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定亲(上)
    早在三叔三婶那天来堆场的时候,趁着大家都在,穆东就说了和肖肖定亲的事情。家里人这几年虽然一直在催着穆东定亲、结婚。当穆东自己说出来的时候,大家还是一阵欣喜。

    定亲,在农村是非常正式的民俗活动,对个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喜事。地位仅次于结婚,比生了孩子都要重要一些。

    定亲,是男孩女孩结婚前的序曲,是两个家族结成亲家的开始。定亲定亲,双方家长定下来,就是亲戚了。

    按照农村的规矩,定亲之前,过年过节,男方是不能去女方送礼,女方是不能去男方过节的。

    定亲之后,就是亲家了。男方在重要节日,要去女方送礼,并且作为新亲,送礼的规矩也很多,送的礼品也比较丰富。

    定亲后,男方也可以在节日期间,比如春节,邀请女方来男方家里过节。基本上就是一家人了。

    穆东和肖肖交往数年以来,虽然彼此都见过家长,也都互相上门,双方家长也都默认了这份关系。但是正式的定亲,一直没有举行。

    之前,穆东从来没在节日给肖肖家里送过礼。肖肖也从来没在节日期间,来过穆东家。关键是,双方的家长,从来没见过面。

    所以穆东说出了定亲的事情,穆东家里,迅速的行动起来。

    定亲,是要大摆筵席,大宴宾客的。

    穆爸穆妈,二叔二婶全面的从堆场的事务中退了出来,做饭的事情也交给了其他人暂时负责。三叔三婶也不时来帮忙,家族事务面前,凝聚力空前强大。

    要通知各方面的亲戚,要定饭店,要定酒水,要定烟。要采买各种给女方的礼物,一家人全力忙碌起来。

    穆东取了两万块钱给穆爸,其他的事情,他就不管了。天天在堆场忙着各种事情。

    9月30日,堆场再次发布了公告,司机们戏称,穆老板颁布了三号令。

    三号令只有三条。

    一,即日起,全面取消现金结算,全面取消每天转账结算一次;

    二,全面启动每周结算一次,结算价格每车62元;

    三,每周一发放上周的结算款项,转账至农业银行卡。

    有些司机就和穆老板开玩笑,我要是坚持现金结算,或者坚持每天转账呢。

    穆老板少有的强硬:“那就没法合作了。”

    哪有人会不合作。穆老板的信用,那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大家信得过。现在穆老板有新章法了,大家遵守就是。反正钱早晚都是自己的,每车还多了两块钱。

    结算这件事情,到这里,算是完全理顺了,转账的工作量也少了很多。穆东也想过每月结算一次,最后放弃了。囤沙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最多再囤两个多月,就该结束了。结算的时间拉得太长,不利于及时掌握资金使用情况。

