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疯狂一下吧
    宿舍里,窗明几净,还装了空调。虽然是上下铺的架子床,但被褥都厚实干净。屋里有电视机,桌子上还摆着一副象棋。穆东指着一张床说:“这是苏大爷的铺位。”又指着旁边的床说:“这是我爸的铺位,晚上他们俩一块住,有时候他俩一起下象棋,我住在办公室。”

    苏大妈安心不少。

    穆东又带人去了伙房。屋子里亮亮堂堂,厨具案板干干净净。穆化峰家的正在准备晚饭,有鱼有肉,有鸡有蛋,蔬菜新鲜,配料齐全。煤气灶上还蒸着米饭,散发出阵阵清香。穆东介绍到:“我和我爸平时也都是在伙房吃饭,和苏大爷吃的都一样。”

    苏大妈觉得,比家里也差不了太多了。

    穆东不停的观察着苏大妈的神色,发现有些缓和,就接着说道:“大妈,我有个建议,苏大爷不想走的话,回家了也不开心,您看这样行不行,苏大爷正常在我这里上班,每周六周日休息,可以回家陪陪您。”

    苏大妈脸上一红:“我才不稀罕他陪呢。”

    苏大爷一撇嘴,心想,不稀罕正好。嘴上可是没敢说话。

    苏仁杰不敢再触老爸的霉头,加上他看了这里的条件也很满意,这比去年在饭店刷碗强多了,就开口说道:“妈,我看穆老板这里还行,要不,就让我爸再待几天……”

    苏大爷乐了,心说,这才是我儿子嘛,小时候没白疼你。

    连续两个台阶递过来,苏大妈也就趁势下来了,开口说道:“那也行,就这样吧。老头子,你在这里老老实实的,不能乱跑。”然后转向穆东道:“小穆啊,你大爷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穆东赶紧道:“大妈,您放心。”

    苏大妈接着对苏仁杰说道:“明天给你爸送点换洗衣裳来,看着外衣挺干净,里面不知道脏成什么样子呢。”

    穆东就心里直抽抽,我刚给买了换洗衣裳好吧。

    苏大妈和儿子终于走了,苏大爷和穆东都长出了一口气。

    苏大爷是高兴终于能留下来。

    穆东是高兴终于把苏大爷留下来。

    下午下班时,穆东把姐姐叫到办公室,悄悄问道:“姐,苏大爷分辨柳条的质量,你看出点窍门没有。”

    穆虹道:“倒是看出一些,苏大爷主要看柳条的干燥程度,有没有毛刺,和空心的情况。湿度大的柳条发软,这样的不要;有毛刺的是外地的沙柳,品种不好,这样的也不要,折断后芯子发空的是陈年的柳条,这样的也不要。”

    穆东就有些吃惊,说道:“姐,你挺厉害啊,偷学了这么多?”

    穆晓霞心里就一阵自豪,说道:“也不算偷学,我问过苏大爷几次,苏大爷见我感兴趣,就教教我。我这也是想着能多帮你一些。”

    穆东就感概,姐姐对自己,还和小时候一样,总想护着点。哪怕是收购柳条,也是想着学点东西,给自己解忧。

    本来穆东还担心,苏大爷周末不在的时候,收购柳条没人把关,现在看来,姐姐已经想到了前面,这样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当晚,穆东查看了一下柳条收购的账目,简单计算了一下,截至当天,已经累计收购了60万斤柳条。

    穆东打开楼道的灯,去三楼看了一下,三楼所有的教室,几乎都要填满了。哎,实在是体积大重量轻啊。

    刚开始储存柳条的时候,穆东还担心,这个楼房的承重能不能行。就让老爸找来一个专业的人来给看看。

    来人四下打量一阵,在一些位置用小锤子敲开水泥看了看,说道:“这个楼用料太实在了,别说是放柳条这么轻的东西,就是放粮食放化肥,都没问题啊。”

