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双喜临门
    第二天一早,穆东就去了三叔的超市。

    穆三婶正在整理货架,看见穆东进来,脸色一变,没好气的说:“你来干什么?”说完自顾自的忙碌,不再搭理穆东。

    穆三叔在里面收拾东西,听见动静,走了出来,招呼道:“小东来了?”

    穆东道:“三叔,我这不是来给三婶道歉了嘛,我大姑太不像话了,有事讲道理嘛,怎么能砸东西呢?”说着转向三婶,笑道:“三婶,您别生气了,这事怪我没说清楚,大姑也太冲动了,您多担待。”

    穆三婶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来说道:“你们别以为我怕了他大姑,我那是让着她,不和她一般见识。”

    穆东心说,你倒是敢和她一般见识啊。

    嘴上说道:“那是,三婶,您大人有大量。我这不是求您来了吗,烟酒的事三叔和您说了吧,您还得多操心。”

    穆三叔昨晚回来就说了这事,穆三婶心里挺高兴的,这下多少能赚一些钱,算小东这小子懂事。

    现在听到穆东来说这事,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找过一个小本子,拿起一支笔,问穆东:“说吧,我记一下,要什么酒?什么烟?要多少?”

    穆东赶紧报上要的东西和数量。心里暗道一声,还好,都过去了。

    穆东在家里待了两天,和穆爸穆妈商量了一些事情。

    婚礼就在穆家举行。穆妈计划在大门东侧搭一个小舞台,在上面举行婚礼庆典。

    婚宴设在镇上的饭店。本来穆虹让把婚宴放在自家饭店,费用她全包了,她安排几个大客车来接人。最后穆东还是放弃了,太远了,人又多,还是放在镇上饭店比较方便。

    4月25日,穆东坐大巴车去了泉城。

    婚礼的车队,穆东也做了安排。自己和肖肖的车都是奥迪a4,他干脆联系了一个奥迪a4车友会,安排了8辆车。加上自己和肖肖的两辆,10辆车,清一色。虽然不是多么豪华的车,但是比另一段时空里结婚时的杂牌军已经好了很多。

    今天周六,肖肖开车在长途汽车站接穆东。见面后,俩人轻轻一抱,一起离开车站。

    俩人一起吃了午饭。饭后,肖肖神秘的拉着穆东去了商场,说要给自己一个礼物。

    银座商场,浪琴专柜,谜底揭开。一款浪琴军旗系列机械男表。价格10900元。

    穆东一下子感动的心潮澎湃,也顾不上店员在旁边看着,抱着肖肖,结结实实在嘴上亲了一下。

    “谢谢媳妇,我太喜欢了。”说着抱起肖肖,原地转了两圈,肖肖惊叫连连,不停的拍打穆东的肩膀。

    穆东稍微一算,这块手表,应该花光了肖肖的积蓄。上次买房的时候,肖肖非要拿出两万五,当时应该把自己的积蓄全部花光了。

    现在一万多的手表,应该是最近几个月的工资了。要知道,这时候肖肖的月工资不足3000元。

    肖肖去交款,穆东把手表托在手心,仔细端详。手表整体亮银色,银白色表盘,设计简洁大方。12点位置是浪琴标志,下面带有“automatic”自动机械标志。三点钟位置为日期显示框。

    穆东真的很喜欢,肖肖懂自己,选了这么一款简单大气的手表送给自己。送什么给肖肖呢?

    对啊!穆东一拍自己的脑袋,同款女表啊!肖肖肯定会喜欢的!

    哈哈,我真是个天才!

