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搞定冷库
    穆东道:“第一,咱爸,二叔,三叔,二姑和你们家,一共五户,我建议你们申请五户联保的贷款,像我去年那样,担保人我让大姑打招呼,尽量还用去年的那两个,这样估计有40万,你们五户平分,每户8万。”

    穆晓霞道:“好。”

    “第二,我出面宣传向村民借款,用大东公司的名义出具借条,你签字。借款额度,总体不能超过140万,多了的话,太引人注意。这140万,平均分成7份,每份20万,你们五户加上大姑,每户一份,多出的一份给你。你作为方案的提出者和管理者,这是应得的。”

    穆晓霞道:“小东,这样不合适。”

    穆东道:“姐,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要是不要这一份,这个方案我也就不支持了。”

    穆晓霞无奈,说道:“好吧。”

    穆东继续道:“第三,贷款方案向其他四户公布,你们一起协商。借款方案暂时不公布,我俩知道就可以。”

    穆晓霞不解,问道:“为什么?这是好事啊!”

    穆东叹了口气道:“好事有时候也会变成坏事。就我们俩知道的话,我们可以控制。大家都知道了,就可能会失控了。”

    穆晓霞明白了,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穆东接着说:“第四,这些所有的投资,和你们的其他投资一样,我抽一成的收益。”说完顿了顿,想了一会,继续说道:“暂时我就想到这么多。”

    穆晓霞心里哀叹,这么多还少啊,你这脑子怎么长的啊,这些我根本都想不到。

    姐弟俩商量完毕,穆东给大姑穆虹打了电话,让她联系一下上次的两个担保人,问问能不能再提供一次担保。

    穆虹很吃惊,问道:“怎么还要贷款,还缺钱吗?”

    在穆虹的潜意识里,穆东的两次生意都很成功,手头应该很宽裕了。

    穆东就给姑姑说了姐姐关于贷款的想法,对于大姑,穆东是绝对信任的,就像大姑绝对信任自己一样。

    穆虹觉得穆晓霞的想法有可取之处,于是答应联系上次的两个担保人。

    傍晚的时候,穆三叔和钟国栋一起回来了。带回的消息是,已经联系上了几个大蒜主产区的初级收购商,现在刚开秤,初级收购商对外的供货价格是通货每斤8毛钱,二级蒜每斤1.2元,一级蒜每斤1.8元。

    所谓初级收购商,就是直接在大蒜产区收购大蒜的商贩。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当地村里的“能人”,在自家的院子里,收购自己村子或者附近村子的大蒜,进行分拣、装袋,然后销售给外地的商贩或者工厂。

    外地客商,如果要去大蒜主产区收蒜,只能找这些当地的初级收购商,从他们手里采购。

    如果外地客商胆敢私自在大蒜产区的大街上设点收蒜,十有**要被当地人打出去。

    这些初级收购商,胃口也不大,根据大蒜的等级,每斤加上2分到5分钱。主要是走量。

    一斤2分钱,听起来微乎其微,其实细算一下,一吨就是40元。最忙的时候,一天走货几十吨,几百上千的钱就挣到手了。

    当然,收购也是个辛苦活,经常要斗智斗勇,还需要有雄厚的资金实力,一般的农户,也搞不定,基本上都是村上有头有脸的人在干。

    穆东对三叔带回来的价格有些吃惊,一是吃惊通货的价格竟然这么低,而是吃惊不同等级大蒜的差价竟然这么大。

    看来,和三叔确定的收购高等级大蒜的计划是正确的,这样资金更集中,费用更低。同样是1000万元,一级蒜才不到3000吨,通货却有6000多吨,冷库的存储费用就要省下一大半。

    晚上,穆东接到了制冷公司侯老板的电话,已经联系到了一个愿意出租的冷库。对方是个综合库,既有冷冻区也有保鲜区,保鲜区的综合存储能力有0吨以上。地址在开发区,距离谭庄镇大约20公里。租赁的费用,需要面谈。原则上不会高于每天每平方米3元。

    穆东很高兴,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自己昨天下午为了冷库的事情着急忙慌的,在侯老板这里,根本不是事。

    俩人约定,明天上午一起去冷库看一下,和冷库老板面谈价格。

    当晚,穆东大体计算了一下手里的资金情况,如果姐姐的计划顺利实施,自己的各项资金累计,将达到2300万。现在暂且不知道冷库租金是多少,先预留300万,用于收购大蒜的资金就是2000万,即使全是一级蒜,也有5500吨。况且,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样不保险。二级蒜和杂交蒜也需要存储一些。这样算下来,在现行的价格下,绝对要存到7000吨以上的库存,远远超过了穆东最初设想的5000吨的存储量。

    哎,又遇上老问题了,弄不好,钱花不完啊!穆老板苦恼的摇摇头。

    第二天上午,穆东带上三叔、钟国栋和谢东林,四人一起,驱车20公里,赶到了侯老板所说的冷库。

    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冷库,院子非常大,围着院子一圈,建设有十几个独立的冷库,每个冷库前都修建了高台,货车可以直接停靠在边上进行装卸,非常方便。

