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来存钱
    送上门来的钱,安全可靠,穆东自然不会拒绝。他正愁着资金不是很宽裕呢,这回好了,老天帮忙。

    自助者,天助之。

    次日一早,俩人签订了借款协议。

    穆东向穆进乾借款50万元,一年期,年息8%。

    穆东特别要求在借款协议里加了一条。

    如借款方(穆东)资金状况良好,有权要求提前清偿借款,按实际使用时间结算利息,并额外支付一个月利息。

    额外支付这句,是穆进乾要求加的。

    有人讨价,自然就有人还价,都是生意人。

    随后穆进乾去农业银行给穆东转了帐。穆东查询到余额后,在穆进乾的转账单上,签了字。

    穆东计划,这个钱,他最多用半年。但是如果签半年的协议,估计穆进乾不愿意,并且可能让他生疑,最后才补了这个条款。至于多出一个月的利息,算下来也可以接受。

    手头钱又多了一些。穆东回到堆场,又做了一些安排。

    堆场四面的荆棘和花椒已经全部栽种完毕,几个工人最近几天一直在堆场里四处做辅助工作。现在全部调到卸车的地方。

    铲车和履带拖拉机已经配合的很熟练,卸车点扩大到四个,再次增加了卸车速度。

    每天下午下班后,启动一组夜班人员,用传送带,把沙堆的高度,提高到10米左右。

    因为传送带底端,需要用到铲车来上料,白天铲车要卸车,现在只好把晚上的时间利用起来。

    在穆东的计划里,10米已经是极限了。

    不能再高了,再高的话,以后销售的时候,会有塌方的危险。

    最后,穆东告诉指挥卸车的几个人,从现在开始,在堆场东侧,在沙堆和荆棘墙之间,留出宽度10米的通道,以备以后销售时,多个地点装车。

    穆东安排完这些事情,启程去了县城,去找大姑穆虹。

    这次去,是想尽快搞定驾照的事情。

    想一下子拿到驾照,是不可能的。穆东没有这方面的门路。

    穆东到了金玉缘酒楼,找到穆虹和王绍强,说明来意,并表示,自己在泉城开过车,只是没有驾照。

    那是,在另一段时空,穆东可是驾龄好几年的老司机。

    王绍强让穆东开了一段路,发现穆东是真的是会开车,而且十分熟练。

    于是王绍强带着穆东,找到了自己学车时的教练。

    教练姓章。驾校教练,接触的到的学员很多,各个阶层的人都有。哪个学员有什么背景,教练心里一清二楚。王绍强这样开酒楼的学员,那是教练最喜欢的类型。有钱,还没架子,很好打交道。这样的学员,自然走的比较近,即使后来王绍强考完驾照,联系的也比较多。

    有时间的时候,不得去酒楼捧捧场?亲朋好友有个喜事,王老板不得给个折扣什么的?

    所以看到王绍强带人来,章教练那叫一个高兴。关系越走动越亲。走亲戚走亲戚,不走,哪来的亲戚。

    王绍强也比较愿意和章教练打交道。

    章教练这人知进退,懂分寸。考试上的一些事,门道他很清楚。当年学完驾照,章教练是上门几次,但是绝不贪心,也就是要个面子。

    一来二去,俩人处成了朋友。

    既然是是朋友的内侄,那这事得办,还得办好。

    章教练先让穆东开了一段路,又让他去场地试了一下倒车什么的,也有些吃惊,这完全就是老司机的范啊。

    穆东解释,在泉城时和朋友练过,所以开的熟练。

    穆东希望能尽快取得驾照,章教练思忖片刻,给出了两个方案。

    一个方案是,穆东不用来,章教练安排一切笔试、倒桩和路考,一个月拿到驾照。需要额外支付一千元,这个钱,章教练用来找替考和其他打点。

    2008年,驾考还不像现在这么严格,考试车内也没有监控什么的,可以操作的空间还是很大。况且,穆东的驾驶水平,章教练很满意,也不用担心穆东拿到驾照却不会开车,引起祸端。

