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再遇刘薇
    第二天,穆东开车去送肖肖上班。肖肖现在怀孕快三个月了,穆东恢复了接送,肖肖虽然不情愿,还想自己开车,但是穆东很坚持,肖肖也就无奈的接受了。

    送完肖肖回来,穆东正和老妈在客厅看电视说话,就听见门铃滴滴的响。

    “谁啊?”穆东走过去,隔着门问道。

    “送快递的!”门外是一个清脆的女声。

    女快递员?声音还挺甜,穆东暗自琢磨,打开了房门,抬眼一看,呆住了!

    刘静云双手抱臂,长身而立,一脸寒霜的站在门口!

    “刘……刘县长?您怎么来了?”穆东觉得自己不能思考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因为自己不接受采访,刘县长生气了?

    “穆老板,不欢迎吗?”刘静云语气不善。

    “欢迎啊!您快进来,刘县长。”穆东挠挠头,赶紧说道,接着转头喊道:“妈,来客人了。”

    刘静云轻哼一声,走了进来。穆东赶紧向走过来的老妈介绍:“妈,这是县上的刘县长。”

    虽然谭庄镇已经划给了开发区,但是镇上的百姓,还一直习惯的称呼束河县为县上。

    穆妈吃了一惊,县长,还是个女县长,这么大的官,怎么找到泉城家里来了,不是小东惹什么麻烦吧?

    穆妈赶紧招呼:“县长,您赶紧坐,我给您泡茶。”

    刘静云立刻换上笑脸,对穆妈道:“阿姨,您别忙乎了,我就和穆东说几句话,一会就走,打扰您了。”

    穆东看着刘静云熟练的变脸,心里无比羡慕。看人家这水平,瞬间就能完成一系列高难度动作,不论是表情、语气还是动作,都转换自然,绝不拖泥带水。

    刘静云对穆东递个眼色,穆东会意,带着她去了书房。

    穆妈赶紧泡了茶送进来,然后退出去。

    刘静云也没工夫扯闲篇了,开口就是:“穆老板,架子挺大啊?为什么不接受采访?”

    穆东不住的挠头,无奈的说:“刘县长,我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再说,我是真没时间,媳妇怀孕了,我得在这里照顾她啊,我走不开啊。”

    滑头!你做生意的时候怎么走得开?刘静云心想。她喝了口茶,身子往椅背一靠,让自己坐的舒服点,接着问道:“昨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关机?”

    穆东愣住了,心里电光火石的想,糟了,昨天下午那个电话,竟然是她的!心里顿时懊恼不已,嘴上赶紧说道:“当时手机没电了,刘县长,对不起啊!这不打算上午给您回电话的吗,没想到您亲自来了。”

    刘静云一阵气结,有心当面拆穿他,想想很多事还需要他配合,最终还是忍了,轻哼了一声。

    穆东赶紧赔笑道:“刘县长,您喝茶,您喝茶。”

    抬手不打笑脸人,刘静云心里舒爽了一些,喝了口茶,调整了一下情绪,开口道:“穆东,县常委会已经决定了,重点宣传你的事迹,你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尽量配合一下?要是有什么顾虑,你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穆东的顾虑就是不想出风头,但是他又不能直说,别人会认为他矫情,其实穆东只是想做个隐形的小富翁罢了。

    穆东想了想,正色说道:“刘县长,我是有些顾虑,毕竟柳条这件事,总体我是有收益的。我担心会有些风言风语,说我沽名钓誉。”

    刘静云也隐隐猜到是这个原因,接话道:“穆东,咱俩认识不久,还不是很了解,但是你可以信任我。我向你保证,对你的宣传,绝对是正面的,不会出现任何偏差。”