    穆东一看,就非常满意,很正规,也很大气。

    在保鲜库门口,穆见到了侯老板和一个瘦瘦的中年人。中年人姓孙,叫孙明福,是这家冷库的老板。双方相互认识,握手寒暄,就开始进入冷库实地查看,孙明福边走边介绍着冷库的情况。

    孙明福现在还空着两座保鲜库,一座5000平米,一座3000平米。存储大蒜的话,可以分别存储5000吨和3000吨。

    这两座冷库紧挨着,设计的时候就是为了存储大蒜设计的,为了通风,里面设计了重型的分层货架。成袋的大蒜,可以直接码放在货架上。

    冷库是2006年建成的,2007年和2008年,有几个客商在这里存储大蒜,结果运气不好,都是抹着眼泪走的,据说连冷库的租金都没挣出来。

    因为装了密密麻麻的货架,存储其他东西不方便,所以今年,孙老板就非常担心,这个冷库会空闲下来。

    建设这些冷库,贷了不少贷款,现在还没还清呢,手头太紧了啊!

    没想到昨天侯老板打电话,说有人想租3000吨到5000吨的冷库放大蒜,孙老板真是感觉喜从天降了。

    所以他没直接报价格,让对方来面谈。这两个仓库,无论对方租下哪一个,孙老板都打算给出最优惠的价格。

    一行人很快看完了相邻的两个冷库,然后去了办公室喝茶聊天。

    孙老板就问穆东:“穆老板,冷库还行吧?您觉得怎么样?”

    穆东道:“还不错,孙老板的冷库建设的很好,很专业。”

    孙明福心里就是一抽,不专业就好了,还能放些其他东西。现在专业了,只能放大蒜,要不就得拆除或者重新布置这些货架,伤不起啊!

    心里这么想,嘴上得另说:“是啊,穆老板,这两个库,都是专门放大蒜的,您看中了哪个库?”

    穆东听了这话,心里就琢磨了,专门放大蒜的,那就是前几年也存了大蒜,这个库看着很新,时间应该不长,那就是最近两三年存储了大蒜。这两年的行情,可不咋地啊!

    看来,这个库,如果只放大蒜的话,不好出租啊!

    想到这里,穆东开口问道:“孙老板,如果我租下这个小的,3000平的,租金怎么算?”

    孙明福心里就是一喜,太好了,整库出租,管理上太方便了,可以节省不少费用。

    想到这里,孙老板尽量掩饰着内心的喜悦,开口说道:“整库租用的话,价格可以优惠,按照每天两块八一平米。”

    只优惠了两毛钱虽少,但是3000平米一天就是600元啊!

    穆东哦了一声未置可否,接着问道:“那我要是租用那个5000平米的大库呢?”

    孙老板有些吃惊,心想,看来小伙子实力很强啊。嘴上回答道:“两块七。”

    穆东又哦了一声,接着说道:“那我要是这两个库都租了呢?”

    “什么?”孙老板一下子站起来,惊叫道。

    屋里好几个人,也为穆东的话吃了一惊。

    孙明福迅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坐下,喝了口茶掩饰一下,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被穆老板的大手笔吓到了。”

    穆东没说话,只盯着他看。

    孙明福整整神色,认真的对穆东说道:“穆老板,如果你真的租下这两个库,两块五,不能再低了。”

    穆东心里哀叹,还是很贵啊,0平,一天就得两万啊!再试探一下再说。

    于是穆东开口道:“孙老板,我是很有诚意的,这个价格,还是太高了,你如果分租出去,总体的收益,比这个价格低得多。”

    孙明福没说话,心里却在琢磨,小伙子年龄看起来不大,谈事情倒是老道的很啊。

    穆东接着说道:“这样,我提一个建议,您看行不行,行的话我们就好好合作,不行的话,我再去其他家看看。”

    孙明福没辙了,只能说道:“您请讲。”

    穆东道:“因为我们是整租,我想自己派人员管理,当然,需要经过你们的培训,并且你们需要提供一个仓储方面的专业人才来指导我们的工作。租赁期间,这个人的工资我们承担,租赁的价格,我的想法是,两块!”

