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房价
    春雨纷纷扰扰,唰唰的磨砺着阳台的玻璃窗。

    都说春雨贵如油,可是此刻,穆东的心里,一点也没有欣喜的感觉。他站在阳台上,盯着玻璃窗发呆。雨丝一点点的汇集,然后一点点的滑落,终于落下窗台,奔向楼下污水横流的地面。楼下传来隐约的争吵声,好像是因为停车位起了纠纷。

    唉,这乱七八糟的小区啊——穆东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眼神飘向左手捏着的几张售楼广告,右手挠了挠乱哄哄的头发。

    这房价,真是活不起了啊!

    穆东今年33岁,俗话说三十而立。可是33岁的穆东,总感觉自己完全根本没立起来什么,住房的问题,已经整整折磨了自己10年。

    穆东的买房计划,始于10年以前。那是2006年,23岁的穆东,刚从鲁东财经大学会计系毕业。他雄心勃勃的计划着:努力工作,攒首付,家里老人再支援一点,总能在这个省会城市,谋求自己的立锥之地。带着一份梦想,穆东应聘到了一家手机销售公司。为了多赚钱,放弃了稳定体面的财务工作,选择了销售岗位。

    两年之后,2008年。穆东省吃俭用,攒下了5万元钱。父母节衣缩食,拿出了3万元。女友肖肖,拿出了1万。拿着这9万元钱,穆东和女友肖肖,开始了首次看房之旅。当时省会城市泉城的房价,均价约每平方米5000元。9万元,买个小户型的房子,首付差不多能解决,实在不够,亲戚朋友再借一点,也能搞定。

    看房来看房去,穆东和肖肖看出一些门道,有价无市!看得多买的少!

    2008年,奥运年刚开过。盛会并没有给中国经济带来什么惊喜。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国内的房地产业,也是哀鸿遍野,降声一片。

    穆东和肖肖决定,房子暂时不买了。废话,马上降价了,很多楼盘都停工了,这时候买房,找抽呢。

    几个月后,国家的四万亿救市计划,挽救了中国经济,也挽救了诸多准备跳楼的房地产商。

    房价就像坐着火箭升了上去,每平米6000——每平米7000——每平米0……

    穆东和肖肖彻底傻眼了。从那年开始,他们攒钱的速度,再也没赶上房价上涨的速度。

    女友肖肖,全名李肖肖,和穆东同岁,只是生日比穆东晚6个月。穆东和肖肖是高中同班同学。俩人在高中三年从来不曾来电,不过是见面点头的缘分。2001年俩人第一次参加高考,双双落榜。然后俩人又都上了同一所高考补习学校,分到一个班,再一次成为同班同学,开始一段了名为“高四”的补习生活。

    一直到高四上半学期,俩人也没对上眼。高四下学期,二次参加高考的巨大压力逐渐袭来。面对压力,各种莫名其妙的加压方式在班上流行起来。

    有每天长跑的,有每天唱歌的,还有人每天捏着个乒乓球拍,在每天有限的休息时间里,面对教室后面的墙壁,快速的颠乒乓球。啪啪啪的声音,让其他自习的同学,心烦意乱的。最普及的减压方式,从众甚多,流行甚广,那就是,谈恋爱!

    是的,就是谈恋爱。每个班里,总有那么几对,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卿卿我我,甜甜蜜蜜的。老师也装作看不见,偶尔看见了也躲着走。老师们也糟心,谁的班里都有几个貌似正常的神经病,处于濒临爆发的边缘,惹不起啊!学生们能两情相悦,说不定几年以后还能成个佳话什么的。堵又不能堵,明目张胆的去疏导什么的,更非良策。索性装作看不见。

    穆东和肖肖,就是那时候莫名其妙的对眼了。缘分是多么奇妙的东西,让一对平淡如水的相处了快四年的男女,突然开悟了。原来除了学习,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人生体验。太特么的意外了!

