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狂生白言
    白言那深邃的眼神里带着一抹彻骨杀意和寒冷,让叶云鹏顿时心神欲裂。

    这家伙,眼睛里有杀意!

    叶云鹏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扯开嗓子就喊:“杀人了,杀人啊!这小子想杀了我!”

    叶云鹏这一声吼,顿时惊醒了教师和教官们。

    “好小子,居然敢当着师长们的面殴打学长,太放肆了!”

    经济学院的年轻男教师气得脸通红,被白言踩在脚下的叶云鹏可是经院院长叶老的亲孙子啊!他身为经院的老师,岂能见死不救!

    经院年轻男教师对着教官们跳脚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你们快去救人啊!”

    钟教授脸色难看,他张了张嘴吧想出声阻拦,但是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钟教授苦笑不已,这个白言,可真不让我省心啊!

    “快,拦住那王八蛋小子!”

    徐教官此时缓过劲来,语气虚弱的说道:“这小子有些古怪,你们多去几个人!”

    再古怪也只是一名交换生,还能把在场十几个教官都打趴下不成?

    教官们阴沉着脸,一个个围了过来。

    “快,快救我!咳咳!”

    叶云鹏的眼神里冒出希望,但是随着白言的脚下用力,他又开始脸色发白的剧烈咳嗽起来。

    “小子,给我放开他!”

    教官们怒喝着冲上来。

    安小婉和陈静两女俏脸露出深深的担忧:“不要!”

    安小婉站在白言面前,伸出粉臂拦着教官们:“你们不准欺负言哥哥!我会跟我姐姐说的!”

    傻丫头的小脸蛋上带着一抹坚定,她绝不容许有人伤害白言!

    陈静则是掏出自己精致小巧的手机,面色焦急的不断在手机上按着,她要赶紧通知安颜,事态已经超出她们能掌控的范围了!

    众人又是一愣,这白言不一般啊,经院两个绝美的少女都为他出头!

    难不成她们和白言之间有特别亲密的关系?

    “别说你姐姐来了没有用,就是校长来了也没用!”

    教官们阴沉着脸,他们早就对白言憋了一肚子火了,军训了这么多届学生,哪一个不是乖乖听话,认打认罚的?

    可偏偏这一届就出了这么一个目无尊长的家伙!如果今天不把他给摆平了,这军训还怎么执行下去!

    “小姑娘,你让开!”

    一名脾气火爆的教官忍不住了,他直接伸出手,想要推搡安小婉。

    他那胳膊粗大无比,比安小婉的大腿都要粗几分,安小婉这么脆弱的小姑娘怎么经得起他这么粗暴的推搡!

    “艹,你在找死!”

    白言的眼神猛然一冷,他的身形微微一晃,快若闪电的出现在安小婉面前,伸手死死捏住教官的手臂。

    “你!”

    教官一愣,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白言猛然一个侧身背摔,直接把教官给狠狠甩了出去!

    “扑通~!”

    不远处被人搀扶的徐教官,很不幸的被砸到了一起,两人滚做一团。

    他们看似强壮的身子此时却像是散了架似的,半天爬不起来,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看来我真是高看你们了,连女人都能下得去手,有本事冲我来!一群废物!”

    白言昂起头,眼神冰冷的看着这群教官。

    “这个天才考生白言,好霸气!真傲气!”

    “够狂!一身狂骨,无视教官!”

    “我喜欢他!”

    不管是男是女,一众新生们开始兴奋的大声起哄了,白言在此刻就像是这群新生们的代表,代表着他们向不可抵抗的阶级发起挑战!

    “好小子,一起上!”

    教官们大怒,一个个咬着牙冲上来,这些人虽然不是职业军人,但是他们自认比这些普通新生要厉害的多。

    这个白言最多只是力气大了点,论技巧怎么能和他们这些每天训练的教官相比呢?

    随着教官们冲上前,每一拳都很凌厉,几人同时下手,旁边围观的新生们情不自禁张嘴惊呼,甚至有胆小的女生已经情不自禁捂上了眼睛。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唰唰!”

    白言的动作很快,快到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

    “嘭!嘭!嘭!”

    众人直觉的眼前一花,十秒钟不到的时间,这十来个教官,全部躺在地上,手脚关节全部被卸掉,满嘴的牙齿掉落一地,连呻吟都是一种奢望。

    “跟我动手?真是一群有勇气的废物。”

    白言活动了一下手腕,笑容充满和煦阳光,白言环视全场,他的语气却格外的狂傲。

    “牛逼!十几个教官都奈何不了他!”

    “过瘾,太过瘾了!我真想不到,白言居然这么能打!”

    “好一个狂生白言,我真服!”

    新生们激动极了,这才是男人!不要被什么规矩束缚,打破世俗的一切戒律,挣脱一切束缚,直指本心!

    钟教授的嘴角一阵抽搐,他真是想不到,他最看重的新生居然这么厉害,将一众教官都给打趴下了,在场还有谁能拦着白言?

    “小子,你太狂妄了!”

    就在这时,一名苍老又愤怒的声音响起,经管院的叶老收到消息,连忙赶来了!

    这老人身材瘦弱,脸色阴沉,身上带着一股子强烈的威严。

    “叶老!”

    “爷爷!”

    经管院的教师和躺在地上的叶云鹏连忙惊喜的喊着。

    “你就是白言?”

    叶老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白言,当他看到叶云鹏躺在地上的凄惨狼狈模样的时候,不禁微微变色。

    “身为学生,目无尊长,打教官,打学长!你能耐了啊!”

    “你是不是想连我也要一起打!华人留学生就是你这幅德行?我今天也算是见识了!”

    叶老怒急,大声指着白言的鼻子怒吼着:“你这样的学生,我zh大学供奉不起!我会如实将事情告诉校长,你等着被开除吧!”

    白言淡然的看着叶老,敢指着我的鼻子?要不是看着你是个老人的份上,你早就躺在地上了!

    钟建国教授脸色一沉,不管怎么说白言都是他的学生,他绝不容许经院的人这么训斥白言!

    正当钟教授准备站出来为白言说话的时候,一名教师从远处急匆匆的跑过来:“校长让钟教授和叶老去一趟校长办公室!”

    这个时候,zh大学的新校长站出来发话了!

    钟建国脸色更加难看,而叶老却冷笑连连。

    如果这件事情被捅到校长那里,白言怕是会吃苦头啊!甚至极有可能被开除!

    军训第一天就被开除?

    这要闹天大的笑话啊!文学院都会跟着一起丢脸!

    “校长有没有让这小子一起去?”

    叶老笑了,自信满满转头问道。

    教师连忙摇头:“没有,校长只让您二位去。”

    “那校长就没说别的什么话?”

    叶老一愣,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大家可都是看到了,这小子当众打人啊!还打伤了不少人!”

    “有,校长说了别的话。”

    教师吞了一口唾沫,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爬不起的这些教官们。

    “校长说:我想这一届教官的素质需要重新衡量!”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意思?

    合着这个新校长,是站在白言这一边的?!

    这一句话几欲让瘫在地上的教官们吐血了,什么叫我们的素质需要重新衡量?

    感情我们被打了,还要背锅!

    教官们的表情悲愤异常,但是偏偏许多人都牙齿掉落,下巴脱臼,没办法为自己辩解,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