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快速卖完
    穆东不知道有些沙场老板在编排自己,即使知道了他也顾不上。

    他有一种争分夺秒的感觉。现在堆场是每天天不亮就开工,很晚才收工,两个夜班的传送带班组晚上还连轴转,歇人不歇机器。

    七号令公布次日,11月27号,新堆场卸沙1100车;

    11月28日,1160车;

    ……

    几天以后,那些沙场老板们就发现,好像不对劲啊。

    以前市里下禁止抽沙的文件,也就是电视上说说,报纸上登一下,然后村干部通知一下:这几天船别下河,都老实几天吧,别惹事。

    然后大家三五天不下河,等听说已经检查完了,也就没事了。

    这次好像也差不多,通知的时候,村干部确实来了。

    但是村干部完全沦落为路人甲,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县公安局、县工商局、镇政府的人,浩浩荡荡十几个。

    程序也搞得很正规,宣读文件,说明情况,讲明利害,弄得人心惶惶的。关键是,全程有人跟着录像。沙场墙角旮旯都录了像。

    看来,这是要来真的啊。

    这时候已经是12月2号了。几个机灵的沙场老板,就琢磨点味道出来,找了各种借口,不再给穆家新堆场送沙。

    结果,12月2日,穆家新堆场卸沙900车。

    当晚,穆东告诉穆大国,明天起,暂停老堆场售沙业务。

    12月3日,穆家新堆场进场卸沙700车。

    12月4日,400车。

    12月5日,听说市区河道清理抽沙船,出动了武警,当场查封了几艘抽沙船,并用气焊切割销毁,还抓了几个人。结果,当天,穆家新堆场只卸沙200车。

    12月6号,穆家新堆场,一辆进场卸沙的车也看不到了。

    于是穆老板宣布,检修设备,清理场地,晚上聚餐。

    聚餐地点,还是选在老堆场,这里房子大。

    所有工人加在一起,一共37个人,穆东又打电话请来了穆化峰和穆三叔,39个人,摆了四桌。全部摆在中间的大休息室,很拥挤,但气氛很热烈。

    喝酒前,穆东说了四件事。

    一,囤沙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政府封了河道,接下来沙子的价格应该会上涨,两个堆场,全部封场休息。

    二,留下几个必要的留守人员,其余人员全部放假15天,放假期间,工资减半发放。

    三,半月后,请大家按时到岗,我们以后还有的忙。

    四,大家吃好喝好。

    气氛更热烈了,放假15天,还有钱拿?要知道,大家都是临时工,还有这样的待遇?

    结果,为了表示对穆老板的崇敬之情,众人又把穆老板灌醉了……

    穆老板第二天上午很晚才醒,没有机器的轰鸣声,睡得简直太舒服了。

    穆东安排穆大国、谢东林、苏鹏、穆二叔四个人留守老堆场。钟国栋,穆爸,谭家明三人留守新堆场。伙食由穆妈二婶和穆晓霞负责。

    苏鹏有些过意不去,自己不干活,还在这里拿工资,还是高工资,就向穆东请假。

    穆东道:“兄弟,你要是家里有事,就回去几天,工资给你全额照发,要是没事,就在这里帮我。”

    苏鹏很感动,最后决定回家看看,三五天就回来。

    穆东算了一下新堆场的账目,一共进场卸沙19000车,账目计算有114000立方米,实际应该有123000立方米。新堆场现在还有大片的空地,可以再存放20000到30000立方米。

    再给我三五天的时间,我就能把新堆场填满了啊,穆东心想。

    转而又想,已经不错了,太贪心了……

    接着,穆东又和姐姐穆晓霞盘点了一下资金,减去还需要支付的最后一周的沙子款项,现在账面余额只有63000元。并且,这还没减去11月份和现在需要支付的工人工资。

    穆东就直嘬牙花子。刚才还贪心想把堆场填满,现在才知道,已经没钱了啊,这要是再进上几千车,拿什么付款给人家?

    就这,还是在最近一个月销售沙子达到45万元的基础之上,没这45万,早就捉襟见肘了。

    好吧,数据说明一切,穆老板很满意,终于把钱,花――光――了!

    工人都休假了,穆老板索性也给自己放假吧。

    穆东叮嘱姐姐尽快给司机拨付最后结算款项,匆匆吃了午饭,开车去了泉城。

    穆东和肖肖,又开始了蜜里调油的温馨小日子。穆老板尽心尽力扮演了多个角色。

    专职车夫――肖肖上下班,全程接送;

    全职保姆――买菜做饭洗衣服,接人回来就下厨;

    金牌牛郎――午夜专场,不知疲倦,活好……

    ……

    回到泉城的第三天,穆东接到了穆化峰的电话。市里的开发区,正式扩容,颖河和束河交汇处上游以内的所有乡镇,全部划入开发区。12月9日,市区突然派出大量干部,兵分几路,到各个乡镇,宣布了这个消息。现场封存了各个乡镇的公章、档案、账目、文件以及其他全部资料。

    传闻了好几年的两个消息,快速的变为了现实。穆东早就知道,国家级河道风景区的成立,是这几个乡镇划归到开发区的前提条件。现在,风景区成立两周之后,宣布把河道附近的乡镇并入市区开发区,顺理成章。

    好啊,现在两个条件都有了,财富在招手了。

    再等等,还不是最热的时候。

    扮演角色之余,穆东抽时间见了韩勇,程强和蔡娇娇。分别汇报了现在堆场的情况,并说了两个利好的因素,告诉他们:钱花光了,马上就会赚钱了。

    几人对于穆东说出“钱花光了”时的激情表示不解,他们哪里知道,穆老板四处想办法花钱的苦楚。

    程强就道:“你受什么刺激了吧?看你的意思,好像把钱花光了,和便秘通畅了,是一个意思?”

