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三婶和大姑
    章教练刚挂了电话,就看见穆大国兴冲冲的跑过来,张嘴就是要练车。

    没问题啊,章教练心想,我正想找你去呢。

    于是两人上车,章教练简单嘱咐了一下,油门可以大一点……

    还没说完呢,穆大国已经点火上档,深踩油门,桑塔纳“轰”的一声窜了出去。

    然后吱嘎一声停下了。是章教练踩的刹车。

    章教练吓得脸都白了,赶紧系上安全带,右手紧紧抓住扶手,左手按在仪表台上,脚踏在副驾驶的刹车踏板上,随时准备刹车。

    穆大国却兴奋起来,再次打火,车又猛地窜了出去。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穆大国心头腾起。原来不用小心翼翼的,也能开车啊。

    车速渐快,穆大国上了二档,接着是三档,仍然深踩油门,车速渐渐快起来,穆大国的神情也轻松了许多,打算进四档。

    章教练不干了,让他慢慢适应一会。

    于是穆大国想起穆东说的第二个,加大转向幅度。他缓缓的转动方向盘,车辆的惯性让他的身体慢慢倾斜起来,反复几次后,穆大国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体,是可以随着车辆行进的变化而变化的,不是紧绷绷的拴在座位上。

    穆大国一下子醍醐灌顶,瞬间,顿悟了!

    原来自己以前,一直是害怕,现在不怕了,车好像听自己使唤了。

    穆大国不是一个笨人。笨人不可能管理好那么大的一个堆场,他只是一直没走出害怕开车的阴影。一旦走出来,瞬间就领悟了驾驶的窍门。

    车辆平稳多了,穆大国上了四档,车辆稳稳的在操场上穿梭,像一只欢快的小鹿,愉快的奔跑着。

    章教练也平静下来。他心里疑惑,这就――成了?

    虽然穆大国现在的驾驶,和通过考试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动作不再僵硬,神情也不再紧张,集中练习几天的话,通过场地考试和路考,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接下来的几天,穆大国大部分时间都在教练车上练习,慢慢的,他对车辆的掌控越来越顺手。章教练重点指导了一些倒车的技巧,很快就要场地考试了,但愿穆大国能通过吧。

    穆晓霞忍痛开放了朗逸车,供自己和钟国栋、谢东林练习。

    4月12日,四人参加了场地考试,全部顺利过关。期间穆大国倒车时熄火一次,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章教练终于放心下来。

    4月18日,四人参加最后路考,再次全部过关。

    终于结束了,四人的出色表现,再次坐实了章教练“金牌教练”的口碑。

    章教练非常高兴,给穆东打电话说明了情况。顺利的话,三四天以后,四人就能拿到驾照了。

    穆东也非常高兴,决定去雪佛兰4s店提车。

    4月19日,正好是周日,穆东带上肖肖,一起去付款提车。到店,刷卡,选车,当天车管所不上班没法办理手续,俩人没有提车。

    第二天,肖肖上班,穆东自己又去了4s店,满满当当一天,最后一直到下班,勉强办完了所有手续。

    贴膜什么的就不弄了,留给穆大国和谢东林自己折腾。

    4月23日,穆东领到车牌,给两辆科鲁兹分别装上。然后拜托蔡娇娇从他老爸公司找了两个司机,各开一辆科鲁兹,自己开着奥迪,返回来了鲁南。

    快到小学校,穆东把自己的奥迪闪在一边,让两辆科鲁兹鱼贯进入学校。

    一家人早就在学校等着,门口迅速燃起了鞭炮。

    穆东专门交代过,放鞭炮可以,只能在大门外,不允许在院子内放,并且绝对不允许放烟花。

    已经中午了,一家人开心的在办公室摆好了酒席,穆东拉着两个司机入席。穆大国和谢东林拿到车钥匙,一人一辆车,开车在操场转了几圈,一会的功夫,直接开车跑了,连午饭都不吃了。

    穆大国开车在外面逛了一小会就回来了,和大家一起吃饭。谢东林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直到午饭结束都没回来。

    吃完午饭,穆东把两个司机送到了市区的长途汽车站,帮忙买好车票,又每人给了一个200元的红包,目送两人的大巴离开,才回来了学校。

    穆东这次回来,暂时不打算回去了,婚礼马上就要进行,他要留在家里筹备。

    另一段时空里,穆东结过婚,所以一些流程都清楚。在泉城的这一段时间,婚纱照已经弄好了,这次还带回来一张放大的,打算摆在老家的婚房里。自己和肖肖也买好了的婚礼上的服装鞋袜什么的,甚至连一些佩戴的礼花都买了。

    其他的东西,穆爸穆妈按照当地的风俗,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婚房设在穆东的屋子里,已经重新粉刷,换了大床,铺满了崭新的被褥。

