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想跑?窗户也不行
    起火的是一辆面包车,确切的说,是蒋波带来的面包车当中的一辆。

    这帮社会人下车之后,很快就进了院子,蒋波对外联络失败之后也返回了院子。虽然不知道该帮哪伙人,但是总归要执行另一项任务,别让现场有人离开。

    做事嘛,最重要是有模有样,要讲信誉。

    外面的火势起来之后,有个帅哥好奇的跑出去看了一眼,随后惊呼一声,接着叫骂出各种污言秽语,后来突然想起什么,赶紧跑进院子,气喘吁吁的对蒋波说:“大波哥,我们的车被烧了……”

    蒋波赶紧往外跑,连带着一帮社会人差不多都跑了出来,看着那团火焰发呆。

    可不是吗,带来的几辆面包车中最大的那辆正在熊熊燃烧,十几米开外依然热浪扑面,不得近前。

    好在这辆车离院子大门口比较远,周围停放的车辆暂时应该没事,不过大家也不敢掉以轻心,赶紧把幸存的车辆挪得远远的。再回来的时候,几个人手上就抄了家伙,钢管扳手砍刀之类,作为经常出任务的团队,这都是常备的工具。

    蒋波铁青了脸,咬着牙,沉声吩咐道:“堵住大门口,一个人不许出去。”

    他还没被愤怒冲垮理智,刚才只是随意的一眼,他就看到了塞在油罐中那些密密麻麻的香烟。

    这样的夜晚,装在油罐车里的香烟,眼前对峙的人群,怎么都透着一丝诡异。再说了,敢这样玩烟的,能是普通人吗?

    所以,这种事最好不介入,他打好了注意,装装样子,最多十分钟就撤。

    至于那辆烧毁的面包车,本身就是辆旧车,值不了几个钱,发布任务的家伙能赔最好,不能赔也就拉到了。

    更进一步说,就算剩下的尾款对方都不给了,自己也捏着鼻子忍了。

    ……

    院子里,窦睿醒悟过来之后,立刻缩到了屋里,虽然眼下的状况不明,但是自己最好还是不暴露。

    进屋之后,他飞快的吩咐了两个手下几句,那俩人立刻领命而去。

    其中红色头发的年轻人低声和几个人说几句,然后有人找来篷布,把油罐车盖起来。

    另一个光头的胖子则直接冲到了村民跟前,大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

    村民们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张绪奎身上,本来就走在队伍前面的张绪奎立刻成了焦点。

    面对对方的质问,张绪奎心里苦涩,他明白了,自己被利用了。

    根本没什么深水井,没有什么污水排放,有的只是一帮子做烟草生意的家伙,而且看起来这种生意不怎么合法。

    唉,都是钱闹的。轻轻松松赚上几万,还能挖出一帮偷排废水的家伙,多好的事。

    现在,好像掉进坑里了。

    不过嘛,虽然没有废水,但显然你们也不干净,好好协商一下,全身而退也不是没有可能。大不了我出钱给你们修大门。

    这么一想之后,张绪奎向前一步,双手抱拳一拱,板着脸说道:“我们是正三村的,之前接到了信息,听说你们用油罐车往地下偷排废水,所以来看看。现在既然没有,我们可以谈谈。”

    这番话说得不卑不亢,很有分寸,对面的胖子就是一愣。

    胖子是带着窦睿的吩咐过来的,而且平日间也是他在这里主事,眼下要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是最好不过,至于以后,哼哼。

    于是,胖子也胡乱拱手一下,语气不善的说道:“你说得倒轻巧,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是不给出满意的说法,这事没完。”

    气势很大,但是留了台阶。

    张绪奎松了口气,沉声道:“没问题,该我们承担的保证做到。你们在我们村的地皮上做事,大家也算半个邻居。”

    有妥协,也有威胁,挺全面的。

    胖子眯了眯眼,脸上挂起了一丝笑意:“留下你的名字,带上你的人滚蛋。”

    “张绪奎。”

    “好,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明天一早我们会去找你。”

    “放心,不躲不闪。”

    说完,张绪奎带着村民转身离开,胖子在他身后松了口气。

    村民走到了大门口,被蒋波带人堵住了。

    蒋波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件事后面还有一个第三方,而自己就是被第三方雇佣来的。

    所以,他打算装装样子的计划,最好就要落在这帮村民身上。

    蒋波的想法很朴素。

    第一,做事,把这帮村民拖上十分钟八分钟,也算是做了事了,这样或许还能拿到尾款;

    第二,没把村民堵在了院子里,而是在外面围起来,算是给了院子里的人面子;

