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买个大院子
    大哥叫李迎春,听起来像女人的名字。倒不是上门后改姓,是原本就姓李。四十多岁,中等身材,有点胖,性格稳重,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穆东赶紧喊声,大哥,接着递烟点火,俩人就在院子里抽烟说话。

    中午的饭桌上,穆东向岳父岳母和大哥说了打算五一结婚的事情,大家都表示同意。就这一个小女儿还没出嫁了,忙完她的喜事,老两口这辈子的儿女债,算是还完了。

    大哥对穆东也很满意,小伙子长得帅,待人客气,现在又这么能干。小妹好眼光,多年前就看中了妹夫。

    饭后,穆东和肖肖一起离开了。

    临走前,李妈悄悄的问肖肖:“你还跟着小穆去他家啊?”

    肖肖有些脸红,嘴上说道:“妈,穆东在教我开车,你忘啦年前那次是我开车回来的。穆东说等我学会了,就给我买一辆。”

    “真的啊?”李妈有些意外:“去吧去吧,好好学。”

    肖肖就撇撇嘴,心里腹诽,一辆车就把自己女儿推出去啦。

    李家人看着肖肖坐在驾驶座,慢慢的把车开走,心里都一阵欣喜。李妈适时说出了买车的事,欣喜变成惊喜了。

    俩人先回家,穆东给穆爸穆妈说了已经领证的事情,并且把红红的结婚证拿出来给穆爸穆妈看了看。穆爸穆妈都很高兴,穆妈更是眼泪差点流出来。

    接着回到堆场,穆东让肖肖自己去练车,他四处看了看,回到办公室。

    堆场开业已经三天了,零零星星有司机来装车。春节前很多司机从穆老板这里得到了一箱酒,这次回来的时候,就从南方带了一些土特产,说是让穆老板尝尝,穆老板感叹,都说世风日下,其实人心还是可以换到人心的。

    穆老板也吃不了这些东西,除了留下一些自用,其他的也就分给了亲戚和工人。于是,喜悦和感动就顺着传递了下去。

    正月初九的傍晚,穆东看了一下数字,年后开业到现在,累计销售了25车沙,700立方米,销售金额3.5万元。

    穆老板就琢磨,都说“三六九,往外走”,估计从明天开始,堆场里的销售会逐渐升温,到正月十六以后,能恢复正常。三月初,随着气温升高,北方解冻,全国的各种建设项目都能正常运转,那时候销售能达到顶峰,价格应该会再次提升。

    现在手头已经有些资金,可以考虑运作存储柳条的事情了。

    柳条存储,不像沙子这么简单,沙子随地堆放就行,柳条要放在室内,并且要防潮,还要防火,这就需要一个专门的仓库。

    仓库怎么解决呢?穆东想。

    两个办法,要么租用,要么自建。自建的话,太费劲,还是租用吧。

    穆东就给三叔和穆化峰打了电话,让他们来堆场喝酒,想从他们那里问问附近乡镇有没有仓库出租。

    想了想,又给大姑打了个电话,让她在县城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仓库。

    晚上,穆三叔和穆化峰来到了堆场,加上钟国栋,穆大国几个人,一起喝酒聊天。肖肖陪着吃了一会,有些受不了烟味,穆东就让她开着车回家休息了。

    接着穆东说了想租仓库的事,也说了想买些柳条。至于为什么要买柳条,穆东说了,泉城的大老板,想贩卖到外地。

    得,地球人都知道,穆东背后还有一个大老板。

    穆化峰还真想到一个合适的地方,镇上的旧小学。

    谭庄镇的旧小学,修建于1993年,占地大约六七亩。当时这座三层楼的校舍,是镇上最好的建筑。那会儿像穆东一样在村小学的瓦房里上学的孩子,最盼望每年六一儿童节去镇上小学看文艺汇演,这样就能看到漂亮的教学楼了。

    十几年以来,随着农村学龄儿童的减少,教育部门撤并了一些农村小学,并且兴建了一种叫做“农村九年一体制的”学校,就是中学和小学都在一起。去年9月份的时候,镇小学和镇中学一起,搬到了最新建成的校园,于是镇上的旧小学就闲置了。

    镇小学闲置后,对外公开销售。普通村民买不起这么大的地方,企业什么的又看不中乡镇的环境,并且,校舍的附近的交通不好,只有一条土路,所以一直就没卖出去。

    去年11月份的时候,几个乡镇划归了开发区,土地一下子变成了国有土地。结果这个校舍更卖不出去,因为啥,涨价了!

