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合作愉快
    河沙生意,是穆东计划中的第一次试水。按照上一段时空的记忆,2009年的年初,河沙的价格有一个飞速的上涨,涨幅达到150%以上。当时,老家所有抽河沙或者开沙场的老板,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穆东记得那年春天回老家的时候,村里议论的都是沙子现在多少钱一车了,哪个卖沙的老板在县城买别墅了,哪个抽河沙的老板买豪车了,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现在是2008年8月底,大约还有四五个月的时间,可以操作这件事。穿越回来的第一次财富体验,落点在了这细碎的河沙上。穆东有信心真正的做到,聚沙成塔。

    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河沙价格上涨的时间,比2009年初泉城房价上涨的时间,提前一步。穆东想打一个时间差,利用河沙赚钱,然后在房价上涨前,买下自己的第一套住房。

    穆东之所以突然和韩勇分享了这个信息,是因为韩勇关于辞职和裁员的举措,深深地感动了他。穆东是打算悄悄辞职离去的,而韩勇用一个擦边球,全力为穆东争取了利益。钱不在多少,感情却是沉甸甸。所以穆东决定,和韩勇分享这个信息,也和他分享这一场小小的财富。

    根据穆东对韩勇的了解,韩勇会做出客观的评定。至于穆东所说的开发区建设和河道风景区申报,属于半真半假的信息。这样的传闻一直都有,但是现在,只有穆东知道,这些传闻,很快就要变成现实。再加上国家经济大环境的变化,一路把河沙的价格狂推了上去,造就了无数的财富故事。

    第二天,8月29日,周五。穆东去公司综合部领取了一些小礼品,比如一些u盘啊,手机扩展卡啊什么的,然后去了一趟省联通公司。

    一上午,穆东满面微笑的在联通市场部和财务部之间来回穿梭。抬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是带着礼物来的。穆东顺利的协调好了一些小问题。

    省联通的采购订单,前期执行的很顺利。最后一批货物已经交付,还有一笔尾款,9月初省联通就能支付。穆东顺势邀请联通市场部和财务部的领导晚上一起坐坐。一番推辞之后,领导们也都答应了。

    穆东刚刚伤愈,不能喝酒。他回公司立即向韩勇汇报了晚上的宴请,请求韩勇支援。韩勇自然当仁不让。废话,这笔订单,关系整个分公司下半年的业绩,谁都期望能完美收官。

    晚宴很精彩,宾主尽欢。衡量晚宴精彩不精彩,主要是看酒有没有喝好,衡量酒是不是喝好了的标准,主要是看有没有人喝大。

    穆东没喝酒,他给客人的解释是,刚做完一个小手术,客人们也都理解。穆东心里想,屁股上缝了几针,也算是小手术了。

    韩勇带来了程强,俩人都是胖子,一个高又胖,一个矮又胖。不论高矮,俩人的酒量都很出色,两个人力敌联通公司三个人,丝毫不落下风。

    最后,一桌人喝下了四瓶白酒和两箱啤酒。

    好几个人喝大了。省联通财务部的丁总,摇摇晃晃的拍着胸脯,对韩勇说:“韩老弟,放心,9月5号之前,尾款肯定结清,多大点事。”

    虽然是酒话,但是这几句话让韩勇和穆东,心里都安稳了很多。这是一次成功的晚宴也是一场胜利的晚宴,完成了既定的目标,实现了预期的目的。

    宴毕,相继离去。当然,省联通相关领导的衣兜里,一些卡片还是要顺势塞进去的。

    韩勇和程强两人打了辆出租车走了,穆东也打了辆车离开。

    本来穆东还打算溜达着回去的,可是韩勇临走时特别交代,必须打车走,绝对不能再出事。

    穆东想想也是,从善如流,打车而归。

    到家的时候,10点多了。肖肖正半躺在下铺看书。看到韩勇进来,起身说道:“回来了,要不要洗洗?”

    穆东道:“恩,我去冲一下。”去卫生间简单冲洗一下,换了衣服。

    在回来的时候,肖肖正往上铺爬。穆东道:“宝贝,说会话。”

    肖肖白了他一眼,顺势坐在他身边,说道:“晚上没喝酒啊?喝的蜂蜜?怎么嘴巴这么甜?”说着又站起来,瞪着穆东,道:“想坏事呢吧?”

    穆东哭笑不得,刚才心里暖暖的暧昧一下子荡然无存,笑道:“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肖肖道:“讲吧。”

    穆东:“一个女的问一个男的,你在想什么?男的说,你想什么我就想什么。女的瞪了男的一眼,说,流氓!”

