,架好了单反相机。

    大家排好队列,酝酿情绪,绽放笑脸,等着摄影师喊一二三。

    一……

    二……

    摄影师刚要喊出三,远远的开来了一辆轿车,不停的按着喇叭,滴滴滴的声音把大家的目光瞬间吸引了过去。

    就像一个被针扎了的气球,大家满满的情绪,都被这辆狂按喇叭的车刺破了。

    是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到了门厅前,吱嘎一声停住了,驾驶室钻出来一个一身西装的男人,他大声的喊道:“等等我!等等我!”然后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西装,扔在车里,露出了里面的短袖衬衣和领带,快步走了过来。

    几步走到跟前,他深鞠一躬,对着前面的班主任说道:“刘老师,各位老师,亲爱的的同学们,对不起啦,我来晚了,刚参加了一个谈判,我是紧赶慢赶啊,对不住对不住!”

    语速极快,口气十分夸张,有些同学心里就不痛快了,得瑟什么啊!

    班长杨晓波喊道:“孙名扬,就你事多,这么多人等你!赶紧的,到后排来!”

    孙名扬小心陪笑着和几个老师打了招呼,小跑着去了最后一排。

    大家重整旗鼓,再次酝酿情绪和笑容,终于完成了拍照,一行人簇拥着几个老师,又回到了二楼小厅。

    穆东故意落在后面,看了看那辆宝马车的屁股,型号是320。穆东撇撇嘴,这个型号和肖肖的那辆白色奥迪基本一个价位嘛。孙名扬一脸得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开的宝马5系或者7系呢。

    大家重新落座,班长杨晓波走上小舞台,拿起麦克说道:“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八年之前,我们挥泪告别校园,八年之后,我们有幸在这里重聚,感谢时光,让我们不再是原本青涩的模样,感恩老师,用知识给了我们一双自由翱翔的翅膀,下面,有请我们的班主任刘老师上台讲话。”

    掌声响起,刘老师信步走向舞台,拿起话筒,扫视了一下全场,慢慢说道:“我今天非常高兴,可以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这八年里,我只见过少数的几个同学,因为他们和我一样,也当了老师,其中曾康平还成了我的同事。”

    曾康平赶紧站起来,向大家挥手致意。

    刘老师继续说道:“我很高兴看到大家已经长大成人,走上工作岗位,大部分都已经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当然了,还没结婚的男生要继续努力,看看我们班上还有没有单身的女同学,有的话,尽快下手,我们要向穆东和李肖肖学习,自产自销嘛!”

    大家哄堂大笑起来,有人就喊道:“刘老师,你那时候可是极力反对谈恋爱的。”

    刘老师接着道:“我现在也极力反对高中生谈恋爱。此一时彼一时嘛,那时候你们都小,怕你们影响学习,现在你们都长大了,当然应该鼓励。不管怎么说,今天见到你们,我真的非常开心,希望这样的聚会,以后能经常搞一搞,大家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有什么事可以互相帮衬帮衬。我不说废话了,大家今天吃好喝好玩好,谢谢大家。”

    掌声一片。

    杨小波又邀请几个任课老师发言,几人都推辞,都说刚才刘老师已经代表了,杨小波也只好作罢。

    见老师们不说了,杨小波问道:“有哪位同学想发言的吗?可以上来说几句。”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不想出这个风头。杨小波点了以前几个班干部的名字,大家都摆手,穆东也被点了名字,以前他在班里是纪律委员。穆东自然也推掉了。

    当然也有人想出风头,孙名扬举手了:“班长,我说两句行不行?”

    这种场合,杨小波能说不行吗,虽然他心里很不爽,孙名扬这家伙,迟到不说,钱还没交呢。

    孙名扬这个人,以前在班上是属于调皮捣蛋,成绩很差,老师头疼的那类人。关键是这个家伙,人缘还不怎么好,不是和这个吵架,就是和那个动手打架,是标准的问题型学生。

    以前上学的时候,班主任刘老师曾经把学生分为三类,学习努力成绩好的学生,是合格产品;成绩不好但是不给老师添堵的学生,是废品;成绩差还整天惹是生非的学生,是危险品。孙名扬就是刘老师眼中的危险品。

    现在这个危险品,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要上台讲话,大家都很期待,他能讲出个什么道道。

