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顺利封库
    穆东想起来,张振义给自己说过,要给自己一些资料,好好利用。

    怎么才算好好利用呢?

    穆东想了半天,估计就是把这张照片放大一下,放在办公室了,其他的穆东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好吧,穆东决定,就把这张和市委书记的合影和演讲的照片各放大一张,挂在办公室吧。

    关于李利群,穆东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人的官声非常不错。在另一段时空里,后来应该是进了省委,干了一届省委宣传部长,后来又到了岛城担任市委书记。岛城是国家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市委书记一般都兼任省委副书记。

    和未来的省委副书记有一张亲密合影,还是蛮不错的,穆东有些自得。

    7月23日,有奖活动的第二天。一大早,冷库的大门还没开,门口就有七八辆大货车在排队了。

    7点,穆家的人提前上班,迅速的开始了称重和入库。冰冷的库房里,立刻开始火热的忙碌起来。

    穆东看了看门口持续不断的赶来排队的货车,感觉今天要槽糕。穆东回忆了一下,以往单日入库量最多的时候,好像是多吨。看现在货车排队的长度,弄不好还要超过这个数字。

    穆东赶紧让二叔回村里,再找20个工人,立刻来冷库。

    穆二叔也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立刻骑上电车回村。

    接着穆东让家电超市再送一些冰箱和空调过来,有备无患。

    然后给门口小饭店打了电话,说了今天中午吃饭的人可能会增加,让他们多做些准备。

    忙完这些,穆老板卷卷袖子,也赶紧去卸车了。

    工人和蒜商也不是第一次看见穆老板亲自卸车,早就见怪不怪了。

    干了一会的功夫,穆东浑身就被汗水浸透了,嗓子里就像冒了烟。穆东立刻安排谢东林去镇上买毛巾、矿泉水、饮料和冰糕。

    工人太累了,后勤保障一定要搞好。

    10点钟的时候,穆看了统计数字,已经卸车达到了230吨了。好在穆二叔已经快速的带来了20个工人,卸车的速度加快了一些。

    可是门口排队的货车还在不断的增加。

    没办法了,不能再增加卸车的人员了,再多的话,受冷库地形的限制,也折腾不开了。

    11点钟的时候,竟然有一车一级蒜,30吨。穆东感觉有些意外,专门过去问了一下。

    结果得知,这个蒜商手里,只有一级蒜,二级蒜的数量很少,为了能得到空调,也赶紧送来了。

    穆东听了这个答案,颇为自得,这就是制度的力量,这就是号召力。

    穆老板高兴了,大手一挥,一级蒜奖品升级,直接上一档。

    结果这个蒜商,凭着30吨一级蒜,领到了50吨的奖品,格力2.5匹空调柜机。

    这回轮到这个蒜商高兴了,不住的道谢。

    下午,又有两车一级蒜卸货,穆东也都给蒜商升级了奖品。

    穆东频繁的关注着入库量,他有点担心,今天来的这些大蒜,冷库里能不能装得下。

    穆东的担心,不是多余的,随着排队的货车不断的减少,仓库里也眼看着一点一点填满了。

    下午四点,仓库彻底填满,所有的货架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堆满了成袋的大蒜。

    可是放眼望去,最起码还有10车大蒜,还没有称重卸货。

    穆东犯了难,卸车吧,仓库没地了;不卸车吧,蒜商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怎么办?

    穆东没辙了,去找孙明福,向他请教。

    孙福明听了穆东的叙述,赶到卸车现场看了一下,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还没卸车的大蒜数量,又去冷库看了看,很快给出了处理办法。

    在两个冷库的主通道上,占用窄窄的一行,铺上木制托盘,就地堆放。

    孙老板有备用的木制托盘,他立刻让工人去取,马上开始铺装。

    穆东疑惑的问道:“孙老板,这样会不会影响空调的通风效果?”

    孙老板道:“主通道本来留的很宽,是预备在多个客户合租同一仓库的时候,进出货物方便。现在整个仓库都是你的货,不影响的。你以后销售的时候,先出通道上的货物就可以了。”

    穆东放心下来。

    通道的地面上很快铺好了托盘,工人们又开始称重卸货,蒜商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晚上七点半,最后一车大蒜卸完,入库。工人们立刻歪七扭八的在冷库门外坐着休息起来,终于干完了,太累了啊!!!

