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定亲(下)
    穆东赶紧上前一步,说道:“吴所长好。”

    吴俊天轻哼了一声,几不可闻。然后说道:“你们注重安全生产,是好事。但是我们是来执法的,换什么帽子?做事不要这么僵化嘛。”

    官声十足。

    穆大国耷拉着脑袋站在旁边,他觉得自己添了麻烦,心里懊恼不已。

    穆东连忙道:“是是,您说的有道理,我们会注意。”

    然后把几个人迎进办公室,递烟泡茶,一通忙乎。

    看到穆东忙乎完了,吴俊天道:“穆东是吧,这样,你这个堆场,没办理工商登记就擅自营业,属于非法经营,是要罚款的。”

    穆东点头道:“罚,罚,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认罚。”

    一句话,让吴俊天和穆进乾都暗自点头。

    吴俊天觉得穆东懂事,认罚就好。

    穆进乾觉得,穆东懂分寸。这样的事情,最怕各种辩解,不接受罚款。是否认罚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争取少罚款。

    穆东接着道:“我们刚成立,什么都不健全,您看着罚,看着罚。”

    咦,这句话有点意思了啊。什么都不健全啊……

    穆进乾赶紧递了句话:“吴所长,您看这里乱糟糟的,还是让穆东到所里接受处罚吧,顺便把工商注册手续补办一下。”

    穆进乾这句话,两层意思。一是拦着吴所长现场下处罚通知书,而是去所里接受处罚,给吴所长主场优势,有些事情可以私下运作。

    吴俊天也听明白了,穆进乾护着这小子。

    得,穆进乾的面子,得给。肥肉咬不到,撕随便撕一口吧。

    想想就到:“周一来所里办手续吧。”

    说完,告辞离去。临走,还专门和穆进乾、穆东分别握了手。

    看着工商所的面包车驶离,几个人松了口气。

    穆东对穆进乾说道:“大爷爷,谢谢您了,多亏您解围。”

    穆进乾道:“自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可是在你这里投了钱呢。”

    穆东又拍了拍穆大国的肩膀,安慰道:“大国,没事,这事你做得对。他们本来就是来找茬的,没这个事,也得找出其他事来。”

    穆进乾悄悄对穆东说:“周一你自己去,先去找吴所长汇报工作,规矩你懂得吧?”

    穆东道:“规矩我懂,只是这个规格……”

    穆进乾伸出两根手指,穆东点了点头。和自己预计的差不多。

    随后,各人告辞离去。

    次日是周日。穆东去了一趟县城,购买了几张购物卡,想想又多买了几张。还是准备几张备用吧,说不定啥时就会用上,哎。

    一天平静的过去。

    10月6号,阴历九月初八,周一。

    吃过早饭,穆东先给姐姐穆晓霞打了电话,叮嘱今天堆场每周结算的事情。今天是全面实行每周一结的第一个转账日,很多司机都盯着呢。

    打完电话,穆东带着十份礼包出了门,去了工商所。

    礼包是红色的布袋子,印着双喜字,里面有点心、糖果和一盒烟。

    穆东提前问了穆进乾,工商所有大约七八个人,带了十份,只多不少。

    工商所在镇上的中心街,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吴所长的办公室在最东头的一间屋。

    穆东敲门而入。吴俊天正坐在办公桌后看报纸,看到穆东进来,站起身来,道:“穆老板来啦。”说着作势去泡茶。

    穆东哪能让他泡茶,自己麻利的接过来,给自己泡了茶,又给吴俊天茶杯续了水。

    接着穆东说道:“吴所长,正好今天赶上我定亲,带了一些糖果,还得麻烦您给各位领导发一下。”

    说着单独取出一包,放到吴俊天桌子上:“这份是单独给您的,您别嫌弃。”

    吴俊天笑道:“怎么会嫌弃,让我们沾点喜气,要谢谢穆老板呢。”

    说着拿起桌上的电话,边拨号边到:“我先找人带你去办工商注册,罚款的事一会再说。”

