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柳瘟病
    新媳妇上门,白天下雨,那是没福气的,因为要淋雨。宾客散尽,喜事办完,傍晚下雨,是有福气的,并且,雨水即为财气。

    穆东和肖肖的晚饭,是俩人在婚房吃的。穆二婶端来了酒菜,祝福他们吃好喝好。按照习惯,俩人应该在此刻喝交杯酒,但是肖肖怀孕,只能用水代替,穆东倒是开开心心和媳妇挎着胳膊,喝了三杯自家的窖藏酒。

    穆家人都在堂屋聚齐,七嘴八舌的谈论着肖肖肚子里的小生命,憧憬着小孙子的到来。穆家兄弟三户,有二十多年,没有小生命降临了,上次家里添丁口,还是穆三叔的穆大龙出生,穆大龙已经23岁了。

    而穆东此刻却在心里不停的祈祷,一定要是女孩,一定要是馨儿……

    本来应该激情上演的新婚之夜,也变成了一场温馨的相互守候。俩人都太累了,相拥着甜甜睡去。

    天快亮时,肖肖无意触碰到穆东的那物,坚硬如铁。肖肖可怜他忍得辛苦,到底还是手口并用,让他释放了激情。

    穆东感觉爽到了云端。

    结婚第二天,是肖肖娘家人上门“瞧看”的日子。意思就是看看,自己的姑娘嫁过来了,男方家里对她好不好啊,评价怎么样啊。

    客人很少,只有一桌,主要来了肖肖本家的一个叔叔,领着肖肖大哥和两个本家哥哥。

    客人到了,却发现新郎新娘不在家,穆妈出面解释,肖肖可能怀孕了,去县里医院检查去了,一会就回来,你们先喝酒。

    酒席就设在穆家,穆爸穆二叔穆三叔和穆大国作陪。穆爸这回狠了心,拿出五斤自家的窖藏酒。老爷子也是高兴的发狂了,要知道,桌上一共才8个人啊!

    酒席刚开始的时候,众人正沉浸在窖藏酒醇香绵长的意境中不能自拔,穆东和肖肖回来了,带回的消息是,确认怀孕了,已经六周了。

    穆东也加入了酒席,给大家端茶倒水,抢了穆大国的活计。

    穆东和肖肖是被穆大姑叫到县城去检查的,两人一想,确认一下也好,一早就开车去了县医院。穆大姑找了朋友,就是曾经给穆东作担保的护士长,领着肖肖去了妇产科。一通检查下来,确认了怀孕的消息。

    穆大姑终于放下心来,高兴的向朋友和其他医生道谢,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停不下来了。

    穆东知道家里还有肖肖家来的客人,检查完,赶紧回来。

    当天下午,穆家男女一大帮人,去穆家祖坟上了喜坟,向祖先汇报了穆东结婚和肖肖怀孕的消息。

    次日,穆东带着穆妈和肖肖,去穆妈的娘家上了喜坟。

    这两次上坟,肖肖都没去坟地,身子重了,有一些忌讳,阴气重的地方不能去。

    婚后第三天,穆东陪肖肖回娘家。李爸李妈已经知道了肖肖怀孕的消息,非常高兴。李妈把女儿拉到一边,好一通嘱咐。

    结婚的一切事宜,终于全部完成了。本来穆东还计划,婚后带着肖肖出去旅游,度个小小的蜜月,现在情况有变,只能搁置了。

    现在面临新的问题,穆东不能经常待在泉城,后期还要管理柳条的销售工作,肖肖身边没人照顾。

    肖肖提出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到快生产的时候再说。穆东坚决不答应,这怎么行。

    最后一家人商定,穆妈去泉城照顾怀孕的肖肖。穆东根据鲁南这边柳条销售的情况,两头跑。穆爸以后吃住在学校,学校只剩下穆二婶一人做饭,现在家人和工人有10多个人吃饭,穆晓霞补充到伙房,协助二婶。正好穆晓霞也学完了驾驶证,手头没什么大事。