    另一个方案是,穆东按部就班来参加各种考试,时间也是一个月,教练会把穆东所有的考试都排在前面,只是需要穆东准时来参加各项考试。

    章教练没说第二个方案需要什么打点,估计是不需要,也就是欠个人情,毕竟需要加塞考试。

    穆东选择了第一个方案。自己的时间,真的是不确定,万一有什么事情耽误考试,驾照又得延期。还是保险一些,尽快拿到驾照吧。

    随后章教练带穆东去驾校办公室报了名,照了照片,交了钱。

    然后穆东又额外给了章教练一千元现金,王绍强还给章教练准备了一条烟。

    随后俩人告辞离开。

    穆东突然想拿驾照,主要还是想买车。

    穆东其实不怎么需要一辆车,现在近途他骑电动车,远途就坐车,也没觉得不方便。主要还是为了堆场以后考虑。

    堆场以后是要销售沙子的。到时候穆老板就不能要求人家转账啊刷卡啊什么的,肯定是需要过手大量现金的,这样每天就要去银行存款。安全起见,到时候还是配辆车比较保险。

    黄四那件事,虽然不了了之,但也给穆东提了醒。暗处有没有其他觊觎的目光,这个实在是很难说。还是那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一些,总归是好的。

    穆东下午回到堆场,看了看谢东林学习履带拖拉机的情况。还不错,谢东林已经开的有模有样了,只是还有些紧张。

    有谭家明这样的师傅,教谢东林,那是小菜一碟。

    穆东越来越发现谭家明是个人才,前几天铲车趴了窝,钟国栋在学校学的那点东西,根本搞不定,着急的束手无策,打算打电话找维修。

    后来谭家明过来,四下看了看,说是电路的毛病,什么地方接触不好了,三下两下搞定。

    这些事,穆东都记在心里。

    晚上吃饭时,穆东给驾驶车辆的四个人说了一下,抽时间,他们交叉学习,要做到四个人都能熟练开铲车和履带拖拉机。

    从今天晚上开始,铲车司机要轮流上夜班,协助传送带上料。穆东希望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

    谭家明自然没问题,他本来就能熟练驾驶各种大型设备。虽然多年没开,稍微适应一下就行。

    苏鹏问题也不大,他开铲车好几年,已经适应了大型机器的操作技巧。再说了,履带拖拉机连个方向盘都没有,就几根操纵杆,操作很简单。

    主要就是钟国栋和谢东林,需要学习适应一段时间。

    穆大国晚上来汇报,今天进场一共390车。穆东觉得,后期慢慢稳定在每天400车,进场2400立方米左右,就可以顺利在价格飞涨前,把这片堆场填满。

    今天有11辆配货车来买沙,累计销售300多立方,销售额接近6000元。

    一进一出,当天增加的存储量大约2000立方米。

    穆东现在不在堆场的时候,已经把销售沙子的事情,交给了穆大国负责。穆大国很高兴,刚丢了一个付款的差事,又有了一个收钱的差事。大哥对我,还真不错。

    穆东叮嘱穆大国,来买沙的配货车,一定要服务好。要帮忙平整车厢,绑扎篷布。要给司机提供热水,赶上饭点,可以让司机在伙房简单吃点东西。穆东还特别叮嘱,免费给司机加水。