    穆东沉默了,县委常委的保证,在他心里,还是很有分量的。接受这个保证,那就皆大欢喜,不接受的话,可能就有的看了。

    如果自己真的不识抬举,弄不好就会出现一些麻烦。别的不说,自己的沙子生意和柳条生意,真有人挑刺的话,一个偷税漏税就妥妥的跑不掉。

    穆东心里长叹一声,都怪自己啊,没事折腾什么资助项目,现在,把自己都暴露了。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俩人都不说话,书房里静悄悄的,远处公园里的蝉鸣都传了进来,隐隐有些刺耳。

    许久,穆东叹了口气,说道:“刘县长,我接受您的安排。不过还是尽量低调吧,恳请您多理解。”

    刘静云心里终于安稳下来,终于搞定了。于是站起来,伸出手,和穆东轻轻一握,说道:“那你就抽时间回鲁南一趟,实在不行,我让记者来泉城也行。”

    穆东连忙摆手,说道:“我过两天就回去,我回去就给您打电话汇报行程。”

    刘静云轻轻点头,专门和穆妈道了别,转身离去。穆东赶紧陪着,送到楼下。

    穆妈见县长神情轻松的走了,觉得应该没什么事,心里也安稳下来。

    楼下的单元口旁边,一辆白色的奥迪a4静静地停在那里,一位穿着短裙的美女,百无聊赖的依靠在车上,不时的向楼道张望。

    姑姑说去见一个老板,对方什么来头?竟然让姑姑大老远跑一趟?这都半个多小时了,还不下来,还要一起去逛街呢。

    蹬蹬蹬的皮鞋声传来,姑姑出来了,太好了,可以走了!咦,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怎么看着这个家伙有点眼熟?

    穆东?!那个骗了吴总两瓶茅台酒的家伙!姑姑就是来见他的!

    哼,你好大的架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忽悠到我姑姑头上来了!什么老板?你就是一个土包子!

    穆东边走边低着头和刘静云说话,没防备间,就感觉一个人影向自己冲了过来,在他耳边大喊一声:“穆东,你这个骗子,是不是又忽悠我姑姑了?”

    穆东吃了一惊,抬眼一看,好像认识,又看了看旁边京牌的白色奥迪a4,想起来了,吴刚的秘书,刘薇,曾经带着他游览过颐和园的那位美女。

    怎么?刘静云是她姑姑?

    穆东张大了嘴巴,一脸的尴尬和无奈。

    刘静云吓了一跳,这俩人认识?侄女气势汹汹的样子,别把自己刚搞定的事情再给搅黄了。想到这里,赶紧拦着刘薇,开口问道:“丫头,怎么回事?你们认识?”

    穆东苦笑,说道:“刘县长,我原来在北方公司工作,去年刚辞职,在bj曾经见过刘秘书。”

    刘薇哼了一声,问道:“穆大老板,茅台酒味道怎么样?这次从我姑姑这里,没骗到点好东西?”

    穆东无语了,心想,我招你惹你了?你至于这么刻薄吗?

    刘静云赶紧打圆场,说道:“都是熟人,穆东,你看我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然后转身对刘薇道:“走了丫头,赶紧去逛街。”

    说完拖着刘薇上了车,催促着开车走了。

    穆东无奈的摇摇头,也上楼去了。估计还要给老妈解释一番呢,哎!

    刘薇开着车,愤愤不平。她本来对穆东的印象已经缓解了,公司开展的虚拟运营,进展很顺利,已经验证了穆东思路的正确性。她这次来鲁东,就是来考察鲁东试点运作的情况。

    可是没想到,最疼爱自己的姑姑,竟然放下身段来见穆东,要知道,姑姑今天早上很早就动身了。再加上她对穆东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好,终于没能忍住,直接发作了。

    听着刘薇絮絮叨叨的说着穆东怎么夸夸其谈,怎么骗了吴总的两瓶陈年茅台,刘静云却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吴刚是什么人,刘静云很清楚,这是一个很有能力也很有责任心的领导。当初刘薇参加了北方电子的招聘,就是刘静云打的前站,去和吴刚打了招呼。

    能被吴刚这样优秀的领导赏识,看来这个穆东,不止有善心,能力也是可圈可点。

    刘薇还在愤愤说着那两瓶茅台酒,刘静云疑惑的问道:“哪两瓶茅台酒?”

