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开张了
    张主任介绍完情况后,结账离去,自然,穆虹会给出一份人情,折扣是少不了的。

    三个人再次坐下,慢慢用餐。

    穆虹对穆东说:“东子,担保的事,你放心。我争取把两个担保人都落实好,不让肖肖再跑一趟。现在刚开学,请假也不方便。这种手续,只能工作日办理,周末什么的,也办不了。”

    穆东道:“那就谢谢大姑了。”

    穆虹道:“跟我还客气。”说着转向王绍强:“当家的,穆东这个生意,咱参一股?”

    王绍强翻了翻白眼:“你才是当家的好吧。”说完对穆东说:“小东,我们投10万,你小子可给我们把好关,可别弄赔了。”

    穆东道:“姑父,你放心,真要赔了,我打工还给你。”

    穆虹道:“呸呸呸,不吉利,说什么赔不赔的,赔了就赔了,不用你还。”

    王绍强道:“还说不吉利,你说的比我俩说的都多。”

    三人吃完饭,又喝了一会茶,穆东告辞离去。王绍强要开车送穆东回去,穆东推辞了,他借口再逛会街,坐公交车回家了。

    在公交车上,穆东想起来,要不要先买辆车,这样跑来跑去的方便一些。想想又笑了,现在连驾照都没有呢,买什么车。

    考一本驾照,倒是可以考虑。

    到家已经傍晚。

    吃过晚饭,穆东给肖肖打了电话,说了贷款担保的事情,肖肖自然满口答应。穆东让肖肖先开好收入证明,做好请假回来的心理准备。

    次日一大早,村委会主任穆化峰就和穆三叔一起来到了穆东家。穆化峰高兴的说:“东子,昨晚村委会开过会了,那块地是36亩,你承包10年,每年一亩地承包费90块钱。上午我们一起去量一下地,下午签了合同,再去镇土地所做个备案,那块地就是你小子的了。”

    穆东心想,每亩地比自己的报价还便宜了10块钱,这穆主任也是个妙人。嘴上说道:“叔,您费心了,今晚上请你喝酒,晚上镇上饭馆,答谢村领导。”

    穆主任道:“答谢什么呀,晚上去我家喝,镇上有什么好吃的,你想吃啥,我让你婶子给你做”说完转头对穆爸和穆三叔说:“大哥,三哥,你们都来。”

    大家呵呵笑起来。

    穆东又说道:“叔,这个承包合同,让我爸和村里签,没问题吧?”

    穆化峰道:“你爷俩,谁签还不是一样。”

    说完,几个人一起动身,去了河滩。村里的会计和保管员已经在河滩上等着,人都到齐了,大家一起动手,测量了一下荒地的面积,然后画了个草图。实际的面积是36亩2分地,本来大家都说2分就不算了,但是穆东坚持有多少算多少,这又让穆三叔一阵疑惑。

    下午穆爸和村里签了承包合同,在穆东的坚持下,合同里附上了测量时所画的草图。然后穆东从带回来的现金里,取出了32580元钱,一次性支付了10年的承包费。然后一行人去了镇土地所。虽然是周六,但是穆化峰担心节外生枝,提前求了人,所以他们去的时候,一个办事员正在等着。很快做好了备案。此刻起,这块荒地,就是属于穆家的了。

    下午回家后,穆东让穆爸好好保存承包合同。其实穆东都不用说,穆爸小心的很,三万多买来的东西,肯定要仔细放好。

    穆东之所以让穆爸和村里签合同,是因为穆东知道,这块地在几年以后,会有一份巨大的收益。所以,这块地不能算到河沙的生意里,以免以后扯皮。至于面积上一再严格计算,也是为了避免以后可能会出现的问题。