    蒜商也都满意的离开了。穆东还在忙碌,一是要统计一下今天的入库量。二是安排穆三叔,通知所有蒜商,奖励活动结束了,穆家的收储活动也结束了。以后不再收购了。

    穆东让穆三叔一定要特别提一下,资金用完了,没钱了。

    这个办法和柳条的收尾工作一样。用自黑的方式,来避免一些小小的麻烦,效果非常之好。

    很快穆东拿到了当天的入库数字,一级蒜90吨,二级蒜1100吨。

    终于完成了!穆东总算松了一口气。

    本来还认为需要两天的时间,没想到一个简单的赠品,就让陷入僵局的收储工作迅速破局,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封库。

    穆老板很高兴,请所有的工人在镇上饭店大吃一顿,大家各自满意散去。

    回到学校已经晚上9点多了,肖肖还没睡,打着瞌睡在等着穆东。

    穆东有些心疼,赶紧让肖肖去睡,陪在床边直到肖肖睡着,穆东悄悄的去了办公室。

    收储大蒜的工作已经结束了,穆东需要核算一下账目。

    一个小时以后,穆东统计出了汇总的数据,冷库一共存储一级蒜2200吨,二级蒜5960吨,一共耗资1993万元,这其中已经包含了赠品冰箱和空调的费用,但是还没有算上工人和蒜商的餐费和工人的工资。

    穆东为收储大蒜筹备的资金总额是2310万元,后来自己在泉城买了两套房子,抽调了200万,预付了一个月的冷库租金54万,再付清小饭馆的餐费和工人工资,穆东发现,自己的账上最多还能剩下50多万,能不能够下个月的冷库租金,都不一定。

    穆老板心里有些高兴,终于把钱花完了啊!虽然最近几次生意,每次都自黑一下没钱不再收购,但是把钱花完的感觉真的非常爽!

    当然接下来还有一些费用需要支付,好在穆老板在泉城的三套房子,立马就能抵押出300万左右。或者,再次向村民借钱,都能解了燃眉之急。

    本来打算在泉城再买一两套房子的,现在只能先放一放了。

    穆东回忆了一下,2009年,泉城的房价没有大的波动,把大蒜出手再买房子,应该也来得及。

    第二天,穆东先是去小饭馆结清了餐费,一共18300元,饭店老板收了10元。然后穆老板核算出了所有装卸工人的工资,一共3.6万元。穆东给穆大国留了钱,让他通知工人发放工资,然后解散工人。

    现在冷库已经封库,除了日常的巡查,暂时用不到这么多工人了。每天有一两个人来看看,晚上有一个人值班就行,这些事穆家的人自己就能干了。

    穆家的人6月份刚发了一次工资,穆东决定这次暂时先不发。

    清算完毕,穆东发现自己账户还剩下57.6万元,应付8月份的冷库租金是足够了,所以穆老板决定,暂时不融资也不抵押房产,等缺钱了再说。

    看着大门紧闭的冷库,穆东突然想起来,自己告诉了穆进乾存蒜的消息,不知道他存了多少了。他掏出手机,决定问一下这个精明的小爷。

    结果让穆东无言以对,穆进乾存了200吨大蒜,全是杂交蒜,一共花了35万元。

    穆东无奈,对穆进乾说:“小爷,你胆子有点小了,这点存货,太少了。”

    说完挂了电话。

    穆进乾有点懵圈,他想了想,要不再存点?结果他打打听了一下行情,价格已经上涨了一些,存储的成本有点高了,最后还是放弃了。

    穆东离开冷库,回了小学校,在办公室坐了一会。

    紧张的工作告一段落,下一步干点啥呢,穆东暗自琢磨。

    回泉城装修房子?算了吧,一是没钱,二是作为著名的火炉城市,泉城的夏季气温,比鲁南热了三到五度,还是老老实实在小学校凉爽的树荫下待着吧。

    要不,就走走亲戚?恩,可行。带肖肖回娘家住几天,再去大姑家玩一天。恩,就这么定了。

    穆老板在这里盘算的挺好,电话响起来,他的计划一下子被打乱了。

    孙秘书打来电话,市电视台要采访穆东,并且,不是上门采访,而是要去是电视台的演播室,时间是明天上午九点。

    穆东曾经答应张振义部长,会配合后期的宣传,并且他自己也想通了,于是表示会准时去。

    放下电话,穆东突然想起来,明天好像是周六的吧?难道电视台周末不休息啊?

    穆东的电话仿佛被上天按下了播放键,接二连三响了起来。

    接着来电话的是刘县长,她听说了穆东接受市电视台采访的事,专门打电话来祝贺。

    期间,刘静云提到了一件事,刘薇调到鲁东分公司任副总经理了,原来的副总调回了总部。

    想到刘薇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穆东一阵无奈。以后回泉城的话,还是少去北方公司晃荡吧,省的遇到了刘副总,俩人都尴尬。

    然后打来电话的是苏老头。

    柳条卖完以后,苏老头就离开了小学校,连穆东给他的工资都没要。他对穆东说:“小东子,你已经帮我赚到了大把的钱,我还好意思拿你那点工资吗?你这不是寒碜我吗?”

    现在苏老头每天的专职工作就是钓鱼,他狂热的喜欢上了这个活动,有两次钓到大鱼,还专门给小学校送来,说是给肖肖补身子。

    苏老头在电话里说,他也接到了市电视台的采访电话,下午会找他拍一组镜头,他是专门来电话感谢穆东的。

    苏老头很得意,现在有钱了,也出名了,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上升,生活简直太美好了!