    “就是吴总一直放在书橱里的那两瓶。”刘薇恨恨的说道。

    刘静云心里就是一抽,心想,丫头要是知道那两瓶茅台就是我送去的,会不会疯掉啊……

    穆东啊,自求多福啊!我是不会说的,丫头要是从吴总那里知道了,可就不怪我了。

    刘静云清楚的记得,当时去见吴刚,拿了老爸的两瓶陈年茅台。吴刚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收下了,随手就放在了身后的书橱里。

    娘俩一块逛了会街,然后一起吃午饭。饭间,刘静云详细的向刘薇介绍了穆东资助农户的善举,和她此行的目的。

    “间接资助农户150万?”刘薇吃惊的叫起来,引得餐厅的其他客人纷纷侧目。

    即使身为高干家庭的子弟,对于刘薇来说,150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她现在还清楚记得,穆东当初见到自己的奥迪车时,一副惊奇的土包子样。这个土包子,竟然主动放弃了150万的财富,这是什么套路?

    “不接受采访?”刘薇又叫起来。一些食客开始频频侧目,这个美女看起来挺漂亮,精神状态好像有问题啊!哎,可惜了,有人大摇其头。

    刘薇沉默下来,那个小子,不是夸夸其谈的吗?应该是喜欢出风头啊,怎么会拒绝媒体的采访?难道是欲擒故纵?

    刘静云看到侄女不说话,轻声说道:“丫头,穆东这个年轻人,应该非常优秀。吴刚是什么人?你姑姑我是什么人?能被我俩都看好的年轻人,能差到哪里?这样的人即使不能成为朋友,也不要成为对手。”

    心里却是叹息不已,自己这个侄女啊,太心高气傲了,见不得同龄人的优秀,这实在是有些偏执了啊。

    刘薇愈发沉默起来。

    记者们很快得到了刘静云的新指示,再次联系了穆老板,双方在电话里商定了采访日期。

    两天后,穆离开泉城,开车回了鲁南。

    走之前,穆东计划给肖肖包一辆出租车,每天接送肖肖上下班。肖肖严词拒绝了。笑话,终于可以自己开车上下班,还不得顺势过过瘾。

    肖肖开车上瘾的毛病,在买车的时候算是彻底落下了。

    穆东拗不过肖肖,只能答应。

    穆东中午到了小学校,他先给刘县长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回到大东公司,下午接受采访。

    然后穆东就在院里四下看了看。穆爸带着家里几个人,正在热火朝天的粉刷房间。二楼的房间已经全部刷完,三楼的粉刷也接近尾声了。

    下午2点,穆东在小学校办公室接受了县报的采访。穆东解释了自己资助农户的动机,说是一些曾经卖给自己柳条的农户,关系处的不错,成了朋友,后来看他们受灾了,就资助一下,慢慢的资助了其他的人员。

    记者有些傻眼,这个动机不合适啊,朋友间的资助,和社会责任感这样高大上的名词,靠不上啊!

    记者就不停的引导穆东,往更高层面拓展,可是穆老板不怎么上道,坚持自己的说辞。

    记者无奈,拍了几张穆东的照片,郁闷的走了。

    回去给主编一汇报,主编说:“这有什么难的?你这么写……”

    第二天,一篇名为《致富不忘众乡亲,大灾之后见大爱》的报道,登上了县报的头版。报道详细介绍了大东工艺品公司老板穆东,从资助几个受灾的朋友开始,后来受到县政府的补贴政策的感召,补贴了更多农户,累计补贴资金达160万元的光辉事迹。

    文章最后深情的写道:一个刚刚致富的老板,家里的父母还住着二十年前建造的房子,却出让了如此高额的利润,让众多的农户和手工艺人,得到了基本的生产生活保障。这是什么情怀?这是博大的桑梓之情。这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巨大精神成就……