    一会有人过来,带着穆东出去了。

    吴俊天打开桌上的礼包,在烟盒里抽出两张购物卡,每张卡的右下角有一个标注,1000元。

    吴俊天心里叹口气,聊胜于无吧。穆老板还算懂事。

    一会的功夫,穆东回来了。手续已经办完,过几天才能来领证。

    几分钟后,穆东拿到了一张处罚通知书:罚款1000元。

    不算多也不算少,穆老板能接受,吴所长面子上也过得去。

    穆东交了罚款。然后告辞离开。

    离开前,穆东邀请吴所长带着所里的领导去镇饭店,“喝杯喜酒”。吴所长婉拒了,不合适,太招摇了。

    穆东回了家,等着肖肖家的客人上门。

    家里热闹非凡,各路亲朋好友都齐聚在穆家。姑舅姨这些亲戚穆东都很熟悉,其他的姑奶奶、舅老爷、姨奶奶之类,多年不见的亲戚,也都来了。

    红白喜事,不论在哪里,都是重要的社交活动。

    上午10点钟,鞭炮声响起,女方的客人到了。

    肖肖家里来的人,以肖肖的母亲领衔,多是女客。也是肖肖家的各路亲戚齐聚,大约四五十个人,租了一辆城乡公交车。

    这样的场合,按照农村规矩,肖肖爸爸是不参加的。

    肖肖家给穆东也准备了一套新衣服,带了过来。

    一行人进入穆家。李妈带着几个重要的长辈,进了堂屋,坐下喝茶说话。穆东家对等的长辈,一起作陪。其他的客人,三三俩俩的在院子里或者大街上聊天说话。人太多了,屋里根本坐不下。

    宾主双方,在愉快的气氛中,交流了各自子女的情况,说明了各自家庭的生产生活情况。双方家庭背景类似,生活水平相当,两家的结亲,顺势而为,门当户对。

    双方表示,尊重彼此的风俗习惯……

    扯远了,反正就是一些吉利话。

    简单交谈后,大家一起动身,转战第二现场,镇上饭店。

    肖肖家来的人做了5桌,穆家的亲友做了7桌,一共12桌。

    大厅里坐了11桌,楼上有个单间,是穆进乾等男客,单独一桌。

    须臾,开席。

    每桌大约10个人,一共26道菜。其中凉菜6个,点心4个,热菜16个。热菜中,整鸡、整鱼和炖肘子是必备的,猪脸是必备的,取笑脸之意。红烧肉是必备的,这里吧红烧肉叫做“方肉”,就是方块形状的肉的意思。四喜丸子是必备的,其实就是红烧狮子头。

    除了这6道必备的热菜,其他的菜就各家自己发挥了。穆家还准备了老鳖汤,羊肉汤,牛肉炖西红柿,油焖大虾,清水丸子,还有几道素菜。

    酒水安排的当地白酒,鲁南春,价格每瓶50元左右,在当地的定亲宴上,这个价位的酒还算不错。

    穆家在这之前商量了一下,没启用窖藏的酒。一是因为今天的喜宴,女客居多,男客较少,女客基本都不喝白酒;二是穆家窖藏的数量也不多,好钢用在刀刃上,后面还有穆东结婚呢,还有穆东要添孩子呢。

    这让某些憋足了劲,等着喝好酒的人,大失所望。

    没办法,还是鲁南春吧。况且,这酒也不差。

    饭点门口来了一些赶喜的。穆爸忙着去招呼。

    所谓赶喜的,其实就是乞丐。早些年的时候,遇上谁家有什么喜事,上门打个竹板,说些吉利话。一般都是好几个人,一个人打板说话,其他人附声喊一声:好。

    最近几年,这个行当慢慢的有些产业化的样子,以前是乞丐顺便赶喜,现在是专门赶喜,不再做乞丐了。

    穆东听到门口热闹,也出来看,一个五六十岁,半眯着眼的瘸老头,正打着竹板,兴高采烈的说唱,边说还一瘸一拐左右走动着,两个嘴角说的都起来白沫,几个人随着他的声音,附声说着好。