    穆东好歹打发了在电话里兴奋得喋喋不休的苏老头,刚放下手机,电话又响了。这次是一个很久没联系的人,高中时候的班长――杨小波,说的是同学聚会的事。后天中午,7月26日,县城的一个酒店。

    穆东一下子感觉恍如隔世。对啊,同学聚会。

    一个记忆里同学聚会的画面,让自己走上收购柳条的道路,给自己带来了千万以上的财富,这个同学聚会,是一定要参加的。

    穆东痛快的答应了班长的提议,应允会带着肖肖准时参加。

    电话终于安静了。穆东无奈的叹了口气。刚才还琢磨着没事干,这不,老天自有安排。

    看看窗外,肖肖正坐在法桐的树荫里,和老妈聊天。看着婆媳俩亲密的样子,穆东很是欣慰。婆媳和睦,当儿子当老公的就会省心不少。

    穆东信步走出去,打算加入聊天的行列。

    刚给肖肖说完同学聚会的事,看见老爸骑电车从大门进来了。得,穆东想起来了,老爸还在忙着建房子呢,怎么还没事干,事情多着呢。

    午饭后,穆东陪老爸来到了自家的建房工地。

    穆家的房子采用的是框架结构,用钢筋混凝土整体浇筑,用的全是高标准的螺纹钢,混凝土的水泥比例也很高。这一点是穆东反复交代的,因为据说鲁南地区在一条著名的地震带上,并且1996年还发生过一次5.2级的地震,所以穆东要求这个楼房的抗震强度,一定要达到八级以上。

    钢筋的标准和混凝土的比例,是穆东专门咨询了建筑设计公司的人,然后确定的,他叮嘱老爸,一定要严格执行。

    穆爸觉得这样一来,自己手里的钱不一定够用,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不够的就跟儿子要,儿子有钱。

    经过二十多天的建设,穆家新房的主体结构已经完工了。二楼的工人正在拆最后一批支板。

    在设计公司的专业指导下,很多工作都进行的非常顺利。更何况,穆村的这些工人,大都是在鲁南市周边建筑工地打工的,什么高楼大厦的建设都参与过,只要有人稍加指点,他们就能顺利的进行操作。

    剩下的工作就是垒墙了,这对工人来说根本不是事了,估计三五天就能完成。接着就是外墙装饰,水电管线和内墙简装,这些工作,在设计人员的指导下,穆东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完成。

    这几件事情加起来,估计也要半个月才能完成。

    接下来的装修工作,穆东就要安排给专业的装修公司了。

    看来,要想住进这个房子里,怎么也得两三个月以后了。

    穆爸看着穆东四处溜达,就说到:“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核桃园,我最近忙,好几天都没去了。”

    对啊,还有36亩核桃树呢,老爸要是不说,穆东几乎已经快忘了这件事。

    离开工地,穆东去了核桃园。

    原来堆场放满沙子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场地非常大,反而后期的时候总觉得场地太小,现在全是低矮的核桃苗,就显得非常空旷了。

    放眼望去,春天栽种的核桃苗,绝大多数已经成活,夏日的阳光下,树叶绿油油的反射着离乱的光线,微风过处,树叶沙沙响。

    穆东信步走到院子里的房屋前,瓦房在空旷的土地上显得很高大。几个月没有人住了,原本鲜亮的红砖已经蒙上了一层灰灰的土色,显得无比的落寞。

    现在看来,只使用了5个多月的房子,建造的这么高大,确实有些浪费了。但是穆东一点也不后悔,因为当时只有高举高打,才能快速的取得司机和沙场老板的信任,顺利的完成第一桶金的原始积累。

    如果一切从简,自己不自信,客户也不会信任,一切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这栋房子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了,正好家里的房子最近也要垒墙,需要用到红砖,还是拆了吧,物尽其用。放在这里,风刮雨淋的,再加上没人住,用不上几年也就破败了。

    伙房的两间小屋也拆掉吧,一切都会留在记忆里。

    穆东想到这里,给老爸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人拆房子,把红砖用到新房上。同时,穆东也明白了,为什么老爸让他今天来核桃园看看。

    穆爸接到电话,心里松了一口气。

    堆场的房子,穆爸早就想拆掉了。房子上的红砖还很新,拆下来就能用在楼房上,并且当时这个瓦房,墙体里外都没涂抹沙浆,拆起来非常方便。

    但是这个房子穆东一直让保留着。穆爸知道,儿子是不舍得这里的记忆,所以一直也没说什么。可是现在,楼房进入了垒墙的环节,这个瓦房再不拆的话,这次的机会就错过了。估计以后这四间瓦房也就慢慢损毁,那就太浪费了。

    于是穆爸就提议儿子去核桃园看看,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同意拆房了。

    穆爸很高兴,觉得儿子不仅能干,而且懂道理,知道进退。

    好儿子。

    穆东在核桃园又转了一会,看了看有没有病虫害,地里杂草多不多,需不需要施肥什么的。

    夕阳西下,穆东拖着长长的背影在核桃园里逡巡,就像一个君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