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回家
    总经理办公室里,谈话还在继续。

    穆东:“勇哥,我有些新想法,给你汇报一下。”

    韩勇道:“汇报就不必。说出来咱俩商量,一起探讨一下。”

    穆东:“两件事,一个是前期我打算租一辆铲车。现在你这么信任我,投入这么大,我想如果价格允许的话,买一辆二手的铲车,这样和租用铲车相比,可以降低很多费用。并且,项目结束后,我们可以卖掉,二手铲车保值率高,我们最多用一年,应该不会折损很多钱。”

    韩勇道:“这些事你自己决定就行,不用和我商量,我觉得能行。第二件事呢?”

    穆东道:“第二件还是我辞职的事,我想,要不我最近就辞职算了,别等裁员了,现在时间很紧,两三个月天气就转冷了,我想现在就回老家,尽快筹备起来。”

    韩勇沉思了一会,说道:“这样吧,这件事你不要着急,你把手头的工作尽快处理一下,然后写一个去鲁南出差的申请,名义你自己想,时间10天左右,先报给综合部和财务部,我批一下,这样你可以回去筹备一些事情。最近我也向总公司打听一下,看看裁员的文件什么时候能下来,应该也快了。对了,你辞职后,市场部的经理,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穆东:“市场部没有设副经理,几个大区经理,鲁西区域的林翔雁综合能力比较好,只是不知道总部能不能批准。”

    韩勇道:“我考虑一下吧。”

    穆东刚回到自己的工位,程强来找他。

    “东哥,为了庆祝你大病初愈,晚上请你喝酒,叫上嫂子。”

    穆东:“你也知道我是大病初愈啊!我现在还不能喝酒,心意领了。你嫂子今天刚开学,也忙,过几天吧。正好,你等一下,把买床的钱给你。”

    穆东数出一沓钱,交给逞强,说:“你点点。”

    逞强顺手接过来,塞进口袋,说:“点什么点,那我走了,周末再约你。”说完转身走了。

    穆东坐下来,开始整理手头的销售资料和客户资料,提前做好辞职和工作交接的准备。

    第二天上午,穆东向综合部和财务部申报了出差申请,事由是鲁南联通公司走访h县级市场维护,时间自9月4日至9月12日,一共9天。

    因为超出了综合部出差5天的审批权限,综合部把申请书汇报给总经理韩勇。韩勇下午就签批了,速度之快大出综合部的意料。其实9月13日和14日是周末,穆东可以9月15日回公司报道,这样算起来,穆东一共有11天的时间。

    当天,穆东给逞强说了出差的事情,约定等穆东出差回来,找时间再聚。

    接着,9月3号上午,韩勇组织小规模会议,宣布由林翔雁担任市场部副经理并兼任鲁西大区经理。

    市场部副经理这个职务,在总公司的编制里,并不存在,所以不需要总公司批准,鲁东分公司自己就能决定。

    也就是说,林翔雁的级别和薪金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多了一个部门副经理的名号。尽管如此,林翔雁还是兴奋的满脸通红,神采飞扬。

    林翔雁26岁,比穆东还大一岁。进公司3年,也算是老员工了。在这次和联通合作的订单中,她管理的鲁西区域,分销速度快,终端零售量高,业务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可见一斑。要知道,光是省联通采购了手机,还只是第一步,逐级分销下去,然后卖到消费者手中,才算是结束销售。

    韩勇这一招非常独到。市场部副经理不用总部任命,但是在以后向总部申报林翔雁升任市场部经理的报告中,这个虚衔却可以加分不少。

    9月3日下午,穆东以出差时间较长为借口,向林翔雁吩咐了一些工作,详细介绍了省联通订单的收尾情况,还转交了一沓销售报表和客户资料。林翔雁有点发懵,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不像是交代工作,倒像是交接工作啊!穆经理拿出来的资料,太全面了啊!

    打发走了迷迷糊糊的林翔雁,穆东给肖肖打了电话,说下班去接她,晚上一起吃饭。

    傍晚接上肖肖,俩人一起去吃了肖肖爱吃的水煮鱼,然后回了穆东的住处。接着,穆东详细的向肖肖说明了辞职和做河沙生意的事情。顺便也把明天出差的真实情况说了,名为出差,实际是回老家。

    肖肖有些吃惊。他知道穆东,最大的理想就是在城市里扎下根,怎么突然回老家做生意。

    穆东解释说只是一个短期的生意,很快就会回来。然后笑称,要赚钱养你呀!要给你买房子啊!

    肖肖还是不放心,问道:“怎么突然想到做河沙的生意?”

    理由简直不要太充分!穆东:“我们公司韩总看好这门生意,我们俩合作。”

    肖肖最后还是半信半疑的说道:“那你自己多注意点,做河沙生意,很辛苦的。”

    穆东道:“恩,我会的。那个……,今晚别走了呗!”

