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又变成了一颗卵?
    “嗯?”

    白言眉头一皱,表情一变。

    原本他体内充盈着的恶魔能量,在快要突破四级恶魔的边缘,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白言体内所有的恶魔能量,全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仿佛他从未拥有过恶魔身份等级和实力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原本的三级烈焰恶魔实力都丧失了?

    难道这颗是假冒伪劣产品?

    难道我被前世传承给坑了!

    白言大急,连忙在心中沟通系统:“系统,打开我的属性信息!”

    “唰~!”

    系统光幕展开,弹出白言的属性信息。

    姓名:白言。

    真名:无。

    年龄:十九岁。

    第一身份:人类(妙法-凝魂境)。

    阵营:善良守序。

    身体属性:力量260,敏捷256,体质255,智力251。

    武道神通:蕴养武道之意,加深修炼效果,避免心魔干扰。

    第二身份:四级恶魔之卵(孵化剩余时间:30天)。

    阵营:混乱邪恶。

    身体属性:力量0,敏捷0,体质0,智力0。

    特殊身份:

    恶魔领地主人:白言

    恶魔领地等级:1。(升级所需:一百万点恶魔能量)

    恶魔仆人:68/100。

    拥有恶魔:一头恶魔女妖幼体(二级恶魔),5头邪眼(二级恶魔),165头恶魔树(二级恶魔),6头恶魔之翼(三级恶魔),7头深渊恶魔巨树(三级恶魔),1头深渊魔龙(九级恶魔)。

    恶魔天赋:封印中。封印中。

    恶魔技能:封印中。

    可用进化点:无。

    可用恶魔能量:10000点。

    ......

    白言看到自己的属性,顿时哑口无言,满脸迷茫。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恶魔身份的等级突然变成了一颗四级恶魔卵?

    恶魔身份的四大属性,全部清零!!

    所有恶魔天赋和技能全部处于封印中!

    “系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时候我的进化,也需要从卵开始了!”

    白言在心中低声询问系统,语气十分严肃。

    恶魔们每进化一次就要从卵化开始,这是恶魔养殖场内的培育恶魔们所需要经历的过程,但白言不需要!他的进化,历来都是直接完成进化!

    白言愕然:“这么说,我一个月都会丧失恶魔身份的一切天赋和实力?”

    “这哪里是恶魔之心、前世传承!这分明就是坑爹的货啊!”

    ......

    在系统的安慰下,白言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还能怎么样?

    吞都吞了,卵化就卵化呗。

    还有龙脉之术和人类身份的实力在身,且人类身份已经突破到了凝魂境,白言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祸福相依,世事难料,与其去纠结懊悔,倒不如洒脱面对。

    很幸运的是,白言已经进入了4级恶魔卵化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白言可以培育四级恶魔了,只要四级恶魔培育成功,再加持在自己的身上。

    白言依然可以拥有四级恶魔的实力!

    白言笑了笑,找到了弥补实力的方法,连忙将剩余的一万点恶魔能量设定自动吞噬成为一头三级恶魔巨树。

    随后,白言挑选了5头三级恶魔之翼和5头三级深渊恶魔巨树,指挥着它们互相吞噬,白言要培育四级恶魔!

    以1级恶魔领主的培育几率而言,白言现在培育4级恶魔的几率五五开,不成功便成仁!

    是男人就不需要那么胆怯!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白言好好陪着安小婉和陈静两女温存了一些时日,毕竟前段时间太过冷落佳人了。

    同时,白言也抽空用心神传讯联系深渊位面的亚力克,让他去血色洼地转悠了一圈,发现血色洼地内的九级恶魔们都离开了。

    血色宝石不见了,它们没理由继续留在原地了,包括岩浆湖泊内的岩浆魔龙也不甘心的离开了自己的伤心地。

    白言打算抽个空回到了深渊位面,鬼鬼祟祟的离开了岩浆湖泊。

    毕竟白言从哪里离开深渊位面,下一次进入就会出现在哪里。

    如果岩浆魔龙一直不离开岩浆湖泊的话,白言恐怕会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再进入深渊位面了。

    不过由于白言目前的恶魔实力丧失,进入深渊位面后。

    他变成了一颗四级恶魔卵!

    最终,还是亚力克从岩浆湖泊里把白言捞出来,带离了血色洼地禁地。

    世间的事情可真够奇妙的,白言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地,变成了一颗卵。

    ......

    暑期很快就结束了。

    这天,白言参加完交换生考试,准备开车回安家别墅。

    “叮铃铃。”

    就在这时,白言的电话响了。

    显示来电,是付超的号码。

    付超,这小子又有什么事情?

    白言掏出电话。

    “嗯,小超,有什么事?”

    白言一手开车,一手拿着手机。

    “小超?看来你们几个果然是好兄弟啊!”

    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的阴笑声传来。

    “你是什么人!”

    白言皱眉。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不在乎这三个小子的命。”

    电话那头的声音轻蔑又狂傲:“hz市北郊护城河上游,限你二十分钟之内过来!不然我可保不准你这几个小弟,到时候是不是还能活着叫你一声言哥。”

    “言哥,你别听他的!你千万别过来,他们好多人,他们是来对付你的!哼.....”

    电话里隐约传来付超的怒喊声。

    但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人打断,付超发出痛苦的闷哼声。

    “白言,别忘记了,二十分钟,如果你不来的话,他们几个只能陪我哥哥送葬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言的声音骤然变得冰冷无比,但是电话却已经被人挂断。

    该死的,居然敢拿我的人威胁我!

    白言的表情猛然阴沉下来,一股凌冽寒冷的气质笼罩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