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河道风景区
    晚上的两桌,参加的都是穆家人和管理层的人,简单的说,就是拿一二级工资的人和穆家人。

    穆东也没有冷落普通工人,他们在下班时每人领到了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是一包烟,一包糖果,一包瓜子和一包饼干。四样东西,钱不多,是穆老板的一份心意。

    否则管理层在这里喝酒庆祝,普通工人下班灰溜溜回家,怎么说都不近人情。

    穆老板的口碑,就是在这样点滴的小事中,慢慢打造出来的。

    今晚,穆老板控制了自己的饮酒,终于没被灌醉。

    次日上午,穆老板去镇上网吧,查询了一些资料。重点是两项,柳条生意和四万亿。

    柳编的产品,在全国各地都有产出。比如hb的襄阳,hn的固始,ah阜南,鲁东束河,鲁东博县等地,都出产各自特色的柳编产品。

    柳编所使用的柳条,并不是人们想象中柳树上的纸条,而是专门种植的灌木柳,名叫杞柳。杞柳固根,多年生灌木,枝条成簇,每根都直立生长,不分叉。种植过程中需要专门的田间护理,要进行浇水施肥除草,才能更好的生长。

    杞柳按照品种和收割季节,分为两种。夏季收割的,叫做白柳。白柳植株高大,一般都在两到三米,直径也达到小指粗细,产量高。白柳质地疏松,去皮晾干后,适合编织一些粗加工的产品,比如果品篮、花篮什么的,价格较低,现在的价格每斤一元左右。

    秋末冬初收割的柳条,叫做蒸柳。蒸柳的植株低,一般在一米五左右,直径也只有两到五毫米,产量低。蒸柳质地坚硬,需要经过高温蒸煮才能使用,所以叫做蒸柳。蒸煮过的柳条弹性好韧性大,湿润时即使对折也不会断裂,去皮晾干后,可以编制很多造型奇特精致的手工艺品,比如手工花瓶、家居收纳筐等。蒸柳的价格高一些,现在大概每斤两到三元。

    ……

    网上的资料显示,束河县的柳条种植面积10万亩。按照白条每亩5000斤,蒸条每亩2000斤的产量,假设白条和蒸条种植面积各占一半,按照当前的市场价格,柳条每年的产值大约4到5个亿。

    挺大的盘子,穆东心想。那就好了,自己如果投资一些进去的话,不会有人注意的。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穆东只知道明年七八月份的时候,蒸柳的价格是每斤10元以上。但是这个价格是什么时候上涨上去的,穆东却不知道。是七八月份时,刚变成高价,还是两三月份的时候,已经是高价了,无从知道。

    穆东又搜索了一下,一条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2008年以来,受欧美市场下滑影响,上半年束河县柳编出口额出现负增长,束河县委、县政府积极筹备成立行业协会,促进柳编产业集约发展……”

    穆东沉思起来。

    市场下滑,订单减少,柳条的价格应该出现下跌啊,为什么在第二年疯狂上涨呢?

    从供需关系上看,这不科学啊……

    嗯?供需关系?

    柳条是原材料,原材料也有供需关系啊。国际订单只是下滑了,但是仍然还有海量的订单。

    那就是柳条的供需关系出了问题,柳条不够了!

    结合到柳条的收割季节,穆东立刻想明白了。

    夏季收割的柳条,出现了大面积减产,造成柳条价格飞涨。所以,柳条应该是在夏季收割前后开始涨价。

    根据柳条的生长特性,估计在明年四五月份,从柳条的生长情况,就能看出未来的减产,估计柳条价格,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上涨的。

    呼――穆东长舒一口气。

    终于想明白了,这个生意,可以做,也有时间做。

    接着,穆东又搜了一下四万亿的一些消息,提振经济,已经是中央既定的政策,新一轮的经济热潮,就要来了……

    穆东昨天买车的事情,鼓励了家里的很多人。今天一早,堆场里的情绪就像被点燃了,穆大国等人激情满满的全力投入了工作,整个堆场的运作快速有序。就连穆晓霞也到处跑着帮忙。

    中午穆东回到堆场的时候,穆大国告诉他,老堆场一上午卸车396车,争取全天达到车。穆东接着给穆爸打了电话,新堆场上午卸车189车,也比前两天增长了不少。

    穆东心想,既然大家要疯狂,那就更疯狂一下吧,正好,时间也不多了。

    一下午,穆东也在堆场四处忙碌,到处帮忙。

    傍晚收工时,统计数字出来。老堆场卸沙780车,虽然没突破车,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新堆场卸车403车。

