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有你真好
    清晨,俩人被哐哐哐的砸门声音惊醒。肖肖一咕噜爬起来,快速的收拾了地铺,拢了拢头发,过去开门。

    “呦,嫂子在呢?我猜你就应该在,没打扰你们好事吧?老穆没事吧?”

    是程强的声音。程强是公司财务部的会计,两人本来在公司不是很熟。结果有一次聊天的时候,程强意外得知,公司市场部这个成绩斐然的猛人,竟然也是会计专业毕业的,还是自己早一届的校友。顶着师兄师弟的名分,两人的关系也迅速的熟络起来。

    程强个子不高,矮矮胖胖的,笑起来小眼眯缝着,看上去相当喜气。平时这小子在公司插科打诨的,上上下下都颇有人缘。

    “赶紧滚进来,强子。”穆东在床上坐起来,对着外面说道。

    程强提着一些水果和一个礼盒走了过来,边走边说:“老穆,我的天哪,怎么伤成这样,这不是你啊,这就是个猪头啊!”,说着回过头,对肖肖说:“嫂子,你们弄错吧,这个猪头真的是东哥?”

    肖肖啐了一口,接过程强手里的东西,转身去了卫生间洗涮。

    穆东道:“行了,别贫了,你这个混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这没事,都是皮外伤,过几天消了肿就好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受伤的?还这么一大早就跑来,你这不是扰人清梦吗?”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可是一乐。正琢磨怎么换张床呢,这哥们,来的挺是时候。

    程强道:“看病人,可不都得趁早吗,这是老理。至于我知道这事嘛,你昨天给老大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在他办公室。不过你放心,老大给我说了,让我别乱说”

    程强嘴里的老大,自然是公司总经理韩勇。公司上下,基本都这么称呼他。

    穆东道:“恩,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不想弄的公司上下皆知的,这样影响不好。”

    程强道:“也是,放心吧,我会注意的。”说着取过他带来的礼盒,得意的说:“给你弄点好东西,补气血的,阿胶。”接着放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我从我老妈屋里偷来的。”

    程强的父母都在省立医院工作,家里比较富裕。这样的补品,倒是常见。穆东道:“哥们费心了,客气话不说了,有件事,你给办办吧。”

    程强道:“是不是想住院,放心,哥们分分钟给你搞定,就去省立医院。你等着啊,我现在就给我妈打电话,让她给找张病床。”说着拿出手机,就要拨号。

    穆东赶紧拦着,说道:“不用不用,不是这事。住院就不必了,我休息几天就好了。是这样,你帮我去买张床来,要大一些的,买张宽一米八的,现在这张床才一米二宽,昨晚你李姐还打着地铺呢。”

    这时肖肖洗涮完走了过来,闻言道:“恩,换张床也好,不过不用买一米八的,强子,买那种双层的的木床,底下宽一米六,上铺宽一米二的那种。”

    说完转向穆东,继续说道:“穆东,这个屋子太小了,放上一张一米八的床,桌子都摆不下了。”

    程强闻言,看了看肖肖,又看了看穆东,没说话。

    穆东撇撇嘴,心想,你就不是不想和我睡一张床吗,我都这样了,你怕的什么劲。

    嘴上可不敢这么说。

    “也行,听你李姐的吧,拜托了,兄弟。我这钱包和银行卡都丢了,还没补办,你先垫下钱,回头给你。”穆东道。

    肖肖赶紧道:“我这有钱,强子你等一下,我给你拿。”说着肖肖就去翻自己的包。

    程强道:“钱不钱的呗,嫂子你放心,哥们给你办的妥妥的。东哥,那我现在就去,你好好休息”。

    说完,程强告别离去。

    肖肖准备了早饭,两人吃完以后,肖肖想起医院里护士说过,医生应该还有什么嘱咐,就给医院的护士站打电话,得知当时急诊的医生还是下午三点上班,决定下午去一趟医院,问一下医生具体情况。