    穆东催促导购拿出同款女表,太满意了啊!设计元素一样,都是亮银色简约造型,只是女表的略小一些,还有就是女表的时间刻度上有镶钻。

    于是穆东让导购开了单子,去另一个收款台交款。

    一会的功夫,俩人前后脚回来了。

    肖肖发现穆东买了同款女表,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肖肖自己的钱不够,如果够的话,她真的很想买下男女同款,和穆东一人一块。没想到穆东这么懂自己的,自己去交钱的功夫,已经买好了女款。

    她抱了穆东一下,在他耳边柔声道:“谢谢老公。”然后俩人携手离去。

    肖肖周五的时候,已经请了婚假,15天的婚假加上3天的五一小假期,一共18天。下午俩人回家收拾一下,带上结婚用的衣服和一些物品,开车回了老家。

    一直是肖肖在开车,上了高速也是她开。穆东就提醒她一些在高速路上的注意事项,包括远离大货车啊,超车时注意观察啊。好在肖肖的驾驶风格很稳健,慢慢的穆东也放下心了,任由她驾车。

    穆东觉得,肖肖已经可以独立的跑高速了,以后基本不用担心她驾车了。

    傍晚时分,肖肖把穆东在小学校放下,卸下了穆东的一些物品,然后独自驾车回了自己家。

    明天穆家要去李家下结婚前的聘礼,肖肖要回家准备一下。

    天快黑的时候,肖肖到了家。看着女儿开回来的奥迪,听女儿说这是自己专用的车,李爸李妈高兴的合不拢嘴,围着车子看了好几圈。心里对穆东这个女婿更加满意。

    女儿在省城工作,房子也买了,女儿女婿都有车,眼看着日子是过好了,老两口老怀大慰。

    周日,穆东和穆大国开着两辆车,带着穆二叔、穆三叔,拉着各色礼品,到了李家。进行结婚前最后一项活动,下聘礼。

    下聘礼,最主要的礼品是点心,鲁南当地叫“果子”。这次穆家带来100斤细果子,100斤粗果子。细果子就是个头小精细的点心,比如羊角蜜;粗果子是个头大制作简单一些的点心,比如条酥。

    这些果子,主要是用在婚礼后分给亲朋好友的。其实在穆东看来,这完全就是瞎折腾。这200斤果子,今天拉到李家来,明天还得原样拉到穆家去,纯粹是形式主义。

    不过穆妈说了,风俗就是这样的,就得这么办。

    除了果子,穆家还带了一些烟酒等礼品,几个大小伙子忙了好大一会,才把所有的礼品从车上搬下来。

    之后,酒席开桌。席间,穆家李家双方,就共同关心的一些婚礼细节问题,进行了友好的磋商。宾主在愉快的气氛中,就一些主要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双方表示,一起努力,把婚礼办的圆满、喜庆。

    扯远了……

    其实双方对彼此都很满意,都是普通的农村家庭,孩子都有出息,还是自由恋爱,双方家庭沟通起来,自然是顺水顺风。

    酒席结束,穆家人告辞离开。

    余下的几天,穆东和肖肖都各自在忙碌中度过。

    穆东要去邀请一些重要的亲戚,比如姑舅姨这些,都是要上门叫亲的。还要准备婚宴上的一些事情,结婚庆典的一些事情,录像照相啊,现场布置啊,司仪主持啊,忙的昏天黑地。

    肖肖要应付自家的亲友,要准备化妆盘头,要找伴娘,准备伴娘服装,也是各种忙碌。

    4月30日晚上,两人通电话,肖肖说:“老公,结婚真的好累啊!”

    穆东说:“是啊,媳妇,所以聪明人只结一次婚啊!”

    五月一日,穆东早早就起来了。

    换上崭新的西装,系上大红的领带,穿上黑亮的皮鞋,带上“新郎”胸花,头发上按照当地风俗撒了一根红线,新郎,闪亮登场了!

    穆爸穆妈看着年轻帅气的儿子,感觉很欣慰。

    穆虹看着意气风发的侄子,感觉很开心。

    亲友们看着装扮一新的穆东,感觉很喜庆。

    韩勇和程强蔡娇娇三人结伴赶了过来,穆东很感激,他们一早就到了,肯定动身非常早。

    三人是开着一辆白色宝马740来的,蔡娇娇说是自己老爸的座驾,拿来当婚车。

    穆东本来准备了10辆奥迪,现在略做调整,肖肖的白色奥迪还是作为头车,扎红绸。白色宝马作为婚车,装饰鲜花,新郎新娘坐宝马车。这样车辆就变成了11辆,也很好,一心一意。

    一会的功夫,奥迪a4车友会的8辆奥迪都到了,简单装饰一下,婚车的鲜花也装饰好了,一行人带上给白色奥迪预备的红绸,出发接新娘喽!