    走大街穿小巷――好

    来到喜主的大门上――好

    喜主今天喜洋洋――好

    喜主有个好儿郎――好

    考上省城的大学堂――好

    家里栽下梧桐树――好

    梧桐树上落凤凰――好

    今天吃了定亲宴――好

    来年结婚吃喜糖――好

    今天喝了定亲酒――好

    来年迎娶俏新娘――好

    ……

    ……

    穆东听得好笑,这人,可真能扯,还自己编词。

    一帮人一会说唱完了,围着穆爸要钱,一张嘴就是每人二十块钱,五个人,一共一百块。

    早年的时候,一般上门赶喜的,就是要点剩菜,要点馒头。后来慢慢少量的要钱,发展到现在。要的数额也越来越大了。

    穆爸当然不会答应,赶喜的也不是就这一伙,一会还有其他的呢。况且,这样的喜事,就是一个闹腾,讨价还价才有意思。

    最后每人5块钱,一共25块钱,打发了这些人,,额外给了一包烟。

    穆东看了一会,去看上菜的情况。

    饭点的效率很高,前后大约半小时,菜就上齐了。

    穆东叫上肖肖,俩人一起先去了楼上单间。

    单间坐了八个人,穆进乾,穆化峰,穆二叔,穆三叔,王绍强,二姑夫谢之坤,钟国栋,还有穆同庆。穆同庆辈分最小,在忙着倒茶倒水。

    钟国栋本来不来的,穆东专门打了电话,让他来亮个像,哪怕吃几口菜就回去也行。结果他来了,穆大国和谢东林是死活都不来。

    穆东介绍每个人给肖肖认识。其实肖肖大部分都认识,依着穆东介绍的顺序,依次叫了人。

    “这是咱大爷爷。”,“大爷爷好!”

    “这是咱二叔。”,“二叔好!”

    ……

    ……

    最后介绍到穆同庆。穆东道:“这是咱侄子。”

    肖肖险些就说出“侄子好”,一下子刹住车,想笑不敢笑,脸上憋得通红。

    穆同庆点头哈腰的,赶紧说道:“婶子好。”

    肖肖脸更红了,白了他一眼,哼唧一声。

    农村的老规矩,不结婚,不能喊婶子的,得喊姑。

    一桌人大笑起来。

    随后穆东和肖肖给大家敬了酒,让大家吃好喝好,然后去了其他的桌子。

    每桌就是穆东介绍,肖肖喊人,然后略略敬酒。

    鲁南这里的喜宴,给客人敬酒,是不用陪着喝酒的,端酒给客人就可以。

    男方的亲戚认识完,然后就是认识女方的亲戚。

    这回变成了肖肖介绍,穆东喊人。然后敬酒。

    一圈忙下来,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桌子,赶紧吃点菜。

    这多么菜,肯定是吃不完的。并且这样的喜宴,荤菜多素菜少,素菜都被吃的干干净净的,剩下的都是荤菜。

    下午一点钟,女方的客人率先吃完了,开始退席。穆爸穆妈赶紧招呼客人再回家里坐坐。

    满桌子的都是各种剩菜。

    不用担心,男方这边的女客登场,去店前台要来塑料袋,开始打包。

    是的,打包,这种传统,农村一直就有。

    谁打包的东西,谁带走。

    很快,桌上就清理一空。

    抛却卫生因素,这种打包其实是有好处的,不会造成浪费。

    女方的客人在穆东家稍稍一坐,就一些双方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初步的探讨,一会就提出告辞。