    商量妥当,肖肖的假期还有一周多,一家人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在一起。

    肖肖的妊娠反应很轻微,几乎没出现呕吐的现象,只在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有些恶心,很快也就缓解了。

    穆妈就说:“肖肖有福气,孩子不折腾你,我怀小东的时候,肠子都快吐出来了。”

    穆东就很尴尬,仿佛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肖肖则咯咯笑个不停。

    穆大姑也笑,说道:“小东在我嫂子肚子里不省心,小时候更不省心,胖的要命,我背着都累。”

    穆东更尴尬了,找了理由溜走了,肖肖笑得更开心了。

    穆大姑都是第二次上门看肖肖了,买了大堆的营养品,光阿胶就买了好几盒,说是保胎效果非常好。

    穆东说她太浪费了,穆大姑一瞪眼:“我为了小孙子,你管得着吗?”

    穆东心说,是小孙女好吧?

    嘴上可不敢言语。

    这几天没事,穆东考察了一下柳条的价格情况。4月份的时候,长时间的干旱,柳条价格已经涨了不少,几乎翻了一番。这几天连着下了雨,柳条的价格又有些回落。

    穆进乾听了穆东的话,存了大约20万斤柳条。这几天价格回落,他急的什么似的,给穆东打了好几个电话,好像穆东能有很么解决办法。

    穆东哪有什么办法,并且还有隐隐的担心。

    这一时空,很多情况都发生了变化,最起码肖肖怀孕就提前了好几个月,穆东也不敢保证,柳条的行情,还是自己记忆中那样。

    穆东联系了苏大爷,一起去了一个种植柳条的乡镇。找了一块长满柳条的地,仔细看了一会。

    柳条长势还不错,植株完整高大,叶子密不透风。前期的干旱,造成一些减产,但是问题不严重。

    难道自己记错时间了,不应该啊,自己仔细推算出来的,没错啊。

    这一刻,穆东觉得自己有些卑鄙,难道就盼着柳条减产让自己发财吗?那样大批的种植户都要面临巨大的损失。

    算了,不想了,现在的柳条价格已经高出不少了,最起码不会赔钱。

    苏大爷也在看柳条,他看的和穆东不一样。穆东也就看看长的怎么样,苏大爷却是带着把小锄头,挖了一棵柳条,仔细看了根部。

    根部也没有问题,苏大爷叹了口气,心思和穆东一样。算了,别盼着天灾**了,不地道。

    一番查看之后,穆东和苏大爷开车返回。苏大爷现在已经不去小学校了,他嫌学校不热闹了,他最近迷上了钓鱼,也算是找到了自己的消遣方式。

    送苏大爷返回县城,穆东开车回了家,在家里陪老婆才是正事。

    肖肖的身材没有任何变化,穆东却常常郑重其事的在肖肖的肚子上听来听去。肖肖苦笑不得,说道:“怎么?他在里面还能给你说话?”

    穆东道:“我是想让她知道,我很关心她。”

    肖肖道:“老公,我最近营养过剩了,咱妈要是继续这么喂我,我要变成大胖子了。”

    穆东道:“没事,大胖子我也喜欢,再说了,丰满一些有什么不好。”

    说着开始动手动脚,偷袭肖肖丰满的胸部……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已经到了5月11日。穆东和肖肖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就要回泉城了。穆妈准备了大量的东西,50斤花生油、20斤小米、50斤面粉、一大袋子土豆,一大块猪肉,还有10斤豆腐。

    穆东看着这些东西,很是无奈,太多了,这得吃到什么时候啊。除了当地土榨的花生油穆东很是满意外,其他的东西,穆东觉得还是现吃现买比较好。可是穆妈准备了,他也不敢吱声,都是父母的爱心,由着他们折腾吧。

    正在看着这堆东西发愁,电话响了,是苏大爷。

    “小东子,赶紧来接我,去看柳条,有一些柳条地出事了。”

    穆东就是一惊,出事了?赶紧问道:“怎么了?”