    10月1日一早,穆东去了鲁南市,他要去接肖肖。

    肖肖是坐火车回来的,她提前买好了火车票。

    黄金周期间,乘坐大多数公共交通工具,基本上都是一场灾难。进站挤,上车挤,车厢里更挤。下车挤,出站挤,哪哪儿都挤。

    肖肖终于冲出重围,远远看到出站口的穆东,轻笑起来。笑容仿佛一抹彩虹一下子装点了穆东的心房,穆东瞬间觉得生活如此美好。

    俩人拥在一起,良久分开。

    “去哪儿?”肖肖问道。

    “去给你买衣服,老妈给的任务。”穆东道。

    俩人牵着手去了商场,经日不见的隔阂,在暖暖的手里,慢慢消除。

    国庆节的商场,热闹非凡,各种打折促销,层出不穷。穆东按照老妈的吩咐,从里到外,给肖肖买了两身衣服。还买了一个红色的大皮箱。

    这些衣服,肖肖不能现在穿,要派上用场的。

    俩人回了县城,简单吃了午饭,然后穆东送肖肖去了乡镇的中巴,定亲在即,穆东也不好再上门了,虽然他很想把肖肖送回家。

    之后自己去了大姑穆虹的酒楼。

    国庆节是结婚的高峰期,穆虹店里还在忙碌。穆东也卷起袖子,前后奔走起来。一直到下午三点多,宾客才慢慢散尽。晚上还有一些酒宴,趁着这段空闲,穆东说明了来意。

    计划10月4号去肖肖家里下彩礼,需要一辆车,所以来和王绍强商量一下。

    王绍强自然表示没问题,准时赶到。

    随后,穆东拖着大皮箱,带着肖肖的那些新衣服,赶回了家。

    随后的几天,穆东还是在堆场里忙碌,偶尔和肖肖打打电话。肖肖家里也都准备好了,就等新女婿上门了。

    穆爸等人在家里各种筹备,各种采买,各种联系亲朋好友。

    堆场里这几天的业务量,又提升了不少,每天卸沙接近500车。

    这基本就是堆场能实现的最大进沙量了。因为现在开了夜班,一些整理工作晚上可以进行,所以卸车的速度加快了,卸车铺开的面积也大了很多,所以进场数量有了显著的增加。现在连履带拖拉机也排上了夜班,晚上整理沙堆。好在不是通宵的夜班,基本到上半夜,整理工作就能结束。四个司机轮流休息,还不至于太过劳累。

    10月4号一早,王绍强驾车带着穆虹到了穆村。一番忙碌之后,穆二叔,穆三叔,王绍强,穆东四人,踏上了下彩礼的旅程。

    车上带了大量的彩礼,礼单如下:

    现金10001元,取万里挑一之意;

    女方衣物两套;

    白酒两箱;

    烟四条;

    活公鸡两只;

    鲤鱼两条;

    猪后腿两个;

    粉条10斤;

    粉皮10斤;

    各色点心10斤;

    各色干果10斤;

    白酒两坛。

    除去现金和女方衣物,其他的一共十样礼,取十全十美之意。

    最后的那两坛白酒,就是穆东家里的窖藏的地瓜干酒了。不过不是10斤的大坛子,而是5斤的小坛子,是重新分装过的。

    穆东家里存货也不多,现在定亲拿出10斤,也是穆爸咬牙下了决心。

    这样的礼金和礼物,在2008年,也仅仅算得上是普通。最起码,三金没有。礼金的数额也只有一万。很多人家,都已经几万几万的了。

    双方都是普通农村家庭,肖肖的父母都很和善,也不挑这个理,只要差不多就行。

    大约一个小时候,车抵达了肖肖家门口。

    10月的天气,已经微凉。

    穆东今天穿了身崭新的衣服。长袖的衬衣,笔挺的西裤,黑色的皮鞋,腰上一条黑色的腰带。接近一米八的身高,被这一身衣服修饰的更加挺拔。

    一行人下了车,肖肖家里有几个人迎了出来。是肖肖的叔伯和几个堂哥。新女婿上门了,一挂鞭炮噼里啪啦想起来,门口瞬间围上了一堆看热闹的人。

    鞭炮很短,很快结束。

    围观的人群里,年长的妇女就开始评价新女婿。

    “挺高。”

    “挺白,不像个下力的。”

    “听说和小七是同学。”

    “哎呦,还脸红了!”

