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古画到手,马公子又被耍了!
    听着一部分富豪们的鄙视,司仪小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表情。

    她只是一个司仪,她也不知道这古画的来历。

    她为什么说这古画是最珍贵的竞拍品,那是因为武邑集团给古画的竞拍底价定的十分高!

    “各位,这副古画的低价是五千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十万!”

    司仪小姐开始介绍。

    “这什么鬼东西,居然要五千万的低价!”

    “简直垃圾!我们都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东西啊,武邑集团居然就要这么高的底价!”

    “武邑集团太坑了,居然定这么高的低价!”

    “我估计这古画,肯定要流拍了!”

    众富豪纷纷嘲讽,只有少部分喜爱收藏的富豪脸上流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白言看着晚会内的众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这群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古画的价值!

    这画中纹路,浑然天成,自带道韵。

    虽然白言也不清楚古画的具体来历,但直觉和体内的龙脉告诉白言,这古画绝没有众人所说的那么垃圾!

    这一定是件宝贝!

    而且极有可能是重宝!

    “我出价五千一百万!”

    有喜爱收藏的富豪开始出价了。

    “出价,五千三百万!”

    “我出五千五百万!”

    少量的富豪们开始出手,他们加价的幅度很低,寥寥无几的喊价声和先前竞拍原药剂的场景是完全不能比的。

    看来感兴趣的人并不多啊,白言摸了摸下巴,他笑了。

    “白师,我感觉这东西应该是个好东西啊,您可以考虑出手!”

    陈大师悄声对着白言说道,他虽然是华夏老怪物中实力较弱的存在,但眼光比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要毒辣。

    陈大师一眼就看出了古画上面浅浅的道韵气息,虽然陈大师没有龙脉,但直觉告诉他这古画肯定有着玄妙的作用!

    “你不想要吗?”

    白言突然出声问道。

    陈大师一愣,随后洒然一笑:“白师您感兴趣的东西,徒儿无为岂敢争抢!”

    陈大师看出了白言对着古画感兴趣,再说他也拿不准这古画究竟有什么用,自然没必要跟白言去抢这古画。

    这老货蛮懂事的!

    白言满意的笑了笑。

    “主人,要我帮您举牌吗?”

    李小曼小声问着白言,小女奴最懂白言的心思,她看自己男人眼里的那抹精芒,就知道白言很想得到这副古画。

    “不用了,婉颜公司出面多半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我自己来吧。”

    白言温柔的笑着说道。

    婉颜公司在慈善晚会上,无疑是一个引人瞩目的风向标。若是李小曼出手竞拍古画,那些个比鬼还要精的商人们多半会出手竞价,到时候多些竞价对手反而不妙。

    场上的价格已经开始逐渐提升到了七千万。

    “差不多了,陈总的七千万已经是最高价了。”

    “我也觉得,最终的成交价格应该在七千万左右!”

    “对啊,这个价格已经没办法再高了!七千万的价格对于一个收藏品来说,已经足够高了!”

    众富豪议论纷纷,大家都觉得古画的价格已经到顶了。

    “我出价八千万。”

    白言淡然举牌。

    价格到顶了?

    呵呵,开什么玩笑,浑然天成的道韵宝物,价值岂止七千万这么少!

    白言觉得,这古画既然能让龙脉产生反应,堪称绝世重宝!哪怕是百亿的价格都是非常值得的啊!

    “白先生居然出价了?莫非这古画有什么特别之处,让婉颜公司都忍不住出手了?”

    “不,李女神没有竞拍的意思,只是白先生单方面参与竞拍。”

    “幸好,我刚才还以为这古画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差点就想出手竞拍了!”

    富豪们看到白言出价,纷纷开始怀疑这幅古画的潜在价值。

    但他们看到李小曼面带微笑,始终没有竞拍的意思,富豪们犹豫了。

    如果说婉颜公司参加竞拍的话,那说明这古画的潜在价值一定不低!

    但只有白先生一个人出价的话,这还不足以让富豪们动心。

    算了,我们还是不冒这个风险了!

    万一这古画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收藏品,那我门花费巨额资金买回来,可真就吃大亏了!

