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打算不死不休吗?
    有些字眼是不会在公开通报中明确提及的,比如窦钢被规规了。

    侯小西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明白,自己闯下大祸了!

    如果不是自己和窦睿去掺和这个事故,如果不是搅动了大东快递的事情,或许根本就不会有香烟大案,也就不会有窦钢的落马。

    因为,在这之前,侯小西从老爸的秘书那里知道,很多事情已然明确了。

    侯小西惶恐不已,他不知道老爸这次会怎么惩罚自己。老爸一次次的告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但是他一次次的以为眼前的机会是最好的机会,总是忍不住出手。

    当然了,并不需要他具体去做什么。比如这次针对大东快递的各种行动,只是窦睿为了献媚搞出来的,自己只是在关键时刻点了点头而已。

    如果我这么给老爸说的话,他会不会不打我?

    侯小西在忐忑不安中煎熬着,等着老爸的召见和训斥,就像在等待宣判的犯人,惶恐不已。

    第一天很快过去了,没有任何情况。

    第二天……

    第三天……

    等到第四天的时候,侯小西坐不住了,晚上悄悄约了老爸的秘书。

    秘书深夜匆匆而来,只待了几分钟就匆匆而去。他给侯小西留下一句话:首长最近很累也很忙,你自己低调一点。

    低调一点?

    好吧。

    正在侯小西犹豫着要不要去国外待着的时候,有个家伙找上了门,兴奋的说了一个计划。然后,这个家伙是被几个人抬着出去的。

    要不是下属拉着,侯小西弄不好真把来的这个家伙打死了。

    你母亲的,我都打算躲到国外去了,你个王八蛋还来撩拨我,嫌我不够乱吗?

    ……

    窦睿也知道了了哥哥的消息,身陷囹圄的他更加沉默了。

    沉默的外表之下是悲苦的心灵,他觉得,自己的麻烦大了,恐怕不仅仅是香烟案件这么简单了。

    这是要,楼塌了吗?

    ……

    泉城,穆东正在招待刘明。

    “怎么样?我的消息很权威吧?”酒桌上只有两个人,刘明什么都敢说。

    “那是那是,明哥,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兄弟佩服之极。”穆东乐呵呵的说道。

    “得,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今天的事,哥哥谢过了。”刘明说道。

    “都是小事,明哥一句话。”穆东的语气还算诚恳。

    刘明是昨天到的,这次来的非常正式。不但带来了各色礼物,还专门去了穆东家里拜会了穆爸穆妈,看望了肖肖和馨儿。

    这是一副深入交往的架势了。

    穆东对此,无可无不可。

    首先来说,刘明是刘家人,这个属性非常重要,只要不是过分的事情,穆老板大抵会给几分面子;

    其次,这个人活动能力很强,信息广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能给穆东提供一种安全有效的信息通道,而且能帮着处理一些不起眼但是很关键的问题;

    再次,这个人做事还算有分寸,有些小胃口,但是不大,行事分格也并不乖张,勉强值得信任。

    唯一的缺点是,有一点重利,喜欢在交情框架之内解决利益问题,这一点不大好,必须控制好与其交往的深度。

    比如这次来说,刘明瞄上的,是大东快递的员工意外险。

    5.26事故导致厢货车司机死亡之后,穆东要求大东快递提高员工的保险额度,身故险、伤残险和疾病险都要大幅度提升,相对应的,保险金肯定也要增长。

    于是,为公司盈利操碎了心的朱雪松,打算搞一个招标活动,把各大保险公司请来,大家真刀真枪的比拼一下,争取把保险金压缩下去。

    这是一笔总预算4000万以上的年度开支,每年都有,由不得朱雪松不慎重。

    这件事前几天刚对外公布,刘明循着腥味就来了。

    不过他倒是不贪,他希望大东快递能搞暗标,保证自己推荐的保险公司中标,至于价格,最核心的三家竞争对手报价的平均数,就是最终价格。

    刘明给这种模式起了个名字:公平但不竞争。

    意思就是,别人家多少钱,我基本上一致,这可谓公平。

    但是我不和他们一个锅里瞎搅和,我需要提前确认结果,这叫不竞争。

    穆老板略一沉思,也就答应了。刘明的胃口不大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他没胡乱推荐保险公司,他代表的是现在依然和大东快递合作的保险公司,双方的合作基础不错。

    不过,倒是需要费些心思和朱雪松解释。

    穆东知道,朱雪松之所以想搞招标,不单是为了省钱,也有管理程序和管理方法上的考虑,现在如果打破这个格局,对于公司的制度建设是不利的。

    ……

    朱雪松果然吓了一跳,穆东只好详细的解释,是京城的关系,实在推不掉,以后再有如此事情的话,肯定会提前协商之类的话。

    穆老板的姿态放得很低,朱雪松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他期期艾艾的问道:“穆总,那个……最近车辆的采购……也在招标,您有没有什么安排?”

