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收个华夏老怪物当徒弟
    “白师,我......”

    陈大师嘴唇颤抖,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手里的碧蓝色的生命汁液,整个人激动的微微发抖。

    “白师,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陈大师激动的不知所措,只能不断喃喃着对白言说谢谢。

    无人知道,陈大师体内的伤势其实早已积压已久,若是不尽早根除,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不用谢,快喝下去看看有没有作用吧!”

    白言笑眯眯的对着陈大师说道,他之所以给陈大师药物,一来是顺手收买人心,二来白言也是想看看这生命汁液对异人的伤势究竟有没有效果。

    在白言的恶魔之眼观察下,陈大师体内透着一股浓郁的死气,想来已经是病入膏肓!

    在这股浓郁的死气下,还有一抹乳白色的浑厚光芒,想来这应该是陈大师的内气,若不是陈大师体内的内气一直拼命压制着这股死气,恐怕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好好!”

    陈大师激动无比的拔开原药剂试管的瓶塞,一股淡然幽香扩散出来,引起了慈善晚会上其他人的注意力。

    “好香啊!什么东西?”

    “啊!那是?”

    “陈大师手上,有原药剂!”

    “我的天啊!怎么还有第二个原药剂!”

    一众富豪们纷纷惊呼,震惊的无以复加。

    陈大师手里的原药剂,赫然和马公子手里的一模一样!

    马慕博一愣,他也是一脸懵逼。

    搞什么鬼?

    药剂已经被我买下来了,这个老不死的手里为什么也有一支?!

    就在众人猜测陈大师手里原药剂来历之时,陈大师猛然一仰脖,将散发着浓郁清香的生命汁液灌入嘴里。

    “我靠!他喝了!”

    “八亿啊!就被陈大师这么一口闷掉了!”

    “我怎么突然有点心疼的感觉......这是八个亿啊!”

    “好浪费啊!痛心啊!”

    富豪们哀嚎着,不少人满脸呆滞,傻傻的看着陈大师手里空荡荡的试管。

    价值八个亿的原药剂,就这么被他给喝了?

    一抹红芒升上陈大师的脸庞,强大的药效开始在陈大师的体内发挥作用,陈大师连忙盘腿打坐。

    白言能清晰的看见,陈大师体内的那股代表着内力的乳白色浑厚光芒,猛然光芒大作!

    在原药剂的刺激,陈大师内力大增,死气在飞快的消融着!不一会儿,死气就在陈大师的体内消失殆尽!

    “嘭~!”

    一股普通人看不见的光芒在陈大师体表浮现,光芒强烈又温和,一闪即逝!

    一股强大的感觉从陈大师的体内升起。

    积压多年的内伤被原药剂完全治愈了!

    强大的实力又再一次回到了陈大师的体内!

    一直关注着陈大师的马慕博瞳孔猛然紧缩,他居然从陈大师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弱于族中长辈的强大实力!

    白言也是微微诧异,在恶魔之眼的观察下,白言能清楚的看到,陈大师原本c+级的四大属性齐齐拔高!

    随着陈大师体内的旧伤离去,陈大师的实力疯狂突破着!

    b级!

    a级!

    a+级!

    s级!!!

    陈大师的实力居然稳固在了s级的异人标准,而且他的四大身体属性都比白言高出一截!

    我靠,感情这老货是一个真人不露相的高手!

    陈大师居然是比白言还要强大一筹的s级高手!

    白言有些愕然。

    陈大师调整好身体气息,原本微闭着的眼睛猛然一睁,两朵玄奥的阴阳鱼虚影在陈大师的瞳孔内浮起,随后缓缓消散。

    陈大师身上强大的气势一闪而没,返璞归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

    陈大师刚才的那股气势普通人很难察觉到,但白言和马慕博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这陈大师,刚才的那股气势,好强大!

    马慕博一时间冷汗潺潺,他刚才差点就被这股强大的气势给击溃了心神!堂堂一个a+级的异人,居然险些被陈大师一闪而过的气势吓破了心神,这说出去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啊!

    但偏偏,事实如此!

    陈大师常常吐出一口气,气若游龙,散发着一抹很微弱的光芒,外人很难看到,但白言和李小曼看的很清楚。

    调息结束,陈大师霍然从卡座内站了起来,他看着白言,老脸上满是激动的表情。

    “扑通!”

    陈大师猛然双膝跪地,额头磕地,冲着白言恭敬无比的说道:“陈式气功第二十二代传人陈无为,谢白师救命之恩!”

    顿时,全场失声!寂静无比!

    所有人都表情呆滞住了!

    天啊!

    我没眼花吧!

    华夏奇人陈大师,居然跪白言这么一个年轻人,而且还口呼白师,态度尊敬无比!

    “我靠!”

    “瞎眼了,陈大师居然跪白先生!”

    “看来李女神的这个神秘男友,身份不简单啊!”

    良久之后,慈善晚会内的众人才缓过劲儿来,他们浑身一震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陈大师那是什么人?

    他在zh市都是有头有脸的华夏奇人啊!

    而且关于陈大师的真实身份,一些知道异人界的老一辈富豪们都是略有所知。陈大师身为官方亲自认证的奇人,岂能只是区区c+级异人?

    他是异人界里,公认的华夏气功第一人啊!

    实力深不可测!

    若不是这些年陈大师深受内伤折磨,恐怕在几个月前白言也无法打败陈大师了!

    “这,你怎么又跪下啦!”

    白言连忙苦笑着站了起来,他想搀扶着陈大师起身。

    但陈大师实力比白言强上一些,陈大师不愿起身,白言也无法,他搀扶不动陈大师。

    “白师先教我武德之道,又救我性命!如此大恩,无为岂能不跪!”

    “陈式气功一门,最重师道!徒儿陈无为跪白师,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陈大师头也不抬,口气愈发的恭敬了。

    积攒了整整二十年的内伤,一朝痊愈,陈大师此时对白言的感激那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可以说他这条老命,就是白言救的啊!

    随着陈大师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几名弟子也纷纷下跪!

    师傅都跪了,咱做徒弟的能站着吗?

    得,这下感情好了,你们这是跪上瘾了啊!

    白言苦笑着摇头,自从他见到陈大师,这陈大师就一直跪个不停。你说你堂堂一个华夏奇人,总这么跪我,影响多不好啊!

    “好了,你快起来吧。”

    白言好言相劝。

    “谨遵师命!”

    陈大师依言起身,态度恭敬到了极点。

    好吧,这陈无为老货,算是赖上我了,死活把我当做师傅一样看待。

    白言无奈,随后他眉头一皱,突然觉得陈无为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白言依稀记得,血龙真人的龙脉心得上曾记载着一些隐藏在华夏神州大地各处的老怪物,血龙真人如此做就是为了避免让白言招惹上实力恐怖的华夏老怪物。

    “阴阳鱼陈无为?”

    白言端坐在沙发上突然出声,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坐在他身旁的陈大师。

    陈大师一愣,随后他洒然一笑道:“白师客气了,阴阳鱼只是外人给徒儿的雅称,白师您叫我无为就好了,这样亲切些!”

    看着陈大师那恭谨的表情,白言的嘴角,疯狂抽搐着。

    感情好了,我居然成为一个华夏老怪物的师父!

    而且还是被他赖上的!

    我压根就不想收这个徒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