    富豪们纷纷苦笑,他们放弃了心中竞拍古画的念头。

    “白先生出价八千万,还有人价格更高吗?”

    司仪小姐松了口气,幸好有人出价,让古画不至于流拍。

    陈总叹息一口气,选择了弃权,他对古画的心理价位就是八千万,超过八千万他是不会再出手的了。

    马慕博瞅了一眼白言,突然冷笑。

    想不到,你居然对古画这么感兴趣!

    那我岂能让你以区区八千万的价格把古画拿到手!

    刚才你阴了我一次,这次我定要好好跟你抬价,让你大出血!

    “我出价,一亿!”

    马慕博冷笑着喊道,他出价了。

    “马公子对古画也感兴趣?莫非这古画真有什么潜在价值?”

    “狗屁的潜在价值,马公子说憋不住心里的那口气,刚才白先生可是阴了他一次啊!”

    “哦,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大悟。

    “两亿。”

    白言笑眯眯的继续加价,一次就是一亿!

    “我靠,白先生好牛逼,一次加价就是一亿!他对古画势在必得啊!”

    “我看未必,或许白先生是打算再阴一次马公子呢?”

    “这......很难说,白先生这个人,我是看不透。”

    富豪们的议论声让马慕博有些犹豫了,他俊朗的脸上浮现一抹挣扎的表情。

    说实话,马慕博不想要这古画,他马公子可没有收藏的爱好,别说古画现在是两亿的价格,哪怕是一千万他都觉得贵了。

    但是,就这么放弃了,马慕博有点不甘心啊!

    他也想阴一次白言啊!

    “我出价,两亿一千万!”

    马慕博咬牙加价。

    “三亿。”

    白言想都不想就加价,表情看起来就跟玩儿似的。

    这一幕是多么的时曾相识啊!

    马慕博顿时一惊,看向白言。

    白言轻笑着冲马公子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杯:“马公子,如果你出价比三亿多,我就弃权。”

    白言微笑着,马慕博根本就猜不透他的心思。

    拍卖会哪有像白言这么竞价的,每次都是加价一个亿!

    该死的,这个家伙又想阴我!

    马慕博脸色阴沉,心中恼怒异常,白言的表情太过淡定了,他根本就猜不透白言是打算阴他、还是在吓唬他。

    马慕博在先前买下原药剂后,剩余的流动资金已经不足以他继续购买古画了,若是在他出价之后,白言弃权的话,那他马公子连竞拍资金都掏不出来了!

    马慕博可丢不起这个脸!他不敢赌,他怕白言真的阴他,马慕博可不想在同样的地方摔倒第二次。

    “我弃权。”

    马慕博脸色极差,愤然喊道。

    “目前三亿价格最高,还有人继续加价吗?”

    司仪小姐环视四周,问价三次,依然无人继续竞价。

    三亿的价格,早已超出了众人对古画的心理价位。

    “好,古画由白先生拍卖所得!”

    司仪小姐微笑的确定下来,同时她在心动偷偷松了口气。

    这件莫名其妙的东西总算是拍卖出去了,还好拍卖的中途没有冷场。

    侍者小心翼翼的将古画包装好,装在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里,送到白言身前。

    白言没有急着拆盒子,他放下红酒杯,小心翼翼的摩挲着盒子上的木纹。

    古画离白言很近,他体内的龙脉不断咆哮翻滚,几乎要透体而出了!

    那来源于体内龙脉的欢喜、雀跃的情绪,深深感染了白言!

    这古画,绝对是至宝!

    白言突然抬起头,冲着马慕博诡异的一笑。

    该死的!

    老子又被他给耍了!

    马慕博一愣,随后心中怒火高涨,巨大的憋屈感充斥着马公子的内心,偏偏他还没地方发泄!

    这古画的价值,绝对不止三个亿!

    憋屈、悲哀、愤怒种种感觉,深深折磨刺激着马慕博的心脏。

    马慕博突然感觉,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智商和手段,在白言面前都是那么的脆弱不堪!

    该死的臭小子,我迟早要让你付出代价!

    马慕博脸色铁青的看着白言,双拳紧紧握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