    肖肖一下子就明白了,说道:“你这是在说我呢。”

    穆东伸手揽过肖肖,拥着坐在床边。说道:“说你怎么了,我还要吃你呢。”说完,轻吻住肖肖。肖肖也有些意动,默默的回复着。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穆东受伤这么久,天天好吃好睡,血气方刚的身体,早就攒了一团火,加上一晚上净听桌上谈些黄段子,激吻几下,一下子来了兴致。顺着肖肖的耳根一路向下,吻上了胸脯,双手绕到肖肖背后,开始脱肖肖的t恤杉。肖肖轻轻的挣扎着,到底还是沦陷了上半身。

    白嫩挺拔的双球让穆东感到一阵炫目,他轻揉几下,深吻上去。

    肖肖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了,眼神迷离,口鼻间传出微微的低鸣。

    穆东乘胜追击,继续往下探索。肖肖一下子警觉了,剧烈的反抗起来。轻声道:“你答应过我的。”

    穆东心想:都老夫老妻了,咱俩这事太复杂,不能说太细。试探着发动了几次强攻,无奈肖肖太坚持,最终还是没有搞定。

    肖肖有些恼了,低声道:“穆东,你这个混蛋!”

    说完挣脱魔掌,穿好上衣,迅速爬到上铺。

    穆东心里叹息一声,有些意兴阑珊。

    肖肖悄悄往下探出头来,对穆东说道:“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穆东懒洋洋的说:“好!”

    肖肖道:“流氓!”

    呃,报应来得挺快。

    第二天吃过早饭,肖肖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穆东道:“你还真搬回去啊?你不是生气了吧?”

    肖肖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里太危险了,我当然要搬回去。”

    穆东道:“媳妇,你还是住在这里吧,你不在,我多寂寞啊。”

    媳妇,是穆东后来对肖肖的称呼,穆东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竟然脱口而出了。

    肖肖翻了翻白眼,说道:“媳妇?我还没嫁给你呢!我后天就开学了,你这里离学校太远,再说,高雅都笑话我了。”

    穆东心里暗自懊恼,怎么就说出了媳妇两个字,这几天俩人说话,都是叫名字,原来的这个时候,怎么称呼肖肖的来?昨晚叫她宝贝,好像也不喜欢的样子。

    心里百转千回的,嘴上可没耽误。穆东道:“这有什么好笑话的,等她找了男朋友,你也笑话她。”

    肖肖道:“她还用找,追她的男人,从办公楼能排到校门口。经常有车在校门口接她呢。”

    肖肖收拾好皮箱,走来穆东跟前,摸了摸他的脸,说道:“乖啊,我有时间会来陪你”

    穆东道:“美女,你这太没诚意了啊,就算是哄孩子,也得给块糖吧。”

    肖肖嘟起嘴,在穆东脸上轻啄一下,道:“我当然有诚意,奖励美女香吻一枚。”说完转身打开房门,对穆东道:“帅哥,提上箱子,送本姑娘回府。”

    穆东有些无奈。提着箱子,和肖肖一起下楼。

    心里却在琢磨,难道“美女”“帅哥”是我们俩人的亲密称呼,这也太自恋了吧?

    俩人坐上公交车,先送肖肖去了宿舍,放下行李。然后俩人一起逛了会街,一起吃了午饭。

    吃饭时肖肖接到学校电话,下午和明天,学校老师集合,筹备后天开学事宜。穆东听着电话,有些奇怪,问道:“开学直接开就行了,有什么好准备的啊?”

    肖肖道:“市区的学校规模大,还是要准备很多事。比如新生分班啊,教室的电教设备检查啊,教材的准备啊,集中备课啊,教室办公室卫生打扫什么的。”

    穆东道:“卫生还要你们打扫?应该有校工或者雇人打扫啊。”

    肖肖撇了撇嘴,说道:“有些校长喜欢雇人打扫,有些校长喜欢自力更生,我们校长就是喜欢自力更生的。”

    穆东道:“是校长喜欢看你们自力更生吧?”

    多说无益,肖肖吃完午饭,匆匆离去。

    穆东回了自己的住处。其实肖肖搬走了也有好的一面,这样他可以有独处的时间,安静的整理一下脑海里的信息。

    取出笔记本电脑和u盘,穆东把最近在脑海里反复思考的一些资料,记录了下来。

    首先是房产信息。在另一段时空里,被房子折磨的疲惫不堪的穆东,最了解泉城的房产资料。大到几年间的房价走势,小到各个新开楼盘和成熟小区的地段信息、配套设施和户型情况,穆东都记得一清二楚。自然,国内主要城市的房价走势,穆东也有一些基础的印象。

    第二部分主要是一些原材料和农产品价格信息和产业发展情况。这是因为穆东和肖肖老家都是农村的,每次逢年过节回去,听到的都是这些话题。

    第三部分的信息比较繁杂,大到国际国内时政大事,中到经济走向货币政策,小到文体综艺明星绯闻。穆东想起来什么就记什么。

    虽说只是简单的记录,但是做起来却非常困难。因为要保密,不能直接记录,穆东设计了一套非常复杂的记录办法。复杂到前面记录好了,回过头来看却看不明白,思考了很久才明白一开始记录的是什么意思。