    然后是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

    穆东还真是脸红了,在农村,被老娘们大姑娘小媳妇围观,绝对是考验心智成熟和脸皮厚度的。

    李家也是普通的农村瓦房,一个大院子,几间厢房。

    礼物被卸了下来,摆在院子里的一个台子上,供大家围观,连礼金都摆上了。

    礼金和礼物都普普通通,没有什么惊艳。

    倒是听说那两个不起眼的坛子,装的是窖藏二十多年的白酒,引起了一阵惊呼。

    肖肖也红着脸从屋里走出来,招呼院子里的乡亲们。

    肖肖家里,在这个村子里也有点名气。

    这个家庭的名气不是因为富有,更不是因为贫穷,而是因为他家养了七个女儿。而肖肖,就是小七。

    李家祖上,在民国那会,还非常富有。到了肖肖的爷爷这一代,就逐渐落魄了。

    幸亏落魄了,后来解放了,化成分的时候,中农。

    这要是没落魄以前,妥妥的地主成分,被专政的对象。

    到了肖肖爸爸这一辈,家里也就是普通农家了。

    肖肖的爸妈,从结婚第二年,平均每两天左右省一个孩子,清一色的女娃。这就奇了怪了,概率如此之低的事情,就如此神奇的发生了。

    生老六的时候,就已经实行了计划生育,但是还不算严格。老六算是躲过了罚款。

    那时候李爸李妈也熄了心思,孩子这么多,女孩就女孩吧,省心。

    结果生完老六四年后,李妈竟然又怀上了。东躲xc的生下来,还是个女孩。然后被计生部门罚了500块钱。

    那可是1983年,一台电视机才300块钱。那时候很多农村,全村也就一台黑白电视机。

    所以,李妈经常说,生这么多孩子,没花什么钱,就小七是花钱买来的。

    孩子虽然多,还都是女孩,但是李爸李妈一视同仁,一样的疼爱有加,一样的供应上学。

    李家出了两个大学生,老五和小七。

    这在女孩居多的家庭里,实在很少见。

    按照传统,肖肖家只摆了一桌酒席。

    穆家四人,李家四人,八人就坐。

    菜很多,多到20个人也吃不了。碟子碗被一层层堆放着,才勉强摆下。这样的酒席,菜一定要多,要多到完全吃不下,这样才显得丰盛,显得热情。

    开了一坛穆家带来的酒。就一打开,李家人都震惊了,确实是名不虚传。昨天光听肖肖说,穆家会带两坛好酒,也没想到好成这样。这种厚重的醇香,很微妙,快速的在鼻腔里散开,慢慢的沁入心房,身体仿佛一下就暖起来。

    穆家的四人,都喝过这个酒。也还是被这个味道勾起了馋虫。

    新女婿照规矩是不喝酒的,第一次上门,总要矜持一下。

    王绍强就和低声和穆东商量:“小东,一会回去你开车,我喝酒,咋样?”

    穆东道:“我没驾照,万一碰上交警,就麻烦了。”

    王绍强道:“那能那么巧?”

    穆东道:“我姑临来时给我说了,不让你喝酒,你们下午要回县城呢。”

    搬出老婆了,王绍强无奈了,直嘬牙花子。

    穆东悄声道:“姑父,我回去给你搞半斤。”

    王绍强眼睛一亮,低声道:“一斤。”

    穆东:“成交!”

    大家开始喝酒。好酒美食,良辰吉日。总算大家都没忘了是什么事情聚到一起的,都喝的很慢,浅尝辄止。下午两点,酒宴结束,五斤白酒喝了大约三斤。

    简单喝了一会茶,双方约定了10月6日,去穆家喝定亲的喜酒,穆家人带着回礼返程了。

    回礼就是在来的礼物里,带回去一些。

    礼金和新娘衣物都是留下的,两坛酒也是留下的,两只活的大公鸡,也是留下的。

    其他的八样礼物,每样返回一半。

    临走时,肖肖悄悄告诉穆东:“我妈说了,礼金也就是给外人看看,明天就给我,我给你带过去。”

    穆东笑道:“你先收着。”

    心里却想着,和原来还是一样。

    几人返回穆家,卸下回礼。穆二叔把情况向穆爸穆妈做了汇报,一行人各自散去。

    王绍强没忘了那一斤酒,穆东悄悄在老爸房里拿了一瓶,偷偷塞给他。

    当然要先斩后奏。

    穆爸穆妈在家里收拾,穆东又去了堆场。他现在天天晚上住在堆场办公室里。

    四下转了转,一切都正常,穆东就回了办公室。

    一会的功夫,来了三个客人。穆进乾,穆化峰,穆同庆。

    穆东把三人迎进办公室,相继落座。

    四个人,四个辈分。辈分最小的穆同庆,叫穆进乾祖爷爷。呵呵,想想也是醉了。其实俩人的年龄,也才差了10岁左右。

    男人在一起,自然是进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交活动――抽烟。很快办公室里云雾缭绕起来。