    是的,很意外!穆东和肖肖,意外的成为了老师心中期盼中的佳话。轰然而起的爱情烈焰,没有让俩人成绩下滑,反而让两人相互搀扶着,一同考进了大学。穆东考上了鲁东财经大学会计专业,肖肖考上了鲁东师范大学中文教育专业。虽然不在同一个大学,但是好在离得不远,公交车也不过七八站地,每周都有时间在一起耳鬓厮磨。

    四年大学,自然比四年的高中生活轻松惬意。两个人都出身农村普通家庭,家里经济情况也差不多,加上同样的高考经历,俩人在沟通上没有任何问题,虽然情侣之间的小摩擦总是有一些,但是瑕不掩瑜。俩人彼此支撑,顺利毕业。

    毕业后,穆东进了通讯公司。而肖肖意外的选择了一个去泉城郊县村级小学支教两年的工作,好处是,两年之后可以调回市区小学。2008年6月,肖肖顺利完成2年支教工作,调回市区第五小学。

    肖肖很喜欢自己的工作,稳定体面,每年还有寒暑假。这个工作,对女性来说,很合适。

    2009年初,穆东和肖肖商量了一下,单凭打工,已经很难实现买房的梦想,3月中旬,他辞去了工作,在数码城租了一个摊位,招了一个店员。开始创业,销售手机和数码产品。一番租金、进货下来,本来打算买房的9万元,所剩无几。

    穆东辞职创业时,肖肖温柔的告诉他:“你去闯吧,去折腾吧,我做你的大后方。你成功了,我跟着你享福。你要是输了,我养你!”

    穆东听了,翻了翻白眼道:“你呀,足够善良,就是有点乌鸦嘴”。

    乌鸦嘴肖肖,好像是说中了。2008年以后,手机厂家都开始渠道扁平化,传统的卖场日渐式微。再加上网购兴起,生意更是不死不活的。

    2009年五一,没车没房的穆东,在租来的房子里,和肖肖步入了婚姻殿堂。婚礼在鲁南的农村老家举行。婚后,俩人返回泉城,继续一起打拼。

    2010年,受够了几次搬家的折磨,穆东咬着牙买了现在的房子,一个老旧的小区,一室一厅的房子。35平方米,24万元,全款。之所以全款,是因为这一年的房贷审核,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能拿出的钱加上能借到的钱,只够买这个小房子。小区是80年代建成的,旧的不像样子,没有暖气,没有天然气。放在两年前,这样的老房子最多每平米4000。

    2010年,女儿馨儿出生在这个小小的蜗居。穆东的母亲,也从鲁南老家赶来,挤在这个小房子里,断断续续的住了3年多,照顾着肖肖,照顾馨儿,直到馨儿上托儿所,才回老家。

    之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生意还是那样,不死不活的。穆东也与时俱进的开通了网店,在网上销售店面里的数码产品,但效果也就聊胜于无。

    倒是妻子肖肖,最近几年国家对教育投入变大。教师的待遇一涨再涨,每个月的收入都五千多了。穆东有时候店里资金周转不灵,肖肖总会支援他一下。穆东这时候总是说:“我真是被你养起来了,老婆”。肖肖会说:“帅哥,养你我愿意”

    日子慢慢的流淌,馨儿慢慢的长大起来。生活也慢慢的好了一些。2013年底,家里添了一辆车,新桑塔纳,自动挡。穆东和肖肖都拿了驾照,平时肖肖开车,带着馨儿在她工作的学校上托儿所。穆东需要接货送货的时候,偶尔也开。其实穆东更喜欢手动挡的车,但肖肖开自动挡更顺手,也就买了自动挡。虽然在小区里停车,每天都是斗智斗勇的比拼,但是有车确实是方便了很多,逢年过节回趟老家,再也不用大包小包的挤火车。

    转眼已经2015年,穆东又动了买房的心思。馨儿已经5岁了,不能在和父母挤在一起睡,该分床睡了。

    2015年泉城市区房价每平方9000左右,手里这套房子虽然又小又旧,中介的估值竟然到达了30万。穆东和肖肖商量,计划买一套三室一厅的二手房,100平方木左右。把现在住的小房子卖掉,作为首付。家里这几年除去还债和养孩子,大约还有十几万积蓄,作为买房之后的装修款。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因为已经有了一套房子(虽然很小),再买房属于第二套房,首付要60%!而不是穆东估算的30%。这样一来,卖掉小房子的钱,远远不够交首付!

