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你尽量喝,喝不完泼我脸上
    “颜小姐,我们只是想请您二位吃一顿便饭而已,用不着这么惊讶吧!”

    马慕博笑呵呵的走上前,眼神里带着一抹诡异的笑意,上下打量着白言。

    “马公子。”

    颜晴的表情有些冷意,她扫了一眼身旁微笑的小马,愤然道:“为什么等你家公子来了,你才告诉我?难怪刚才要磨蹭这么长时间!你简直......”

    温柔大方的颜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愤怒,她只能伸出玉指,俏脸带着愤怒的表情,指着小马。

    小马讪讪的笑着。

    “唉!颜小姐不能这么说他,他也是因为我的命令才这么做的,毕竟他姓马嘛!”

    马慕博笑得很开心。

    好一个他姓马!

    白言冷笑,他能断定,颜晴肯定是一开始就被这个小马给利用了,今天马慕博的出现就是一个局!

    因为他们都知道,从h市来的白言,必须要来h市异人组织内备案!

    他们一直在等,等白言自己入套!

    “我对二位仰慕已久,颜小姐和我也有过几面之缘,而这位白先生,我还不是很熟悉,想必您就是传说中拥有六大能力的华夏奇才吧!?”

    马慕博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言:“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两位陪我一起吃个便饭如何,正好我有几位朋友,也和白先生是老相识,可以叙叙旧。”

    “白言......”

    颜晴看着白言,她的美眸透着一丝担忧,她微微摇头,颜晴不希望白言答应下来。

    可是不答应又能怎么样,看这阵仗,在别人的老窝里,今天能走得了吗?

    白言笑了,淡然点头:“带路吧。”

    “白先生,果然爽快!”

    马慕博哈哈一笑,转身招手,吩咐道:“摆宴!”

    刘家七子冷笑不已,七双眼睛死死盯着白言,带着无尽的仇恨和怨毒,白言淡然一笑,带着颜晴跟了上去。

    这h市异人组织内的施舍建筑倒是一应俱全,食堂旁边就是高级的包厢,众人一路沉默不语,颜晴几次张嘴想提醒白言什么,但是碍于环境不好开口。

    白言默默的站在众人背后,打量着这几人。

    马慕博此人心机深沉,那日带人前来深夜伏击白言的杨公子就是此人派来的!白言不相信,马慕博不知道杨公子已经出事的消息!

    但怪就怪在,这人居然在杨公子死后还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丝毫不提那晚的事情,这就说明他有很大的底气。

    而且马慕博明明在慈善晚会上就和白言见过面,两人明明认识,却睁眼说瞎话,他这是要撇开自己和白言早就接触过的事实啊!

    看来今天他带刘家武门的天骄来堵白言,多半是有借刀杀人的意思。

    聪明如马慕博,自然是不会亲自动手杀白言,他不会为马家武门招惹麻烦,白白让血龙真人来记恨马家武门。

    毕竟刘家武门这把刀,正锋利!

    马慕博,没有理由不用刘家武门这把刀啊!

    刘家武门的那七个年轻男人,一路上时不时回头冷笑着看白言,白言对他们的眼神选择了无视。

    刘家武门的天骄和马慕博勾搭在一起,这并没有什么稀奇,只是马慕博身旁站的另一位男人,倒是让白言有些好奇。

    此人表情阴沉,身材高瘦,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看到颜晴和白言的时候也只是随便扫一眼,眼神淡漠,丝毫不将两人放在眼里。

    白言参考颜晴之前说的话,猜测此人应该就是那个龙脉掌控者张梁,从京城来寻找所谓的龙腾之人。

    不一会儿,马慕博就带众人到了包厢内。

    酒菜上桌,马慕博轻笑着对着白言举杯道:“想必大家对白先生这位华夏奇才也有所耳闻,只是白先生可能对这几位不大熟悉吧,我来介绍一下!”

    白言端坐在椅子上,表情沉静,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反倒是一旁的颜晴有些坐立不安。

    马慕博哈哈一笑,指着身旁阴沉男介绍道:“这位是京城来的贵客,张氏龙脉家族的张梁公子!白先生或许还不认识,颜晴小姐应该认识吧?”