    苏大爷道:“具体不知道,我们赶紧去看看。”

    穆东赶紧开车出门,去县城接上苏大爷,立即赶往出事的地块。

    在车上,穆东问道:“苏大爷,我们上次去看的时候,还都好好的,怎么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出事了,到底什么事?”

    苏大爷道:“我也不清楚,听说全县很多乡镇都出现了大块的柳条枯死,原因不知道,农技人员正在调查。”

    俩人赶到一块出事地块的时候,地头上已经围了不少人。

    这是一块大约四五亩的地块,田里的柳条,已经全部枯萎,黄黄的叶子全部落到了地上,整块地里的柳条,光秃秃的挺立着,柳条的梢部,有些已经发干。县里和镇上的农技人员都在,围着几丛已经挖出来的柳条,正在低声说着什么。

    穆东往周围看了看,周边的地块,也已经隐隐有了类似的情况。

    农技人员商量一会,给出了结论,柳瘟病,几十年不遇的柳瘟病。

    就像箭竹几十年开一次花一样,柳条也会偶尔爆发这种大规模的瘟疫,只是这样的概率极低,苏大爷说,记得他小时候,爆发过一次,那时候柳编产业几乎没有,种柳条的人家很少。

    这种瘟病,传染性极强,没有药物可以控制。农技人员说,已经发病的柳条,只能废弃当柴烧,因为柳条内部已经虚空,不能用于编织了。没有发病的柳田,需要立即收割,这样虽然产量低,但是能挽回一些损失,一旦感染,就全完了。

    穆东和苏大爷又走了其他几个乡镇,很多地块都出现了发病的情况。没有发病的地块,农户已经全部组织起来,开始收割了……

    俩人的心情,都有一些沉重。虽然,在未来的日子里,手里囤积的柳条能带来巨大的收益,但是想到那些减产或者绝产的农户,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穆东道:“苏大爷,我们有没有办法,能帮到那些人?”

    苏老头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没有办法,面太广了,我们才几个钱,每年柳条的产值都有几个亿,我们哪有那个实力?这是天灾,个人扛不住啊。”

    穆东也默然了。是的,天灾,人力根本抗衡不了啊。况且,凭自己的实力,根本帮不上成千上万的农户。

    这钱赚得,窝心啊,穆东心想。

    第二天,有些闷闷不乐的穆东,开车带着老妈和肖肖,离开老家,去了泉城。在高速路上的时候,肖肖还想再开一段,结果穆东不愿意,穆妈更不愿意。肖肖无奈,自己可以拉下脸求穆东,可是婆婆反对了,她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作罢了。

    到了泉城家里,穆东爬了好几趟楼梯,才把那些丰富的食品储备,运到楼上。穆妈年龄大了,媳妇怀着娃,只有自己一个壮小伙,当仁不让啊。

    最后,穆东累成了狗,坐在沙发上直喘气。心里还暗自庆幸,还好,只是三楼。

    穆妈也有些后悔了,带的东西,好像确实多了一些。

    下午,穆东让肖肖在家休息,带着老妈在附近熟悉地形。菜市场在哪里,超市在哪里。接着穆东带老妈去了马路对面的万佛山公园办理了年票,让老妈没事的时候,也有个消遣的地方。

    随后,带着老妈去理发,然后去了商场,不顾老妈的反对,采购了几件衣裳。转眼间,农村乡下的老大娘,变成了城里洋气的老太太。

    穆东有自己的想法,把老妈打扮的年轻一些,洋气一点,对于她快速融入城里的生活是有帮助的。如果还是老家的那身装扮,估计小区的大妈都可能会排挤她。

    娘俩收拾利索回家。穆妈的新形象让肖肖眼前一亮,直夸婆婆气质好。穆妈有些忸捏,脸都红了,跑去厨房做饭去了。

    穆东哪能让老妈一人忙乎,赶紧去帮忙。

    当晚,吃饭时,穆东说了柳瘟病的事,也说了自己有点窝心。

    穆妈听完,说道:“小东,天灾**,这个谁也挡不住的,我们没偷没抢,凭本事赚钱,凭力气吃饭,你不用多想的。”