    肖肖昨晚几乎没怎么睡,根本睡不着,整个人处于一种晕乎乎的状态中,但是一点都不困。

    天还没亮,肖肖就起来了。在镇上请的化妆师到了,准备盘头化妆。

    看着镜子里一点点变得不一样的自己,肖肖变得高兴起来,终于要嫁给他了。

    化好妆,换完婚纱,肖肖就坐在床上。从这一刻起,她的脚就不能沾地了。不停的有亲友家人过来看新娘子装扮好的样子,肖肖一直甜甜的笑着,那么开心,那么自然。

    外面变得热闹起来,应该是穆东来了吧,肖肖心想。

    穆东在肖肖的房门口,遭遇了抵抗,肖肖本家的几个妹妹,堵着门要红包,拿钱的事,对穆老板来说,多简单啊。瞬间就用几个红包轰开了房门。

    见到肖肖的一瞬间,穆东有些痴了,在岛城拍婚纱照时的惊艳感觉,再次袭来。穆东轻轻抱一下肖肖,把手捧花递给她,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媳妇,我来接你了。”

    肖肖幸福的点点头,开心的笑着,没有说话。

    摄像、照相,一通忙活,肖肖踩着一双李爸的旧鞋,完成了和家人的拍照。

    拜别父母的时候,肖肖看着端坐在椅子上年迈的父母,到底是没止住滚滚的泪水,把脸上的妆都弄花了。

    外面的车辆都准备停当,肖肖的大哥和本家的另一个哥哥,抬着坐在椅子上的肖肖,出了院门,送进婚车。穆东也坐进了副驾驶,两个伴娘陪肖肖坐在后面。

    鞭炮响起,车辆启程,一个伴娘忙着帮肖肖补妆,穆东不停的逗肖肖开心,好歹把她逗乐了。

    车友会的人很专业,车上都配了对讲机,婚车和头车上也都给了。他们统一调配,在道路空旷的时候不断变化车队造型,给枯燥的行程带来不少乐趣。

    穆村慢慢的近了,车速缓缓的降下来。迎新人的600响慢捻大鞭炮开始燃放,引领着车队慢慢进入村子,到了穆家门口。

    接着是200响的新人下车鞭,噼里啪啦一阵响之后,穆东先下车,引着肖肖下了车,登上了门口的小舞台。

    在当地,有些新娘下车时,会向公婆索要下车钱,不给钱不下车,给少了也不下车。肖肖不屑于这样的陋习,直接下车了。

    司仪热情洋溢的主持了结婚庆典。程序上基本都一样,敬父母谢亲友拜天地。俩人开开心心的,任由司仪折腾。一切程序忙完,终于入了洞房。

    肖肖坐在新床上,终于舒了口气,这几天,快被折腾的疯掉了,天天忙,还不知道到底忙了啥。

    气还没喘匀乎,闹洞房的来了,肖肖心里哀叹一声,又开始折腾了。咬苹果啃糖块,一通折腾下来,肖肖觉得,自己更累了。

    自己这两天,怎么就这么累呢?

    休息了一会,穆东又来叫肖肖。

    “媳妇,换衣服,要去饭店敬酒了。”

    穆东说完,帮肖肖脱下婚纱,换上红色套裙,俩人一起去了饭店。

    婚宴大约有四十桌,比定亲时多了两倍。穆东和肖肖不停的穿梭,给每一位客人端酒敬酒,一通忙乎下来,肖肖觉得,脚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肖肖印象颇深的是穆大姑,豪气的喝干了三小杯白酒,每杯一两。

    穆大姑看见侄子结婚高兴,所以喝了侄子侄媳妇敬的酒。喝了酒之后,穆大姑就瞥了一眼坐在斜对面的穆三婶,说道:“三嫂,那天的事,小妹给你陪个不是。”说完端起酒杯。

    穆三婶正吃菜,差点呛到,连忙放下筷子,端起酒杯,说道:“他大姑,看你说的,那天的事,其实也怪我,我不该去找小东要车,小东对我们家其实挺好的。”

    穆大姑叹一口气,说道:“三嫂,小东不容易,我们不能给他拖后腿,那天砸了你家不少东西,要不,我赔钱给你?”