    正在搅拌咖啡的蔡娇娇就一阵皱眉,拿手去拧程强,说道:“你恶不恶心啊?”

    穆东就看的一阵发呆,暗想,这么亲密,看来胖子得手了啊。

    程强已经考完了公务员的笔试,等着参加面试呢,正是游手好闲的时候,天天粘着蔡娇娇,可不就得手了。

    穆大国周四打来电话,问穆东什么时候回去。说有一些外地的配货司机,最近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开始卖沙,说价格高一点点也行。穆东就说,暂时不卖,过几天再回去。

    放下电话,穆东心想,看来外地有些省份的大项目开始建设,沙子的价格已经涨起来了。说什么价格高一点点?那怎么行,要高很多才行……

    穆东优哉游哉的又过了几天角色扮演的生活,终于在12月15号,神清气爽的回到了鲁南。

    穆东在市区找地方存放了奥迪车,然后打了辆出租车,四下考擦了一下市区附近的沙场。本地小货车或者“四不像”装车的价格是每车120元,折合每立方米20元,给外地车辆配货的价格已经达到每立方米30元。

    随后,穆东开车回到家里,问了穆爸,穆村周围的沙场,价格已经到了每车95元。

    这才一周多啊,价格已经从穆东最后出价的68元,上涨到了95元。

    穆家的人都很兴奋,看护沙场就非常尽责。这巨大的沙堆,哪里是沙子,明明是金子嘛!

    刚划到开发区的几个乡镇,慢慢的有老百姓开始建房子。

    一开始有人说,现在建房管的还不严,以后就不让随便建了,所以一些需要改建房子的就行动起来。一些瓦房拆了,开始建两层或者三层的小楼。

    后来又有人说,这里以后要建小区,这些瓦房以后都要拆迁。拆迁的时候,谁家的房子面积大,赔偿的钱就多。于是很多人就琢磨怎么让自己的房子面积更大。

    很好办啊,加一层啊!甚至加两层啊!

    ……

    原来是平房的,直接在上面加一层;

    原来是瓦房的,把屋顶揭了,浇筑成平房,然后再往上加层。

    自家院子,也可以弄个玻璃钢瓦封顶,这样院子就变成了房子,听说算面积;

    自家菜园地,还有两分地,也能盖个简易的房子,听说只要高度超过两米二,就算面积;

    ……

    一个看一个,一家看一家,大部分人行动起来了。

    穆爸穆妈都动心了,问穆东,咱家要不也把屋顶揭了,然后……

    穆东撇撇嘴,说道:“咱家才不跟风呢,五年以内,我们这里根本开发不了,现在建,成本太高了。我们家的房子确实也需要拾掇拾掇,明年我们再弄,到时候好好设计一下。”

    穆爸穆妈没再说什么,儿子有计划,慢慢来吧。

    穆二叔在穆东的劝说下,也放弃了改建计划。再说也没钱,钱都在穆东手里呢。

    穆三叔最终还是没拗得过三婶,准备在自家超市的平房上,加上一层。

    转眼已经12月22号,穆家堆场假期结束,工人都返回了堆场。穆东让穆大国给有联系方式的司机发短信,穆家堆场恢复销售沙子,价格每立方40元,所有车辆免费午餐,免费加水。地点在新堆场,交通便利,道路畅通。

    这个时候,市区附近的沙场,装车价格已经达到了每立方米45元,穆家堆场40元的价格,非常有吸引力。

    同时,穆家堆场对附近的沙场宣布,有钱大家赚,对同行供货,每车(6立方米)110元。上门自提。

    而这个时候,附近沙场对外的价格已经达到了120元每车,送到市区就是150元。

    穆东决定,拿出10元的差价,一来交好同行,二来快速出货。

    虽然后期的价格还会更高,但是穆东不打算等了。一来工人闲不起,二来卡位太准了,让人生疑。

    一上午的时间,来了5辆配货车买沙,都是老主顾,吃饱喝足,满载而归。

    下午,一下子来了17辆车,都是上午得到消息赶来的。穆家堆场人多,光铲车就有两辆,也很快装完了车。

    同行的运沙车也陆续来装车。穆老板给大家说了两条规矩,第一,车辆平顶不冒尖,装足6立方米;第二,现款现货,先交钱后装车,当然刷卡也可以。

    得,整个翻了过来。

    不过穆老板仗义,价格合理,大家都认可。反正现在不管给谁,都是现款。

    政府这次确实认真了,收缴了很多下河抽沙的船只,甚至当场气焊拆解。看现在这架势,一时半会解禁不了,估计以后都悬了,国家级河道风景区啊!

