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苏大妈来了
    穆东决定再烧两把火。

    他笑着对小刘说道:“兄弟,我上次看完车后,找朋友打听了消息,我给的价格,刚刚好。朋友介绍了另一家4s店,我本来打算过两天去另一家店提车的,正好你打电话,我们就过来看看,价格一样的话,就从你们家提车。他们家的礼包都和你们家的一样,厂家统一配的吧?”

    顿了顿,穆东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上,继续说道:“这张卡里有足够的钱可以买这辆车,可以的话,我马上刷卡,不行的话,我马上就走了。”

    小刘是真信了,觉得穆东确实可能离他而去,奔向另一个店面。他急匆匆的说:“我再去问问。”就赶紧走了。

    接着很快就回来了,说道:“穆哥,领导答应了,14万,送礼包,不过领导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需要在我们店里买两年的保险,您看?”

    领导也是无奈了,能刮一点是一点吧,保险多少还能有些提成。

    穆东道:“没问题,反正保险都要买,成交!你们店里协助挂牌的吧,我现在马上选车,下午就带我们办手续,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小刘赶紧去安排。

    交钱提车。颜色选了黑色,肖肖非要和穆东的车同样颜色。

    接着交购置税,买了保险,领了临时牌照,申请了号牌。即使有4s店里的人带着,几个人也还是忙得不可开交。午饭都是在4s店随便吃了一口,工作餐,盒饭。

    好在车管所在汽车城有服务大厅,所有的业务都能现场办理。

    终于在下班前,办完了所有的手续,贴膜也弄好了,就等着下周来车管所大厅领汽车牌照就行。

    也幸亏是4s店里销量低,所有人都不忙,否则这些事情是很难在一下午完成的,怎么也要两三天。

    要回家了,犯了难,两个人两辆车,可是肖肖没有驾照的啊。

    小刘问明情况,毛遂自荐,帮忙开着朗逸,两辆车一前一后进了电信小区,停在楼下。

    穆东赶紧下车,掏出一百块钱,塞到小刘手里,说道:“兄弟,别嫌少,拿着打车回去。真的太谢谢你了。”

    小刘推辞几下,最终还是收下,道谢离去。

    穆东接着把肖肖的车停在了车库里。

    车长4.6米的朗逸,放在狭小的车库里,看起来显得更大了许多。肖肖看着车库灯光下黑亮的朗逸,感觉像做梦似的。自己连驾照都没有,名下就都有了一辆这么大的车?

    两人在附近找了地方吃晚饭,家里可是什么菜都没有。吃完饭,俩人开上新车,去超市采购。明天穆东就要回鲁南,需要给肖肖补充一些储备。

    采购回来,填满冰箱。早就柔情似水的肖肖,主动扑向穆东……

    刹那间,春光溢满了屋子……

    许久,云收雨歇。

    肖肖蜷缩在穆东怀里,弱弱的问道:“老公,我们出去兜风好不好?”

    穆东疑惑道:“现在?”

    肖肖睁着大眼,点了点头,说道:“你明天就回去了,我又没驾照……”

    穆东觉得自己低估了肖肖对驾驶的热爱,于是起床穿衣。

    “走吧,媳妇。”

    肖肖高兴的跳起来,也赶紧穿上衣服。

    穆东驾车,上了高架桥,在都市流光溢彩的道路上穿行。肖肖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位上,浏览着车窗外的夜景,今天的景色,格外的美丽。

    下了高架桥,穆东去了鲁东省体育场。体育场内有一圈宽阔的道路,在夜色中更显得十分静谧。

    穆东下车,和肖肖交换了座位。肖肖熟练的操纵着自己的爱车,开心的在这条道路上一圈一圈的奔走,不知疲倦……

    直到深夜,俩人才回家休息。

    肖肖甜甜的笑着,抱着穆东的胳膊,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穆东起床做饭,等肖肖起来,俩人一起吃早饭。

    吃完早饭,收拾完毕,穆东把肖肖拉到沙发坐下,郑重的说:“媳妇,车放在车库了,我提一个要求,你一定要答应。”

    肖肖道:“我答应你,你说。”

    穆东:“你的驾驶证,要下个月的月初才能下来。在这期间,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绝对不能开车上路,能答应吗?”

    肖肖也郑重说道:“我答应你,老公。”

