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注意保密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走。每天,肖肖做饭,出去采购,给穆东捣药敷药,进进出出的忙活着。

    穆东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不睡不吃的时候,就慢慢回忆另一个时空里那些重要的信息,试着梳理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记录下来并且排上用场。

    三天的时候,公司老大韩勇和程强一起,来看望了穆东。穆东的脸上已经消肿了很多,可还是把韩勇下了一跳。又问了刀伤的事情,韩勇就感叹:“东子,你算是个命大的,幸亏是伤在屁股上,要是其他地方,问题可就大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兄弟!”

    程强习惯的神补刀:“要是捅在菊花上,问题也大了啊!菊花残啊!”

    穆东无语,怒目而视。

    肖肖则瞪了程强一眼,红着脸出去了。

    七天左右,脸上的瘀伤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的了。屁股上的伤口也不怎么疼了,穆东已经可以自由活动。期间接到两次派出所的电话,询问了一些情况,说了有人捡到了包,里面有证件和银行卡,让穆东恢复以后去领取和补录笔录。

    放下电话,穆东心想,这一段,倒是和另一时空的一模一样。

    十天的时候,穆东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就连黑眼眶也完全消失。不知道是因为敷药还是因为肖肖饮食安排的好,穆东的脸色红润了很多。

    十五天,去医院检查,伤口恢复的很好,医生给伤口拆了线,然后给穆东补写了病例和假条。

    受伤第十六天,8月28日。穆东和肖肖一起,上午去了派出所,做了笔录,领回了劫后余生的证件和银行卡。穆东找查了一下银行卡的余额,钱没少。现在银行atm机都有摄像头,况且没有银行卡的密码,劫匪倒也不敢轻易试探。

    其实警察倒是希望劫匪能去银行试探一下,这样对破案有帮助。可惜,这事没发生。

    穆东的银行卡里,都是小额的钱。穆东真正手里大额的存款,就是夹在《古文观止》里那张5万的存单,这是穆东上班两年,辛辛苦苦攒下的。

    中午俩人在外面简单吃了午饭。然后穆东带着肖肖,去了数码广场,花2000元买了一台成色不错的二手ibm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原装的金士顿u盘。肖肖有些不解,问道:“你不是有电脑吗?怎么还买这个?”

    穆东道:“笔记本电脑带着方便,偶尔出差用的上。”

    下午,穆东去了公司。

    穆东所在的公司,全名是北方电子公司鲁东分公司。北方电子公司,是信息产业部直属的国营企业。主要代理销售手机类产品。是三星手机和摩托罗拉手机的国内分销商,并且自己主导生产ctt品牌的手机。鲁东分公司,是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负责公司在鲁东省范围的手机分销业务。

    2008年的时候,国内手机的销售,已经由代理商主导的分级代理制转向生产厂家主导的渠道扁平化。像北方电子这样的代理制销售公司,经营状况已经日薄西山,每况愈下。所以,上次和省联通公司签订的大订单,才会被公司如此重视。

    行走在熟悉又陌生的楼道里,穆东感到汹涌的往事一下子呈现在自己面前。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惊悚。已经离开这么多年,穿越回来,面对着几年前的同事,感觉上却又像是面对刚刚过去的昨天。时空的巨大差距,让穆东有些晕眩,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仿佛也变得模糊起来。

    坐在记忆中的工位上,穆东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慢慢适应过来,终于让自己相信,身边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还是先干正事吧,穆东强迫自己忙碌起来。

    先是带着请假条和病历去综合部销了假。这时候,公司里大多数人才慢慢知道,穆东请假的真正原因。不过看着穆东生龙活虎的,看来问题也不大。

    然后,穆东回到自己的工位,打开了电脑,还好,办公电脑,也没设置密码什么的。看了一下电脑里的资料,了解了一下最近的一些销售数据。然后又问了问王菲一些销售上的事情,重点问了省联通订单的进度。总体来说,市场部的业务进展,一切还算顺利。

    接着穆东去了总经理办公室,轻敲房门。听到一声“请进”,推门而入。

    韩勇身材高大壮硕,典型的北方大汉的形象。不过脸倒是很白,圆圆胖胖的。年龄三十二三岁,比穆东大七八的样子。

    好吧,现在的穆东,可是25岁的年纪。

    鲁东分公司,是北方电子在2001年,为了拓展sd的业务而注册的。第一任老总是总部空降的,任期5年后,调回总部。2006年5月,韩勇从北方公司广南省分公司副总,升任为鲁东分公司总经理。

    2006年6月,上任一个月的韩勇,组织了一场招聘,招来了三个应届大学毕业生,穆东是其中之一,应聘的是公司财务部出纳。一个月后,穆东提出转岗,请求去市场部做业务员。韩勇亲自和穆东聊了一个小时,批准了转岗。从此,穆东进入韩勇的视线内。

