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最后一件竞拍物品
    异人陈无为,外号阴阳鱼,华夏气功第一人,实力s级!

    这是血龙真人给白言的资料。

    虽然陈无为在华夏老怪物中实力偏弱,但实力依然要比白言强悍不少。

    陈无为此时刚刚大伤初愈,但他的身体四大属性已经比白言要强上一线了!

    若是等过几天陈无为的身体完全恢复健康,怕是这个在华夏老怪物里面实力偏弱的华夏奇人陈大师,都能完虐白言啊!

    不过还好,这是我徒弟.....

    这徒弟,收的也不算亏!

    在陈大师冲着白言下跪磕头的那一瞬间,慈善晚会上的众人都恍然大悟了。

    “原来这个原药剂,是白先生送给陈大师的!”

    “他的原药剂从哪里来的?”

    “别忘了,他可是李女神的男友啊!”

    “我靠,价值八亿的药物直接送人!这个白先生可真有钱啊!”

    众人议论纷纷,大家都羡慕陈大师,居然能遇上白言这么一个慷慨的主儿!

    “你们快看,马公子的脸色......”

    有人低声小声的说道,众人纷纷回头偷偷打量马慕博。

    只见马慕博手掌紧捏着盛满碧蓝色液体的试管,脸色在青白之间转换,难看至极!

    老子花了八个亿买下来的原药剂,你小子居然这么轻轻松松的把东西给了陈大师,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我马公子的脸!

    马慕博一张脸拉得老长,阴沉无比,饶是他城府极深也耐不住白言这样的挑衅。

    是的,马公子将白言的行为当做了一种挑衅。

    若是白言知道了马慕博心里的想法,怕是会嗤笑不已。

    白言需要挑衅马慕博?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一个区区a+级异人而已,白言真的没有把马公子放在眼里。

    白言笑眯眯的看着陈大师,看到陈大师心中微微发毛。

    “老陈啊,我有点好奇,为什么异人界里的人都叫你阴阳鱼?还有,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言端起红酒杯,却发现里面的红酒已经喝完了。

    李小曼温柔的站起身,动作轻柔的为白言满上酒杯。

    “乖。”

    白言笑眯眯的夸赞小奴女,李小曼俏脸微红,对着白言甜蜜的笑着。

    慈善晚会上有不少人在关注着白言,此时大家一看到李小曼俏脸微红、美若天仙的模样,纷纷在内心一阵狼嚎!

    太惨无人道了,他居然让有着“冰山美女”之称的李女神倒酒!

    我好羡慕啊,我好嫉妒啊!

    一种富豪们纷纷眼红的看着白言。

    白言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他看向陈大师,等着他的回答。

    “回白师的话,阴阳鱼这个外号是跟我修行的功法有关系,修到极致,眸显阴阳,所以大家都叫我阴阳鱼。”

    陈大师笑着说道。

    “至于这内伤......”

    陈大师的眼里闪过一丝隐晦的恨色:“白师想必应该知道二十年前的那场大战吧,国外八大异人组织联合入侵华夏,华夏异人奋起反抗,抵抗外敌!我这一把老骨头,自然也不能坐看后辈们战死沙场而无动于衷。”

    “我这一身内伤就是在战场上落下的,也怪我当时太过大意,被y国异人组织里的几只小蝙蝠偷袭得逞,否则如今也不至于这般狼狈。”

    陈大师长吐出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蝙蝠?”

    白言一愣。

    “就是y国的独有异人,吸血鬼......严格来说它们不算是异人,但y国异人组织当时不知道使了什么办法,居然让血色城堡的人派出几名伯爵级的吸血鬼加入了侵华的异人组织大军。”

    陈大师介绍道。

    “哦,吸血鬼啊.....”

    白言笑眯眯的抿了一口红酒。

    有点意思啊.....看来在二十年前的那场战斗中,不少鬼鬼神神都全部跳出来了,都想要入侵华夏。

    若是以后有空的话,定要再去国外走一遭,好好跟这些人算算这笔账!

    白言微眯着眼睛,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接下来,将竞拍本次慈善晚会的最后一件拍卖品,同时也是最宝贵的一件拍卖品!”

    就在这时,司仪小姐的声音响起。

    “还有拍卖品?”

    白言一愣。

    “咦?资料卡上的拍卖品,不都全部竞拍完了吗?怎么还有一件?”

    “是啊!而且听她的意思,这最后一件还是最珍贵的!”

    “她在吹牛吧?还有什么能比价值八亿的原药剂更珍贵的东西?”

    人们纷纷交头接耳,看向站在展台前的司仪小姐。

    白言也很疑惑,他转头看向李小曼,李小曼苦笑着摇头,她也不知道最后一件拍卖品是什么。

    毕竟这慈善晚会不是婉颜公司一家举办的,李小曼也不清楚其他公司安排了什么拍卖品进去。

    工作人员拿着托盘,缓步上台。

    众人纷纷好奇的伸张了脖子,想看托盘上究竟是何物。

    司仪小姐微笑着看着众人,随后掀开托盘上的红布。

    只见托盘上放着一张略显老旧的卷轴。

    司仪小姐小心翼翼的拿起卷轴,徐徐展开,这是一幅古画!

    这副古画质地暗黄,上面画着一副莫名玄奥的纹路,墨色的线条搭配在一起,看起来一点儿都不起眼,却偏偏透着一丝浑然天成的古韵气息。

    这是一幅近乎保存完好的古画!

    司仪小姐随后介绍道:“这是武邑集团公司提供的一份珍宝古画,质地古老,保存完好,但无人知道它的来历,哪怕是京城的权威专家都无法鉴定出这幅画的质地距今究竟有多少年!”

    “根据京城的权威专家们的保守估计,这幅画的年限起码有五千年!”

    司仪小姐的话音一落,诸人顿时哗然。

    “这是什么嘛!逗我们玩呢?”

    “一个古画有五千年的历史?开什么玩笑啊!我华夏神州也才上下五千年历史!这古画的年纪居然和华夏一般大!”

    “五千年有画师吗?开什么玩笑啊!”

    “鬼知道这是不是赝品!我看这画即便不是赝品,也是所谓的权威专家看走了眼!”

    众人纷纷嗤笑。

    古画书卷之类的珍品,一般距今年限都不会太久,因为这些纸质物品大都无法保存良好。

    最早的古画距今也不会超过一千年多年,因为年限更遥远的古画珍品,早已在时间的长河中,化为飞灰了!

    而且,五千年前连纸都没有,这古画又是从何而来?

    这不是明摆着骗人嘛!

    众人是绝对不会相信这副古画有五千多年的历史,人们更不相信这古画有着超越原药剂的昂贵价值。

    “这武邑集团太不厚道了,即便他们没什么珍品竞拍,也不至于拿一个这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出来吧!”

    “说的是啊!我也觉得武邑集团太抠门了,鬼知道这东西是他们从哪个角落里淘出来的。”

    “反正我是不会竞价!”

    众人纷纷鄙夷古画,只有少数慧眼识珠之人纷纷注视着古画。

    虽然这古画来历不明,价值也很难估算,但有些喜爱收藏的富豪们,纷纷直觉这古画价值不凡!

    这是来源于收藏家们骨子里的直觉,这是接近于本能的收藏嗅觉!

    这东西.....有点古怪!

    白言的眼睛也死死地看向托盘上的那副古画。

    自司仪小姐展开古画后,白言就感觉自己体内的zh市龙脉在疯狂的跳动着!

    龙脉,居然对这幅画有感觉!

    白言微眯着眼睛,他动心了。

    这件古画,他要竞拍到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