    一般的大货车,都配有给轮胎降温的水箱。水箱空了司机就要想办法加水,而加水是要花钱的。

    穆家堆场成立之初就打了一口井自用,还安了个小水泵。这里离着河道近,地下水很丰富,往下挖三五米就有水。水质也好,地下水比河水还是干净很多。

    前几天有司机偶尔问起穆东能不能花钱加点水。还花什么钱啊,穆老板霸气一挥手,加满。当时穆东就存了心思,既然有需求,那就尽量满足。

    已经打算做好配货车的服务了,那就努力做得更好。

    周日这天,陆续有人来找穆东。来的人里,有穆东认识的,也有穆东根本不熟悉的。

    这倒是忙坏了门口发卡的穆大国,每来一个人,就赶紧发一定安全帽,还要叮嘱人家走的时候交回来。也幸亏穆东准备的安全帽足够用。

    来的人都说是来找穆老板存钱的,来打听一下穆老板能给多少利息。

    是的,存钱,虽然穆东堆场并不是什么银行。

    穆东有点犯糊涂,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找我存钱?

    穆东哪有资格吸纳存款?这个说法太吓人了!弄不好就是非法揽储啊!

    详细的问了一下,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听说了穆进乾给在穆家堆场存了50万,闻风赶来的。

    老百姓比较实在,我把钱给你,你给我利息。这和银行一样,可不就是存钱嘛。

    所以,穆进乾那样的能人,会说,借钱给穆东。普通老百姓就直接多了,来存钱。

    穆东才算搞明白,这些人也想把钱借给穆东,吃点利息。

    穆进乾这样的有钱人都敢借给穆老板,自己家这点钱,肯定亏不了。

    所以,普通百姓的从众心理,有时候也是有积极因素的。

    来的人提出的数额都不大,有一万两万的,也有三万五万的。要求也都不高,年利息6%,比存在银行要好很多。

    要知道,2008年银行一年期的定期存款利率,才2.3%,6%,可是银行利息的两倍还多呢。

    穆东有些犯难,这些钱,穆东真心不想要,太琐碎了,这家一万,那家两万的。

    并且农村人,没什么契约精神(当然城里人也不大有),这个钱,说是存在你这里也罢,借给你也罢,如果他家里有什么事了,他就会想要回去。

    你说要是什么大事也算了,有时候三姨家的二表姐要买母猪这样的事情,也能成为要钱的借口。

    穆东从小在农村长大,这样的事情,也是没少听说。

    穆东就有些推辞。结果来的几个人不干了,他们打了几个电话,找来了一个人。

    穆化峰,村委主任穆化峰。

    这股风,就是穆化峰给刮起来的。

    穆化峰其实是好心。他觉得穆东大额的钱能用,小额的钱也肯定能用,积少成多嘛,并且利息比大额的还低一些。

    关键是,穆化峰也想参与。

    自己上门不大好意思,干脆找几个人来当开路先锋。

    结果,这几个先锋出师不利,穆老板拒绝了。

    没办法了,穆化峰只好自己硬着头皮顶上来了。

    堆场办公室,屏退了众人,穆东和穆化峰一起吸烟。其实穆东不大愿意吸烟,没办法,这个场合,一起吸烟,那是社交活动。

    穆东道:“叔,你的主意吧?你有钱拿来就是了呗,其他人的钱,我真不想用。”

    穆化峰道:“我这不是想着帮你嘛,没想到你小子不领情啊。”

    穆东道:“叔,哪能不领情呢?只是有些钱太零碎了啊,我有点嫌麻烦。”

    穆化峰吸了口烟,吐出几个烟圈,慢慢说道:“东子,有个道理你可能不懂。别看大家是送钱给你,你要是不收,得罪人呢。”