    原本六七亩地的地价,加上一个十几年的小楼,叫价100万,划归开发区以后,直接涨到了150万。

    倒是有几个市里的老板来看过,看了看学校周围密密麻麻的民房和门前糟糕的土路,皱皱眉头走了。这破地方,污染的生意不能做,周围老百姓肯定不愿意。有规模的生意也不能做,地方太小。

    于是这个校舍就成了鸡肋。

    春节前的一段时间,镇上财政吃紧,放出风来,130万,谁要是联系卖掉了,奖励两万,也还是没有卖掉。穆化峰就是那时候知道这个校舍的,作为村主任,接到了镇上协助卖楼的通知。

    眼见卖不出去,于是春节以后,镇上就又放风出来,可以出租,一年5万。没办法了,苍蝇也是肉,镇上财政吃紧,弄一点是一点吧。

    穆东对学校很有印象,那是小时候的梦想之地啊,就说明天去看看。只要楼房坚固,就打算租下来。

    第二天上午,穆东开车带着肖肖和穆化峰,一起去了镇上,穆化峰联系了镇上负责租房的工作人员,一起去了以前的镇小学。

    远远的看见教学楼,穆东就止不住一阵叹气。小时候高大的楼房,现在看上去如此的低矮、落寞。校门口的土路,高低不平,奥迪车不时拖了底盘,嗤嗤的响。这条土路,距离最近的柏油路有大约1000米,结果这段路,奥迪车走了大约10分钟,完全是一点一点蹭过去的。

    进了校门,小时候印象中的传达室还在,高大的法桐也还在,只是树叶落尽,满地萧索,一声冷风吹来,枝杈呜呜的想。

    走近楼前,楼房并不大,每层有六间教室。楼房是钢筋混凝土结构,主体结构非常好,外墙的水泥,没有一丝脱落,一直到去年,还在正常使用。九十年代建造的楼房,质量还是很好的。

    走进楼道里面,状况就变得惨不忍睹了。

    大部分的玻璃都坏了,满地都是玻璃渣和灰尘,甚至有几个房间的门窗,都被撬走了。

    再往里走,楼道深处,传来刺鼻的骚臭味,竟然有尿渍和大便!

    肖肖受不了了,跑了出去。

    穆东捏着鼻子,顺着楼梯走到三楼,看着不远处高高的高压电线塔架发呆。

    就这样的卖相,怎么可能卖得出去?怎么可能租的出去?

    再过几年,说不定还能卖出去,最起码门前这条路修好才行。

    咦,门前这条路……

    穆东又看了一下不远处的的高压电塔架,不对啊,塔架后面的这条路,在另一段时空的记忆里,是修好的啊!

    穆东心头狂跳起来,自己忽略了。刚穿越回来时。在泉城大街小巷去比对记忆,寻找机会,可是怎么就没想到老家这里的机会呢。

    穆东迅速思考起来,门前这条路,后来肯定是修了柏油路,并且往两侧延伸了,西侧一直延伸到西河的河坝,东侧一直延伸到东河的河坝,并且中间正好穿过穆村。

    另一段时空里,穆东买了车之后,有一年春节回来,就是走的这条路。只是现在想不起来,当时这个学校变成了什么样,也想不起来,这条路是哪年修好的。

    穆东抑制住内心的狂跳,立马决定,不租了,买下来。

    不论是升值以后卖掉,还是留着自用,这个地方,都有巨大的潜力。

    心里高兴,脸上还是要装一下,穆东皱着眉头从楼上下来,给穆化峰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一人递了一根烟,开口说道:“周主任,这房子实在不怎么样啊。”

    周主任是镇政府的办公室主任,是这个校舍交易的全权负责人。镇长说了,只要地方卖了,给介绍人两万,给他一万。

    周主任也知道房子不咋地,叹了口气说道:“镇上也没安排人看护,确实乱一些,不过稍微拾掇一下,还是能用的。”

    穆东道:“是能将就着用,不过拾掇起来太麻烦了,我费心费力拾掇出来,租个一年半载,后面别人再租的话,可就占大便宜了。不如这样,周主任,便宜一点,我买了,我用完了,自己往外租,也能多少挣点。”

    听说要买,几个人都吃惊的看着穆东。

    肖肖是觉得奇怪,这地方太脏了,买下来干什么啊?

    周主任和穆化峰是激动的,买?真的?那我不是能赚两万(一万)块钱?

    穆东看见大家吃惊的看着他,吸了口烟,故作深沉的说道:“周主任,不瞒您说,我是在穆村上的小学,那时候最羡慕镇上小学的孩子,可以在大楼里上课。在小孩子的眼里,这就是一处宫殿。还有,你看,这几棵法国梧桐,我小时候就很喜欢,幸好现在还在。”

    穆东顿了顿,吸了口烟,继续说道:“现在看到以前的宫殿变成这个样子,说实话,我很难过。我想买下来,好好休整一下,让它变成以前的样子。不过我的钱不多,现在的价格,我实在是承受不了,您看,能不能请示一下领导,适当优惠一些?”

    穆东说着说着,把自己都感动了,眼圈红红的,几欲落泪。心里不由强烈的鄙视了自己一番。

    其他的几个人,是真的被感动了。原来这里面有儿时的梦想啊!太伟大了!

    周主任就说:“穆老板你放心,我们现在一起回去,我马上向镇长汇报!”