    穆东心里叹气,果然是建立一个制度困难,打碎一个制度容易啊。

    嘴上乐呵呵的说道:“雪松,你放心,我会控制这种事情,不会轻易伸手的。”

    朱雪松松了口气,简单汇报了一下当前的车辆招标情况,然后逃也似的走了,感觉好像生怕穆东反悔一样。

    穆东还真是后悔了。

    在和刘明逐渐熟稔之后,对方一共出现了两次,一次是1亿元的生态捐助资金托管,换取了某些人对风景区南扩300亩的支持;第二次这现在的这个保险,虽然没换什么,但是穆东大抵知道,这件事可以作为刘明帮着处理烟草案件的答谢。

    其实,刘明从这两件事中都拿不到太多钱,估计也就是百万起步,最多翻番。但是这两件事对公司的制度建设和企业文化建设非常不利,影响会非常深远。

    穆老板又嘬牙花子又磨牙,最终也没想出来怎么应对刘明可能存在的下一次上门。

    直接给钱是不行的,他们玩的就是套路,装的就是脸面,直接给钱和打脸无异了。

    什么破事!

    正有点郁闷,办公室的门被砰的推开,刘芳急匆匆的进来,神情紧张的说道:“穆总,王忻澜王总遇刺了!”

    “什么?”穆直接站了起来,大声问道:“人怎么样?”

    “正在医院抢救,情况不清楚。”

    ……

    10分钟后,穆东赶到了省立医院。王忻澜正在接受急救。走廊里,王振东脸色铁青,他的老婆——王忻澜的嫂子脸色惶恐,不知所措。卢英杰和王忻澜的贴身保镖孙梅不声不响的站在不远处的地方。

    穆东直接走向王振东,低声问道:“王哥,情况怎么样?”

    王振东脸色缓和了一些,叹口气说道:“问题不大,不会有生命危险,唯一担心的是肺功能会受损伤。”

    穆东松口气,诚恳说道:“对不起,王哥,我们没保护好忻澜。”

    王振东无力的摆摆手:“不是这个原因,怪我老婆,非得拖着忻澜上街,其实她这两天不大愿意出门。”

    旁边的女人更加手足无措了。

    安慰王振东几句,穆东走向孙梅,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

    这事还真不怪孙梅。

    孙梅跟着王忻澜好几年了,之前王忻澜在美国的时候就跟着,王忻澜回国后,孙梅依然是她的司机兼保镖。

    最近几天王忻澜休假,她提出让孙梅也休息几天,干脆回老家看看,孙梅的老家在豫省,平时回去的机会非常少。

    孙梅不敢答应,她不但归王忻澜管理,而且归安保队管理,而安保队对保护王忻澜是有一些规定的。

    王忻澜也没再说什么,她这次休假一周,前三天都窝在家里陪陪父母,他们的年龄越来越大了。

    第四天,王忻澜开始带着父母外出,买了些衣物之类,还带着他们去了一趟瀑布山庄住了一天,孙梅一直陪在左右。

    今天是第六天,王忻澜要陪嫂子出去逛街,早上她诚恳的告诉孙梅,休一天吧,我能有什么事?这些天不都是好好的。

    孙梅不好意思老是拒绝,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自己负责开车,其他时间远远地跟着,不添乱。

    王忻澜答应了,早饭后和嫂子出门,在商场溜达。

    危险总是突如其来的,俩人正在选衣服的时候,一个男子突然冲出来,对着王忻澜当胸一刀,然后立刻逃跑了。

    远处跟着的孙梅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任由行凶者向反方向逃跑,她则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护送王忻澜到了距离最近的省立医院。

    听完叙述,穆东冷哼一声,心里非常不满。

    很显然,孙梅的处理是错误的,即使王忻澜不让她跟着,她也应该向队里汇报,由队里提供外围保护,而不是自己独断专行。

    卢英杰硬着头皮说道:“穆总,这事安保队负全部责任,我检讨。”

    “这事以后再说。”穆东摆摆手:“凶手有消息吗?”

    孙梅无奈的接话了:“穆总,我觉得应该是池铭。”

    池铭?池勉功的儿子?

    又是侯小西的手笔?

    打算不死不休吗?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