    晚上穆东带了一箱好酒,叫上穆三叔,去了穆化峰家。穆爸没去,他不善于和领导人打交道,呵呵。

    穆化峰是真心高兴。村里鸟不拉屎的荒地,竟然一下子卖了三万多。要知道六七百人的小村子,村委根本就没什么固定收入。这三万多,完全是意外之财。所以,他真心诚意的请穆东来喝酒。隐隐的,他觉得穆东这小子以后会更有出息,现在处好关系,以后好打交道。

    穆主任,村上的会计,保管员,治保主任,甚至妇女主任都来了,加上穆东和穆三叔,七个人喝了一晚上酒,喝到一半穆东就跑了,其他大部分都是长辈,穆东有些拘束,再加上农村的酒场,荤的素的,泥沙俱下,穆东也有些尴尬。所以中途尿遁了。

    紧接着是周日。刚吃过早饭,穆晓霞和钟国栋带着俩孩子过来了。他们带来了三万元钱。接着,穆爸也给穆东拿了三万元钱。穆东接过老爸递来的三万元钱,心想:在另一段时空里,老爸也是这个时候给了三万元,支援自己买房子。可惜当时看花了眼,错失了第一次买房的机会。

    穆东又去叫来了二叔二婶。大家一起商量几件事。

    先说了土地承包的事情,接下来的任务是修路和平整土地,还要在沙场盖几间房子,用来看护和管理沙场。

    穆东做了一些安排。

    首先,征得姐姐和姐夫的同意,穆东安排姐夫去泉城学习开铲车,正规的名字叫,学习装载机驾驶。穆东之前打听过,泉城有一家专门培训装载机驾驶的学校,上车的机会很多,学期15天,费用2元。学校包食宿,穆东一共给了姐夫5000元钱,余出来的作为备用和生活费。穆东告诉姐夫,最好明天就动身,好好学一下,沙场自己要买铲车,回来就开自己的铲车。

    第二,穆东说了贷款的事情。五户农户联保,现在,穆东家,姐姐家,二叔家,有三户,小姑家离得太远,办手续什么的不方便,还需要找两户。三叔家,估计三婶不会同意,穆东让穆爸找一下村里要好的,也不白帮忙,每户给1000块钱。

    第三,穆东安排穆爸和二叔,准备采购建材,再找几个相熟的瓦工木工,沙场要盖几间房子。房子要宽阔结实,不用省钱,要计划10个人以上在那里住宿和吃饭,所以还要盖伙房。

    第四,穆东安排老妈和二婶,去办三件事,一是去找一些人手,平整场地和修路的时候,除了机械设备,还需要一些辅助工,这些人三天后就要用,10到20个人。第二是让俩人采购一些米面油什么的,做好沙场开张后做饭的准备;

    最后,就是穆东自己。他打算今天去趟鲁ns区先租赁一辆铲车,用于前期土地平整和整理沙堆,姐夫需要15天才能学完驾驶铲车,这中间有一个空挡期,不能等。同时,顺便看一下二手铲车的价格,为后期买铲车做准备。

    看着穆东井井有条的安排这些时期,在场的人都觉得,这孩子,真是长大了。

    按照穆东的安排,大家都忙碌起来。

    穆东也坐上了去鲁ns区的中巴。到了市区后,穆东先去了鲁南二手机械设备市场,看了一下二手铲车。转了一圈,对成色和价格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然后去了设备租赁市场。

    在租赁市场,穆东最终租赁了一辆当地产的南工50大型铲车,租赁费每天600元,租期20天。每天早七点到晚7点,12个小时,一个老板一个司机,俩人轮流开车,不负责柴油。要求包食宿。食宿好解决,暂时住家里就行。柴油的问题,穆东有些头疼,还得自己买柴油吗?好在对方说了,他们有自备的小型加油罐车,穆东只需要跟着罐车去加油站采购就行。

    双方约定好了第二天一早在谭庄镇附近碰头,穆东预付了一些定金,准备回家了。其实之所以租了这辆车,也是因为车老板是束河县人,一说起谭家庄,对方知道具体的方位。这样也少了很多麻烦,要是用个外地的,还得专门带路。

