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5章 气氛压抑而诡秘
    窦睿被冲进屋里的警察控制起来的时候,大门口来了最后一批不速之客。

    他们同样是被火光吸引来的,记者嘛,对新闻事件有天然的好奇和敏感,司机根本不愿意来,记者们根本不答应。

    于是,一通嘁哩喀喳的拍照之后,这件事彻底瞒不住了。

    警方调来了更多的警力,还通知了烟草局,一直忙乎到天色泛亮,才收队离开。

    炸弹的事情也搞清楚了。

    村长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正常,他再次打了报警电话。警察赶到的时候村长两口子远远地躲在了村外。他们家的后墙上,硬生生掏出了一个大洞,他俩是从那个洞里爬出来的。

    当然没有什么炸弹,院子里只有两个依然在闪烁和低鸣的电子元器件。

    最后连村长也想不清了,他当时到底有没有看到两个黑乎乎的块状物。

    ……

    第二天上午,窦睿一伙就被批捕了,这件事上,刘明做了很多推动工作。

    刘明看着窦睿不爽很久了,老妈有一段时间差点收了那个混蛋当干儿子,真他娘的魔性。

    窦睿犯事的消息是穆东间接提供的,穆老板说是从网上看来的,现在需要落井下石。

    这个说法倒也勉强能行,今天凌晨网上确实有了这个特大假烟案件的消息。里面倒是没提窦睿的名字,不过穆老板说了黄金赔付案件和窦睿有关的信息,然后直言最近安排了人调查窦睿,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栽了云云。

    刘明半信半疑,倒也不会去较真。很多事情如果较起真来,后患无穷。

    ……

    黄金赔付一事也尘埃落定了,这个无需弄什么小动作,大东快递直接报了警,然后提供了翔实的调查资料。

    至于报警地点,本来想在泉城报警的,后来穆老板权衡之后,选择了鹏城。案件事实很清楚,堂堂正正的来就可以了。

    于是,窦睿被批捕的时候,韩光辉也在鹏城落网了。

    ……

    一天后,正三村的村民全部被放了出来,他们歪打正着的举动没取得官方的表彰,倒也勉强帮自己洗清了嫌疑。

    至于和张绪奎联系的三名“民间环保组织”的成员,张绪奎并没有说出来,只说是自己无意中发现了油罐车,怀疑是污水排放问题。

    这个说辞是事先商量好的,虽然现在情况发生了偏差,但是张绪奎还是选择了继续遵守了之前的约定。

    原因有两个,第一,如果不这么说,问题会更加复杂;第二,有人费尽心机搞这么一场,肯定也不是什么善人,估计是惹不起的。

    张绪奎的知趣得到了丰厚的汇报,他拿到了全部的尾款加上一笔丰厚的奖金。这样一来,他在村民中的威信一下子高了很多。

    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没事。

    ……

    社会哥蒋波也拿到了尾款,那辆烧毁的面包车对方也赔偿了,远超实际价值。这些钱全部转账而来。实际上,蒋波从来没见过对方,都是电话联系。不过有一个中间人挺有分量,分量大到自己惹不起。

    蒋波这些人比村民晚一天出来,之所以能出来,是因为事前蒋波也有提前备好的说辞,当然是发起任务的人之前提供的。

    发起人当时说:如果你们遇到麻烦,就把我们通话次数少的那个联系电话报出来,然后就没事了。哦,对了,钱别说那么多,就说一人200块,而且全部付款了。

    蒋波这么做了,然后竟然就真的没事了。

    至于其他社会哥,口径都很一致,我们啥都不知道,都是听大波哥的。

    警方查明,这个手机号属于参与此事的一名叫张绪军的村民,一开始他开百般抵懒,后来才承认,是自己临时办了个手机号,偷偷联系了社会人员,一来给村民壮胆,二来也想教训一下偷排废水的家伙。

    张绪军还说,蒋波的电话号码是自己打听来的,俩人也没见过面,都是电话联系,自己通过转账付了全款,还担心对方不来。自己之所以不敢见面谈事后也不敢说起,是害怕和社会人员扯上关系,以后纠缠不清。

    ……

    有一件事很关键,那就是村长家的事情,村民和社会哥都都说不知情。当然了,他们确实不知情。

    但是这件事如果不搞清楚,村民和社会哥的嫌疑是非常大的。

    不过不要紧,正三村的一个低保户站了出来,说这事是他干的。动机嘛,是因为今年过年的补贴比去年少了200块钱,还少了一桶花生油。

    警方有四个疑问,其中三个他回答的很不以为然。

    燃烧瓶里的汽油,从村里一辆摩托车里偷的嘛,车停在路边,钥匙都没拔,我就偷了一点点;