    肖肖也道:“老公,咱妈说得对。你不买这些柳条,也有其他人买。你给的价格高,还给赠品,人家才愿意卖给咱。我们这叫,按市场规律办事。”

    穆东乐了:“媳妇,你跟谁学的,还市场规律?”

    肖肖:“电视上啊,经常这么说。”

    穆东其实也有了一些感悟,这件事上,自己问心无愧,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并且,未来的财富,也是用在正道上,其实不用介怀什么。

    真的陷入太深,就成了杞人忧天了。

    5月16日,周日。穆东和肖肖定好了酒店,宴请了学校和北方公司的同事。穆东没有在北方公司发请柬,只是相熟的同事,来了一桌。

    接下俩几天,穆东陪送肖肖上下班,其余时间就陪着老妈四处走走逛逛。穆妈年轻时也是个喜欢交际的,现在年龄大了,但是手艺还在。不久就和小区的几个老太太交了朋友,现在早晚都跟着她们在小区学跳广场舞。

    穆东看到穆妈的变化,感受到她的精神面貌,心里感觉很欣慰。

    一天傍晚,苏大爷打来电话,说县里出台了对绝产农户的补助政策,从柳编产业的税款中,拿出500万,补助给全县大约一万亩绝产柳田,平均每亩地补助500元。

    穆东听了很高兴,钱虽然不多,但是能让农户收回农药化肥的投入,也算意外之喜了。

    穆东想开了,生意总是有人做的。自己不收购柳条,也会有其他人收购,与其让别人赚了这份钱,还不如自己来赚,最起码,自己不会太黑心。

    心结大开,胃口也变得好了,穆东当晚多吃了一碗饭。

    欣喜之余,穆东也有些鄙视自己,忧国忧民的,整的自己像个大干部似的。

    最近一段时间,柳条的价格一直再涨,现在白条已经涨到了每斤4块多,蒸条已经涨到了每斤7块多。穆大国打来电话,说有人上门打探,问柳条卖不卖。

    当然不卖,穆东心想。

    穆东仔细想了一下,现在自己面对的买家,绝对不是散户,而是各个柳编工厂,销售也绝对不会是零星销售,而是集中快速销售。

    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再等等。

    穆东现在每天优哉游哉的陪老妈陪媳妇,没事就找找韩勇,约约程强,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肖肖被穆东接送一段时间以后,提出自己驾车上班。穆东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肖肖摆事实讲道理,说是孕妇适当运动,有利于胎儿发育,并且答应,到怀孕四个月以后,保证不再碰车。

    穆东看着她开了几次车,发现确实没问题,自己是有些虚张声势了,也就随了她的意。

    转眼已经5月底了,过了端午节,穆东看到媳妇一切都好,老妈也适应了城里的生活,就坐大巴返回了鲁南。自己的奥迪,一直都在老家放着呢。

    穆东中午到了学校,四处转了转,一切都顺利。穆东叮嘱大国几个人,现在柳条价格涨了,免不了会有些人眼红,值班时一定要注意,尤其是夜班。说到这里,穆东沉思了一会,让穆爸再招8个工人,以后夜班的执勤,增加到每晚4个人,确保安全。

    确实有些人眼红这满院子的柳条,这个学校院墙高大,上面还加了铁丝网,到处都是摄像头,晚上灯光明亮,能看到有人不停的巡逻。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四处看看,只能咒骂几声而去。

    穆东安排完这些事,开车出去了,他去找苏大爷,商量一件大事,一件可以让自己心安的大事。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