    第三,那辆烧毁的面包车,或许可以从村民身上找补一下。

    ……

    两帮人对峙了大约两三分钟,对峙不下去了。因为蒋波的队伍里,有一个帅哥正好是正三村的。

    得,对峙变成了协商,最后张绪奎答应,给大家5000块钱,明天交付。然后,两班人马都打算撤退了。

    可惜,已经走不了了。

    翻砂厂西侧500米的柏油路上,突然拐过来几辆车,几辆警灯闪烁的车,还没等张绪奎和蒋波两帮人马反应过来,警车已经飞速开到了门口,然后,呼啦啦下来十几个警察,借着尚在燃烧的面包车的火光,警察手里长长短短的几杆抢分外醒目。

    “都不许动!双手抱头,原地蹲下!”几个警察说着同样的台词,声音此起彼伏。

    得,蒋波那一帮人很有经验,立刻抱头蹲下,倒是一帮村民还傻站着。

    ……

    警察是被两个报警电话和一团火光吸引过来的。

    第一个电话当然是村长的电话,虽然很短暂,但是有一个关键词——炸弹!还是两个!

    这就是大事件了!

    警方迅速做出了反应,一个防暴小组立刻集合,前往电话中提到的正三村。而且,报警电话的号码也经过了验证,确实是正三村的固定电话。最糟糕的是,这个报警电话现在联系不上,说明事态很危急。

    防暴小组在路上的时候,警方接到了第二个报警电话,说正三村以南两公里的翻砂厂院内发生大规模械斗,而且火光冲天。

    我的天,这两个电话说的是一件事吗?火光冲天,炸弹已经爆炸了吗?

    然后,这个电话也断掉了,无法回拨。经查,这个报警的固定电话也是正三村的。

    事实上,第二个报警电话,是安保队截断了翻砂厂的电话线之后,连接上电话机打出去的。

    而这两个电话,一个登记在村长名下,一个最早的登记资料还是正三村翻砂厂,防暴大队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搞清楚,这两个电话的安装地点实际上隔着两公里,于是,一番讨论之后,防暴小组直扑翻砂厂仓库。

    然后,那团腾空而起的火光,在很远的地方就提供了精准的指引。

    至于警铃,深夜执行任务的时候是不开的,太扰民。只是开了警灯。甚至在接近事发地的那一段,警灯一度都是关闭的,只在接近火光的时候才突然打开。

    ……

    突然出现的警察让院子里的人直接吓破了胆。

    本来,村民退出院子之后,堵在门口的铲车已经退后,这会子院里的人正在七手八脚想扶起坍塌的大门。

    至于那辆塞满了香烟的油罐车,还在篷布的覆盖之下静默着。

    ……

    警察控制了门口的人之后,立刻分兵冲进院子,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好几个立刻抱头蹲下了。

    光头的胖子刚往后退了两步,带队的警察立刻上前,一脚把他踢翻,厉声问道:“炸弹在哪里?在哪里?”

    炸弹?

    光头迷糊了,弱弱的说道:“哪有炸弹啊?”

    “这里是不是正三村翻砂厂?”

    “是啊……”

    旁边有两个警察谨慎的掀起了油罐车上的篷布,其中一人大声喊道:“队长,有情况!”

    队长放开光头,转头扫过来,目光所及之处,整齐码放的香烟让他的脑袋立刻大了一圈!

    这特么什么情况?!

    ……

    自从躲进屋里之后,窦睿就试图和外界联系,但没有成功。手机不通,电话不通,甚至电脑网络都不通了。

    一番沉思之后,窦睿决定离开。

    在这里经营日久,还是留了一些后手。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自己不在现场,一切就都说得清。

    他麻利的换了一身运动装,打开了办公室的一扇小门,进了内间。接着掀起墙上一副木框装裱的国画,露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窗,窗户外面,就是广阔的玉米地。

    从室内看,这个窗户离地大约一米左右,不过翻砂厂的院子是垫高的,而且屋子的地面再次进行了垫高,这样一来,从后墙那里计算,这个窗户的离地高度差不多在一米五以上。

    现在,只要打开窗户,爬上窗台,然后小心的跳下去,一切就和窦老板无关了。

    院子确实是用窦老板的名字买的,不过又租给朋友了嘛。至于院子里那些朋友,如果有事的话,他们肯定会勇于担当的。

    再说了,很可能根本没事。

    窦老板还不知道警察已经冲进来了,他打开了铁窗,旷野中的凉风吹进来,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玛德,竟让沦落到如此地步了,窦睿自嘲起来。

    恩,只要跳下去,在农田里躲一阵子,然后步行两公里去正三村,就能开着预存在那里的车辆离开了。

    他探头出去,左右观望一下,然后突然感觉有什么液体喷在了自己脸上,随即一阵刺痛传来,眼泪立刻下来了。

    双手还没来得及捂脸,马上又挨了重重的一击,窦老板哎呦一声,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窗外传来低声的咒骂:“苟日的,想跑?窗户也不行。”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