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再遇伏击,骄傲的杨公子
    白言打开木盒,在他拿起古画的一瞬间,白言险些按捺不住他体内躁动的龙脉!

    龙息升腾,白言的瞳孔上浮现出一抹血色十字架的淡淡虚影。

    缠绕在血色十字架上的龙脉扭动,几欲要从白言的眼中透出!

    白言深吸一口气,强压住体内龙脉的躁动。

    这古画拿在手里,非纸非金非木,材质特殊!手感奇特!

    “恭喜白师,获得至宝。”

    陈大师连忙道喜,同时他心中暗惊,他刚才居然在白言的身体内察觉到了一股一闪即逝的龙威!

    这股龙威虽然很淡,但是切切实实存在白言的体内!

    在华夏,一个拥有龙威的异人代表着什么?

    那可是龙脉掌控者啊!

    白师他.....

    陈无为的表情闪烁过一抹震撼惊骇之色,他的心中隐约有些猜测。

    “唔,至宝?还谈不上吧。”

    白言笑眯眯的将古画放进木盒内。

    白言趁着众人不注意,将古画偷偷收进深渊领地内,只留一个空空如也的木盒在外面。

    白言打算等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再拿出古画好好研究一下。

    陈大师笑了笑,不再继续说话。

    随着最后一件拍卖品的结束,这一次慈善晚会其实已经算得上是结束了。

    zh市长等一种官员喜气洋洋的去盘算这次拍卖会的金额,这笔钱可都是要走正规渠道用于华夏慈善投资,并且每一笔金额都会对外公布。

    这可是一项大工程,同时也是一个大功绩!

    晚会仍在继续,zh市长抽空上来寥寥说了几句话后就连忙下台去忙着资金慈善的后续安排了。

    而其他富豪们则是在接下来的晚会中陆续立场。

    由于婉颜公司是慈善晚会的发起人之一,所以李小曼临时客串了一次主人,以此送走各位富豪名流。

    “白师,李总,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了。”

    陈大师站起身,递出一张名片:“白师,这是我的联系方式,白师如果有吩咐,您可以随时找我!莫敢不从!”

    白言随手接过名片,笑了笑道:“行吧,你们就先回去吧,有空我们再聚聚。”

    “好的,白师!”

    陈大师恭敬的拱拱手,带着几名弟子匆忙离去。陈大师大伤初愈,一些积压已久的私事,仍急需着他去解决。

    白言目送陈大师离去。

    “李总,白先生。今天晚上可是辛苦您二位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

    马慕博走了过来,俊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

    “马公子要走了吗?”

    李小曼礼貌的笑道:“感谢马公子今天在慈善晚会上做出的贡献,我代表全国贫困地区的民众对您说声谢谢。”

    “李总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马慕博嘴角一抽,勉强笑着说道。

    一晚上就捐献出去八个亿啊!

    马慕博现在想想,他都觉得肉疼!

    “慢走,不送。”

    白言笑眯眯的看着马慕博。

    马慕博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言,随后忽然一笑:“二位,那我就先告辞了,祝你们好运。”

    “主人,我怎么总感觉,这马公子有些奇奇怪怪的。”

    李小曼有些琢磨不透马慕博刚才那个充满深意的眼神。

    “不用管他。”

    白言淡然一笑。

    李小曼点点头,她的俏脸上浮现微笑,继续应酬不断来往告辞的名流富豪们,白言陪同在旁的感觉让她非常安心。

    马慕博一路走出来,随着名流富豪们的逐渐离开,爱丽丝大酒店附近已经没什么人了,附近停车场内的豪车也渐渐稀少。

    马慕博掏出电话,拨通杨公子的号码。

    “喂,小杨,事情准备的如何?”

    “马哥,我都差不多准备好了,人也到齐了,就等着晚会结束!”

    电话那头传来杨公子阴测测的声音。

    “晚会已经结束了,你带人过来吧。”

    马慕博冷笑着道:“我先回去了,记得把姓白的给我杀了!把他的人头和李小曼,一并送到我别墅里来。”

    “好!我办事,马哥放心!”

    杨公子嘿嘿一笑。

    白先生?

    呵呵,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今天晚上,我要你的命!