    肖肖咬了咬嘴唇,说道:“好吧,你明天要走了,今晚陪你,不过,你要听话哦……”

    穆东:………

    俩人陆续洗了澡,一番有界定范围的温存之后,分铺而眠。

    第二天一早,肖肖去学校上班。穆东找出自己的银行存单,等银行上班后,全额取出了存单里的5万元存款。然后踏上了去鲁南市的大巴车。其实火车更安全一些,只是泉城至鲁南的火车,全天只有四列,还有两班是在晚上,时间实在是不合适。

    在大巴车上,穆东接到林翔雁打来的电话,省联通的尾款已经到账。这标志着整个订单采购工作已经全部完成。穆东的最近一段时期的工作,完美结束。至于以后的分销和终端零售,就看林翔雁的了。

    四个小时候,穆东到达了鲁南市。

    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再次袭来,整个城市变成了几年以前的样子。高架桥?还没修。环城路?还没通。一些后来的地标性建筑物,还看不到。

    穆东仔细的辨认着,努力的把自己的记忆和现在的景观融合在一起,终于慢慢的让自己的大脑平静下来,可以顺利的接受眼前的一切。

    鲁南市,自然是在鲁东省的最南边。南接苏淮省的圩州市和涟水市。这三个地市,虽然是两个省份,但是土地接壤,很多县乡紧紧相连,经济联系极为紧密。所以素有“鲁南苏北,经济一体”之说。

    一条长长的颖河,在鲁南市中心穿城而过,一直延伸到遥远的苏淮省,然后汇入东海。坐在出租车上沿河而行的穆东,看着夏日阳光下波光粼粼的宽阔河面。河面上每隔几百米就有一艘抽沙船在热闹的忙碌着。穆东知道,最多半年,这片河道将恢复宁静,而这些大大小小的抽沙船,将被闲置,被废弃,直至被肢解。

    穆东先去了鲁南市联通公司。省联通公司已经关照过,穆东顺利的走访了几个部门,然后说最近几天自己会在市区以及下面的县城走访一些卖场,了解终端销售情况,然后告辞离去。

    表面的工作,已经做足了,下一步就是,回家!

    穆东在市区的商场里,咬牙买了一件真丝短袖t恤衫,一件精梳棉短袖衬衫,两条高档西裤,一双进口皮鞋,最后买了一条牛皮腰带。接近一万大洋花出去,素来节俭的穆东,觉得一阵肉痛。选了一身换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说,人靠衣裳马靠鞍,古人诚不欺我。

    接着穆东又给父母买了几件衣服和一些营养品,包了一辆出租车,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小时后,出租车达到了目的地,穆村。

    穆村是一个人口六百多人的小村庄。穆村周围,还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大约七八个村子。几个村子加起来,大约有接近一万人。几乎是一个小型的乡镇了。乡镇的驻地不在这里,而在10公里之外的谭庄,所以叫做谭庄镇。

    穆村所在的位置,东西各有一条河。穆村和附近的几个村子,就居住在两河之间宽约10公里的狭长地带上。村子东面的河,名为束河,从县城的方向而来。县城名为束河县,整个县城因河得名。西面的河,就是穿越鲁ns区的颖河,穆村在市区的下游。当地百姓不管什么束河颖河的,东面的叫东河,西面的叫西河。

    根据束河县志记载,明朝末年,当地发生了一次级别非常高的大地震。用县志上的话说,“日月无光,天崩地裂,山摇地动,江河改道,受祸者众,死者什七。”据说,穆村附近大的两河并行,就是当时的大地震造成的。两河在穆村附近并行大约20公里后,在下游交汇。

    两条河带来了极其丰富的河沙。穆东小时候,冬季枯水期的时候,河床上沉积的沙子,有三四米厚。那时候当地老百姓需要建房用沙的话,都是冬季采砂,春季开工建房。采砂极其简单,拖拉机开到河道里,直接挥动铁锹装车就行。除了一些力气和一点柴油钱,几乎没有成本。

    最近几年,下游修了水库,冬季河道里也见不到底了。所以慢慢的出现了抽沙船,河道采砂,岸边堆放。

    河道里抽上来的沙子,是非常干净的水洗沙,稍加筛选,就是高品质的精细黄沙,可以直接使用。

    穆东到家的时候,已经6点多了。夏日的傍晚,7点多才天黑,穆东提着大包小包,在家门口下车的时候,天光还大亮着。

    村子里的景观,整体的变化不大,只是比另一段时空少了几户人家的小楼,村子外的道路还没铺上水泥,其他的基本上一样了,穆东接受起来,丝毫没费什么力气。

    尤其自家的房屋和院子,和另一段时空里的记忆一模一样。

    哎,穆东在心里叹了口气。这说明自家很多年都没有变化,房子都没改建过。

    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尤其是在省城上班的“能人”,穆东在村子里也算有一点名气。看到穆东从车上下来,远远近近围过来几个人,热情的打着招呼。

    “小东回来了。”

    “小东今天穿的这么精神,赚大钱了啊!”