    三人是来封礼的。也就是知道穆东快定亲了,来给红包的。

    定亲,是重要的人生历程,是要大摆筵席,大宴宾客的。自然也是要大收礼金的。

    这个礼金交给谁,也有些章法。

    按说,这些都是本村的乡亲,穆东最近几年又长期在外地,这个礼金应该交给穆爸穆化山。

    这样,人情就是和穆化山结下了。以后谁家有事,穆化山去还这份人情。

    如果礼金给穆化山的话,就要按照乡亲之间的规矩来。按照2008年前后穆村附近的规格,普通的乡亲,礼金100或者200元,也就差不多了。

    但是穆东的情况不一样。穆东弄了这么大一个堆场,经营的热热闹闹,俨然在穆家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地位。

    而且,这三个人都和穆东有这样那样的合作关系。如果只拿出一两百的礼金,作为合作伙伴来说,太单薄了。

    三个人一合计,这份人情直接给穆东。

    穆进乾和穆同庆都是老板,穆化峰虽然不是老板,但是属于地方行政人员,三人和穆化山的对等关系,就是乡亲。

    但三人和穆东的对等关系,那就是能人对能人。

    至于礼金数额嘛,每人600元。

    在农村,这属于很大额的礼金了。

    这样一来,穆化山也会高兴。

    看子敬父,孩子出息了,老子脸上也有光。

    几个人寒暄一阵,掏出红包,递给穆东。

    穆东照例客气一下:你看,还让你们费心,还让你们花钱。

    然后自然要顺手收下,同时告诉他们:10月6号,镇上饭店,请你们喝喜酒。

    三人正在这里吞云吐雾,外面起了一阵喧闹。几个人连忙跑出去。

    是镇上工商所的人。

    工商所的人,最近盯上了穆家堆场。

    其实也怪穆东大意了。这么大一个堆场,竟然什么手续也没办。穆东把问题想的简单了,他以为堆场在河坝以内,远离村子,悄悄的运转,几个月也就结束了。

    问题是,穆老板人厚道,口碑好,进场的沙子数量又非常大,穆老板想低调,但那些司机哪里懂啊,到处宣扬穆老板的英明神武,于是,终于传到镇工商所。

    镇工商所的所长叫吴俊天,吴所长四下一打听,这是只肥羊啊。

    于是,这天下午,吴所长带着两个人,开着辆面包车,进了穆家堆场。

    结果碰上门口的穆大国。

    穆大国严格执行进场戴安全帽的规定。进场当然可以,换帽子。

    吴俊天当场爆发了,我们就指望制服和大盖帽做样子呢,你让我换掉帽子,我穿着制服,带着定安全帽,像什么样子。

    于是就吵吵起来。

    几个人出去一看,穆东就有点挠头,他虽然做业务两年多,但是基本上是圈子内的商业活动。和职能部门打交道,他还真没经验。

    穆进乾看出穆东的为难,悄声说道:“我来。”

    穆进乾认识吴俊天。作为五里三乡的能人,穆进乾在周围的交际圈比较广,和吴俊天在酒桌上喝过几次酒。

    穆进乾走上前去,笑呵呵的给吴所长递烟,说道:“吴所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然后利索的给吴所长点上火,接着说道:“吴所长,我和村里几个人合伙弄了这个堆场,时间紧,还没来得急办手续,您多包涵。我们马上补办,马上补办。”

    吴俊天心里哀叹一声,遇上这个老东西,完了,肥肉是别想了。

    穆进乾不管吴俊天怎么想,继续说道:“这是我们的股东,名叫穆东。小东,来,过来拜见吴所长。”

    穆进乾连续说了三句话,一下子就把问题、态度和处理办法都说了。

    穆东心想,姜还是老的辣啊。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