    穆东摇了摇头,也只能这样了,但愿以后查找起来,能用得上。

    周六下午加上周日一天,整整一天半的时间,穆东也只是大体的搭好了一个框架。然后填充了一些信息进去。有些东西,只能想起来什么记录什么了。正好肖肖也搬走了,晚上自己也方便慢慢琢磨,慢慢记录。

    穿越这种事情,亲近如肖肖,穆东也不会透漏一丝口风。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一旦泄露,后果不是谁能承受得起。

    周一,9月1日。肖肖开学了,穆东也开始按部就班的上班,站好最后一班岗,这点觉悟,穆东还是有的。

    上午10点钟,韩勇给穆东打来内线电话,让穆东去他办公室。穆东心想:应该是投资的事情有眉目了。

    进门坐下,韩勇开门见山说道:“东子,我和你嫂子商量了,这件事情可以做。”

    穆东笑道:“谢谢勇哥和嫂子信任。”

    韩勇道:“先别说谢,要说谢也是我说。毕竟是你提供了一个赚钱的机会。我就不说废话了,东子,我计划投资50万。”

    穆东一下惊呆了,脱口说道:“这么多?老大,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一土豪!”

    韩勇感到很迷惑,问道:“土豪?什么意思,是地主吗?土地革命时说的打土豪分田地?那时候的土豪,可都不是什么好人,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土豪劣绅,是吧?”说完,韩勇呵呵的笑起来。

    穆东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果然是言多必失,看来以后自己说话要注意一点,尽量别用什么时髦的词。

    土豪一词,好像是2013年流行起来的,当时流行一句话“土豪我们做朋友吧”然后土豪这个词也火了起来。后来苹果推出5s金色手机,也被大众称为土豪金。

    心里千回百转,嘴上可没停顿,穆东接着韩勇的话说到:“是的啊,土豪可不就是地主嘛,地主都是有钱人嘛!勇哥,你这么有钱啊!”

    穆东本来以为韩勇也就拿出十万八万的玩玩,他也有信心帮韩勇翻倍赚回来。真是没想到韩勇打算玩这么大。

    韩勇道:“我哪有什么钱,我那点工资,比你多点也有限。你嫂子有钱,她弄了间小广告公司。”

    穆东一下子轻笑起来:“勇哥,我一直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吃软饭的潜质。不对,你这都不是潜质了,这是**裸的实力啊!”

    韩勇也呵呵笑了两声,接着道:“东子,有软饭吃其实很不错的!先说正事。这50万,分成两部分。一部分30万,算我的投资,至于收益,你根据经营情况看着给,同时,我不限制你引入其他的投资。另外20万,算我借给你的,我要10%的年息,也就是一年两万。总共这50万,一年为限,最迟到明年这时候,不论挣钱赔钱,我都要收回来。”

    穆东直接傻掉了,好一会才说道:“勇哥,你投资就投资,怎么还有我的事啊?还借钱给我?你这是诱惑我啊,你就不怕我携款跑了啊?”

    韩勇笑道:“跑不跑随你,给你就是信得过你。再说,这点钱,以我对你的了解,还不至于让你跑路。还有就是,先小人后君子,20万,你个人写借据。30万,你拟一份协议,一式两份,我俩草签一下,有那个意思就行。你提供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我给你嫂子好交差。”

    说完取出一张银行卡,在桌上推过来,说道:“里面是50万,密码是你手机号码后六位数。行了,你去忙吧,再坚持一两周,估计裁员计划就能下来了。”

    穆东有些晕乎乎的回了自己的工位,感觉就像踩在棉花上,整个人都是飘回去的。几个同事看着穆东“失魂落魄”的样子,颇感疑惑。

    穆经理平时在老大那里,很受重视的啊?怎么现在看起来,像是遭受了什么非人的待遇。

    两段时空加起来,穆东见得最多的一次钱,是买那套小房子那次,24万。那可是东拼西凑的钱,大半都是借来的。

    现在兜里这张卡,竟然有50万!

    虽然穆东最近一段时间都在为创造财富积极准备着,但是揣着这张银行卡,穆东还是感觉瞬间被重击了一下。虽然这不是自己的钱,但是身怀巨款的感觉,还是让穆东觉得,好奇妙啊!

    慢慢清醒下来的穆东,更加坚定了自己努力赚钱的信念。他默默的告诉自己,要用良好的经济基础,给自己和亲近的人,满满的信心。

    手捏了捏兜里的银行卡,穆东想到了韩勇。这个大哥,好豪爽,也――好狡猾。

    20万的个人借款,绝对是韩勇对穆东巨大的支持。但是这样的豪气,也牢牢绑定了的穆东的忠诚。河沙生意在鲁南市,天高皇帝远,韩勇不可能也没有精力去参与生意。他用这样的方式,维护了穆东和自己的共同利益,也维护了穆东和自己的兄弟之情。

    穆东静下心来,写好了借条,拟好了协议,又准备了身份证复印件。然后再次去韩勇办公室,俩人签好了协议。

    韩勇夸张的站起来,握住穆东的手,说道:“穆老板,合作愉快!”

    穆东正色道:“韩老板,没有香槟吗?”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