    孙名扬上台,先是深鞠一躬,然后说道:“首先,还是给大家道个歉,我迟到了,耽误了大家的时间,真的很对不起。我迟到的原因是参加了一个谈判,一个成交额500万元的合同需要协商,所以来晚了,请大家多多原谅。不过这个合同一旦确定了,给国家上交的增值税就有好几十万,在坐的一些同学也是吃财政饭的,肯定会支持我以事业为重。”

    穆东闻言,撇了撇嘴,忽悠谁呢,增值税是有进项抵扣的好不好,你能交个几万就不错了。

    台上,孙名扬的发言还在继续:“各位老师,同学们,毕业这些年,我们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的生活都变好了。就拿我个人来说,我成立了一个小公司,专做肥料包装袋,这几年我们鲁南的肥料行业发展很快,我的公司也进步很大,现在每年的营业额都在千万以上,利润也有一两百万。刚才刘老师说了,我们有什么事情要互相帮衬。今天当着刘老师的面,我在这里郑重承诺,以后凡是咱班上的同学有事找到我,我一定全力以赴,帮助解决。还有就是,今天我来的时候,带了10箱好酒,今天聚会上的白酒,我负责了!谢谢大家,我就讲这么多了。”

    台下的同学,面面相觑,这也太得瑟了吧!杨小波和刘老师倒是带头鼓起了掌,于是,掌声也慢慢的稠密起来。

    杨小波招呼几个男同学去孙名扬车上搬酒,穆东也主动去帮忙,后备箱一打开,是当地的鲁南春白酒,52度的,一箱6瓶,零售价格大约360元每箱。

    杨小波以为是把10箱酒都搬到小厅,结果搬了4箱,孙名扬就不让搬了,他对杨小波说:“班长,咱一共只有4桌,每桌先上一箱,不够的话,我再下来搬。”

    班长无奈的点了点头,正在把手伸到后备箱的穆东,闻言只好把手又缩了回来,穆东心里一阵腹诽,什么玩意啊,这不是忽悠人么?

    孙名扬眼尖,看到了穆东腕上的手表,惊奇之下,开口问道:“穆东,手表不错啊,浪琴?”

    穆东还是那套说辞:“高仿的,带着玩的。”

    孙名扬笑道:“买什么高仿的啊,看我这块,欧米茄的,小三万呢!”说着把手腕伸到穆东眼前,展示自己的高级货。

    穆东瞅了瞅,说道:“不错、不错!高级玩意!”

    一行人搬着酒上楼,穆东看着得意洋洋走在最前面的孙名扬,不禁大摇其头,穷人乍富啊!

    想想自己当初中彩票的时候,也有类似的小情绪,小得瑟,穆东不禁莞尔。

    须臾,酒菜上桌,酒宴开始。

    一楼大厅里有个电视机,几个服务员正围着这台电视看。其中一个姑娘眉飞色舞的说:“12点半,马上开始了,昨天没看上,今天中午重播。”

    眉飞色舞的姑娘叫小红,家里是从事柳编行业的,今年的柳条绝产户就有她家。

    柳条刚刚绝产的时候,一家人都很失望,5亩地的柳条,一点都没剩下,全部变成了干柴。后来县里的补贴让家里人稍微喘了口气,再后来,一个名叫穆东的老板横空出世,给家里供应了500斤低价柳条。再后来编了几十年柳编的爷爷也得到了500斤低价柳条。家里人一起上阵,把这一千斤柳条变成了价值一万两千多元的工艺品,并且很快的销售了出去。

    这下子,小红家因为柳条绝产造成的损失,挽回了大半,一家人脸上又有了笑容,家里的气氛也不再是冷冰冰的了。

    全家都很感谢这个叫穆东的老板,县里记者来村里采访的时候,小红家人说了不少的好话,后来记者还专门送了一张报道穆老板的报纸。

    后来,穆老板上了县里的电视台,小红一家也都挤在电视前看。

    昨晚九点钟,村里有人说,看到了穆老板上了昨晚八点的鲁南访谈,可是小红家里人不关注这个栏目,就没有看到。

    一家人多方打听,知道鲁南访谈今天中午12点半会重播,一家人都等在了电视机前,就连在饭店打工的小红,都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让她有时间就看看。

    于是,小红和几个姐妹就等在了电视跟前。

    结果还没看到了,大堂经理过来了:“都围在这里干嘛。赶紧去帮忙上菜,二楼小厅。”

    几个人一下子作鸟兽散,赶紧去帮忙。

    二楼小厅,酒宴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同学们纷纷去老师那里敬酒,穆东要开车,今天没喝酒,也弄了点白开水去做了样子。酒是假的,心意倒是真诚的。穆东觉得,做老师,其实很不容易。以前没有这样的体会,现在看肖肖上课时都忙忙碌碌的,更何况教学强度更大的高中老师。