    穆东回到学校,姐姐姐夫和爸妈都在,几个人一起商量一些婚礼的细节,谢东林开车进来了,车里还下来了穆二姑和二姑父。

    穆东在泉城办车牌是,选了两个尾号连续的车牌,一个尾号是5,一个尾号是6,穆大国选了车牌尾号5的车,把尾号6的给了谢东林。所以车一进来,穆东就认出来了。

    三人是来感谢的,谢东林还提了一些礼品。

    穆东很开心,也有些无奈。开心是因为他感受到了二姑和姑父的开心。无奈是因为谢东林买了礼品,这小子,弄什么嘛。

    穆二姑确实很开心,儿子早就说过东哥要给配辆车,可是二姑将信将疑,现在真的看到了,才确信自己这个侄子是真的对儿子好,眼里也是真的有自己这个姑姑。穆二姑觉得很自豪。

    现在家里有点存款,加上这辆车,给儿子找媳妇,应该会顺利很多了。

    二姑家三人略略坐了一会,告辞走了。

    穆东继续和爸妈姐姐姐夫商量婚礼的事。

    正说着,又来人了,这次是三婶。穆东觉得,三婶的神情不对,像是来找茬的。

    穆三婶确实是来找茬的。今天中午,她听村上人在她家超市说,穆东新买了两辆车,一辆给了穆大国,一辆给了谢东林。加上前几天她听说,穆东还给穆晓霞一辆车。

    穆三婶觉得不对劲,为什么我们家没有啊,我们都是投资了堆场的,虽说钱是分完了,但是分车的话,我们家也得有一辆吧。

    她就和穆三叔商量,让穆三叔找穆东问问,她们家的车什么时候给。穆三叔一听就急眼了,和她大吵一架,甩门而去。

    你个扶不上墙的,穆三婶暗骂,你跑了,我自己去问。于是骑着电车来到小学校。

    一看见穆东,穆三婶拉下脸,问道:“小东,听说每家都分了一辆车,我们家的什么时候给?”

    穆东直接傻掉了!他从来没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旁边的穆爸穆妈,鼻子都要气歪了。姐姐姐夫也很尴尬。

    穆东心里暗自腹诽,你这不是找事嘛,我自己的钱怎么花,还得给你留一份?

    但是对面是长辈,不能这么说啊,只能冷处理。

    他满脸堆笑:“三婶,我这不是注册了公司吗,是买了两辆车,我让大国和东林开车出去玩去了,没有分车啊。”

    穆三婶脸上寒寒的,说道:“小东,你前几天给你姐一辆车,你们是一奶同胞的姐弟,我不会说什么。可是现在,大国和东林有的,我们家也得有,你得一碗水端平了。”

    穆东有些挠头,这理还能这么讲,我愿意买车给谁,按说你管不着啊,怎么就成了你家也得有了。

    穆东笑嘻嘻的说:“三婶,买车的钱,是我自己的钱,买车是为了以后公司有事方便,现在你们不论谁家,在公司里没有股份,大国、东林、我姐、我姐夫,现在是我的员工,这车,是配给员工的。”

    想到这里,穆东突然想起来,车登记在自己名下,姐姐那辆朗逸,也登记在肖肖名下。

    太好了!

    穆东给大国和东林打了电话,让他们开车来一下。

    一会的功夫,两人到了。穆东取了三辆车的行驶证,摊在三婶面前,说道:“三婶,您老人家看看,我姐这辆车,在我媳妇肖肖名下,另外两辆车,在我名下。这全部是我的车,我愿意给谁开,是我的自由。就不用您老人家操心了。”

    穆东一开始还说的嬉皮笑脸,说到最后,也动了气,语气严肃起来。

    穆三婶也被穆东的语气镇住了,行驶证上的名字,确实是肖肖和穆东的。她站起身来,喊道:“这都是你的花招,这事不算完!”说完甩手走了。

    穆大国讪讪的说:“大哥,这个车要不还是还给你把……”说着掏出钥匙,就往桌上放。

    穆东赶紧拦住,说道:“你们都放心的开,听见拉拉蛄叫,还不种地了?你等着,我找人治她。”

    说着掏出手机,给大姑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

    一屋子人就笑,能治穆三婶的,只有穆大姑。

    穆大姑听穆东说完,说道:“等着,我一会就到!”

    一个小时候,穆大姑到了,直奔穆三叔家的超市里,一通大骂,一阵乱砸,好几个货架子都给拽倒了。

    穆三婶嫁过来的时候,穆大姑还没出嫁。姑嫂二人多次交锋,穆大姑都是完胜对手。那时候,穆三婶娘家还没发家,气焰还没这么嚣张,但穆三婶怕这个小姑子的病根,那时候算是落下了。

    穆东后来听穆妈讲过,有一次穆三婶在穆大姑眼前显摆一件新衣裳。穆大姑气不过,右手悄悄攥了一把镰刀,藏在身后,凑上前去,说道:“三嫂,衣服是挺漂亮,我看看来……”然后左手揪住衣角,右手伸出镰刀,“刺啦”一声,从上割到下!衣服一分为二。

    穆三婶当时都吓傻了,镰刀尖离她的肚皮,估计只有几毫米了。

    从此穆三婶就怕死了这个差点给她开膛的小姑子。

    穆大姑还在超市乱砸,边砸边喊:“良心让狗吃了你,小东没黑没白给你挣钱,要车,你咋不要飞机呢你,你这满屋子的东西,都是小东给你挣的,这个是小东挣的,这个也是小东挣的……”

    说着拿起一样摔一样,拿起一样摔一样。

    超市门口,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

    一会的功夫,穆三叔回来了,就去穆大姑手里夺东西,沉声道:“行了,闹够了没有?”