    离开市区钱,穆东又去了一趟土杂市场,采购了两套最大号的帆布帐篷。沙场里房子,一时半会还盖不起来,先用帐篷顶一阵子,天气热,不能总是站在太阳底下。

    买好帐篷,穆东租了一辆小货车,直接回家。

    下午回到家,姐姐和姐夫都在。姐夫告诉穆东,明天一早动身。穆东给程强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姐夫的事情,委托他帮忙接一下,然后带着去培训学校报到。程强自然答应好好的,虽说明天是周一,要请假才能出去,程强应该应付的来。

    穆妈和二婶说已经找到了十几个人,米面油也都买了一些。

    穆爸和二叔稍后也回来了,说已经订好了红砖、水泥和白灰,这些明天就能送到。木棒房梁和房瓦,要后天才能送来。瓦工也联系好了,明天就可以开始干活。门窗买了二手的,市区拆迁淘汰下来的,宽大,质量也好。

    穆东也说了铲车和帐篷的事。

    大家边交流着,边准备晚饭。每个人都有些兴奋,这个家族,很久没有过的力量,在一点点复苏。

    9月8日,周一。

    早上六点钟,一家人又都忙碌起来,简单吃了早饭,穆东先去镇上接了拉铲车的拖板车。然后又带着小油罐车去加油站买了柴油,然后一起去了现在的荒地,也就是以后的沙场。

    穆爸已经带着一些人在忙着安装帐篷。穆妈用电动三轮车拉了几大桶水来,请在张罗烧开水。二叔二婶也都在一起帮忙。

    穆东带着铲车老板,详细的看了一下地形,然后提出了具体修路线路和平整要求。修路简单一些,选定路线,铲车平推几次,然后宽大的轮胎走几个来回,压实就行。

    场地平整稍微麻烦一些,主要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坑要填上。这样以后存放沙子和车辆运输才能顺畅。加上场地这么大,36亩地,铲车老板估算了一下,每天12小时这么干,也要四五天。

    穆东道:“我只给你3天时间,你们两个司机,早上早起一会,晚上加个班,加班费怎么算?”

    铲车老板道:“这样吧,早5点到晚8点,每天15个小时,你给900,三天保证给你推平。”

    穆东:“成交,要保质保量。”

    安排完这些事。穆东又交代了穆爸一些事情,转身离开了。

    穆东要去拜访附近的沙场老板。三天以后就要开始囤沙了。

    第一个沙场的规模不大,有一条小抽沙船,每天大约有大约二三十车的出沙量。

    是的,穆村这里,包括周围很多地方,销售沙子,不是按照一立方米多少钱,是每车多少钱。

    什么样的车呢?

    早年间,都是12马力的拖拉机,那时候沙很便宜,装多装少,也都不大在意。可是拖拉机拉沙,有个巨大的缺陷。因为要翻越河道边的土坝,需要爬坡。而负重的拖拉机,在爬坡时,车头容易翘起,很不安全。

    后来,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拉沙神器,名为“四不像”。

    “四不像”是用老式的解放车底盘改装的一种运输车辆。安装了大马力的柴油机,车头和车斗处在一个底盘上,轮胎采用加宽的汽车轮胎,安装了液压自卸装置。车辆马力大,底盘高,通过性好,有的车头都不密封,直接裸露着柴油机,完全是敞篷车的概念。因为它既不像拖拉机,也不像汽车,反正什么都不像,因此得名,“四不像”。

    “四不像”是穆村周围运沙车辆的标准运输工具。它的车斗,长约2.5米宽2米高1.2米,车厢装平的话,装6立方米沙子。一般沙场,都是铲车装车,会有一个尖,基本上一车沙,是7立方米左右。现在市面上一车沙的价格,送到家门口,是70元,相当于每立方米10元。

