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开始存蒜
    7月5日,穆家收储大蒜的大幕徐徐拉开。

    穆三叔昨天会议后就联系了一些有现货的初级收购商,邀请他们送货。他重点给蒜商说明了,肯定是现款,实在不放心的话,带钱上门收购也可以。

    蒜商向外地送货,最担心的就是结算。你说到了外地,称重了,卸车了,要是拿不到现款,总不能自己再装车吧?

    所以蒜商对新客户就非常谨慎,不试探几次,摸透脾气,是不会大规模的送货的。

    于是,穆家收蒜的第一天,来了七八辆五吨以下的小货车。

    蒜的品质都非常好,都是一级蒜和二级蒜,很干净,也都晒得很干。抽检了一些,袋子中间也没有装夹心层。

    大蒜的存放中需要透气,所以都是用纹路稀疏的网格编织袋包装。有些信誉不好的蒜商,会在袋子中间塞入一些等级低的蒜,或者散碎的蒜瓣,这就是所谓的夹心层。

    冷库院子里,有自建的地磅,称重很方便,并且对租冷库的客商免费。

    称重后,穆大国带着工人,快速的完成了卸车,并且把大蒜码放在冷库的货架上。然后穆晓霞立即支付了货款,并告诉蒜商,如果有农行的账号,大额的款项可以转账。

    蒜商们拿到了成沓的钞票,心里安稳下来,坚定了继续送货的信心。

    接着穆老板大手一挥,去吃饭!

    所有上午送货的蒜商,加上穆家的工人,就在冷库门旁的小饭店里,摆了三桌。

    穆东使用自己的人管理冷库,就牵扯到吃住的问题。住的问题孙明福帮助解决了,他们院子里建有宿舍,也有空床。反正晚上也不需要所有工人都在,一般留两三个人值班,应对一些突发情况就行。

    吃的问题,穆东选中了冷库门口这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饭馆,工人的午饭和夜班人员的晚饭,就在这里解决。穆东给穆大国说了用餐的标准,每餐每人15元,运行一段时间,如果不够,就再加到20元,一定要让工人吃好。

    不但工人,穆东决定,所有来送货的蒜商和司机,只要赶上饭点,就管饭,地点也在这家饭馆,标准每人30元,让他们吃的更好。

    蒜商和司机们都很感动,都是走南闯北的,什么苦都吃过,现在被这么热情隆重的招待,反而都有些意外,接着就是满满的感动。

    下午有大约十车左右,也基本都是小车,只有一个蒜商以前和三叔的感情很好,比较信任,送来了一大车,30吨。

    这些蒜商也都拿到了现款,受到了热情招待。

    招待蒜商的过程中,穆东发现谢东林更善于和陌生人拉近关系,频繁的端茶倒水,于是穆东和大国商量了一下,以后蒜商和司机的招待,就全部由谢东林负责。

    一天的时间很快在忙忙碌碌中过去,当天晚上,穆晓霞统计了进货数量,一级蒜进货40吨,二级蒜进货70吨。因为是每吨增加了50元的费用,一级蒜的进货价格是每吨3650元,二级蒜是每吨2450元。

    7月6日一早,穆东就去了冷库里忙碌。今天的也还有两三辆小货车,其他的大部分都是20吨或者30吨的大货车了。这个冷库距离鲁南当地的仓兰县大约100公里,在货款及时结算的情况下,蒜商还是喜欢用大货车来运输,这样可以降低单位运费成本。

    正在指挥工人卸车,穆东的手机响了起来,穆东一看,鲁南当地的号码,不认识,正想挂掉的时候,突然想起刘县长的嘱咐,赶紧接了电话。

    电话里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是穆东先生吧,我是市委宣传部的,我叫孙小林。”

    穆东赶紧回答道:“我是穆东,您好,孙……”卡壳了,不知道怎么称呼。

    电话里接着说:“我是宣传部张部长的秘书。”

    穆东忙到:“您好,孙秘书。”

    “是这样,穆先生,你下午有时间吗,张部长想见见你,下午2点,你到了市委大院给我打电话。”

    虽然是商量,但是语气却不容置疑。

    穆东当然得表示有时间。俩人约定好,挂了电话。

    正要把手机装起来,又响了,这次是房产中介的小刘。

    “穆哥,我最近给你找了两套合适的房子,一套就在你住的小区,还有一套在附近的泉城佳苑小区,你什么时候方便看下房子?”

