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分钱
    穆东实在太困了,他给老妈打了一个电话,让准备饭菜,晚上堆场聚餐,然后就沉沉睡去,一直睡到下午两点多才起来。

    他把穆大国叫过来,问了一下考勤的事情,然后开始制作堆场的最后一份工资表。

    上次发工资是1月12日,是发到了2008年的12月底。现在堆场的都是老员工,每人是两个月零9天的工资,穆东决定发放两个半月的,然后每人再根据工资标准,额外发奖金到1200元。

    一会功夫,工资计算完毕,手头就有现金,穆老板吆喝一声,发工资了,工人们都兴奋的跑过来。

    穆大国钟国栋这个级别的,领到了9950元,级别最低的辅助工,也领到了5元。

    大把的钞票刺激的大家两眼放光。穆东接着宣布了三件事。

    一,放假三天,所有人3月13日来堆场集合;

    二,晚上聚餐,欢迎大家参加;

    三,堆场处理机器设备,请大家帮忙宣传一下。

    工人嗷的一嗓子散了。离家近的,赶紧把钱送回家。离家远的,赶紧去银行把钱存上。

    大部分工人都很疑惑,三天以后还来干啥,沙子都卖完了啊。

    傍晚的时候,谭家明找到穆东,问能不能把履带拖拉机卖给他。

    谭家明这几个月在穆东这里,拿的是第一级的工资,累计已经拿到了两万多块钱。手里有了些闲钱,他就又动了买下拖拉机的念头。

    穆东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一些酸楚。

    感动是因为谭家明对履带车的那份执着,酸楚是因为谭家明用这么卑微的方式表达这份执着。

    他想了想,说道:“家明大哥,这辆车我是打算要卖掉的。咱认识这么久了,你也帮了我很多,别的不说,没有你在堆场的话,这几辆车的维修费就要多花不少钱。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半卖半送,五千块钱,您把车开走。”

    穆东其实可以把这辆车送给谭家明,但是怕那样会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于是找了这么一个说辞。

    谭家明感动的嘴唇有些哆嗦,说不出话来。他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也做好了高价买下的准备,甚至隐隐期盼能一万元买下来。因为穆老板当时买下就是一万。

    唯独没做的准备就是,以更低的价格买下来。

    他兴奋的搓着两只大手,说道:“那就谢谢穆东兄弟了,晚上我多敬你两杯。

    穆东吓得就是一哆嗦,忙道:“算了,你还是饶了我吧。”

    谭家明转身要走,穆东连忙又叫住:“家明大哥,我还有事给你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这里很快也就结束了。”

    谭家明就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有几个沙场老板找过我,让我去上班,我还没答应。”

    谭家明以前因为腿部的残疾,找不到工作。在穆东这里上班后,慢慢的大家发现,穆家堆场里技术最好的操作手,反而是这个其貌不扬的残疾人,并且还会修车。所以,有些沙场老板,就悄悄找谭家明,想要挖走他。

    可是谭家明不干,因为是穆东给了他这个展现自己的机会,更何况,自己心爱的履带拖拉机在这里。

    穆东听到这里,忙说道:“家明大哥,不瞒你说,这片堆场,我打算载上树,过几天主要就是清理一下场地,还得麻烦你两天,之后,你要是有合适的机会,就去干吧,说真的,你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很为你高兴。”

    谭家明就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不放假了,明天就开始清理。”

    说完转身走了。

    穆东看着他一高一低慢慢离去的背影,心情很复杂。

    晚上,穆东还是喝醉了。谭家明倒是只敬了一杯酒,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轮番轰炸啊。

    第二天起床后,被机器的轰鸣声吵醒,穆东的脑袋还是阵阵发紧。

    哎,难道还得戒酒吗?

    空旷的场地上,铲车和履带拖拉机正在忙碌着清理场地,几个司机都没有放假。

    还没吃早饭,几个沙场的的老板就找到了穆东。

    干嘛的?

    来买设备。

    昨天听说穆老板的设备要处理,好几个老板都动了心思。穆老板这半年来的行情,大家都看在眼里,那是妥妥的发了大财啊,这是一个有大运势的人啊!

    现在沾了大运势的设备要出售,每个人都想买下来,也行个大运什么的。所以,大家就来了。

    倒不是一起来的,是到了之后,才发现自己聪明其他人也不傻。

    穆东就说,履带拖拉机已经卖了,只剩下30铲车和50铲车,不过三天以后才能交付,他还要用两天。

    没问题啊,众人附和道。

    人多,设备就两台,那就竞价吧。

    一番竞价之后,30铲车41000元被买走,50铲车和加油车74000元被买走。

    穆东买的时候,30铲车是46000元,50铲车加上加油车是70元,真应了穆东最初的设想,用了半年,两辆铲车只花了9000元,和租用相比,几乎是白用了。

    好了,设备都处理完了。穆老板找出子堆场筹备以来的账目,开始核算费用。费用最多的是柴油,达到了50多万,其次是工资,42万,然后是伙房的费用,11万,还有就是新堆场的土地租金,4万多,其他的就都是一些小钱了。所有费用加起来,127.3万元。

