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高高在上的龙脉掌控者
    颜晴颇有些痛苦的捂着洁白额头,她怎么都想不到,白言居然真的泼了马慕博一脸的酒水。

    这下子,事情彻底闹大了!

    “马公子,对不起对不起!”

    颜晴连忙站了起来,她希望能帮白言做些事情。

    白言一把拦住颜晴,表情淡漠的看着马慕博。

    “白先生,你这样做有些不妥吧?”

    马慕博嘴角抽搐,他努力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深吸一口气,抽出一旁的纸巾在脸上轻轻擦拭。

    他倒是城府足够深,被人泼了一脸酒都能忍住不发火。

    “不妥?我到觉得没什么不妥的。”

    白言耸了耸肩膀,笑眯眯的看着马慕博:“你这么贱,活该被泼一脸酒!”

    马慕博阴沉着脸不说话。

    白言转头看向刘家七子,上下打量着道:“至于你们刚才说的......”

    “一群废物,也敢要我喝酒磕头?你们配吗?”

    白言的狂傲极了,丝毫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颜晴俏脸满是无奈,她算是彻底知道血龙真人说的“这小子脾气很臭”的意思了,白先生的脾气何止是臭,他根本就不容任何人挑衅!

    “小子,你太猖狂了!”

    刘家七子的老大一愣,随后愤怒的喝道:“我们几兄弟,没让你杀人偿命就已经很讲道义了!”

    “道义?”

    白言笑了,对刘家武门的来说,他们能遵守所谓的道义?

    “无非就是寻仇罢了,区区一个异人而已,你们要寻仇就快点!按照规矩来,上生死擂,打一场!”

    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张梁,突然开口了:“我时间有限,还有寻找龙腾之人的要事在身,没时间跟你们瞎耗!”

    “可......可白先生是华夏奇才啊,他是血龙真人看重的人啊!”

    马慕博故作惊讶的失声喊道,但嘴角却带着一抹古怪的笑意。

    他不提血龙真人倒还好,一提血龙真人就让张梁心里反感,龙脉家族和血龙真人之间的关系,历来都不怎么好。

    “奇才?”

    张梁淡漠的扫了白言一眼,笑了:“在我眼里,你们异人的奇才就是一个废材!要杀就赶紧,不要耽误我做正事!”

    刘家七子纷纷冷然一笑,老大狞笑着说道:“张公子的这句话我赞同,老马你也别假惺惺做什么好人了,我们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取这小子的狗命!”

    “对,寻找龙腾之人是天大的事情,岂能因为这小子耽误了张公子的大事!”

    “别啰嗦了,杀了他!”

    “上擂台,打一场生死局!小子,你敢不敢!”

    刘家七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白言视若无睹,他反倒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张梁。

    张梁抬起头,和白言短暂的对视。

    张梁的眼神里透着浓浓的淡漠,就彷佛在看一只蝼蚁一般。

    “你叫白言是吧?”

    张梁低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口气带着一丝轻蔑和命令:“乖乖去打生死局吧,这是异人界的规矩。今天哪怕是血龙真人来了也救不了你,因为这是你们年轻天骄之间的争斗。”

    张梁的口气高高在上,他嘴里面的“你们”说的很自然,仿佛他天生就要高在场的人一等。

    “你让我打生死擂我就打?你算哪根葱?”

    白言笑了,指着张梁鼻子。

    “一群垃圾,摆一场所谓酒宴就敢来逼我?真是不自量力!”

    白言的语气比张梁还要狂傲,充满了蔑视。

    这群人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随便捏?刘家武门以为联合了三大势力的年轻天骄,就可以在规则内把自己扼杀?

    太天真了!

    “白先生,少说两句吧!”

    颜晴叹了口气,她是真的担心白言会吃这几个人的亏。

    尤其是龙脉掌控者张梁,年纪轻轻就有s级的实力,而且还掌握着龙脉力量,是在场最可怕的人物!