    电子元件,这倒有点费劲,专门找了镇上修电器的王瘸子帮我做的,一个10块钱。你们可以去问他,我和他说过,就是吓唬村长用的;

    村长家的电话线和电线,我剪的嘛,我还专门借了架竹梯子。

    警方很谨慎,对三项内容都进行了验证,结果发现都属实。他们甚至让这个家伙重现了用塑料管偷油和爬梯子剪电话线的过程,发现对方确实能胜任。

    还有就是,村长和媳妇的手机都失灵的问题,该村民直接说不知道。

    他的原话是:这玩意儿太高科技了,不大懂。

    村长最后也有些糊涂了,搞不清楚当时到底是手抖了还是手机确实不行了。

    好吧,村长是胡说八道的,他怎么可能记不清楚?他只是害怕,想赶紧了结事情罢了。

    最后,该村民被拘留10天了事。

    罚款?他没钱。

    事实上,这个不到五十岁就吃低保的家伙,也算村子里的奇葩人物。结过婚也有孩子,后来一场大病花光了家底,老婆离了婚带走了孩子。这个家伙在其他亲友的救助下奇迹康复,却从此心灰意冷,窝在村里混吃等死。

    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不错的手艺人呢,在镇上修过好多年自行车摩托车。

    这个家伙出来以后,到处宣扬自己扬眉吐气了,要出去打工,不吃这份丢人现眼的低保了。再后来,果然就出去打工去了。

    ……

    再说翻砂厂这边,警方陆陆续续又发现了很多疑点。

    比如,从翻砂厂电话线上打出的第二个报警电话是谁打的?

    电话线和网线是谁剪断的?

    停电是怎么回事?

    谁对着窦睿喷的辣椒水,还打了他一拳?

    调查来调查去,这些问题还是落实到了那个叫张绪军的村民身上,他像挤牙膏一样承认了这些情况,完美的收拢了这些尾巴。

    张绪奎后来知道了张绪军的事情,吓出一身冷汗。细想起来,好像张绪军确实在现场消失了一会,

    原来,对方的手段这么多,还实施了两条线。

    有两个问题被隐藏了。

    一是面包车起火的事情,蒋波说了,最近一直觉得这辆车里有汽油味,估计是油路有问题。

    二是翻砂厂周围手机无法拨打的问题,现场没有人提及。

    事实上,就连翻砂厂的电话线和网线的问题,也是警察一点点查出来的,窦睿根本就没说。

    或者说,他基本上就是闭口不言,药膏挤得比张绪军艰难多了。

    外围这些情况很快就被警方放到了一边。

    信吗?当然不信!一两项巧合可是说是巧合,所有的巧合加起来,那绝对是有问题的。

    但是不信不行。

    一来很多环节都可以印证,二来,上面希望这件事尽快结束。

    而且,有心发现,上面有两拨人关注这件事。

    好吧,其中的一波当然是刘明,另一波好像势力更大。

    于是,在大家共同的心愿和共同的努力下,不但快速的弄清了案子外围的情况,而且也快速弄清了烟草案本身。

    窦睿一伙算是栽了,等待法律的惩罚。

    唯一的遗憾是,运输的线索却断了。

    据司机交待,他每次都是到指定的地点开车,事后把车放回原处,他能提供的,仅仅是一个手机号。

    ……

    大东集团安保队崭新的管理团队,打了一场漂亮的阻击战。

    众人齐心协力,把自己手头的各种资源和各种想法用到了极致,最终顺利收官,全身而退。

    行动当然算不上完美,牵扯面太广,后期暴露的风险还是有的。不过有的人为了钱财,有的人慑于权势,风险基本还是可控的。

    而且,只要牵住牛鼻子,安抚和监督好主要的几个人,问题就不大。

    穆东没有想到,这场由自己授意和首肯,安保队全力配合完成的烟草案件,就像是一组根基不稳的多米诺骨牌中的第一张,在被自己随手推到之后,引发了一系列接二连三的大事件。骨牌分崩离析的过程中,既有时空固有的历史轨迹,也衍生出一些完全不同的细枝末节,让穆东吃惊不已。

    甚至穆东本人和大东集团也一度陷入一个巨大的泥潭之中,几乎脱身不得。

    不过,这些都是后事了。

    此刻,穆老板的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他正在招待凯旋归来的安保队,为大家接风洗尘。

    宴会上当然不会有任何人提起执行任务的事情,大家只说说家长里短就可以了,气氛热闹祥和。

    京城,侯小西也在宴客,但是气氛却压抑诡秘。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