    最后总的收入,减去费用,是1063万元。用这个数字,除以堆场总的资金投入272.5万元,穆东得出了一个系数,3.9。

    也就是说,堆场每投入一块钱,最后得到了3.9元。

    呼――穆东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个数字,远远超出预期,非常完美了。

    按照这个比例,穆东的可以分到大约740万元,减去自己的各种借款205万元,自己的纯收益是525万元。

    穆东清点了一下自己名下的债务,最后决定,韩勇的20万借款,穆进乾的50万借款,农行和信用社40万元的贷款,暂时不归还,这几个都是一年期的,可以在柳条生意中再用一段时间。其余散碎的半年期借款,全部归还。泉城房子抵押的60万元借款,根据柳条收购情况,再决定是否归还。

    想到穆进乾,穆东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小爷,我最近存了一些柳条,你手里有闲钱的话,自己可以存一些。”

    自己答应过有赚钱消息要告诉小爷,要言而有信。至于小爷信不信,那就靠他自己了。

    计算完毕,那就准备分钱吧。正准备给姐姐打电话一起去银行提一些现金,电话响了,正是姐姐打来的。

    “小东,听说堆场忙完了,你赶紧过来吧,学校这边马上就没地方了。”听筒里传来姐姐焦急的声音。

    这么快?穆东嘀咕道,这几天没黑没白的在堆场忙碌,学校那边完全扔给了姐姐,没想到这么快就没地方了。穆东赶紧驱车去了学校。

    进了院子,高大的法桐冒出了毛茸茸的新芽,穆东心里一阵舒爽,叶子快长起来了,夏季在树荫下的日子,和儿时的记忆一样,将会无比美好。

    穆晓霞看见穆东的车进来,跑过去,拉着穆东去了小楼。

    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填满了,只有最后两个房间,工人正在往里搬柳条,眼看着也快满了。

    穆东也没办法了,只好说:“明天最后一天吧,今天就停收的话,来不及给客户解释了。”

    于是,三管齐下,通知明天停止收购。一个是出了一张公告,二是对所有今天在现场的客户口头通知并且做了解释,三是从苏大爷那里找到了一些联系电话,打电话通知。

    得知明天真的是最后一天了,很多人都忙碌起来。

    穆东本来打算下午给投资人发钱的,现在看来,只能挪到后天了。明天奋战最后一天,完成柳条收购的工作。

    穆东抬眼看了看法桐树杈间暖暖的太阳,自己收购柳条以来,就一直没下雨,难道自己真的蒙对了,是要大旱吗?

    3月11日,得知最后一天收购的消息,大量的商贩和农户一大早就涌进学校,排起了长队。

    穆东不停的和大家解释,没钱了,明天不收了,真的不收了。

    如果说不想收购了或者没地方存放了,估计还会有客户硬着头皮送货。唯独说没钱了,客户立刻就能死心。

    没钱,谁陪你折腾!

    于是大家都担心,今天能不能领到现钱。穆老板拍着胸脯,今天全部是现款,明天是真的没钱了。

    还不到中午,小楼里就已经全部填满,还在每层楼道的两端都放置了一些。为了防火,楼道的中间,穆东是死活不敢再堆放了。

    没办法,穆东让穆爸带着工人,火速又在操场上搭了一个高台,开始堆垛,好在上次买的材料还有富余,高台很快就搭了起来。

    下午,为了把戏演的逼真一点,穆东放慢了付款的速度,最后的两个小时,干脆停止付款,让完成称重的客户等了好久,才带着“借来的钱”,完成了付款。

    于是大家相信,穆老板是真的没钱了。以后打死也不来了。

    傍晚,最后一个柳条垛子覆盖好篷布,完成捆扎加固,穆东的柳条收购工作,终于完成了。

    苏老头下班的时候也走了,儿子开车来接的。他对最近的生活很满意,每天忙碌着,很充实。现在计划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晚上,穆东和姐姐穆晓霞,核算了收购账目,一共收购了柳条305万斤,其中白条206万斤,蒸条99万斤。累计支付收购款项495.5万元,加上赠品的费用36.6万元,目前的柳条收购成本532.1万元。

    这和穆东预期的数字,基本一致,穆东很满意。剩下的就是等了,等到柳条涨价的那一天。

    晚上穆东通知了所有参与投资的家人,明天上午10点,在小学校开会,分配投资收益。穆大姑和穆二姑也都接到了穆东的电话,答应来参与会议。

    虽然已经完成了公司注册,穆东还是喜欢把这个院子,叫做小学校,而不是叫大东公司。

    况且,这个公司,也就是掩人耳目,让柳条的收购变得合情理一些而已。

    3月12日,等到银行上了班,穆东先给大姑穆虹当初给他的银行卡里存入了39万元,接着提取了70万元的现金。然后就回到学校,迎候家人上门。

    穆爸穆妈一早就来了,姐姐穆晓霞和和姐夫钟国栋也很快就赶过来,接着是穆二叔一家、穆三叔和三婶,大姑穆虹和姑父王绍强接着也开车来了,等到二姑和二姑夫最后赶到,谢东林赶紧先迎了上去。

    所有人到齐了。

    10点钟,大家在办公室里开会。穆东首先宣布了一条记录,禁止吸烟。

    穆虹就喊道:“烟鬼们忍着点,我侄子宣布禁烟令了!”