    同时,今天有二十多辆配货车来装车,销售沙子750立方米,金额达14250元。

    穆东对于这个数字很满意,只要能保持这个速度,就能在沙子价格飞涨前,把手头的资金花光。

    把钱花光,这是穆东最想干的事。

    第二天,11月14日,穆老板颁布了五号令。

    一,为感谢一直以来各位司机对堆场的厚爱,即日起,所有进场沙子每车增加一元,以每车63元结算。

    二,即日起,每天累计运沙10车以上,或者每周累计运沙70车以上的车辆,按照每车65元结算。

    就这两条,红纸黑字,新老堆场各有一张。

    得,昨天只是堆场的人兴奋,现在,司机也被点燃了。

    所有的人,立即行动起来。

    当天,新老堆场合计卸车1311车。

    次日,新老堆场合计卸车1298车。

    ……

    看来1300车,已经是运营的极限了。所有的人都全力动了起来,就连晚上夜班的传送带班组,以前都是上半夜上班,现在几乎都要忙到天亮了。

    不过,穆东必须把大家调动起来。

    新闻中不停的报道各种消息,跑部钱进、高铁计划、各种交通规划。很快,全国性的建设高氵朝就要兴起,各种建材的价格会持续上涨。

    留给穆老板的时间,非常有限了。

    11月15日傍晚,穆东在围着老堆场里四下看了看。经过这几天疯狂的推进,老堆场马上就要堆满了。本来按照原来的进度,差不多要到月底才能堆满,但是最近每天的卸车量,几乎是原来的1.5倍,迅速把堆场最后的空地占领了。

    穆东叫来穆大国,给他说准备转场的事情。老堆场满了以后,要尽快把各种力量转向新堆场,用最短的时间,把新堆场的卸沙量提高上去。

    穆东算了一下,按照目前的进度,五天以后开始转场。他还有时间,去一趟泉城。

    周日,天还没亮,穆东就开车出门了。半个小时后,奥迪车已经驶入了京沪高速。又过了两个半小时,早上七点半,穆东的车,已经停在了电信小区楼下。

    穆东找出钥匙,轻轻上楼,悄悄打开房门。

    屋里静悄悄的,肖肖估计还没起床。

    穆东怕突然进去,吓到肖肖。他掏出手机,拨了肖肖的电话。

    “喂,老公。”肖肖慵懒的声音从卧室和听筒同时传来。

    “媳妇,起床吧,我在客厅。”穆东轻声道。

    “哦,你在客厅啊,你吃饭了吗……什么,你在客厅――”

    卧室传来一阵响声,估计是手机摔掉了,接着肖肖急促的脚步传来,卧室门突然开了。

    肖肖披头散发的冲了出来,看见穆东,一下子站住,瞪着眼时间看了看,接着继续冲过来……

    俩人拥在一起,激吻起来。

    战火,在这初冬的早上,在这温暖的房间里,点燃了。

    战斗持续了很久。

    云收雨散后,俩人洗漱一下,神采奕奕的下楼了。

    肖肖围着自家的奥迪转了几圈,很是满意,说道:“这是二手车啊?这完全就是辆新车嘛,我以为二手车都是又脏又破的呢。”

    得,这确实是很多人的观点。

    穆东就道:“二手车价格实惠,保值率高,其实很合算的。这辆车原车主保养的好,所以看起来很新。来吧,媳妇,上车,老公带你去吃早餐。”

    肖肖开心的上了副驾驶。

    俩人先去永和豆浆吃了早餐,然后穆东驾车,直奔泉城的南部山区。

    南部山区是泉城南部的近郊旅游区,群山环绕,森林茂密,景色优美,有众多设施齐全的景区。

    穆东这次带肖肖来,一是兜风,二是散心。俩人在一起,总要做些有趣的事情。

    俩人先去了一个大型游乐场,体验各种游乐设施,疯狂的玩了一上午。

    中午随便找了一个农家乐,土鸡、水库活鱼,各种农家小菜,味道纯正,价格实惠。

    吃完午饭,俩人又去了一个瀑布山庄。

    初冬的瀑布,水量小了很多,但依然有一种夺目的美。长长的水帘簌簌的落下来,冲入下面的水潭中,哗啦啦的响。空气中弥漫着微小的水雾,温润清新。有些树木的叶子掉光了,只剩下枝桠。有些长青的树木,随着清风微微摇摆,水雾弥散在树叶上,湿漉漉的,亮晶晶的。

    水声并不大,整个风景区都很安静,不时有几声小鸟的叫声。

    肖肖喜欢上了这里,从一个瀑布去看另一个瀑布,流连忘返。

    穆东见状,拿出手机,按照景区提示牌上的电话,悄悄定了一个房间。

    俩人住在了山庄里。

    山里的夜,格外的安静,星空也变得明亮很多。

    年轻的激情,在山庄静谧的夜晚,再次上演。

    事毕,俩人相拥着,沉沉睡去。一夜安睡,无梦无扰。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穆东就在鸟鸣声中醒来。叫醒肖肖,俩人悄悄退房,返回了市区。

    简单吃了早饭,穆东又尽快把肖肖送到学校。今天周一,肖肖要上班。

    穆东回了家,先检查了冰箱里的储备食物,然后开车去了超市,又补充了很多。自己经常不在肖肖身边,要多给她准备一些。

    接下来,穆东也没有再出门,收拾一下房间,洗了洗肖肖的一些衣服,其余时间就上网四处看新闻。

    快下班时,穆东开车去接了肖肖。

    校门口,和肖肖挥手告别的高雅,看见穆东的奥迪车,不由叹了一口气。

    俩人回家,一起做饭,吃饭,看电视。

    穆东和肖肖说了明天要回去的事,并解释说:“堆场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期,要盯紧一些。”