    第一个沙场的老板,就是本村人,名叫穆通同庆。穆同庆比穆东低一个辈分,喊穆东小叔。他热情接待了穆东。

    现在沙场的生意都不大好做,一些专门运沙的二道贩子,来买沙都是记账,一个月一结。沙场自己往外送给建筑商的沙子,也都是记账。算起来抽沙每天赚不少钱,可终究是纸上财富。所以,当穆东提出现款的时候,穆同庆高兴的不得了。当穆东提出他家的沙子有多少要多少的时候,他兴奋的快疯了。他现在堆放着不少沙子,加上每天还出产,想想都幸福的要疯掉,现钱啊!!!小叔说了,一天一结也行,一车一结也行!!!

    好吧,接着谈价格,穆东最后拿到的价格,50元每车。

    穆东只提了两个要求:一,车厢里沙子必须冒尖。二,沙子必须是机器筛过的,不能有鹅卵石。

    最后,穆东告诉穆同庆:三天以后,开始收沙。

    穆东接着去了附近第二家沙场。这家沙场规模大一些。有一大一小两条抽沙船。每天大约出产六七十车沙。

    这家沙场的老板是钟村人,和钟国栋同村。名叫钟连杰。钟连杰也早就听说了穆家的小子要往外地贩沙,可还是对穆东提出的现款收沙,吃惊不已。最终,穆东谈下来的价格是55元每车。穆东的条件还是两条:冒尖,筛选。

    下午穆东又谈了两家沙场,他们离得稍远,运输成本高一些,最后谈成的价格,每车60元。

    谈完这四家沙场,穆东觉得差不多了。后期的客户,应该不用谈了。只要这四家沙场开始送沙,拿到现钱。消息慢慢传出去,以后守株待兔就行了。

    接下来两天,穆东一直在沙场里,盯着土地平整和房屋建设的进度。为了加快盖房进度,四间瓦房的小工程,已经有近20个工人在忙碌。穆妈和二婶,光是做这20个人的午饭,已经忙得团团转。更何况还有近十号人,一日三餐都要吃。

    这期间,发生了三件事。

    一是二姑来过一次,送来了两万元钱。并且带来了谢东林。谢东林从此在穆家住下,在沙场帮忙。

    二是穆爸找到了两家愿意担保的农户,其中有一家,竟然是村主任穆化峰,他是听说穆爸需要担保,自己找上门来的。

    最后一件是,穆二叔也给了穆东两万元钱。并且,让在鲁ns区打工的穆大国,回来帮忙。穆大国和穆东同岁,比穆东小两个月。

    家人交来的这些钱,穆东都一笔一笔的记清楚,包括各种花销,都做了详细记录。

    三天的时间,很快在一家人忙忙碌碌中过去了。

    9月11日,周四。一家人陆续来到沙场。

    土地已经基本平整完毕,还有一点扫尾的工作,但是已经不影响车辆进场卸沙了。连续三天,铲车两人组也确实累惨了,不过总算勉强过关。

    四间高大的瓦房已经矗立起来。穆东决定,内外都不粉刷了,直接用灰浆把红砖勾缝,这样屋里干的快,可以尽快住人。地面也不打水泥。直接垫上黄土,打平,铺上红砖。作为专业的瓦工,穆爸提出了修改意见,内墙可以勾缝,但是必须粉刷,否则屋内光线太差。穆爸提出,内墙用很薄的涂料粉刷,用气泵直接喷涂,一天啊就能晾干。

    道路入口处,一个简易的门楼。一块大大的木牌已经立了起来,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穆家堆场。本来想叫穆家沙场的,可是穆东念了几遍,觉得很怪异,就放弃了。

    几辆满载沙子的“四不像”静静的等在门口。穆大国和谢东林各举扛着一根缠满了鞭炮的竹竿。

    片刻,鞭炮响起来,几辆“四不像”缓缓驶入。

    开张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