    于是一行人又去了镇政府。

    周主任把几个人安顿在会客室,立刻去了镇长办公室,声情并茂的讲了刚才的事情。

    镇长姓胡,五十多岁。胡镇长也觉得有些感动,但是心底还存着一丝疑虑,决定亲自会会穆老板。

    见到穆老板第一眼,胡镇长就有些信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是有情怀有梦想的年纪,这话,从小伙子嘴里说出来,八成是真的。要是穆东再大上十几岁,胡镇长是不会相信这份情怀的。

    胡镇长就笑着招呼穆东:“是穆老板吧?”接着伸出手去。

    穆东赶紧上前,双手握住,说道:“胡镇长好,您是长辈,叫我小穆就行。”

    胡镇长就又信了一分,这谦虚劲,是年轻人的做派。于是胡镇长也不再废话,直奔主题。

    “刚才周主任都给我说了,我们现在的报价是130万,穆老板的意思是……”

    穆东就道:“胡镇长,我的实力弱一些,只有大约100万资金。”不说自己想多少钱买,只说自己有多少钱。

    胡镇长道:“100万的价格也确实对外公布过,那是没划开发区之前,现在要按照这个价格,确实太低了啊……”

    穆东就沉默,不说话。

    胡镇长沉吟片刻,心想,算了,好不容易来个有情怀的,别再吓跑了。

    “算了,镇上也体谅小穆这份感情,这样吧,我们也俗气一下,108万,行的话。现在就能签合同。下午就能办手续。”

    穆东也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多出来的这8万,是镇上的脸面。于是高兴的说道:“我没问题,谢谢胡镇长。”

    这回是真高兴,不是装的。

    胡镇长接着对周主任和穆化峰说道:“镇上支持小穆,你们俩也支持一下,奖金减半,没问题吧?”

    俩人忙不迭的点头,“没问题没问题。”

    敢有问题吗,就是说不给了,又能怎么样,一半,已经不少了。

    胡镇长接着道:“那就让周主任陪你们办手续,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起身离开。

    周主任忙着去准备合同,穆东赶紧跟了出去,在走廊上悄悄对周主任说:“周主任,您多费心,不会让您受损失的。”

    周主任满意的看了穆东一眼,快步离开了。

    很快就合同打印出来,双方签了合同,镇政府盖了章。然后穆东去银行给镇政府的账号转了帐。接着双方立刻动身去了区里的国土资源局,提交了土地过户资料。

    顺利的话,再过15天,完成网上公告,就能正式办理过户,拿到土地证了。

    一切忙完,已经中午了,穆东在区里请大家一起吃了午饭。期间,穆东悄悄把一个红包塞给周主任,里面是一万元。

    穆东知道穆化峰的奖金是两万元,以为周主任的也是这个标准,镇长砍去一半,自己自然补上一半。如果知道周主任的奖金本来只有一万,穆老板估计又要郁闷一小会。

    周主任完全是意外之喜,这钱拿的,太舒心了啊有木有。

    下午回到家,穆东把家里人召集到一起,先说了买了镇上小学旧校舍的事情。然后顾不上众人目瞪口呆,迅速安排了几件事情。

    一,谭家明负责修学校门前到柏油路的之间的土路,用履带拖拉机推平、压实,然后采购几车煤渣,铺上以后再次压实,最后再撒上一层沙,这条路一定要修的宽阔平整。所需资金找穆晓霞申请。

    二,穆爸和二叔,立刻招一批工人,打扫院子,打扫楼房,修补门窗,安装玻璃,粉刷室内墙面,检修电器电路。采购自己找穆晓霞申请。

    三,联系专业的外墙粉刷公司,粉刷楼体外墙。新主人了,要有新气象。

    四,以上几项工作,除外墙粉刷外,一周以内必须完成。

    穆老板安排完,各人领命而去。

    肖肖有些发呆的看着穆东。今天所有的事情,她都看到了。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一直体贴入微的小男人,竟然已经成长为这么雷厉风行,一言九鼎的人物。看到那些包括穆爸在内的工人快速领命而去的样子,肖肖觉得,穆东太帅了啊!

    原本是要租房的,结果买了院子,好吧,那就大干一场吧。

    场地有了,穆东计划直接注册一个工艺品公司,这样收购柳条的时候,理由更充分,买来自用的嘛,谁也不能说什么。

    注册的事不急,等土地证下来再说。

    其次就是,柳条的采购。柳条没有专业的交易市场,主要是在农户间和小商贩间换手,其次就是农村逢大集的时候,几个乡镇会有小块的交易区域。所以,只能在两个方面下功夫。一是去集市上现场采购,二是让商贩和农户,主动送上门。最后穆东放弃了集市采购,这样太费人力,改为去集市宣传,等着商贩和农户上门。

    资金没问题,场地没问题,收购方式也确定了,那就尽快开工。

    穆东再次找到老爸,要求三天以内,楼房的一楼必须优先清理出来,可以暂时不粉刷,他有急用。

    然后,穆东就去了镇上的文印社,现场监督着,设计了一份色彩艳丽的宣传单,约定了第二天来取货。

    晚上,犯了花痴的肖肖,终于住在了穆东的房间里,反正两人已经领证了,谁爱说谁说去。

    俩人度过了一个幸福的夜晚。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