    得,事情都赶在一块了。穆东无奈,对小刘说自己在老家,争取明天赶回去,让他给房主解释一下。

    一上午的功夫,穆东估计进库大约有150吨大蒜,自己的10个工人,根本忙不过来,孙明福把自己冷库的工人都调过来帮忙。

    穆东一看,这个办法行,就和孙明福约定,只要冷库的工人不忙,可以过来帮着卸车入库,穆东支付费用。

    午饭后,穆东驱车赶往鲁南市委,到了附近的时候,才下午一点十分。看看时间太早,穆东把车停在附近商场,闲逛了一会,到了一点四十,才到了市委大院门口。

    门岗问明来意,直接给孙秘书打了内线电话,然后才登记、放行。

    穆东找到车位停好车,才给孙秘书打了电话,直接去了办公楼的四楼,找到孙秘书的房间。

    孙秘书是一个和穆东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瘦瘦的,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显得非常清秀。俩人握手认识,孙秘书让穆东稍等,去了隔壁的房间。

    一会的功夫,孙秘书出来,把穆东引了进去。

    一张大办公桌后面,一个中年男人正在看文件,见到穆东进来,放下文件,占了起来,招呼道:“穆先生来啊。”

    穆东诚惶诚恐的说道:“张部长,您叫我小穆就行,我年轻,真的当不起先生二字。”

    张部长闻言站起来,哈哈大笑,说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的善举当得起这两个字的,刘县长可没少在我面前夸你。”

    穆东这才看到,张部长身材高大,体型健壮,大约有一米八的样子。国字脸,浓眉大眼的,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正气。

    急速的打量了几眼,穆东赶紧接话道:“我做的其实微不足道,领导们抬爱了。”

    张部长名叫张振义,他也在打量着穆东。一眼看上去,穆东大约一米七五的身高,身材算不上高大,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很挺拔。五官端正,眼大眉重,谈吐也进退有度。心里就有一丝喜爱。

    张振义心想,形象不错,办的事也漂亮,怪不得刘静云很是赞赏。

    俩人这算是对了眼缘了。

    张振义和穆东在沙发上坐下,孙秘书泡了茶,关门出去。

    张振义说道:“小穆,你的事迹我都看了,很不错,青年人有这份情怀很难得。说实话,你资助农户的款项并不大,但是资助的对象选得好,可以算是及时雨,很有意义。”

    穆东笑了笑,没敢接话。

    张振义继续道:“刘县长可能给你说了,市里打算对你进行表彰,刘县长给我说了你的一些顾虑和想法,我认为情有可原,但是值得商榷。年轻人,要勇敢的闯,不要有什么顾虑,实力,才是最大的护身符。”

    穆东有些震惊,这不像是一个宣传部长说的话,倒像是一个长者在言传身教。这些话里,没有什么官话,完全是干货,是纯粹的人生感悟。

    穆东有些感动,也有些迷惑,素昧平生,张部长不该给自己说这些的啊。

    他哪里知道,刘静云在张振义面前,帮自己说了多少好话,自己的形象,在张部长心里早就固定成型了。

    疑惑归疑惑,穆东还得赶紧表态:“张部长,您的话,让我受教了,谢谢您!”

    张振义拍了拍穆东的肩膀,说道:“小穆,有些道理。你很快就会明白,我这次叫你来。一是想见见你,二是后期还有一些宣传工作,需要你配合,有问题吗?”

    穆东马上到:“没有,没有问题。”

    张部长很满意,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俩人又聊了几句,孙秘书进来给茶杯续了水,穆东喝了两口就起身告辞。

    张部长起身送到门口,告诉穆东以后孙秘书会联系他,俩人握手告别。

    孙秘书有些吃惊,作为市委常委,张部长需要送到门口的客人,寥寥无几。这个穆先生,除了经商,难道还有其他身份?

    回去的路上,穆东不断思考张部长的一句话,实力,才是最大的护身符。这句话,太有深度了。财富可以是实力,权势可以是实力,朋友圈可以是实力,甚至曝光度,也可以是实力。

    他想起另一段时空里,描述一个家电行业铁娘子的话:她增强实力的办法,就是保持曝光度。

    看来,如果自己站在镁光灯下,也会让觊觎的目光有一些顾忌。这一点,自己从来没想到过。

    既然局面已经如此,那就顺势而为吧,穆东下了决心。

    回到冷库,还有好几辆车在卸车,大家忙碌不停。

    傍晚,统计数字出来了,当天入库一级蒜90吨,二级蒜150吨,数量是昨天的两倍。

    当天晚上,穆东给家人交待了一些事情,让他们各自把自己手头的事情负责好,第二天一早,驱车赶到了泉城。

    上午9点钟,穆东赶到了电信小区,小刘已经在小区等着了。

    俩人先去看了本小区的那套房子。

    房子在8号楼一单元,和穆东现在的10号楼,中间只隔着一栋楼。

    房子在二楼,户型和穆东住的房子一样,面积也是120平米。只是价格早就不是去年10月份的每平5500元,而是涨到了8200元。

    更何况,自己当初买的,是精装修的房子,而这个房子,只是陈旧的简装。

    房主是泉城当地人,打算在外环附近买新房,所以想把这套房子卖掉。

    穆东一听,这是着急用钱呐,于是他也不废话,直接报价每平7元,全款,可以立刻就付。

    房主一听现款,就有些心动了,双方一番讨价还价,最终确定在了每平0元,总款96万元。

    一个小时后,双方就签了合同,接着立即向房管局提交了客户资质审核和房屋检验申请,剩下的事情,只能慢慢走流程了。

    中午,穆东请小刘一起吃了午饭,小刘叫刘国庆,一听就知道生日是哪天。他是鲁东营城人,小伙子挺务实,没有一般的房产中介那些油滑的毛病,最近几次接触下来,穆东也越来越喜欢他了。