    穆东的转岗后,进步很快。三个月之后,已经开始独立的负责地市级的市场业务,半年后升任业务经理。一年后,升任大区经理,负责管理鲁东省西南区域五个地市级市场,业务量占据了整个鲁东分公司的接近一半。

    2007年12月,鲁东分公司市场部经理跳槽离开。经韩勇提名,总公司批准,穆东正式就任鲁东公司市场部经理。其实类似这样的升迁,在民营公司,根本就不叫事。只是因为北方公司的国营体制,才显得正规了一些。

    在穆东的成长过程中,韩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韩勇只比穆东早一个月进入鲁东分公司。并且亲手把穆东招聘进公司,亲自批准他转岗。所以韩勇对穆东有一种特殊的关注。

    在穆东逐渐崭露头角之时,韩勇仿佛看到了自己前几年在广南市场上披荆斩棘的影子,他恰如其分的帮穆东争取了一次去bj总部培训的机会。颇有“扶上马,再送一程”的意味。

    在穆东心里,韩勇既有知遇之恩,又有提携之意,感觉韩勇就像是自己的兄长。两人的关系,并不像领导和下属那样等级森严,而是像朋友一样相处融洽。所以,穆东在受伤后,给韩勇的电话里,详细的说明了受伤的情况。这是一份信任,也是一份敬重。

    韩勇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电脑,看到穆东,笑着说:“来来来,穆东。恢复的不错啊,气色挺好。”

    穆东道:“谢谢老大,这一段时间不在,耽误了很多事,我会尽快处理。”

    韩勇道:“没事的,上次省联通的订单,前期你做的很好。最近也就是日常的维护,没什么大的事情。”

    穆东道:“我最近会去省联通一趟,半个多月没去对接,总要露个面,解释一下,后续的工作也不多了,我会好好的做好收尾。”

    韩勇道:“辛苦,辛苦,公司要都像你这么敬业,我就省心多了。”

    穆东笑笑,没有答话。看到韩勇杯子半空,起身拿起杯子,去饮水机续了水。放下杯子,穆东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对韩勇说:“老大,我还有件事要请示。”

    韩勇笑道:“说吧,什么事?”

    穆东道:“老大,省联通的订单,预计一周到十天就结束了。忙完这个订单之后,我想申请辞职。”

    韩勇很意外,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很精彩,他疑惑道:“辞职?是对公司有什么不满意吗?待遇方面的?”

    穆东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待遇挺好的。”心里却暗自腹诽:国营公司,待遇能好到哪里,比民营手机销售公司相比,还是差不少。

    确实如此,穆东现在的工资是每个月3500元,提成的话,没有或者很少。而同等职位的民营公司,待遇是4000左右加提成,综合收入5000以上。

    除了工资,北方公司的优势是,上班时间短,福利好,保险齐全。

    每天朝九晚五上班,周末双休,法定节日休息。节日发礼品,夏日发高温津贴,连三八妇女节,公司都发卫生纸和洗衣液,男士也发。保险是五险齐全加住房公积金。

    民营公司就没有这么舒服了,上班时间不固定,周末基本休一天,节假日搞促销要加班。保险一般是三险,或者只交养老保险。

    有一次,一个民营公司的哥们对穆东发牢骚,说道:“你们公司太舒服了,我们五一十一加班搞促销,你们公司放假休息,太羡慕了!”

    穆东道:“你们挣钱多。”

    “你们交五险一金,我们才交三险”

    “你们挣钱多”

    “你们节假日发福利”

    “你们挣钱多”

    “你们公司美女多”

    “你们挣钱多”

    “你们公司办公条件好”

    “你们挣钱多”

    ……

    最后,那哥们无语了,愤愤道:“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总经理办公室里,谈话还在继续。

    韩勇道:“我们公司的待遇是低一些,我的工资也比同行低不少,也是没办法,总部就是这个标准。”

    穆东道:“老大,真不是待遇的事,我进公司快两年了,要是对待遇不满意,早就走了。我们各种制度和流程很正规,我这两年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是在其他公司接触不到的。”

    这倒是真话,这段话穆东刚才在自己工位想了很久,才能说的这么顺溜。

    韩永道:“那为什么还要辞职啊?”