    惹得大家大笑起来,气氛一片轻松。

    穆东先是感谢了堆场开业时,所有亲人的信任和支持,接着感谢了家人在运行期间对堆场的贡献。

    接下来,穆东详细的介绍了堆场的运营情况,并且重点解释了最后阶段降价销售的原因。

    最后,穆东公布了收益情况,一比三点九。谁投资一元,谁就得到三块九毛钱。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真的惊呆了,办公室里瞬间鸦雀无声,窗外风声掠过树枝的轻响都清晰可闻。

    大家都知道堆场赚了钱,赚了大钱,确实万万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就连穆大国这样每天收钱的人,也想不到收益会是如此之高。

    在穆大国眼里,堆场每天确实是收不少钱,但是前期像流水一样的花钱,他也是历历在目,别的不说,就是堆场每天的柴油,哪天不是让自己肉痛?

    还有吃饭,穆东是绝对按照家庭饭桌的标准要求的,工人谁不满意?谁不翘大拇指?都说比自己家吃的都好。每天用在吃饭上的钱,也让穆大国觉得,太浪费了啊。

    穆大国觉得,家里投入的钱,翻倍赚回来,应该没问题,再多了,他没想过。

    可是现在,除去本金,收益竟然有2.9倍啊!

    穆虹心里想,自己投入了10万,岂不是有39万?这怎么行?这些钱都是小东辛辛苦苦赚来了,自己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拿走。况且,这10万元拿出来的时候,本就是为了帮小东的。想到这里,穆虹一下子站起来,说道:“小东,这个钱……”

    “大姑,你先坐下,听我说。”穆的猜到了大姑要说什么,赶紧拦住了。

    这个钱,大姑要是不拿,其他人怎么好意思拿,毕竟大家不是都像大姑那么富裕。

    穆东就道:“这个钱,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我爸妈,我二叔二婶,我姐我姐夫、大国和东林,没黑没白的在堆场干活,东林还受了一次伤,三叔为了堆场的事情跑前跑后,堆场的地都是三叔出面解决的,大姑和姑父,为了防着堆场被小人算计,也操了不少心。所以,赚来的钱,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这个钱,大家拿的合情合理。除了大姑和三叔,我们几家都过的不宽裕,我希望,这些钱,能让大家过的更好一些。”

    三婶喊道:“我们家过的也不富裕,哪能和你大姑比?”

    穆虹想,刚才自己着急了,还是侄子想的周到,也就没说什么,心里却在默默盘算。

    穆东的大手一挥,说道:“我就不说废话了,分钱!”

    首先是穆爸,穆爸一开始给了穆东3万,现在是11万7千。

    穆爸摆摆手:“我不要,你小子自己收着吧,给你老子还分这么清楚干嘛。”

    穆东道:“爸,你先拿着,你要不拿,我这钱怎么往下分,你要是想给我,回家再给我嘛。”

    大家又笑起来,穆爸无奈,把钱抱了过来。

    其次是二叔。

    二叔和姐夫钟国栋第二次给的钱,穆东最后还是算到了股份里,一家人,还是要抱成团,不能算的那么小气。

    二叔两次投入了3.5万,现在分到了13万6千5百元。穆二叔接过钱,心里很感动,第二次塞给小东的钱,要是只算利息的话,可没有这么多。好像第二次穆东还给自己写了个条子呢,得赶紧还给他。

    接着是三叔,三叔投了5万,虽然投入的晚,穆东还给写了借据,但是现在也同样一碗水端平。三叔领到了19.5万元,三婶抱着这一堆钱,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幸亏自己当时拖着当家的去入股,要不哪有这么多钱分到手啊。

    接着是二姑,二姑投入了两万,分到了7万8千元。穆二姑家一直过得紧巴巴的,现在这些钱,加上谢东林的工资,也有了10万多,加上家里的积蓄,给谢东林找媳妇的钱,应该差不多了。

    然后是姐姐穆晓霞,一共投入了4万,分到了15万6千。加上两人好几个月的工资,20万的存款是妥妥的了。

    最后是穆大姑,穆东拿出银行卡,对穆虹和王绍强说:“大姑,姑父,这是你们原来给我的银行卡,现在里面是39万,你们一定要收下。”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穆虹一开始给了穆东10万。这娘俩的感情,果然不一般。

    穆虹叹了口气,接了过来,说道:“小东长大了。”接着眼圈一红,竟然落下泪来,她在心疼穆东。

    穆东慌了神,不知所措。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