    穆三婶哪里敢要,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没坏多少东西……”

    一场风波,算是完全了解了。

    家和万事兴,穆大姑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穆东的事,她出面解决,后面的尾巴,也得自己收拾。今天当着一桌子人给三嫂道歉,也就是想彻底解决这件事。

    穆爸最终没舍得给客人上自家的窖藏酒。来的客人太多了,把穆爸吓到了,这要是把自家的酒拿出来,估计三五坛子都不够。这些人大都是冲着穆东来的,村里的,镇上的,很多沙场的老板。礼金都多得吓人,基本都一千起步,连村主任穆化峰都给了一千。

    最后,穆爸只给两桌客人悄悄上了穆家自己的酒。一桌是贵客,主要是新娘的舅舅和本家叔叔,穆二叔穆三叔和穆东的几个舅舅陪着。另一桌是穆东济南来的朋友,穆晓霞穆大国几个人陪着。

    酒席一直进行到下午两点多,才慢慢结束。

    肖肖的娘家人,在婚房略作了一会,按照惯例说了一些好好过日子的话,起身告辞了。

    穆东安排了大巴车,送他们回去。

    肖肖终于彻底放松下来,歪在床边上打盹,一会的功夫,竟然睡着了。穆东进来看见肖肖睡着,扶她躺下,小心的盖上被子,又出去忙了。

    韩勇他们三人也走了,临走前,穆东带他们去小学校看了看,得知这个院子和满满一楼的柳条都是穆东买下的,他们嘀咕,这家伙估计又要赚大钱了。

    宾客们都走了,家里也终于收拾妥当。穆东看了看,肖肖还在睡,就叫她起来,吃点东西。

    肖肖迷迷糊糊的起来,走路都有些飘忽。穆东就问:“媳妇,你累坏了吧?咱这洞房花烛之夜,你不是打算敷衍了事吧?”

    肖肖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昨晚几乎就没睡,这会太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几天,总是觉得累,身上一点劲都没有。”

    穆东就笑话她:“没出息,你不是得了婚前综合症吧?我记得有这种说法。”

    肖肖就道:“不应该啊,我没觉得不想出嫁,不想结婚啊,你还别说,我的例假都拖了十几天了,弄不好还真是有问题了。”

    穆东就笑:“有什么问题,说不定你怀孕了呢!”

    穆东本来是嘴巴一秃噜说出这句话的,说完以后,自己一下子呆住了,看了看肖肖,发现她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俩人都在想,真的怀孕了吧?

    穆东一下子高兴起来,抱着肖肖,狠狠亲了一口,大笑道:“媳妇,你可能真是怀孕了,你等着,我出去一趟。”

    说完一溜烟跑了。

    穆东开车去了镇上药店,买了验孕棒。一溜烟的又回来了。

    肖肖也着急,接过验孕棒,简单看了说明,就去了厕所测试。一会的功夫,肖肖兴奋的跑出来,大声喊道:“老公,两道杠,两道杠,我怀孕啦!”

    肖肖怀孕的消息,迅速的在穆家传播,很快,在县城的大姑都知道了。

    新婚,新娘怀孕,双喜临门!

    穆东欣喜若狂的时候,穆妈拉过他,告诉他,前几个月,不能有那事。

    道理穆东自然懂得,前三后二嘛。可是一想到新婚之夜要做和尚,穆东也不仅有一丝泄气。

    傍晚的时候,丝丝缕缕的下起了小雨。村里上年纪的人就说,化山家这个儿媳妇,是有福气也有财气的。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