    穆东和肖肖傻了,房屋中介的小帅哥笑了!

    “穆哥,嫂子,这都不算事,轻松就能解决!”

    “怎么解决?”夫妻俩异口同声。

    “离婚。”

    “离婚!!!”又是异口同声。

    “是的,穆哥,嫂子。你们俩办理协议离婚手续,假设原来的房子你们俩按照协议给李姐,穆哥可以在拿到离婚证之后,开具单身证明,这样穆哥再买房子,就是第一套房,首付可以按照30%计算。”

    穆东和肖肖沉默了。半天没说出话来。这么多年,生活平平淡淡的,谈不上什么富足,两人都非常珍惜这份相濡以沫的感情。尤其是穆东,一直对肖肖,对馨儿,都心怀愧疚,感觉自己并没有很好的撑起这个家。现在为了买一套房子,竟然要离婚。这种感觉,很荒谬。

    中介的小帅哥看出了不对劲,缓缓道:“穆哥,嫂子,这就是一个程序,是假离婚,第二套房子买好了,你们就可以复婚。”

    穆东有些意兴阑珊,说道:“挺没劲的,虽然是假离婚,手续可都是真的呢。”转眼看了下同样有些索然的妻子,对中介的小帅哥说道:“我们需要商量一下,先走了,再联系”。说完拉起妻子的手,转身离开了房产中介。

    穆东和肖肖,都是完美主义者,都不愿意用离婚这样的事情,污浊了这么多年朴素的情感。也不是没房住,住了这么多年了,再缓缓吧。买房这件事情,暂时又放了下来。

    几个月过去了,转眼到了2015年的年底。泉城规划了n年的地铁工程,终于落实了开工的消息。相应的,规划中地铁沿线的房子,价格迎来了又一轮的上涨狂潮。这股潮水,汹涌的沿着地铁规划线,向四周漫卷,一路向市区、向郊区扫去。

    等到穆东和肖肖反应过来的时候,市区的二手房,均价已经一路从均价每平方米9000元涨到了一万一千元。眨眼间,春节过去,到了2016年的2月份,市区的房价,已经到了每平方米一万三千元。

    穆东和肖肖慌了神。这回啥也别说了!准备离婚!立马准备离婚!立马准备卖这个小房子!立马准备看房子,二手房,新楼盘,两手准备!全力以赴改善住房条件!

    两人商量好了,卖小房子和买大房子,先筹备。等小房子有了意向买家,大房子有了购买目标,最后再去办离婚。俩人都有一些不舍,总想把这道手续,拖到最后一刻。

    这不,一个月过去了,现在已经3月份了,两人看了无数的新楼盘,看了无数的二手房,穆东也不天天去店里了,都扔给了店员处理。结果夫妻俩越看心越凉,越看越难过。目标早就成当初的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降到了七八十平,依然没有遇到合适的房子。好的小区,贵的房子,买不起。二手房,旧小区,除了房子大一点点,小区环境和现在居住的小区,几乎没什么区别。

    这个周末,穆东和肖肖没了看房子的心情。穆东把店里的事情托付给店员,周六夫妻俩带着馨儿,去了馨儿一直想去的海洋馆,馨儿快6岁了,今年就要上一年级了。玩了一天。馨儿看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海豚表演和白鲸表演,兴奋的叽叽喳喳的。下午从海洋馆离开的时候,穆东给他买了一个中号的布艺蓝色海豚。馨儿高兴的在爸爸妈妈脸上啄来啄去。