    “认识。”

    颜晴轻轻点头,红唇亲启,带有一丝提醒白言的意思说道:“张公子身为华夏最年轻的龙脉掌控者,被誉为是下一代华夏守护神的最有力竞争者,大名响彻京城。”

    颜晴她是在提醒白言,在这三大势力天骄之中,龙脉家族出身的张梁实力最强,背景也是最强的!白言要万分小心对待才是!

    “客气了,颜晴。”

    张梁万年不变的冷漠脸勾起一丝略带冷意的笑意,他朝着颜晴点点头,只是随后落在白言身上的眼神,却莫名带着一丝轻蔑和漠视。

    身为龙脉掌控者中的天才,他自然是不需要对白言这个所谓的华夏奇才侧目。

    在龙脉的强大力量之下,一切华夏天骄都是蝼蚁!

    这是源自于龙脉家族骨子里的自信和骄傲。

    “认识就好,哈哈!”

    马慕博哈哈一笑,继续介绍道:“这几位是刘家武门的七位天骄,实力清一色在a+级,堪称天赋异禀!刘家的这几位天骄,在华夏异人年青一代中有刘家九子的美称,想来白先生应该很熟悉他们吧?”

    马慕博的话意有所指,嘴角带着莫名的笑容。

    刘家武门的七位天骄冷笑看着白言,丝毫不掩饰自己等人周身的杀意。

    刘家武门和白言的仇恨在华夏异人界,早就是已经公开了的秘密,大家都知道华夏奇才白言杀了刘家武门不少嫡系,只是因为血龙真人的缘故,刘家武门一直隐忍不发,没有刻意针对白言。

    “熟悉到谈不上,只不过这刘家九子从何说起?为什么我只看到,七个人?”

    白言笑了。

    白言这话一出,颜晴顿时暗叫不好。

    “混账!”

    其中一名刘家武门的天骄拍桌站起,怒视白言喝道:“我八弟刘鹏天和九弟刘汉庭,皆命丧于你手!你还好意思问我们为何只有七人!”

    “息怒息怒。”

    马慕博连忙打着哈哈,做着老好人的说道:“今天说好,是来解决往日仇怨的,何必争吵,大家都冷静!”

    解决往日仇怨?

    你马慕博真有这么好的心肠,为我摆酒,让刘家武门化敌为友?

    白言冷笑着看着马慕博的惺惺作态,此人的脸皮和他的城府一样,端是厚实无比,好一个笑面虎!

    听了马慕博的话,刘家武门的天骄非但没有坐下,反而一个个都站了起来,这七个人眼眸闪烁着阴冷的光芒直视白言,包厢内气氛一时间变得凝重起来,一丝杀意在空气里弥漫。

    “小子,我听老马一句劝!”

    刘家老大表情冷漠极了,他端起一杯酒,重重的放到白言的桌前:“我们刘家武门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你喝了这杯酒,跟着我们七兄弟,去鹏天和汉庭的坟上磕上九个头,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喝完磕头?

    还要我磕九个?

    这就是你刘家武门的作风?

    “白先生,给我马慕博一个面子,把酒喝了吧!”

    马慕博在旁边劝慰道,他无视了白言面沉似水的脸色。

    “马公子,白先生不大会喝酒。”

    颜晴看白言不说话,连忙起身为白言解释。

    “堂堂男人,怎么可能不会喝酒呢!”

    马慕博故作诧异:“这样吧,白先生,按照酒桌上的规矩,你尽量喝,喝不完泼我脸上!”

    这马慕博是故意要让白言出丑,这酒若是喝了,就是白言对刘家武门屈服了!..

    呵呵。

    逼我喝酒?

    然后好让我,去刘家死去的两个天骄坟前下跪?

    这酒白言若是真的喝了,就意味着他白言,对刘家武门屈服了!

    白言笑了,他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扬起酒杯泼出去。

    “哗~!”

    满满一酒杯的酒水,直接泼在了马慕博惊愕的脸上。

    “你......你!”

    马慕博彻底傻眼了,他没想到,白言居然真的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泼他酒!

    明明局势这么不利于他,他还敢这么嚣张!

    这小子,根本就不按牌理出来,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这么贱的要求,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说我怎么能不满足你?”

    白言淡然一笑,轻轻放下酒杯。

    喝不完,泼你脸上?

    不好意思,我确实不想喝,所以我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