    打完电话,肖肖去逛超市了,说要给穆东买些营养品。肖肖走后,穆东在床上半躺了一会。然后慢慢起身,坐到书桌前,找出一张白纸,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穆东记得,撞车的时候,是2016年3月20日下午。昨天在医院里看电视时,是2008年8月13日。穆东在自上写下这两个日期,开始推算自己穿越了多长时间。

    一番忙碌下来,穆东推算出一组奇怪的数字,自己穿越了七年七个月零七天!太怪异了,为什么是如此巧合的时间,年月日都是七。闷头想了一会,根本就不可能想清楚。

    穆东心里一动,开始计算穿越了一共多少天。穆东拿出手机,找到了万年历,开始计算。现在2008年,从昨天开始计算,8月份有19天,加上9到12月份的天数,2008年一共是141天。

    2016年1月份2月份加上3月份20天,一共是80天。

    2009年到2015年期间,只有2012年2月份是29天全年366天,其余年份都是全年365天,7年一共是2556天。

    几个数字加起来,又一个让穆东目瞪口呆的数字出现了――2777天!

    怎么穿越一次,还和数字7扛上了呢!

    好吧,穿越这么狗血的事情都能发生,时间奇怪一些,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吧。算了,不想了。还是谋划一下以后的生活比较靠谱。

    首先是房子,这几乎已经成了穆东的执念。另一段时空里,穆东在租来的房子里和肖肖结婚,婚后,由于当时房价上涨中,房子换手率很高,连续的几次搬家把穆东和肖肖折磨的筋疲力尽。后来,一家三口蜗居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虽然幸福,但是空间逼仄,行动很是不方便。

    所以,现在一定要想办法,在明年房价上涨之前,买一套自己的房子。这次,穆东要在自己的房子里,迎娶肖肖。并且,适当的机会下,穆东也计划投资一些房产。

    其次,是赚钱,赚很多钱。上一段时空里,生活谈不上清贫,也仅仅是衣食无忧而已。现在既然上天给了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寻找合适的机会,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

    上一段时空,不是有人说过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看世界,是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的。那就打造自己的经济基础,去看看这大好的河山。

    最后,就是要善待肖肖,善待家人。上一段时空,和肖肖相濡以沫的生活,深深的感动着穆东。甚至很多时候,穆东心里总有一丝愧疚,觉得自己不能提供更好的经济条件,愧对了肖肖的付出。现在,一切重新开始,要好好弥补肖肖,好好善待家人。

    也就这些,只有7年多的时间,能利用好这段时间,完成一些小小的心愿,累计一点小小的财富,穆东就知足了。

    目标有了,下一步就是计划。

    穆东又找出一张纸,开始罗列自己脑海里能记忆起来的各种信息。国际的国内的,经济的民生的,文化的体育的。最后乱七八糟写了一张纸,穆东觉得,这样不行。这个事情,需要更好的谋划一下,写在纸上,有点太冒险。应该换一种办法来记录一些信息。反正很多记忆,一时半会也忘不了。穆东仔细想了一会,把手里的几张纸仔细的撕碎了,扶着墙慢慢走到卫生间,把纸屑扔在马桶里,冲掉了。

    穆东计划,弄一台二手的笔记本,这台电脑,以后绝对不会上网。把能记忆起来的信息建立一个文档,但是并不保存在电脑里,而是弄个u盘,把文档保存在u盘里。这个u盘,只在这台电脑上使用。至于记录的文档,不能直白的记录,一些时间和数字,要想办法加密,一些字眼,也要想办法替换。总之,慢慢的记录,仔细的保存。

    穆东现在倒是有一套台式电脑,这台电脑是联网的,如果在这台电脑上记录信息,其实泄密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但是穆东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毕竟记录的,都是惊世骇俗的东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快到中午,肖肖回来了,大包小包买了一堆东西。各种食材,各种营养品,夸张的是,肖肖说她买了一台冰箱,下午就送来。