    “小东,买啥好东西,大包小包的。”

    “嗳,小东,怎么没带你那漂亮媳妇回来?”

    穆东赶紧掏出兜里备好的香烟,一边“大哥二嫂三叔二大娘”的回应着,一边麻利的给在场的几个男人匀了烟,又掏出打火机一一点上。

    有人发现了门道:“嗬,苏烟,你小子这是发财了啊!”

    穆东呵呵不语。穆村地处鲁南苏北经济带,苏烟在这个范围内颇有名气。所以,被人认出来,穆东的目的就达到了。

    好吧,焕然一新的衣服,高档的苏烟,大包小包的礼品,都是穆东处心积虑准备的。就是为了一个崭新的形象,为接下来的河沙生意,营造一点氛围,争取可以进行的更顺利一些。

    穆爸穆妈也闻声迎了出来。穆东提前打过电话,父母知道他要回来。

    穆东扫了一眼,心里有些高兴,爸妈比自己记忆里的年轻一些。

    穆爸穆妈招呼大家去家里坐,大家自然都识趣,嬉笑一阵,四散离去。

    穆东相信,此刻开始,“穆化山家的小东子发财了”的消息,会随着离去的这几个人,慢慢的在村子里扩散。

    穆爸,名穆化山,52岁,是穆家老大。穆化山下面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也就是穆东的两个叔叔和两个姑姑。穆东的爷爷奶奶都已经去世,在这个小家族里,穆爸可以说是当前的核心人物了。

    穆爸性格淳朴,农闲季节做建筑工,是附近小有名气的瓦工。只是瓦工这样的工作,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加上风吹日晒的,五十露头的穆爸,原本高大的身材已经略显佝偻了。

    一家三口进了家门,穆妈边走边埋怨穆东不该乱花钱,买这么多东西。穆爸只是默默的抽烟。

    穆东中午给家里打过电话,说是晚上回来,让穆妈多做点菜,晚上请二叔三叔来喝酒,有事商量,并且让姐姐姐夫也过来。

    穆妈已经做好了几个菜,还在灶间忙活着其他的菜。说话间姐姐一家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过来了。

    姐姐和姐夫也比记忆里年轻很多,真好。穆东心想。只是俩孩子也小了好多,正是淘气的年龄。

    姐姐穆晓霞,比穆东大五岁。10年前嫁到了和穆村相邻的钟村,现在都两个孩子了,大的是女孩,名叫钟书娜,8岁了,小的是男孩,叫钟书杰,5岁。姐夫钟国栋,比姐姐大三岁,在镇上的翻砂厂上班。钟村离穆村很近,也就2公里左右,平时穆东不在家,穆爸穆妈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姐姐和姐夫在照顾。

    姐姐家两个孩子一进屋就叽叽喳喳的闹腾起来。姐夫陪着穆爸抽烟。姐姐去了灶间帮穆妈做饭,穆家现在还保留那种老式的灶台,烧木柴,拉风箱助燃。平时穆爸穆妈两人在家,都用煤气灶做饭。今天要做的菜多,还是用上了老灶台,大锅炒菜要快很多,分量也足。

    穆东和姐夫告别一声,去了二叔和三叔家,请他们过来喝酒说话。

    去到的每一家,发现所有的家人都变得年轻了,都比记忆里的形象看起来舒服多了。这真是很奇妙很开心的体验,穆东愉快的想着。

    按照农村的老理,晚辈上门去请,是很正式也很有面子的。因为穆东晚上要说的,是一件大事,必须在这些细节问题上,摆正自己的姿态。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按照穆东的想法,囤河沙这件事情,最好是家族一起来操作,这是个短线的生意,自己人一起运作,便于管理,并且上手会很快,还来不及有什么家族弊端的时候,基本就已经结束了。

    当然,这是个自愿的事情,穆东提出项目,各个小家庭自行决定是不是参加。每家的情况不同,或者有谁家不愿意参加也说不好。

    但是,穆东必须把大家召集起来,说这个事情,不能闷头自己干。这样以后会落下埋怨。吃独食,无论在哪里,都是遭人嫉恨的。

    家族亲情,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好好维护,才能家和万事兴。

    至于大姑和二姑那里,穆东也决定告诉她们,只是她们两家离得远,穆东打算单独上门去说。

    穆东陆续请来了二叔和三叔,二婶和三婶也一起过来。几个堂弟堂妹,上班的上学的,都不在家。

    须臾,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咳咳,没有什么华灯,打开屋里的电灯,电视机前,大电扇下,一大家子大大小小十一个人,热热闹闹的开席了。

    酒过三巡,穆东开始说起了关于河砂生意的事情。

    其他人都有些疑惑。河沙?这个对穆村周围的人来说,太常见了,太普通了。以前满河道都是,根本不值钱。虽然现在因为下游水库蓄水,不能直接去河道挖沙了。但是抽沙船弄上岸的沙子,也值不了多少钱。更何况,在河道里抽沙,是个非常辛苦的生计。

    为什么小东想做这个生意?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