    “不可能!”孙明福又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两块的价格,他实在不能接受,几乎是盈亏线了。

    穆东觉得,好像是探到底了。他没说话,而是对着侯老板使了个眼色。

    侯老板立刻会意,这桩买卖,还关系着他的介绍费呢,于是他赶紧出来打圆场。

    “两位老板,都别着急,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才是生意嘛,再商量商量……”

    双方,哦,不,现在是三方了,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确定了一个非常精确的数字,每平米每天2.25元。

    然后双方有商量了一些细节。

    一是穆东需要交付一个月的租赁费作为保证金,一个月之内,如果穆东不进场或者不租用了,保证金不退还。

    二是,先启用小库,然后启用大库,只要在一个月之内启用,按照实际的启用日期核算租赁费用。

    三是,租赁的时间,不得低于三个月,不足三个月按照三个月收费,超出三个月后,按照实际天数计费。

    细节商讨完毕,双方签订了租赁合同,然后穆东去银行转账了保证金。冷库的事情,终于算是尘埃落定了。

    小学校改建冷库的事情,算是彻底放弃了,不合算,35万的资金,租用的话,足够让600吨大蒜放上八个半月。

    穆东可没打算让大蒜在自己手里存放这么久。

    午饭后,穆东去了穆化峰家,说了自己公司接受“存款”的事情。其实是向村民借款,但是老百姓喜欢说成存款,也就随着他们瞎说吧。

    让穆化峰小规模的宣传一下,并严重警告,绝对不许在大喇叭喊!上次在大喇叭上说我上电视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

    穆化峰笑嘻嘻的说道:“你小子还找我算账,你出门不怕天上打雷啊?我可是你叔!你打算犯上啊!”

    穆东愁眉苦脸的说道:“叔,我一点都不想出名,真的,以后这样的事,您老人家千万可别干了!”

    穆化峰无奈了,说道:“我也是好心嘛!”

    ……

    当天下午,穆主任的小规模宣传就起到了作用,有人开始陆陆续续来“存钱”了。

    穆晓霞严阵以待,收钱,写借据,穆东在一旁看着。

    借款的期限是六个月,年利息6%,借据上特别备注了,如遇借款人需要,借款期限可延至九个月。

    村民看到出具的是大东公司盖章的借据,穆晓霞签的名,但是看到穆东在一边,也都放心的走了。

    一下午的功夫,穆晓霞就收到12份,累计金额30万元的“存款”。

    当天晚上,穆进乾和穆化峰联袂而来。穆化峰带来了10万元,穆进乾带来20万元。

    穆晓霞已经下班回家了。穆东把钱收下,给他们说了月息1%,期限六到九个月,并且说明天让姐姐把借据送到家里。

    随后,穆进乾赶走了穆化峰,单独和穆东聊起来。

    “小家伙,这次又有什么大动作?和小爷分享一下呗。”穆进乾说道。

    穆东知道他很定会有此一问,开玩笑道:“小爷,你可是答应以后给我信息费的,那20万干脆当了信息费得了,否则,打死我也不说。”

    穆进乾哈哈大笑:“20万,你也能看到眼里?可别逗了,现在你穆大老板的身价,少说也几百上千万了吧?”

    穆东心里暗自得意,不止呢!

    嘴上赶紧说道:“我才几个钱啊,小爷,你这么多年南征北战,所向披靡,你才是大老板呢!”

    穆进乾道:“别滑头,赶紧说,什么生意?”

    穆东故作神秘的说:“存大蒜!”

    穆进乾疑惑道:“去年存蒜的,可是赔了个底朝天啊?”

    穆东道:“去年赔了,今年才会赚啊。”

    ……

    俩人聊了一个小时,穆进乾才满意的起身离去。

    我还是谨慎一些,少存点吧,去年的行情太差了!穆进乾想。

    接下来的一天,来“存钱”的人蜂拥而至,到了下午3点,穆晓霞就已经完成了140万元的借款任务,死活不再接受“存款”了。

    后来的人,无奈的摇着头走了,心里无比委屈。

    穆晓霞很自豪,为有这样一个弟弟而自豪!这才一天啊,弟弟只是给村主任说了一声,小范围的就筹集了这么多钱。要是敞开了接受,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当天傍晚,穆家开了一个会议,穆东讲了几件事情。

    一,新房的建设,由穆爸全部负责,所需工人由穆爸自己招工。穆家人全部抽调回学校,筹备存储大蒜的事情。建房工人的吃饭问题,已经安排穆化峰老婆负责。

    二,穆三叔明天开始通知各地蒜商,敞开收购一级蒜和二级蒜,尽量要求他们价格可以协商。如果数量巨大的,也可以上门收购。同时穆三叔要继续接触更多的蒜商,扩大影响力,尽快收储。

    三,穆二叔,钟国栋,协助三叔进行走访和收储工作,必要时组织车辆上门收购。

    四,招聘10名工人,由穆大国和谢东林带队,去冷库接受仓储管理培训。

    五,穆晓霞负责协调各方,做好资金管理调配。

    六,穆妈、穆二婶负责学校所有人员的后勤保障工作。

    肖肖坐在办公室的一角,看着穆东有条不紊的分派各种事情,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听到一切似乎分派完了,她起了玩心,高高的举起手,大声问道:“我呢?那我呢?”

    穆东感到有些好笑,其他人也奇怪的看着肖肖。

    穆东看了看兴奋的肖肖,大声说道:“你负责保胎,把穆家下一代照顾好,这是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希望你继续努力!”

    一屋子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肖肖红了脸,也甜甜的笑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