    穆东原来自己住,厨房虽然有灶具,但是很少开火做饭,冰箱更是没有。现在肖肖菜啊肉啊买了这么多,天气这么热,倒是确实需要一台冰箱。

    程强也打来电话,说床已经搞定了,下午会有人送货并上门安装。

    午饭肖肖蒸了米饭,又做了一菜一汤。

    刚吃完午饭,就有人送来了床,并且帮忙安装。换下的旧床,肖肖下楼找了个收废品的,50块钱卖掉了。

    眼看着2点多了,肖肖又去了医院,去问医生有什么嘱咐。其实穆东知道医生要说什么。可是这事没法给肖肖解释,只能让她辛苦一趟。

    ……

    在上一个时空里,穆东受伤以后,回老家修养。肖肖虽然和自己是县城二中的高中同学,但是俩人并不是一个乡镇的。两家离着大约30公里。那时候肖肖天天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早上来,下午走,每天往返来照顾穆东。陪他聊天,照顾他吃饭,给他捣药敷药。穆东的父母,也非常喜欢这甜美乖顺的姑娘,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好眼光,好福气。

    穆东因为屁股上缝了几针,一段时间以后,需要拆线。按照一般的惯例,七天以后,穆东在老家的乡镇医院拆了线。没想到,就是这个简单的拆线,带来了后续无穷的麻烦。

    拆线一周后,穆东身体基本恢复了,只有拆线的部位有些酸胀,但是基本不影响正常行动。于是穆东和肖肖返回了泉城。

    俩人先是去了派出所问了劫案的情况。因为当时是穆东自己打110报案,穆东在老家修养的时候,派出所根据报案的手机号,曾经联系过穆东,询问了一些情况。并且让穆东恢复以后到派出所做正式的笔录。同时告诉穆东,有人上交了在垃圾桶捡到的穆东的单肩包,包损毁严重,钱和数码相机肯定是没有了,幸运的是证件和银行卡什么的都在。

    穆东做完了笔录,询问了破案的情况。案件没什么进展。

    离开派出所,俩人又去了医院。因为之前虽然在公司请了假,但是一直没有病假条和病历。穆东需要找医生补一份手续。在医院里,俩人顺利找打了当时给穆东处理伤口的医生。

    医生一见到穆东,一下子就想了起来。连声说道:“你怎么第二天就跑了呢?你怎么第二天就跑了呢?”穆东心想:我当时是结清费用走的啊,难道还欠着什么钱?

    医生接着问道:“你那个伤口拆线了吗?是不是已经拆线了?几天拆的线?”

    穆东道:“七天拆的线啊。”

    医生一拍自己的大腿,大声道:“完了,完了。”

    穆东和肖肖面面相觑,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医生道:“你这个伤口,是刀刺伤。伤口虽然很小,但是伤的很深。这种伤口,最低要十天才能拆线,一般都要十四五天拆线,这样伤口才能恢复的比较好。你现在7天就拆了线,小伙子,以后你有罪受了。”

    穆东呆住了,木木的问道:“医生,有什么罪受啊?”

    医生道:“往好了说,阴天下雨,季节交替的时候,伤口的位置会疼。往差了说,会影响腿部的血管和神经。”

    边说着,医生给穆东补开了病历和请假条。

    穆东和肖肖离开的时候,医生拍着穆东的肩膀,鼓励道:“小伙子,等伤口不疼了以后,要多注意锻炼身体,锻炼臀部的力量,这样能逐渐的缓解伤口的不适。”

    医生的话是对的。后来穆东一直坚持锻炼。但是就像医生说的,每到刮风下雨,季节交替,伤口总是隐隐酸痛。

    ……

    四点钟的时候,肖肖回来了。带来了穆东意料之中的答案:注意保护伤口,十四或者十五天拆线。

    傍晚的时候,冰箱也送来了,肖肖把中午买的东西往冰箱塞,又是好一通忙乎。

    吃过晚饭,肖肖又开始忙着捣药,敷药,看着肖肖忙碌的身影,穆东在心里默默的说:有你真好!

    敷完药,肖肖拥着穆东看了会电视,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肖肖爬上了上铺,有了新床,肖肖也可以睡个好觉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