    离开时,人手一份礼包。就是穆东带去工商所的那种。

    红色的布包,印着双喜字,里面是点心糖果和一盒烟。

    至此,定亲活动圆满结束。从此,穆家李家就是正式的亲戚关系,可以参加对方家庭的红白喜事,可以相互走动。

    当晚,穆东让镇上饭店送了菜,在堆场开了两桌席面,宴请堆场里的一众员工。中午穆东没喝酒,忙前忙后的,甚至没怎么吃好。

    晚上,穆东喝的酩酊大醉。心里高兴,也想喝一点,加上众人不停的劝酒,终于喝高了。

    次日,10月7日。一早穆东就被穆妈叫起来,头疼的厉害,整个人都不怎么好。穆妈唠唠叨叨的责怪穆东,嫌他昨晚喝太多,嫌他今早不早起,今天还有重要的活动呢。

    穆东无奈,尽快的梳洗打扮,默默的吃早饭。

    上午10点钟,王绍强开车,穆爸和穆东,带上一些礼品,去了肖肖家。这是定亲之后第一次走动,也是双方的男性亲家第一次正式会面。

    这事不能去太早,最好是到了之后,坐一会就到午饭时间。去的早了,人家招待起来也费心思。

    李家热情招待了穆家一行人,专门在饭店要了菜。并且拿出穆家上次送来的窖藏酒,招待穆爸。

    穆爸很高兴,说道:“老哥,这个酒,我在家里也不舍得喝,今天在你这里倒是能解馋了。”

    李爸道:“借花献佛嘛,我也是沾你的光,才能喝到这么好的酒。”

    穆爸道:“老哥你喜欢喝,我抽时间再给你送一坛子来。”

    李爸道:“使不得,使不得,这酒太金贵了,留着有大用。上次拿来那些,有一坛我还没开封呢。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穆爸道:“那我听老哥的。”话虽这么说,穆爸心里还是琢磨,有机会,还是要给老哥送一点过来。可以送两瓶一斤装的。

    李爸找了两个本家的兄弟陪着喝酒。气氛很轻松,新亲戚,还不大了解,聊些家长里短,五里三乡的见闻,酒也喝的不多。

    下午两点钟,酒宴结束。

    回去的车上,多了肖肖。

    王绍强先送穆爸回了穆村,然后把穆东和肖肖,一直送到了鲁南火车站。

    穆东要和肖肖一起,返还泉城。

    堆场现在基本上稳定了,各种流程穆东已经理顺,穆东在和不在,都是这样运作。

    刚定亲,穆东也想到济南陪陪肖肖。最近一段时间,俩人总是聚少离多的,彼此都有些思念。

    并且,穆东心里还有彩票那件事,有枣没枣,打上三杆子吧。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穆东想起某个大老板后来说的话。

    肖肖有返程的火车票,穆东没有票,去售票窗口买票,连站票都没有。没办法,买了张站台票,先混上车再补票吧。

    俩人定亲后,感觉也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俩人的关系,先是两个人的相互认可,然后是两人分别被对方的家庭接纳,慢慢后来双方家庭彼此认可。现在是双方的家族,都认可了。

    俩人经历了漫长的爱情长跑,终于把两个家族凝聚到了一起。在定亲这样的仪式感极强的活动以后,两人的心里,都觉得很温馨。

    火车开始启动,肖肖仰着头坐在座位上,穆东倚着靠背站在她旁边,低着头和肖肖说话。

    一会穆东怕肖肖老仰着头不舒服,借口去找列车员补票,很久才回来。

    看到穆东回来。肖肖就让穆东坐一会,自己站在他旁边。穆东也没推辞,依言坐下。

    就是这样的感觉,穆东心想,在另一段时空,肖肖一直是这样默默关爱他,支持他。

    肖肖,这一段时空,我会让你过的好一些,穆东心里默默说道。

    甜蜜的旅程,并没有太多的劳累,反而多了一些暖暖的情愫。两人换着坐了三四次,泉城火车站到了。

    俩人牵手下车,去了公交车站。都朴素惯了,也没想去打车。

    更何况,当时,在火车站附近打车,那是泉城百姓的重大难题之一。

    俩人坐在公交车上,肖肖轻偎在穆东胸前,悄声商量着去哪里吃晚饭。车窗外,华灯初上,车水马龙,整个城市流光溢彩。

    一些或远或近的记忆,在穆东的脑海里,飘来飘去。

    这样的场景,这样依偎公交车上,如此的熟悉。

    穆东有些分不清,是这一段时空里想到了久远的记忆。还是另一段时空里,自己透过远方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泉城,我回来了,和我的爱人一起。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