    穆大姑指着自己三哥的鼻子说道:“你个窝囊废,连自己媳妇都管不了,废物!你要是过不下去,就别和她过了,跟她离婚,我给你找个年轻的!”

    穆三婶躲在收款台后面,脸涨得通红,不敢言语一声。

    穆大姑砸累了,拍拍手,对穆三婶说:“你要是不想好好过,就说一声,我会让你过不安生的,你再去找小东试试!”

    说完扬长而去。

    穆大姑到了学校,看见好几个人都在。开心的说:“好了!搞定了!我把超市给砸了!”

    穆东惊呆:“大姑,太狠了吧?”

    王绍强在一边说:“狠个屁,净砸了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塑料盆啊,方便面啊,威力不够啊!”

    得,有不嫌事大的。

    穆虹白了自己老公一样:“吓唬她一下得了,哪能砸的太厉害,那都是我三哥的产业好吧?”

    王绍强心说,这会想起你三哥了。

    虽说穆大姑这事办的太激烈,但是大家怎么都有点高兴呢?

    穆大姑完成任务,接着回县城了。真是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一行人怀着崇敬的心情,目送女菩萨离开。

    回到屋子,穆东对几个人说:“姐、姐夫、大国、东林,这三辆车,暂时都没过户,也都是泉城的车牌,先这样吧,这事闹的。等过了这阵子,车再过户到你们名下,你们放心开。”

    几个人表示,过户不过户无所谓。

    是真的无所谓,他们完全感受到了穆东的维护之心,连穆大姑这样的核武器级别的储备都动用了,干净利落的解决了麻烦,大气!

    傍晚的时候,穆东去了村主任穆化峰家里。

    穆东给穆化峰送钱来了。当初穆化峰借给穆东5万元,穆东给了1%的月利息,半年期,现在已经快超了一个月了。

    本金加上7个月的利息,一共是53500元,穆东给了穆化峰65000元。

    穆化峰找出当初穆东手写的借条,还给穆东。然后看了看钱,说:“小东,不对吧?贿赂我?咱村可是穷村子,贿赂我没什么用啊?”

    穆东道:“叔,多出来的钱,是买小学校的奖金,镇上不是扣了你一半吗?我给你补上。”

    穆化峰就推辞道:“算了,举手之劳,哪能要你小辈的钱。”

    穆东按住他的手,道:“叔,别寒碜我了。有事找你帮忙,给我三叔打个电话,请他来喝酒。你得请客。”

    穆化峰没再推辞,收起钱,给穆三叔打电话。

    穆东知道三叔肯定郁闷,所以借穆化峰家的地盘,想和三叔喝酒聊聊。三婶的事确实办的不地道,但是三叔对自己是真好,穆东必须区别对待,不能寒了三叔的心。

    穆三叔正在家里生闷气,接到穆化峰的电话,很快赶过来。

    进门一看,穆东在,扭头就走。

    穆东赶紧拦着,赔笑道:“三叔,您老人家别生气了,我给您赔不是了,我也想到大姑下手那么狠,这事怪我,怪我……”

    穆东当着村主任的面给自己道了歉,穆三叔觉得自己的面子又捡起了不少,再加上自己媳妇确实做得不对,自己没拦住,也对不住穆东。

    穆三叔转过身来,指着穆东道:“你小子,坏透了你。”

    穆东知道有缓,赶紧道:“三叔,这不给您赔罪来了吗?赶紧坐下。”

    说完转身超厨房方向喊道:“婶子,菜好了没?先上两个呗。”

    厨房里传来穆化峰家的声音:“马上就好了,你们先坐。”

    穆化峰对穆三叔说:“三哥,事我听说了,一开始确实不怪小东,三嫂有点不像话了。你也别生气了,一会我们好好喝两杯,来,先喝杯茶。”

    穆三叔说:“我这媳妇,上来那一阵,就钻牛角尖,我也管不了,丢人呐!”

    喝了一口热茶,穆三叔接着说道:“不过他大姑来闹一通也好,我媳妇能收敛一阵子,我也能舒服一阵子。小东啊,这事你三婶不对,我也没拦住他,当叔的对不住你了。”

    穆东赶紧接话:“没事,三叔,三婶也是一时着急,我不怨她,更不怨你。是我处理的不好,怪我。你回去给三婶说,我明天去给她道歉,过几天我结婚,您二老还得多操心。还有,你给三婶说,我结婚的时候,烟啊酒啊糖果瓜子什么的,都得从超市里拿,你让三婶费费心,给准备准备。”

    穆化峰心里就琢磨,穆东这小子脑子咋长的,怎么这么会哄人呢?一会化磊带着这个消息回去,估计就能把媳妇哄得开心了。

    一会的功夫,酒菜上桌,三人边吃边聊,气氛轻松了许多。

    穆东舒了口气,终于和三叔解开了这个小疙瘩,真好。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