    最关键的是张梁心胸是出了名的狭窄,白言若是得罪了他,怕是真的很难收场。

    颜晴深吸一口气,柔嫩小手拉着白言的大手,站起来微笑礼貌的说道:“谢谢各位今天的款待,我身体有些不适,想先回去休息,恕我们不能久陪了!”

    说完,颜晴拉着白言就要离开酒桌。

    “别让我为难,白言。”

    颜晴拉着白言的大手,小声哀求的说着。

    白言冷漠的扫了一眼众人,选择了听颜晴的话,不让她为难。

    刘家七子脸色一变,今天好不容易堵到了白言,岂能轻易放他走!

    可未等刘家七子说话,张梁开口了。

    “颜晴,看在你家长辈的面子上,你可以走,但这小子不行。”

    张梁抬起头,一双冷漠的眼睛里透着一丝怒意,道:“我张梁既然受马家和刘家之托,当然是不能袖手旁观了,今天的生死局!他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张梁的话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命令,就仿佛他是高高在上的王一般,可以随意决定白言的生死,甚至都不需要他亲自出手。

    “你臭屁的很啊。”

    白言笑了,笑得很灿烂,他转过身,拨开颜晴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笑着抬手指着众人:“既然如此,我奉陪一战,你们七个......”

    “还有你们,马慕博,张梁!全部一起上吧!”

    白言傲然站在包厢门前,狂傲无比的冷笑说道:“我时间有限,也不用去什么生死擂台了,一起上吧,省的我还要一个一个杀!”

    随着最后的一个“杀”字吐出来,4级恶魔深渊三头犬的邪恶气息猛然炸开,一股极度邪恶的气息弥漫开来,气势里包裹着犹如实质的杀意!

    白言周身的气势高涨,充斥在整个包厢内!恐怖又暴烈!

    “啪!啪!啪!”

    酒宴上的酒杯和瓷盘承受不住白言的气势,纷纷暴烈炸开。

    “不错,气势还行。”

    张梁笑了,随后语气淡然的道:“不过气势可不代表实力,你要跟我打,还不够资格!”

    白言微挑眉头,这个张公子从一开始就自以为是,都不带正眼看一下白言。

    是不是龙脉掌控者,都这么臭屁?以为自己有龙脉了,就高人一等了?

    “对!张公子说的不错,你以为被人夸赞为华夏奇才就可以无敌于天下了?”

    “这世界上比你厉害的天骄多得是!张公子身为龙脉掌控者,你一个区区异人有什么资格让张公子出手!”

    “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龙脉掌控者,他也不知道张公子,究竟有多强大!”

    “你给张公子提鞋都不配,我们收拾你就足够了!”

    刘家七子冷笑着站了出来,语气里充满了对张梁的恭敬和对白言的杀意。

    龙脉掌控者在华夏大地寥寥无几,哪怕是龙脉家族之内也不是人人都能掌控龙脉。在华夏这一代的年轻天骄之中,能和张梁媲美的人数,屈指可数。

    可以说,如果华夏九绝家族的优秀年轻异人是华夏天骄的话,那张梁就是华夏大地上的绝代天骄!

    他的地位和实力,远超一般的异人!

    马慕博用纸巾微微擦拭自己脸颊的污渍,他的嘴角带着一丝愈加浓郁的笑容,一切都没有超过他的掌控。

    白言这小子不仅得罪了马家和刘家,还对张公子出言不逊,他今天断然是死定了!

    “小子,也是张公子脾气好,若是换做我,你下一秒就得死的透彻!”

    刘家老大站了出来,用手指着白言的鼻子,冷笑着道。

    “不过,不用张公子出手,你今天也得死在这里!”

    “我刘家武门的血债,你也该偿还了!”

    他的话音一落,刘家七子纷纷快速将白言围了起来,七名a+级异人的气息牢牢锁定白言,沸腾的杀意在弥漫。

    张梁始终端坐在椅子上,眼皮子都不抬一下,自顾自的喝酒,一个区区白言,还不配做他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