    穆东是韩勇的得力干将,韩勇自然不舍得他离开。

    穆东往前倾了倾身子,诚恳的说:“老大,主要是这次我受伤,算是捡了半条命。最近一段时间,我考虑了很多次,我不想继续朝九晚五的上班,我想自己做点事。”

    韩勇半天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几分钟,缓缓说道:“恩,有情可原,自己做点事也好。我支持你。”

    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样吧,你先不要辞职,最近的市场情况你也知道,总体都在下滑,总公司的财务压力非常大。最近总公司正在制定一个裁员计划,我听说下个月中旬会公布。你先缓一缓。如果计划公布了,各个分公司都有裁员名额,我安排你用被裁员的方式离开,这样能给你争取一份裁员补偿金。恩,你工作快两年,按照n+1的补偿标准,能补偿三个月的工资呢。”

    穆东一下子被感动了,张大了嘴,眼睛直直的,好大一会没说话。

    三个月的工资,一万多块钱呢!老大对自己,确实算得上用心良苦了。

    韩勇看了看穆东,说道:“注意保密,传出去,弄不好会让公司人心惶惶的,很多人舍不得这份工作的。”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继续说道:“我刚给你保守了受伤的秘密,现在轮到你替我保密了!哈哈哈!”

    穆东也笑了,表情轻松下来:“谢谢老大!要不,今晚贿赂贿赂你,请你吃饭?”

    韩永道:“吃饭以后再说,你刚恢复,也不适合喝酒,光吃饭有什么意思!等事情落实了吧,到时候我给你践行。其实我还要谢谢你呢,无论什么公司,裁员都是让人头疼的事情,现在你愿意离开,我也少了一份压力,多谢多谢!”

    穆东嘿笑不语。俩人又简单聊了几句。穆东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穆东终于下定了决心,身形一顿,又转身回来,重新坐下。

    韩勇疑惑的看着穆东,说道:“又怎么了?想通了?不辞职了?”

    穆东把双臂支在桌子,双手十指交叉,努力的往前探了探头,低声说:“老大,我之所以辞职,是因为有一个赚钱的机会,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哦?什么机会?”韩勇果然对赚钱很感兴趣。老总也要过日子不是。

    “沙石生意,就是建筑行业普遍使用的沙子。”穆东道。

    韩勇道:“这倒是个市场很大的行业,需要投入多大?预期收益怎么样?”

    穆东道:“老大,投入可大可小,几万几十万几百万都能做,收益的话,半年到一年,应该可以有30%以上”

    韩永就是一惊,问道:“这么高?你这收益是怎么算出来的?可靠不可靠?”

    穆东心道:这还高,真实的情况比这高好几倍。我要是给你说翻一番,怕吓着你,弄不好你以为我在说胡话。

    心里这么想,话却得另说。穆东整理了一下思绪,慢慢说道:“老大,是这样的,我老家所在的鲁南市,2003年成立了经济开发区。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在开发区工作。前一段时间,传出消息,开发区要扩容,把好几个乡镇并入开发区。扩容之后,必然要大规模建设很多厂房,硬化大量的道路和厂区,所以建材价格,会有一个上涨。我们当地有河流,一直出产河沙,所以沙子价格一直偏低,很多外地车辆,都去我们那里运沙。这次建设热潮,估计能带动我们当地的沙子价格,上涨到合理水平。”

    韩永道:“既然你们当地出产河沙,有产地优势,价格应该很低才是啊?怎么能有这么高的收益率?”

    穆东道:“老大,我还有一个消息,我们鲁南市,正在申请国家级河道风景区。”

    韩勇一下子明白了,河砂都是用抽沙船在河道里抽取,然后运到岸边筛选存放。如果河道成为风景区,还能让抽沙船晃在河里来晃去吗?韩勇不由沉思起来。

    穆东见韩勇不说话,轻声说道:“老大,我最近咨询了,我们当地的沙子,现在的价格,大约10元一立方米。泉城现在的沙子价格大约是25元每立方米,小袋装的沙子更贵。除去产地优势和运费成本,我觉得,我们当地的沙子价格,到15元以上一立方的可能性非常大。减去存放和管理成本,30%的收益,应该是可以预期的。”

    韩勇开口道:“具体怎么操作?风险怎么控制?”

    穆东道:“我的计划就是在鲁南老家大量收购沙子,就地存储,待价而沽。一旦价格上涨,就快速出手。存放的成本很低,租一片地就行,管理成本也不高。主要的成本需要租用一辆铲车,用于存放时整理堆场和销售时装车。风险方面,最坏的情况是价格不上涨,但是绝对不会下跌。这样的话,可能会赔了租地的成本、铲车的费用和看护的人力成本。”

    韩勇又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穆东心想,我有十二成的把握,但是我敢这么给你说吗?嘴上说道:“八成以上。”

    韩勇闻言,舒了一口气,身体后仰,舒服的靠在椅背上,说道:“值得一试,这样,我考察一下,还要和你嫂子商量一下,过几天给你答复。”顿了顿又道:“东子,谢了!”

    穆东笑了笑,道:“注意保密!”

    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