    马慕博回头看了一眼金碧辉煌的爱丽丝大酒店,冷笑一声上了自己的豪车,开车离开这里

    。

    爱丽丝大酒店内,李小曼送走了大多数的名流们,今天晚上的慈善晚会到此时,才算是彻底结束,李小曼和白言最后才离开爱丽丝大酒店。

    等两人下楼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夜已深。

    停车场上,也只有白言那一辆兰博基尼停放在原地,其他人大都已经离开,街道上也无路人。

    就连月亮都休息了,远处的街道上一片漆黑,显得有些幽静诡异。

    “主人,我怕......”

    一阵夜风吹来,单薄的晚礼服没办法抵御寒冷,李小曼忍不住抱紧了胳膊。

    “傻丫头怕什么?没事,有我在呢!”

    白言温柔的笑着,脱下西装披在李小曼的香肩上。

    “主人真好。”

    李小曼甜蜜的笑着,轻轻吻了一下白言的脸庞,随后她满脸幸福的抱着白言的胳膊。

    两人上了兰博基尼。

    “轰~!”

    车前灯打开,兰博基尼的马达发出轰鸣声,漆黑的车身驶入黑暗的街道中,融为一体。

    街道上很寂静,李小曼有些困了,她斜靠在靠在副驾驶座位上打着盹儿。

    白言的西装盖在她的娇躯上,也无法遮掩住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

    爱丽丝大酒店前往云阁别墅的距离中,有一段较为偏僻的小路。

    白言驶入夜色中的郊区小路。

    就在这时,白言后方和前方同时出现一辆面包车,两辆面包车打开雪亮的车前头,向着兰博基尼肆无忌惮的包夹过来。

    又是伏击?

    白言愣住了。

    这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啊!同样是开车,同样是李小曼在身旁,同样是在小路上遇到伏击。

    难不成我白言,就这么命中与这些人犯冲,怎么一个个都喜欢伏击我?

    白言摸了摸鼻子,将兰博基尼停了下来。

    不过既然对方来者不善,那就别怪他白言不客气了!

    李小曼美眸朦胧的呢喃着:“怎么了?主人。”

    “没事,你先睡吧,我处理一些事情。”

    白言温柔的说道。

    “嗯~”

    李小曼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她在白言温柔的声音里再次陷入美梦之中。

    白言微皱着眉头,他打开车门,穿着单薄的白衬衫走下车。

    前后两辆面包车同时停车。

    “哗啦~!”

    面包车车门打开,几个穿着劲服、气势雄厚的男人从车下走出来,为首那面带狞笑的人让白言很熟悉,正是的杨公子。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也敢来伏击我!

    白言微眯着眼睛,他动了杀意。

    “哈哈,白先生,真是幸会啊!你没想到我们能再一次见面吧?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杨公子手里拿着手电筒,他哈哈大笑着,声音里面充满了畅快的感觉。

    “埋伏我?”

    白言挑了挑眉头,他嘴角的笑容带着冷意。

    杨公子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白言居然这么淡定,看到他们这一群明显不怀好意的人,居然如此淡定。

    “你知不知道,曾经也有一批人想要伏击我,不过他们死了,我还活着好好的。”

    白言淡然的说道,恶魔之眼一个个扫视着眼前的这群人。

    一个个都是实力在c+级、b级左右的异人。

    就凭这些人,也想杀我?

    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

    杨公子一愣,他面色古怪的和身旁的几人对视,随后他们忍不住自己的笑意,齐齐放声大笑。

    “哎呀,我的白先生啊,我是该说你自信呢?还是该说你傻呢?”

    杨公子抱着肚子,他笑得十分辛苦,眼泪水都出来了。

    杨公子身后的一群身穿劲服的男人们也大都面带笑意,眼神充满戏虐的看着白言。

    “白先生啊,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批人实力很强大的!是你想象不到的强大!你不要以为,我们和曾经伏击你的小混混们一样啊!”

    杨公子嗤笑着说道:“无知的凡人,恐怕你这辈子,都没听过异人这个名字吧?”

    白言愣了,他不知道这个杨公子那股莫名的自信和骄傲究竟是从何而来,难道是他身后那几个区区c+级和b级的异人吗?

    “也对,像你这样的普通人,这一辈子都很难接触到这个层面。”

    杨公子眼神带着怜悯的看着白言:“异人,恐怕你对这个词语和称呼很陌生吧!你不用担心,你很快就能见识到黑暗世界的恐怖之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