    穆东放心下来,肖肖答应的事情,就不会反悔。

    俩人轻轻拥抱一下,一起出门。下楼的时候,穆东提上了那两瓶茅台。

    穆东开着奥迪送肖肖去上班,今天学校开学了。

    在学校门口放下肖肖,俩人依依不舍不舍的告别。然后穆东直接开车上高速,回了老家。

    穆东回到小学校的时候,门口的路已经全部修好了。垫了煤渣和沙子的道路,笔直平整,奥迪上平稳的通过,轮胎发出沙沙的轻响。穆东对谭家明的工作很满意。

    院里有一些客户来卖柳条,苏大爷和穆晓霞正在忙着过称付款,几个工人在旁边帮着卸车入库。看到穆东回来,大家纷纷打招呼。

    穆东问了一下姐姐,这两天,每天的收购量大约在七万到八万斤。手机早就不够了,又补了一次货。

    现在是手机送的多,电饭锅送的少。很多人都想尽办法凑足一千斤,只为了这一部手机。

    穆东决定,手机一直送下去,直到收购结束,一定要赶在柳条减产的预兆前,尽量多收购一些柳条。

    所谓的只有50部手机,只是为了前期为了打开局面,制造的紧张空气而已。

    现在穆东给出的价格,每斤比市面价格多一毛钱,加上送手机的和电饭锅的费用,每斤又增加了大约一毛五分钱。

    这样穆东整体的手工成本,比市面高了大约两毛五分钱。

    好处是,就在自家院子里收购,直接就入库,没有运输成本和额外的人力成本。所以穆东觉得,每斤多出来的这两毛五,很值得。

    楼房里都清理干净了,一楼的粉刷和装修也都完工。

    按照穆东的吩咐,堆场办公室的办公桌椅已经全部搬到了现在的办公室,堆场的固定电话也移机过来。办公室内侧仍然布置了一张床,供穆东休息时用,不过穆爸做主,新买了一张大床。

    宿舍也拾掇好了,新装了电视机。从堆场搬来几张双层床,收拾的干干净净。苏大爷已经住进了新布置好的宿舍里。现在苏大爷吃住都在学校里了,穆爸陪着他,也住到了宿舍里。

    堆场办公室和休息室的空调,移到了这里的办公室和宿舍,保留了堆场宿舍的空调。

    楼面外墙已经全部粉刷完了。现在整栋小楼,就像获得了新生,干净亮丽。

    现在就剩下围墙还在修建,估计也用不了几天了。

    穆东想起了两件事,事关安全。

    一是需要安装监控,这个需要等到围墙修好以后,有些摄像头,需要固定在围墙上。不过现在可以定好设备,后期让工人来安装就行。穆东想起上次给堆场安装监控的公司,马上给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来看现场,商量监控分布方案。

    二就是消防设施。柳条是易燃品,需要格外小心才行,否则,装满了柳条的小楼,就会变成一个大大的火把。镇上有消防队,可以就近利用。穆东需要做的,一是防范,二是消灭初期火情。

    防范的话,就是禁烟。

    处理初期火情,需要采购一些干粉灭火器。

    想到就行动,这是穆老板一贯的风格。

    当天下午,和技术人员商量完监控分布情况之后,穆东开车去了县城,找到一家大型的消防器材店面。一番咨询砍价之后,消防器材店派了一辆小货车,装了一车干粉灭火器,和穆东一起,送到了学校。

    穆东给每个教室配备了两个10公斤手提贮压式干粉灭火器,前后门各一个。同时每个楼层配备一台100公斤推车式干粉灭火器。同时,额外准备一些备用的灭火器。

    仅此一项,穆东花出去一万多元。

    有备无患,穆东希望,这些灭火器,永远的不要用到才好。

    当天傍晚下班前,穆东给所有小学校的工人开了会,宣布了禁烟令。

    所有人员,第一次发现院内吸烟,罚款100元。第二次发现,直接辞退。

    很多工人都是跟了穆老板一段时间的,知道穆老板虽然宽厚,但绝对说一不二。加上都知道柳条易燃的特性,所以都表示没有问题。

    苏大爷看到穆东采购灭火器和宣布禁烟令,觉得穆东考虑的周到,是个干事的。自己本来就是想出来散散心,干几天算几天,现在细琢磨一下,小穆确实不错,要不,再坚持一段时间?

    苏大爷给老伴和儿子说,自己出去旅游了,然后每天给家里打个电话,打完就关机,也不知道能瞒多久。

    晚上,穆东专门回家,把两瓶茅台交给老爸。穆爸一看瓶子上的标签,知道有年头,连忙仔细收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穆东在堆场和学校之间两头跑,一头是赚钱,一头是花钱,都不能掉以轻心。

    学校的收购,一直都很稳定,现在周围的乡镇都知道谭庄镇新建了一个柳编厂,高价收购柳条,还送手机,每天上门的客户络绎不绝。慢慢的,其他县的商贩,也上门来销售柳条了。

    穆晓霞就有些忙不过来,于是穆东把谢东林调过来,加上几个工人,协助穆晓霞收购。

    苏大爷看柳条,把关质量,谢东林带人过称、入库,穆晓霞付款。这个流程流畅了,收购顺利了许多。

    堆场这边,穆东发现,这几天来装车的外地车辆,增加的非常明显。穆老板开车去打听了一番,果然,又涨价了。

    市区周围的沙场,对外地车辆装车的价格,已经达到了62元每立方。

    穆东考虑了一下,决定自己堆场出货的价格调整为55元每立方。他需要保持一定的价格优势,来维持现在的销售局面。

    2月14日,情人节,穆东中午匆匆赶往泉城,第二天一早就立刻赶回来。穆东实在是太忙了,连礼物都没来得及给肖肖准备。俩人在家里吃了一顿肖肖精心准备的晚餐,然后开着肖肖的车,夜游泉城,再次去体育场,让肖肖过一把开车的瘾。