    下午,俩人一起去了泉城佳苑,这个小区和电信小区隔了一条马路,距离大约有五六百米。小区很大,是2001年落成的,有30多栋楼房,有十几栋小高层,其他的是6层的楼房。

    代售的房子在19号楼,总高6层,房子在4楼,三室一厅,面积105平,房主报价每平8500元。

    穆东四下看了看,楼房比较新,只是好像一直是出租出去的,屋子里有些凌乱。房主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瘦瘦的,尖嘴猴腮,满脸上找不出来几两肉。穆东觉得,这个房主,肯定不好说话。

    又听到房主不停的介绍自己的房子多么好,小区环境怎么样,和其他小区对比有什么优势,穆东明白了,这是个炒房的。

    穆东心里哀叹一声,炒房啊,火爆的房地产市场,养活了多少这样的精明人。

    泉城佳苑小区,穆东在自己的资料里曾经记载过。这个小区位置好,密度低,是泉城著名的精品回迁安置小区。并且,这个小区建有地下停车场,停车比较方便。

    房子穆东是看中了,关键就是价格了。

    房主咬定8500元不松口,穆东觉得,和电信小区的房子相比这个价格有点高了。

    穆东觉得,这样的房主,快刀斩乱麻的办法是不行了,对方根本就是滚刀肉,只能一点点的消磨,行不行的,只能看情况了。

    穆东也不着急,这一轮的行情基本上都到位了,一年以内,价格不会再有大的波动。

    最后,穆东扔下一句话:“八千,全款。”带着小刘施施然的走了。这套房子,就交给小刘慢慢的和房主沟通吧,行就买,不行就拉到。

    穆东没时间在这里耗着,老家还一摊子事呢。

    当天傍晚,穆东就赶回了鲁南。

    晚上看了一下统计数字,当天入库一级蒜100吨,二级蒜200吨。

    累计起来,三天的时间,已经入库650吨大蒜。这个速度,穆东比较满意。他的计划是两个月之内,把钱花完,完成收储。按照这个速度计算,一点问题都没有。

    7月8日一早,穆三叔告诉穆东,大蒜的价格有小幅回落,问是不是继续收购。

    收购啊,不但收购,而且敞开壳的收,加快入库速度。

    穆东知道,这只是小幅的价格震荡,是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

    市场活动中,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像是一些耐储存的农产品,只要是涨价,老百姓就捂着不愿意卖,期待着价格会更高。

    但是只要是价格回落,很多人就疯狂的出售,担心价格会更低。而这个时候,采购商往往也会谨慎收购,毕竟采购商的盘子更大,风险更高。

    这两天,二级蒜价格每斤回落了一毛钱,一级蒜每斤回落了一毛五,很多初级收购商就不敢收了,就问穆三叔是不是继续要货。

    穆三叔得到了穆东的指示,豪气的表示,要,有多少要多少,不耽误大家的挣钱!

    初级收购商挣的是稳定的差价,既然有下家,自然赶紧收购,然后立刻装车,运到冷库。

    结果,7月8日一天,冷库直接入库一级蒜200吨,二级蒜300吨,当天累计500吨。

    穆家的工人,加上孙明福冷库里的工人,当天差点累傻了,一直到忙到晚上8点多,才完成卸车入库。

    穆老板一看,这样不行啊,直接承诺当天的工资按照双倍计算,同时紧急招聘了20个临时装卸工,以应对未来几天的卸车高峰。

    穆老板没打算招大量的长期工人,他很清楚,这样的小幅调整,不会有很长时间,总体的大蒜价格,今年肯定是往上走的,只是,在最近两三个月,价格的涨幅不会很剧烈,基本都是几分一毛的增长。

    所有给穆家供货的蒜商都在疯狂的收购,疯狂的送货,价格下跌的时候,还有人愿意存货,还能稳定的赚钱,大家都非常满意。

    要知道,这个时候,想卖的人多,敢收的人少,每天给穆老板送个几十吨货,千把块钱就赚到手了。

    结果,很多之前态度谨慎的蒜商,甚至很多之前根本不熟悉的蒜商,都和穆老板展开了亲密的合作。

    穆老板更满意,这两天的入库量,简直是坐了火箭升了上去。

    7月9日,一级蒜280吨,二级蒜460吨,当天累计740吨。

    7月10日,一级蒜350吨,二级蒜500吨,当天累计850吨。

    库容3000吨的小冷库,马上就要填满了!

    穆老板打算明天立即启用库容5000吨的大冷库。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第二天,7月11日,穆老板失望了。

    一上午,冷库一辆车都没来。

    涨价了,价格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平。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