    穆东这才放心下来,从三楼开始存储柳条。

    没想到,这才60万斤,一层楼就满了啊。这样的话,满打满算,三层楼最多也就储存180万斤,这还得把宿舍和办公室都算进去。

    房子还是不够啊,穆东心里感叹道。

    穆东的计划,是存储到300万斤以上。一是手里的钱足够,二是300万斤听着热闹,其实也才1500吨而已。

    怎么办,穆东心里琢磨,建房?周期长,还要等着干燥,而柳条最怕潮湿,这条路行不通。

    去其他地方租房?要派人看护,要有人管理,安全还不敢保障,也不行。

    穆东又想到了用彩钢瓦建库房,这样建设速度快,还不用等着干燥,建好直接就能用。可是计算了一下成本,还是算了,成本太高了,建一个大库,存柳条赚的钱,也就基本花掉了,等于白忙乎。

    穆东一晚上也没想出办法来,第二天有点蔫蔫的。

    苏老头发现穆东没精打采的,就取笑他:“小东子,想媳妇了吧?”

    自从那天一着急喊了一声小东子,这个称呼算是苏老头专用的了。

    穆东就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大爷,有点为老不尊了吧?”

    苏老头就乐:“有啥心烦事,说来听听。”

    穆东想,闲着也是闲着,说出来心情好舒畅一些,就说了存柳条的地方不够用。

    苏老头心里就一愣,他觉得柳条已经收购的够多的了,一层楼都快放满了,这小子的意思,这一栋楼都要塞满?还嫌不够?

    苏老头已经从别的工人那里听说,穆老板几个月前开始囤沙子,赚了大钱,现在还有好多沙子没卖呢。

    苏老头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小子,存柳条,不是有什么说道吧?

    苏老头就道:“小东子,你要是告诉我为什么要存这么多柳条,我就告诉你怎么解决。”

    穆东惊喜道:“你有办法?”

    “有。”

    “去其他地方租房子?”

    “不是,就在这里。”

    “这里?”穆东道:“这里没房子了,三层楼塞满,也装不下多少。”

    苏老头不说话,盯着穆东看。

    苏老头动心了。本质上讲,苏老头也是一个生意人,如果有赚钱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自然也会牢牢抓住。

    穆东眨巴着眼睛,心里不停的转圈。估计穆老头是真有办法,但是自己敢冒这个险吗?

    最后,一咬牙,说道:“大爷,我要是给你说了,你能保证不告诉别人吗?”

    “可以。”苏老头慢悠悠的说道。

    “连苏大妈和您儿子都不告诉。”

    “可以。”

    好吧,豁出去了,穆东靠近了苏老头,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大爷,我觉得柳条要涨价。”

    苏老头乐了,笑骂道:“滚蛋,我还觉得柳条要降价呢。说重点的,理由?”

    好吧,穆东决定编一下:“大爷,我在大学有个朋友,是搞气象研究的。现在是博士了,春节的时候,他告诉我,我们这一带,今年会有非常剧烈的气候变化,不是大涝就是大旱。”

    苏老头道:“柳条不怕淹,倒是怕旱,你怎么知道就是大旱呢?万一是大涝呢?”

    穆东道:“大涝的话,我也不会赔钱,大旱的话,我就能赚钱,我也在赌。您可能也听说了,我运气一向不错。”

    穆东这些话,说的颇为圆满,两头占理。

    苏老头沉默了,年龄大了,就求稳,不想冒险。想了一下,最近几年柳条价格波动不大,这要是大涝的话,也赔不了太多,要不,拿出点钱试试,万一赌赢了呢。

    苏老头没意识到,他的思路已经被穆东带歪了。万一不旱不涝,柳条大丰收呢?主要是那个什么博士的头衔,把他唬住了。

    想了一会,苏老头说道:“小东子,我投资10万,和你一起干,怎么样?”