    2月15日,穆家堆场公布了新的价格,55元每立方,虽然涨了5元,但是客户依旧没减少,穆家堆场依然一片忙碌。当天实现了销售沙子3000立方米,收入16.5万元。

    2月16日,周六,学校的所有修建工作,全部完成。电动大门也已经安装调试完毕。穆东通知了安装监控的人员,请他们来实施安装。

    穆东这次在监控上的的投入比较大。学校不像堆场,堆场地处河滩,四周空无人烟,三五个个摄像头就行。

    学校的情况比较复杂,四周都是居民,又靠着大路,存放的又是易燃品,所以需要的摄像头比较多。

    大门口安了一个全方位的球机,围墙的四个角分别安装了一个枪机,楼房的顶部四个角也装了枪机,楼内门厅和办公室装了室内球机,二层和三层楼道装了枪机。大大小小,一共装了十几个摄像头,加上设置在办公室的主机和显示器,穆老板破费了三万大洋。

    穆老板终于松了一口气。从开始采购柳条那天,穆老板就担心安全的问题,现在完备的监控系统和消防器材,终于可以让穆老板有些放心了。

    当天下午,学校里来了一辆轿车。车里走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老太太。穆东正疑惑间,就见苏大爷快步迎上去,嘴里说道:“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来人是苏大爷的老伴和儿子。

    苏大爷离家后,说是去旅游了。家里人一开始没当回事,以前他也总往外跑,两三天就回来了。

    这是的时间有点长,一周后都没回来。

    苏大爷倒是每天都往家里打电话,敷衍几句就挂了。家里人再拨回去,一直提示关机。家里人就紧张起来,第二天苏大爷再打电话回去,家里人就一个劲的追问,可老头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家里人就琢磨,难道被人绑架了?不对啊,也没人来要赎金什么的啊?去派出所报案,警察根本不给立案,每天都打电话,算什么失踪?正事都忙不过来呢。

    没办法,家里人就四处打听,在苏大爷的朋友圈里使劲扒拉一气,结果还真扒拉到一个知道的。

    “老苏在谭庄镇一个厂子收柳条啊,看着挺好的啊。”

    这人是苏老头以前贩卖柳条时的熟人,前几天正好来学校卖过柳条,俩人还一起回顾了一下以前的光辉岁月,所以印象颇深。

    拿到地址,苏大妈带着儿子就杀过来了。

    “你个死老头子,你气死我了,你瞎跑什么?在家里谁要吃你啊……”苏大妈上来就是一阵数落。

    苏大爷没脾气了,这事确实做的不地道,理亏。他搓着手,咧着嘴,说道:“我在这里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我不是每天都打电话了嘛”

    老太太仔细看了看,也是,老头精神很好,面色红润,衣着干净,比窝在家里天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样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苏大爷的儿子就说到:“爸,你给我们说清楚不就行了,你不知道,我妈多担心你。”

    对老伴没脾气,对儿子脾气却大得很,苏大爷眉毛一竖眼一瞪:“说清楚个屁,能说清楚吗,你们根本不让我出来,天天看贼一样看着我,我能跑哪儿去?我给你说,小毛蛋,我这回就在这上班了,哪儿也不去。你带着你妈赶紧回去吧。”

    苏大爷的儿子叫苏仁杰,小名毛蛋。苏大爷一急眼,连小名都叫出来了。听老爸当众这么一叫,苏仁杰脸上颇为尴尬。

    老伴不乐意了:“你冲儿子喊什么喊,有本事冲我喊啊……”

    苏大爷赶紧收起狗脸,一个劲赔笑:“我在这挺好的,是真不想回去……”

    这个乱啊,一地的鸡毛。

    穆东不能继续看下去了啊,赶紧上前:“大妈,苏大哥,咱别在这站着了,去办公室,喝点茶,暖和暖和……”

    一行人进了办公室,穆东泡上茶,给每人端了一杯。开口道:“大妈,苏大哥,这个事,其实怪我,我厂里刚开业,需要找个懂行的掌掌眼,就求到了苏大爷这儿。让你们家里着急,是我的不对。”

    停顿了一下,让大家喝茶,穆东接着说道:“这几天,苏大爷在我这里,帮我做了很多事,我很感激,你们要是带他走,我绝不拦着。你们要是放心,让苏大爷继续留下来帮我,我会好好照顾大爷的。”

    苏大爷先不干了:“小东子,你可不能掉链子,我可不走,你不要我了,我也赖在这里不走。”

    苏大妈见到老伴平安无事的时候,气就消了一半,现在听穆东这么一说,也平静下来。老伴在家里什么样,在这里什么样,稍一琢磨就能明白,老伴是真喜欢上这里了。

    想到这里,苏大妈就说:“你留在这里,住哪儿?怎么吃饭?”

    穆东一看,有门啊,就赶紧说:“大妈,我带你去宿舍看看。”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