    穆东愣了,他还这没想到这一层。

    农村人要个脸面(当然城里人也要脸面),加上农村的这种住房架构,大家串个门聊个天的,走动比较多,不像城里关起门过日子,很少走动。所以农村人有什么事,流传的特别快。

    今天这个钱穆东要是不收,那铁铁的得罪一些人。送上门“存钱”,人家都不要。太丢人,太跌份啦。

    只要这个消息一传播,紧接着就能传出“穆家小子目中无人啊”、“穆家门槛高了啊”,诸如此类的消息。

    弄不好,连穆爸穆妈也要受编排。

    得,听人劝吃饱饭,从善如流吧。

    一会功夫,办公室的门开了,穆老板宣布,接受村民“存款”,下午来办手续。

    至此,穆化峰掉到地上的面子,华丽丽的捡了起来。

    至于为什么不现在办手续,穆大老板说了,他要去镇上打印一些协议。人太多了,手写太费劲。

    得,到底是大学生,还专门打印协议,很正规啊。

    有人就附和,是啊是啊,听说堆场管理的也很正规呢,经常贴个公告什么的。

    当天下午,穆东陆续和一些人签了借款协议,收到现金后,又手写了借条。期限半年,年利6%。

    当然只能是借条,虽然村民口口声声说是存款,可是穆东哪有吸纳存款的资质。

    并且穆东一再声称,真是不缺钱,完全是看在乡里乡亲面子上,暂时用一下。

    嫌半年短?真的只借这么长时间,时间再长就不收了。

    结果越这么说,来“存钱”的人越多。

    当天晚上,穆化峰悄悄送来5万块钱。穆东自然是区别对待。半年期,月息百分之一。

    穆化峰就觉得,穆东特别懂事,自己特别有面子。

    而此刻,穆三叔觉得,自己特别没面子。

    先是穆进乾在穆东那里“存款”的事传到耳朵里,接着有传出好多人在穆家堆场“存了钱,利息高”。

    穆三叔倒是觉得无所谓,穆三婶坐不住了。

    没想到,穆东这小子还真能折腾事。连穆进乾那样的能人都去“存钱”了啊。想起穆东以前说过让入股,穆三婶觉得,现在入股也不晚嘛。

    于是,就和穆三叔说,让穆三叔拿着5万块钱,去找穆东――入股。

    于是穆三叔觉得,特别没面子,一点面子都没有。

    自己的面子,自己拿来当了鞋垫子。

    当如穆东劝大家入股的时候,自家媳妇那是冷嘲热讽,扬长而去。现在反过来去求侄子,怎么拉的下这个脸?

    那是侄子啊,是晚辈。

    要是去求大哥,低个头也就算了,可是大哥是真心说了不算啊!

    穆三叔犯了难,自己在家喝闷酒。媳妇在耳边絮絮叨叨的说,他就当听单口相声了。

    又过了一天,穆三婶实在不愿等了,揣上钱,硬拖着穆三叔,来了堆场。

    这是穆三婶第一次来。看着忙碌的热火朝天的堆场,穆三婶觉得坚定了很多,看来入股还真能行。同时心里不免有一些嫉妒。

    看到人,穆三婶嘴巴那叫一个甜,大哥大嫂,二哥二嫂的叫着,含糖量很高。

    大家也都简单应了声,同时心里琢磨,她来干嘛了。

    正好穆东出来,穆三婶赶紧道:“哎呀,小东,我们入股来了。好不容易攒了点钱,就赶紧给你拿过来了。”

    穆东心里腹诽: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啊。

    但三叔的面子还得看,虽然三叔铁青着脸。

    穆东热情的把三叔和三婶迎进了办公室,同时把穆爸穆妈,二叔二婶都请了进来。

    还是多几个人见证比较好。

    穆东给穆三婶签了一份借款协议,半年期,月利率2%,入股什么的,穆东肯说,三婶未必肯信。还是黑纸白字,落得方便。

    至于以后结算,穆东自然也不会让三叔吃亏,肯定按照正常收益结算,会远远超过这份协议。

    毕竟堆场成立起来,三叔也操了心。

    两天之后,穆东宣布,不再借钱了,一分都不借了,不缺钱。这让后来赶过来的有钱人,懊恼不已。

    两天的时间,穆东累计收到35万的“存款”。

    这还不算三叔的股份。

    穆东顾不上谁开心谁懊恼,他无比的开心。

    因为,肖肖要回来了,国庆放假啦!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