    穆东无所谓,现在10万块钱他不怎么当回事了,接话道:“行啊,不过提前说好喽,老爷子,赔了钱,我可不兜底。不如这样,你自己收购10万的货,单独存放,赔赚咱爷俩都不相干,怎么样?”

    苏老头就道:“这样倒是也行。”

    穆东道:“苏大爷,我的事可说完了,你的呢?”

    苏老头就哈哈笑道:“看你急的,听着哈,高搭底座,院内存放,覆盖篷布。”

    穆东就愣住了,这样也行啊?

    老头接着解释:“高搭底座,这样下面就可以防潮,覆盖篷布,可以防晒防雨。小东子,不知道吧,很多棉花加工厂,都是这样存放棉花包的,能堆放十几米高。”

    见穆东在沉思不语,苏老头又道:“其实你这里有一个好地方可以用起来,楼顶!”

    对啊,楼顶!楼顶是干燥的,直接存放,用篷布密封就行。并且这个楼的楼顶有高一米多的矮墙,覆盖起来,很方便的啊!直接把篷布下端固定在三楼的窗檐上就行。

    穆东兴奋起来,和苏老头一起探讨一些细节问题。慢慢形成了方案。

    楼顶用篷布整体覆盖,直接存放,篷布覆盖在楼顶矮墙的外侧,引导雨水下泄。

    篷布买加厚的帆布篷布,确保使用期间不会损坏漏雨。

    在教学楼南侧小操场,搭建几个大型的一米高的台子,用红砖直接层层平铺,不用水泥,确保干燥。红砖上面铺木板,木板上面铺塑料布,然后堆放柳条,覆盖篷布。

    好了,思路理顺了,穆东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他对苏老头说道:“老爷子,紧挨宿舍那间教室,划给你使用,随便你折腾。还有,一定注意保密。”说完转身跑了,他要去找老爸,计算一下需要多少红砖、木板和篷布。

    他不说苏老头也会保密。关系到自己挣钱的大事呢。摸了摸衣兜深处的银行卡,苏老头心想,又要做生意了啊。幸亏这张卡在自己身上,老伴应该不会想到查自己的帐吧?

    一会的功夫,穆东就和老爸合计好了数字。他让老爸去采购红砖,自己开车去了鲁ns区采购木板,塑料布和篷布。

    下午的时候,穆东就带着满满一车木板和篷布回来了,工人卸货的时候,还在纳闷,买这么多篷布,这是要做什么?

    第二天,操场上就搭起了5个一米高的台子。每个台子比楼道里的教室稍大一些。参考每间教室的存放量,穆东每个高台的设计存放量是10万斤。这样操场计划存放50万斤柳条。

    楼顶的整体面积大,穆东也计划存放50万斤,这样加上楼内的存放,基本能达到300万斤的存储量了。

    现在每天收购柳条的数量,大约是8万斤左右,基本上一天半的时间,就能堆满一个高台了。

    未来几天要在楼顶和操场露天作业,穆东上网查了一下后面几天的天气,都是晴天。穆东回忆了一下,最近一直没下雨,难道真像自己说的,是大旱?

    泉城,电信小区。几个早起锻炼的大妈,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10号楼二单元的一个美女。每天早早起来,打开楼下的车库,发动一辆崭新的还贴着临时牌照的汽车,坐在车上发呆。过一会儿慢慢把车从车库开出来,停在门前。又过一会,再慢慢倒回车库。一会又开出来,一会又倒进去……

    每天早上,折腾大半个小时。最后肯定是把车倒回车库,锁上门,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离开。

