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咄咄逼人的教官
    白言的辅导员是一个中年男老师,人挺好的,在历届学生中的口碑也很不错。

    他看到教官若无其事的管理队伍,不禁有些尴尬的开口道:“徐教官,我们班还有一个学生,他不小心迟到了,你看这怎么安排?”

    这个海归学霸、名声极大的考生既然选择了自己带的专业,辅导员对白言的事情自然要上心无比。

    直到辅导员亲自开口,教官才转过身来,冷漠的打量着白言。

    “我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海归学生白言嘛!”

    年轻教官的眼神很不客气,扫在白言身上,他冷声道:“不管你是不是海归!是不是学霸!既然在我队伍里,就要守我的规矩!”

    “告诉我,你的班级和姓名。”

    年轻教官直视白言的眼睛。

    白言淡然的道:“我是华夏语言文学专业系23班,白言。”

    “说话前,要说报告!重新来!”

    年轻教官猛然大喝一声,将四周的学生和辅导员吓了一跳。

    “报告,我是华夏语言文学专业系23班,白言。”

    白言叹了口气,继续道。

    算了,既然来了,白言也就懒得跟他计较,大学有大学里面的规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大声点!我听不到!”

    徐教官依然不肯放过白言,他的态度明确的很,就是要拿这个白言杀鸡儆猴,谁让白言的名气最大呢!教官觉得,只要自己折服了白言,其他的学生自然会乖乖听自己的话。

    还要我大声点?

    我不想惹事,可不代表我真怕你啊!

    白言突然沉默了,他微眯着眼睛看着这名年轻的教官。

    “好了好了,徐教官,才第一天军训,不用这么严厉吧!”

    辅导员哈哈笑着打圆场。

    “那好,我给你们辅导员一个面子,归队吧!”

    徐教官沉默半晌开口,他冷眼看了一眼白言。

    白言淡然一笑,回到队伍里。

    白言这副风轻云淡的表情,让徐教官心里很不舒服。

    “啧,一个普通军校的高级学员而已,还不算的上是现役军人,就这么拽。”

    “我也觉得,这徐教官有点太严厉了。”

    “这是在拿白言开刀啊,他想立威!白言这一个月里,有的苦头吃咯!”

    学生们纷纷交头接耳。

    “都给我老实点,站军姿就好好站,不要给我废话!”

    教官转头怒喝。

    “这一个月的军训考核不仅涉及到你们班级的评分,更是涉及到我的评分,我不希望你们这群弱鸡给我拖后腿!”

    “今天上午全部给我站军姿!站不好的人,不准吃中饭!”

    议论声顿时消失,所有人的脸上带着一抹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站不好就不给吃饭?

    我们是学生,不是军人!这才是军训第一天啊,要求未免也太严格了吧!

    辅导员苦笑着站在一旁陪同着,他也觉得这届的教官太严厉了,尤其是这徐教官,简直就是把学生们当军人一样训。

    上午的日头高涨,九月的阳光很毒辣。

    在火辣辣的阳光下,新生们咬牙坚持着,不得不说zh大学的新生素质就是高,虽然他们心中抱怨教官的严厉,但是每个人依然都很听话,谁也不希望也自己的班级丢脸。

    只不过这些学生们依然太过稚嫩,虽然大部分的男生们体质较好,但一部分体质较弱的男生在毒辣的太阳炙烤下,已经满脸虚汗,站姿有些摇摇欲坠了。

    “徐教官,你看让学生们休息一下吧?”

    辅导员在一旁心疼的建议,这些可都是他的学生啊!

    隔壁的安小婉和陈静所在的女生队伍,已经开始了自由活动,原地休息了,就连操场上大部分的男生队伍也都开始陆续解散。

    唯独白言所在的队伍还在站军姿。

    “辅导员,这不是我不肯让他们休息,军中有军中的规矩。”

    年轻教官冷笑着扫视队伍:“今天,你们班级的骄傲,所谓的海归学生白言迟到了!所以你们今天的休息取消!所有人都必须要站满一上午的时间!”

    “这是惩罚!要怪,就怪你们班的白言!”

    徐教官这一手用的确实溜,直接把锅甩到了白言的头上。

    “我靠,别的班也有迟到的人,他们怎么没被惩罚!”

    “这教官,我真是无语了,他居然让我们责怪白言,这是挑拨离间啊!”

    “白言是海归学霸,是墨市华人学生的骄傲,也是我们华夏语言23班的骄傲,我才不会听他放的狗屁!”

    有学生小声互相抱怨起来。

    “你!你!你!”

    “滚出来,五十个俯卧撑!”

    徐教官冷笑,伸手点出几名学生!

    “啊?”

    几名学生脸色一僵,大家已经站了大半个上午了,体力都十分匮乏,这个时候再来五十个俯卧撑,绝对会要人命的!

    “快点,站出来!别跟个娘们似的畏畏缩缩!”

    徐教官暴喝一声,几名学生浑身一颤,面对一身爆炸肌肉的教官,他们不敢放肆,只能咬牙走了出来。

    有几个男生的脸色都发白了,走路的时候已经有些摇晃了。

    “教官,俯卧撑就免了吧,口头批评两句就算了!”

    辅导员在一旁劝慰道,文学院的老师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护短,他们见不得自己学生受罪。

    这个极为保护自己学生的传统是从钟教授执教开始就传下来的,23班的辅导员也是如此。

    “求情也不行,刚才对白言我已经饶过他一次了,这些人再放过的话,我还怎么进行军训!这是规矩!”

    徐教官冷笑:“不准磨蹭,原地做俯卧撑!做不完的,不准去吃午饭,做完为止!”

    “啊?”

    学生们纷纷傻眼,脸色更加惨白了。

    这尼玛是要玩死我们啊!

    操场上的队伍们已经大多休息了,只有白言所在的队伍还在毒辣的阳光底下站着,格外的显眼,不少学生都在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这是白言的班级队伍吧?怎么还没解散?”

    “我说,五十个俯卧撑也不难啊!”

    “得了吧,要是让你在日头下站一个上午再让你去做五十个俯卧撑,你肯定会吐血吧!”

    “这教官有点狠啊,这软刀子使的很顺手啊!”

    “而且,他还总是把锅甩到白言身上。”

    四周的人指指点点,让这几名男生有些踌躇,他们里面有些人已经是双腿都在剧烈打颤了,还怎么做五十个俯卧撑啊!

    “不做?”

    徐教官冷笑:“那就一百个!给你们五分钟时间,再不做就继续往上加!”

    “一百个!这是要他们的命啊!”

    辅导员有些不满的说道,他的表情很难看。

    “那行,让那个迟到的白言出来,只要他也跟着一起受罚,那就继续保持50个的标准!”

    徐教官的笑容有些阴险。

    众人纷纷一愣,原来他这么咄咄逼人是因为白言!可白言又是怎么得罪了这个年轻男教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