    县报专门给穆东送了一份报纸,穆东看了,心里直抽抽。不过,说到家里的房子,倒是可以筹备一下,也确实该翻建了。以后孩子出生,回老家来,住的也舒服一些。

    当天下午,穆东接受了县电视台的录像采访。化了妆,换了衣服,整理了发型。怎么提问,怎么回答都写了文案,穆东彻底没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只能按照规定来回答,把自己变成有乡土情怀,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

    折腾了整整一下午,有的地方录了好几遍。穆东笑得脸上肌肉能快僵住了。好歹录完了,电视台的人整理设备离去。

    穆东揉着脸,心想,原来电视上的东西,都是这么录下来的啊?

    晚上吃饭时,穆和老爸商量了一下改建家里房子的事,没想到老爸也有此意,爷俩一拍即合,兴奋的商量起来。见这爷俩说的热闹。二叔一家和姐姐姐夫也参与了讨论。

    穆东家现在的房子,是四间瓦房,一个大院子。整个地块南北长16米,东西长14米。穆东打算建成两层半的楼房,第三层是阁楼。楼房建成后,东西还是14米,南北长12米,留下一个进深4米的院子。

    穆东还计划装上地暖,改造化粪池,装上太阳能发电板,外墙加上保温层,总之一切按照别墅设计建造,图纸嘛,找专业的设计公司购买。

    穆东的设想,把大家惊呆了。农村自建两层三层楼房,不是什么大事,村里的瓦工自己就能干,也不用什么图纸。可是按照穆东这个计划,很多事情村里人做不了。就说这个地暖吧,怎么弄就不知道。

    还有什么太阳能发电,保温层,这个完全不懂啊。

    穆爸本来是打算自建的,找几个瓦工,自己带着就能干。钱也不要穆东拿,穆爸手头有十几万,还有穆东结婚收的礼金,当初穆东不要,让自己收起来,也有十五万,加起来小三十万,应该足够了,现在听儿子这么一说,好像不够看啊。

    说干就干,穆东当天晚上就在网上搜索了鲁南的几个建筑设计公司,第二天上午就打了电话咨询。还真有一个小公司经营这项业务,只买图纸的话,才三千块钱,需要上门指导建设的话,外加两万。

    这个价格完全可以接受,穆东当即让他们来看场地签合同。

    上午10点钟,设计公司就来了两个人,是一对夫妻,专门经营类似的小楼房图纸和建设指导。

    穆东带他们看了场地,然后签了合同,支付了图纸和一半的指导费用,当天下午,穆家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家、拆旧房子了。

    好在学校里足够的地方放东西,穆爸和穆东也住在学校,没有什么不便。

    穆家要盖房子了,消息快速的传遍了村里。盖房子就要工人,很多和穆爸熟悉的工人,都来问什么时候开工?需不需要帮忙?

    当然需要!于是,大家挽起柚子,一派忙碌景象。

    ……

    穆东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可笑的问题,自己要花钱买沙子建房。哎,当时钻进钱眼里了,怎么就卖的那么干净。

    他给穆同庆打了个电话,得知他那里还有一些沙子,让他送一些过来,价格好商量。

    穆同庆哈哈大笑,说道:“小叔,你可真逗!”

    谁说不是呢,曾经是这附近最大堆场的老板,坐拥巨大的沙堆,现在要花高价卖沙子建房了。

    当天傍晚,电视台来了电话,说节目剪辑好了,今晚八点播出。穆家都早早收拾停当,挤在学校宿舍的电视前,等着看“穆家第一个上电视的”穆东出场。看着屏幕里穆东侃侃而谈的样子,家里的人很兴奋,小小的宿舍里,气氛沸腾了。

    穆东却有些不高兴,脸上粉太厚了,头发上的啫喱也有些多,亮闪闪的,看着不舒服。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油头粉面?穆东暗自鄙视自己。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