    一些同学也开始找各种理由捉对厮杀,首先是班长杨小波,他作为组织者,既要主动给同学们敬酒,也要应付来给他敬酒的同学,忙的不亦乐乎。

    其次最跳脱的就是孙名扬了,他先是去和几个老师喝了酒,然后去了女生那一桌插科打诨半天,激起一阵阵笑骂声。然后他又和几个男同学喝了几杯,期间无意中听到一个同学说穆东和肖肖是开着一辆奥迪来的。

    孙名扬心里不服气,带个假名牌手表,还开辆奥迪,借来的车吧?于是他找上了穆东,非要和穆东喝两杯。

    楼下,几个服务员终于帮二楼上完了大部分的菜品。还有两道汤菜,估计过会才能好,几个人又聚在一楼的电视机前,这次终于看到了穆东。

    电视里,穆东神情自若的侃侃而谈,看的几个姑娘眼睛直冒金星。好帅啊,听说他已经结婚了耶,好可惜啊!

    就像穆东不结婚,就能看上自己似的。少女怀春,大抵如此。

    迷离间,听见有人喊,汤好了,上菜。几个姑娘瞬间惊醒,赶紧去忙碌了。

    楼上,孙名扬发现了穆东杯子里是白水,不乐意了,非要给他换成白酒。穆的解释自己要开车,真的不能喝酒。

    孙名扬醉醺醺的说道:“我也开车来的,我都能喝,多大点事,一会我给你叫个司机来,让他送你回去,哥们,赏个脸吧。”

    穆东是真不想赏这个脸,就推说下午还有其他事,真的不能喝酒。

    孙名扬不高兴了,把自己杯子里的就一口干了,然后对穆东说道:“穆东,三年同窗,怎么都有些情分,我已经干了,你看着办吧。”

    说完往后一退,打算去拿酒瓶,自己再倒满。

    小红正好端着一碗西红柿炖牛腩到了桌子跟前,孙名扬这一退,小红防备不及,一通闪避,还是有一些热汤浇在了孙名扬的腰上。

    孙名扬被烫的哎呦一声,一下子蹦到旁边,酒也醒了好多。

    穆东一看,赶紧去扶他,连声问道:“没事吧?名扬,没事吧?”然后转过身来,对着小红说道:“你也没事吧?有没有烫到手?”

    小红已经把汤盆放在了桌上,刚好转过身,和穆东来了个脸对脸。

    她努力的睁了睁眼,还抬起手背擦了擦,试探着问道:“穆老板?穆东?”

    穆东疑惑了,这谁啊,不认识啊,就说道:“你认识我?”

    小红几乎跳起来,大声说道:“真是你啊,穆老板,电视里正放你呢!”说完环顾了一下小厅,看到了舞台上的电视机,她几步走上去,打开电视,麻利的调到了鲁南台,还调大了电视的音量。

    坏了!穆东心里咯噔一下,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小厅里所有人,都被突然放大音量的电视机吸引了目光。

    电视屏幕里,主持人正在提问:“穆总,您这次资助了这么多的农户和民间艺人,根据市里和束河县委的统计,您资助的金额已经达到了160万元,在民间有了极大的反响和声誉,请问您是怎么看地金钱和荣誉的?”

    在场的同学老师,都瞪大了眼,张大了嘴,资助160万?穆东?这是怎么回事?电视里的那个人,真的是穆东啊?

    酒席现场的穆东尴尬无比,不住的挠头。

    电视里的穆东侃侃而谈,无比自信。

    “我对金钱的看法是取之有道,用之有度。我不算什么有钱人,做出的事情也微乎其微,如果我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帮助一些人,我会感到很充实也能很快乐。至于荣誉,是百姓给的,也是各级领导和行业前辈给的,我会像爱惜羽毛一样珍惜自己的荣誉,并且激励自己继续努力。”

    ……

    ……

    节目还穿插了一些对村民的采访,对老艺人的采访,对苏老头的采访,最后还有穆东参加会议接受表彰和颁奖的录像片段。

    一点整,半个小时的鲁南访谈结束了。二楼小厅里静悄悄的,连一楼大厅里服务员的说笑声都清晰的传了上来。

    零星的想起了掌声,接着掌声稠密起来,热烈起来,整个二楼小厅沸腾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