    今天周日。一大早肖肖带着馨儿去学游泳。穆东因为要等中介带人来看这个小房子,没和她们一起去。等着等着,中介还没来,雨倒是窸窸窣窣的下了起来。穆东翻看着最近拿到的楼盘资料,感觉没滋没味的。

    直到下午,中介的小帅哥才带人来看了房子。小帅哥说了不少话,嘴皮子利索的像加了机油。看房的客户倒是没说什么,四处看了一下,悄悄退去。穆东心想:估计没戏,这天气,光是楼下肆意的污水,就能让买房人望而却步。

    送走了中介和看房的客户,穆东给肖肖打了个电话,下雨了,他要去游泳馆接她们娘俩。出门前,看到床上的布艺蓝色海豚,想起了昨天馨儿爱不释手的样子,心里一暖。他拿起了小海豚,打算放在车上。这样,回来的路上,馨儿就有的玩了。

    打伞出门。到了小区楼下,好歹左冲右突的把自己的车开出来。看着放在仪表台右侧的小海豚,想到马上要见到肖肖和馨儿,穆东心情好了很多,不由的哼起了歌。

    下雨天赶上周末,路上车辆很多,大家都车速缓慢的往前行驶。前方正好红绿灯,因为要左转,穆东缓缓的停在了左侧车道第一的位置。人行道上的绿灯亮了,行人在的在穆东车辆前方穿梭而过。人流渐稀,一个少妇左手打着伞,右手牵着一个五六岁小姑娘,自右向左,匆匆而过。小姑娘穿着一件火红的外套,从穆东的车前经过的时候,从雨刷的间隙里,看到了仪表台上的蓝色海豚。小姑娘一下被吸引住了,脚步慢了下来,不停的回望着小海豚。慕华注意到了小姑娘。恩,年纪和馨儿相仿,恩,也喜欢穿红色的衣服,馨儿也是个红色控呢。也喜欢小海豚,嘿,和馨儿真像。

    小姑娘拖了后腿,少妇的脚步也慢下来,回身催了一下,小姑年还是依依不舍的看着小海豚,一点点的往前磨蹭,几乎是被少妇拖着走了。

    突然,对面的车道传来巨大的轰鸣声。一辆越野车从对面车道上冲了出来。对面车道,也停满了等红灯的车辆,唯度公交车道上空空的。越野车远远的嘶吼着,在公交车道上冲向路口,转眼就要撞向磨磨蹭蹭的红衣小姑娘和牵着她的少妇。

    电光火石间,穆东鬼使神差的松开刹车踏板,深深的踩下了油门。车是自动档的,在路口短暂等红灯,没有摘档,还在前进档上。桑塔纳“轰”的一声窜了出去,在路口中央,斜斜的装上了疾驰而来的越野车尾部。

    砰!

    巨大的撞击下,越野车被斜撞而来的桑塔纳改变了行驶轨迹,原地打了半圈,头变尾,尾变头,尾部向前,斜冲出去,撞到了路口外侧的路灯杆,停了下来。

    桑塔纳在撞击后,继续斜冲出去,尾部撞向路口另一侧的路灯杆,然后连续翻滚了几下,底部朝上,停了下来。

    穆东虽然系着安全带,巨大的撞击和翻滚,还是严重的伤害了他。巨大的疼痛瞬间袭击了他的全身。他头部朝下蜷缩着,脸上有热热的东西流下来。影影绰绰中,他依稀看见那个穿红色的外套的小姑娘和和那个少妇,正目瞪口呆的站在路口望向他。有人向他跑过来,有人嘈杂的喊着什么。

    沉重的倦意袭来,穆东突然感觉不到疼痛了。他好像正在飘起来,懒洋洋的,暖洋洋的。就像舒服的泡在浴池里一样。

    “这是要死了吗?”

    “她只是有一点像馨儿啊,到底值不值?”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