    有人无意中就发现,姑娘离开以后,在小区门口上了拥挤不堪的公交车。

    这不有病么!看见的大妈就腹诽不已。

    被人腹诽的自然是肖肖。她实在是太喜欢这辆车了。一开始就是早上去车上坐坐,后来就神是鬼差的开到车库门口。

    “穆东说的是不让我上路,在车库门口开开,不算上路的吧。”肖肖这样安慰自己。

    其实不只是早上,这样的情景,每天晚上也上演一遍,只是早起晨练的大妈们看不到而已。

    穆东如果看到这一幕,肯定哭笑不得,实在是不应该提前给肖肖买车,这也太搞笑了。

    穆东这会每天忙得团团转。露天存放这个事情,说起来简单,其实问题很多,光是柳条怎么能码放,就是个大问题。码放的不好,整个垛子就可能垮掉。另外还有篷布的覆盖,最后的绳索捆扎加固,每个问题都需要全力解决。

    好在有苏老头这样的行家现场指导,所以虽然磕磕绊绊,但是一周以后,五个高大的柳条垛子,还是顺利的堆放完成了。

    期间虽然苏大爷周末休息了两天,但是工人干顺手了,最后的两个垛子,堆放的十分顺利。

    望着被墨绿色篷布覆盖着密不透风的柳条垛子,穆东感觉舒畅了许多,身体的劳累也一扫而空了。

    剩下的就是楼顶了,因为有一圈矮墙,无论是码放还是捆扎篷布,都变得简单多了。

    看看日期,已经2月23号了。上周五镇上周主任打来电话,说土地可以过户了,正好今天周一,去办一下吧。

    周主任很热情,俩人一起去了区国土资源局,很快就办好了过户。

    下午,穆东给老爸和姐姐交代了一下,让他们处理好楼顶的堆放工作,5点钟,开车去了泉城。

    穆东进了电信小区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远远的,他就看到肖肖的车停在车库门口。他心里一惊,招贼了?

    又往前一点的时候,发现车慢慢的又倒进了车库。等走到跟前,看见车又开出来了,开车的真是肖肖。

    穆东心里先是苦笑不得,接着就又有些愧疚。

    苦笑不得是因为肖肖的举动太搞笑了,也太有创意了。

    愧疚是因为自己陪肖肖太少了,才让她如此寂寞。

    肖肖远远的看见过来一辆车,车灯太亮,她也看不清车型,以为是小区的其他住户,也就没在意,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等那辆车停下,熄了灯,她才蓦然发现,是穆东的车!

    穆东回来了!

    呀!肖肖红了脸,他一定看见自己刚才的样子了。

    肖肖坐在车上,凌乱了……

    穆东走过来,打开车门,轻轻抱着肖肖,轻声道:“走,媳妇,我陪你去兜风。”

    肖肖茫然的点点头,就要下车,想去副驾驶。

    穆东按抓她,说道:“媳妇,你来开。”

    疯狂一下吧,有什么了不起。

    肖肖愣住了,指着自己,问道:“我?我来开?”

    “是的,媳妇,你来开。”穆东沉声道。

    肖肖兴奋起来,搂着穆东的脖子,献上香吻,接着熟练的发动着车子,催着穆东上车。

    车子轻灵的游动了出去,顺畅的汇入夜色中亮丽的车流之中。肖肖忘却了寒冷,打开了车窗。风涌进来,肆意的搅动肖肖的发丝,飞舞出凌乱的轨迹。音乐响起,肖肖轻轻哼着,慢慢跟着大声唱起来。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

    灿烂的星光,永恒的徜徉

    一路的方向,照耀我心上

    辽远的边疆,随我,去远方……

    穆东被肖肖感染,也随着她大声唱起来。

    2月的寒风里,两人开着车窗,疯子一样,在城市里游荡,一直到很晚。

    到了最后,穆东实在坚持不住了。不是冻的,是饿的。

    下午五点动身,本来打算给肖肖一个惊喜,到了之后再吃饭。结果到了之后,陪着肖肖一起出来发疯。

    晚上11点,俩人终于赶到永和豆浆。看着穆东狼吞虎咽的样子。肖肖很感动,也有些自责。

    吃饱喝足,回家继续疯狂吧,这注定是一个疯狂的夜晚。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