    肖肖很理解。这么重要的时候,穆东能挤出两天时间陪自己,肖肖已经非常感动。她抱着穆东的胳膊,柔柔的说:“你忙就行,我可以周末回去看你。”

    女人是水做的,这一刻,肖肖柔情似水……

    肖肖周末是有时间的,虽然很紧张,但是如果周六一早去鲁南,周日下午回泉城的话,时间上来得及。

    这几个周末,肖肖一直没回去,不是因为怕辛苦,而是因为担心,回去之后,住在哪里?

    在泉城,两人可以住在一起,可是回了老家,俩人还没结婚,怎么好意思在未来公婆眼皮底下,和穆东住到一起……

    次日是周二,穆东早起,做了早饭,陪肖肖一起吃完,然后开车送肖肖去上班。接着从肖肖学校直接离开,返回鲁南。

    自己开车,确实方便很多,中午的时候,穆东已经返回了堆场。

    离开两天时间,老堆场的空地更加少了。穆大国看到穆东回来,就过来和穆东商量,能不能少留一些空地,以后销售的时候,慢慢清理出来一片空地就可以了。

    穆东否决了这个提议,现在的贪心,会给以后销售沙子带来无穷的麻烦。沙子价格上涨起来以后,销售的时候,是大规模的集中快速销售,在一开始就需要迅速的打开局面,不能慢热。否则一旦弄夹生了,销售的时间会变得非常漫长,这绝对不是穆东想看到的。

    所以,穆东坚持,留出3000平方米的空地和通道,满足未来各种车辆进场、掉头和多点装车的需要。

    预留的空地很多,所以现在老堆场的进场数量还是非常大,未来两到三天,可供使用的空地,就会完全填满了。

    穆东把谭家明找来,让他明天抽出一天的时间,在新堆场再清理出两条道路并压实。很快所有的运沙车就会全部转到新堆场卸车,现在需要提前把路修好。

    11月19日,谭家明驾驶履带拖拉机,修好了穆东指定的道路。

    11月20日,穆老板发布了六号令,一共四条。

    一,今天下午下班后,穆家老堆场封场,不再进场卸沙;

    二,所有司机请转至穆家新堆场卸车;

    三,所有去新堆场卸车的司机,结算价每车增加一元,每车64元;

    四,每天累计运沙10车以上,或者每周累计运沙70车以上的车辆,按照每车66元结算。

    晚上,穆东做了统计,老堆场进场减去销售,账面现存沙子173000立方米。所有账面数据,是按照进场卸沙的车辆数目,乘以每车6立方米的体积计算出来的。穆东知道,其实车辆顶部的沙堆是冒尖的,总数量会多出不少,粗略算下来的话,老堆场的实际库存,应该在187000立方米左右。沙堆很多地方的高处已经达到了12米,大部分地方也有10米左右,望着这巨大的沙堆,穆东心里默念,第一桶金,就靠你了。

    穆东安排穆大国带着两个工人,在老堆场主持配货车售沙业务,并把新堆场的30铲车调到老堆场给配货车装车。50铲车,调换到新堆场协助卸车。

    其余所有人员和设备,全部运到新堆场。老堆场也不再安排伙房,穆大国等人的饭菜,每天派人从新堆场送过来。

    11月21日,所有司机转移到新堆场卸车。三条通道,6个卸车点,一辆铲车,一辆履带拖拉机,两条传送带,全力运作,当天的卸沙量,就达到了车,完全达到了老堆场的运营指数。

    11月22日,新堆场卸沙900车。

    11月23日,新堆场卸沙1000车。

    再往后,新堆场的运营,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所有人就是累死,也就维持这个数量了。

    11月26日,鲁南市委市政府下发了《关于河道风景区的管理规定》。规定中说,国家已经正式批准了成立国家级鲁南河道风景区,从即日起,禁止一切河道抽沙作业,所有抽沙船即日起上岸封存,如有违反者,政府将严惩。

    众多的沙场老板表示没有压力。这样的事情,哪年不通知一两次,大家缩在岸上等几天,等风头过去了,该怎么还怎么办。

    穆东知道,这次是玩真的。

    当日,穆老板颁发了第七号令,一共两条。

    一,为了祝贺新堆场顺利运行,感谢司机朋友的大力支持,11月27日起,所有进场车辆,结算价调整为65元每车;

    二,每天累计运沙10车以上,或者每周累计运沙70车以上的车辆,按照每车68元结算。

    很多沙场老板心里就乐,穆老板又给涨钱了,最近几天都连着涨了两次了,不错不错。然而背地里,就有人说穆东傻。政府出个文件,穆老板就吓得涨了两三块钱。到底是大学生,上学都上傻了,胆子太小,没经过风雨。这样的事情,就是一阵风,刮完了也就算了,哪能当真啊。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