    环顾四周,就穆老板这里堆场大,现货多。现在穆老板放低姿态,优惠价格给同行,赶紧接着吧。不管怎么着,先弄一些回来存着,估计以后还会涨呢。

    穆老板当然知道还会涨价,他这么做,就想大家一起发点财,落个好名声,少遭人嫉恨。

    于是,当初沙场老板欢天喜地送来的沙子,加了接近一倍的价格,又欢天喜地的拉回去了。

    当天傍晚盘点,配货车销售22车,650立方米,销售额26000元;当地沙车一下午装车200车,销售额22000元,当天累计销售40元。

    穆老板收好这笔钱,第二天银行一上班,就赶快存了进去。

    恢复销售第二天,小车进场装车500车,销售额55000元;配货车销售35车,1000立方米,销售额40000元。当天累计销售额达到了95000元。

    穆晓霞和穆东真的是数钱数到手抽筋了,下午四点钟就早早把一大部分钱存到了银行。

    第三天,穆家堆场调整了价格,小车每车115元,因为外部的价格也上涨了5元,穆老板随行就市,大家都表示没问题。

    到了恢复销售一周的时候,小车的每车的价格已经上涨到了120元,配货车也的价格涨到了每立方米45元。

    这个时候,穆家堆场每天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5万元以上。

    穆东悄悄算了一下,8天的时间,累计销售额已经到了接近90万元。

    接下来的价格,稳定了很长一段时间。穆家堆场的销售额,也稳定了很长一段时间,每天15万左右。

    这个时间有多长呢,两周,14天的时间。

    到了2009年1月12日这天,价格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穆家新堆场的沙子,全部,卖――空――了!

    销售的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了穆东的预期。穆东原来只是希望快速打开销售局面,没想到是快速卖光了一个堆场。穆东觉得,老堆场的沙子,不能再这么快速卖出去,人情已经做足了,不能再继续犯傻。

    这一天,最后一车沙子销售完以后,穆东对完宣布:我拿出一个堆场的沙子,和大家一起发财,现在,这个堆场已经销售一空,我对同行的支持,只能做到这里了,请各位同行理解。从今天开始,老堆场的沙子,不再接受同行采购,只做外地配货车业务。

    同时穆东对配货车宣布,配货价格上涨为50元每立方米,并且承诺,春节之前,不再调价。明天开始,老堆场装车。

    新堆场的历史使命结束了,工人也就用不上了,当天傍晚,新堆场的工人,全部结算了工资离开了。

    新堆场只有短短的两个月个月零五天,中间还放了半个月的“半薪假”,刚来时说的工资是每月2000,现在每人结结实实领到了4000元,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穆老板说了,多出来的,是奖金。

    穆老板给老堆场的工人也发了工资,是11月份和12月份两个月的。同时,现在工作单一,不需要太多辅助工人了,也辞退了一些员工,这些员工也额外发了奖金。

    晚上,穆老板红着眼睛盘点了很久,最终得出一个数字,318万元。这是新堆场全部的销售额。

    新堆场结束运营后,穆老板处理了一些东西。首先,销售了两条传功带,当初每组是一万元采购的,只用了几个月,还很新,每组6000元,被穆同庆和钟连杰各买走一组。同时穆东把活动板房免费赠予了穆同庆。

    这样,新堆场的地就完全空出来了。穆东找来谭家明,问道:“你们村里,那些东方红拖拉机上的犁和耙什么的?还在不在?上次说要卖废铁,不知道卖了没有?”

    谭家明道:“应该还在,上次我去村里交电费还看见在院子里呢,就是都生锈了。”

    穆东:“那还能用吗?”

    “能用啊,都是笨重的家什,锈不坏。就是犁尖需要换一下,也很好买,镇上就有”谭家明道:“耙也有,还是圆盘耙,装上就能用。”

    谭家明知道穆东说的是耕地的事情,这个是老本行啊。

    穆东就让他去操办,还让穆化峰给谭连福打了电话,说了借用的事情。

    最近穆东一直没回泉城,肖肖思念不过,回来两趟,一次是周末,一次是元旦放假。

    只是情况确如肖肖所想,两人也只是见到了而已,什么也做不成。

    只能再委屈肖肖一段时间了,穆东无奈的想道。

    随后,穆东把精力又放在了老堆场的销售上。

    现在看来,当初预留的空地变得非常实用,大型的车辆进去,腾挪自如,大大提高了装车效率。

    1月13日当天,堆场就装车52车,1500立方米,销售额75000元。随后这个势头保持了下去,并且稳定的增长。

    虽然天气很冷了,但是中国版图广大,地域辽阔,各地温差也大,南方很多城市,建设项目如火如荼,所以,最近配货车来装车的,都是南方的车辆。

    沙子的销售,并没有受到季节的影响。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