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老师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主人,您刚才也太不给马慕博面子了吧。”

    “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

    “好吧~,不过主人刚才说的话,让我好感动啊!”

    “什么话?”

    “嘻嘻,我就不告诉你!”

    李小曼成熟绝美的俏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她一边微笑应酬着,一边和白言偶尔轻声软糯耳语,这一幕可是羡煞了宴会里的男人们。

    这白先生可真是走了天大的桃花运,居然能拥有李女神这样人间绝色。

    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白言苦笑着摸了摸鼻子,面对俏皮的李小曼,他更多的是宠爱。所以白言才会在李小曼有难处的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站出来为她解围,甚至不惜得罪所谓的马公子。

    敢追求我的女人?

    没当场杀了你,就已经算的上是本领主对你的宽恕了!

    不过,这个马慕博马公子确实有些让白言意外的地方。

    这倒不是因为马氏集团的背景强大,而是在白言的恶魔之眼观察下,这个马公子居然是一个a级异人!

    而且马慕博的身体属性都很均衡,几大项身体素质都不低,甚至实力可能达到了a+级!

    a+级,白言半个月前拥有三级恶魔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实力。

    这个马公子年纪轻轻,不但身为异人,而且拥有a+级的实力。

    马慕博潜在的身份和实力,确实让白言有些意外,不过却又在意料之中。

    华夏确实藏龙卧虎,zh市又身为华夏的一大经济中心,有a+级的异人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白言深深看了一眼马慕博离去的方向,远在宴会另一旁的马慕博似有所觉,这小子居然朝着白言举了举手中的酒杯示意。

    马慕博这个动作虽然充满了翩翩公子的礼貌,但是他的嘴角却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恰到好处的只让白言一个人看见了。

    啧,这货果然是一个衣冠楚楚的小人啊。

    白言微眯着眼睛,笑容有些冷意。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一拨人从白言所在的圈子外挤了进来。

    “让让,麻烦大家让一下!”

    一个略有些耳熟的焦急声音响起,白言有些纳闷。

    “请问,您是白师吗?”

    这人挤进圈子,却不是为了李小曼而来,只见他对着白言询问,表情有些激动,声音有些颤抖。

    白言回过头,略有些诧异的看着来人。

    来者居然是气功大师,陈大师!

    “怎么是陈大师?”

    “陈大师也认识白先生吗?看陈大师的样子,两人好像是旧时啊!”

    “陈大师可是我们zh市顶尖的气功大师,堪称国宝级人物啊,他的气功养生法门是经过严格认证的!”

    “是啊,陈大师这份气功养生,可是让不到贵人们都确确实实延寿了!甚至能有缓慢治愈一部分绝症的功效!陈大师堪称华夏奇人啊!他是真的大师!”

    “啧,陈大师居然认识白先生?我叫说嘛,这白先生的背景肯定不简单!”

    “对啊,就连zh的高层见到陈大师都得尊称一声大师啊!这白先生若是真的认识陈大师,那以后他可以在zh市内横着走了啊!”

    四周的人们纷纷议论着,从他们惊讶赞叹的语气里,白言能分辨出,这陈大师貌似在zh市很有地位?

    看来这老货,在zh市混的确实是不错啊!

    白言微笑着看着陈大师,他才一转过来,陈大师登时浑身一震。

    他看清了白言的样子,白言的模样他永生难忘!他时时刻刻都记得那天在墨市内发生的一幕幕!

    陈大师呆呆的看着白言,随后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仰慕陈大师一身气功养身的达官贵人们彻底惊呆了!

    陈大师嘴唇颤抖,目光激动,他深吸一口气,对着白言鞠躬弯腰,行了一个大礼!

    “老师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陈大师一鞠躬,弯腰九十度,态度恭谨极了!

    “师祖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随着陈大师鞠躬,他身后陈式气功的弟子们纷纷鞠躬施礼!师傅的老师就是师祖,那咱们就是徒孙,这没毛病!

    这是什么情况!

    宴会内的众人瞠目结舌,满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身为华夏奇人的陈大师,居然向这个年纪轻轻的白先生鞠躬行礼,而且态度恭敬,口呼老师!

    这白先生,居然是陈大师的老师!

    我的天呐,我没眼瞎吧?

    我他妈看到了什么!

    陈大师可是华夏奇人啊,他是经过严格认证的气功大师啊!

    他是铁打的国粹招牌啊!

    可他老人家,居然称白言为老师!

    我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众人全部呆滞了,全场失声,所有人都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白言摸了摸鼻子苦笑不已:“这老师的称呼,我可不敢当!”

    白言对着陈大师的印象还算不错,此人虽然做过错事,也曾经站在白言的对立面,但好在为人本性不坏。陈大师曾悬崖勒马,幡然顿悟,没有酿下什么大错。

    白言和陈大师,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白师当日教诲,如同再造!如此大恩,学生始终铭记于心!不敢轻忘白师教导!武道一途,学者无数,然则武德一行,却无人重视!”

    “白师乃华夏当世少有的武德大师,学生每日咀嚼白师当初教诲,泪不能止!恨不能出生晚些,拜在白师门下!始终侍奉左右!”

    陈大师越说越激动,恨不得就要下跪。

    “哎哎哎,别!叫我白先生就行了,别叫白师了!”

    白言苦笑不已,他还真没想到,当时自己随后胡扯的一段武德教诲,居然被陈大师视若珍宝,甚至在心里将他当做老师。

    “谨遵师命!”

    陈大师的态度恭敬极了。

    得,这老货根本就没听进去我的话。

    白言无奈的摇头。

    李小曼颇有些无语的看着陈大师,她也认识陈大师,在zh市上流社会中,陈大师算的上是一号奇人。

    不过李小曼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主人白言居然和陈大师相识,而且这么受陈大师的推崇。

    陈大师刚才的那一番话,不仅让李小曼无语,更是着实狠狠打击了宴会内的达官贵人们。

    “白先生居然是陈大师的老师啊!”

    “应该不是授业恩师,但看样子白先生对陈大师的恩情应该不会弱于授业恩师啊!”

    “是啊,我都听到了。如此大恩,如同再造啊!”

    “看来陈大师不是白先生的靠山啊!白先生的身份,应该比陈大师更加牛逼啊!”

    “陈大师已经是华夏奇人了,却还依然称呼白先生为白师!我看这白先生虽然如此年轻,但恐怕他的成就早已经超过了陈大师!”

    “是啊,真让人震撼啊!我到现在都没缓过神来!”

    听了陈大师的一番话后,这些达官贵人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看向白言的时候,眼神里不知不觉的带上了一丝敬畏和尊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