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其实我爱你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一夜龙凤颠倒,共赴**。

    李小曼如愿所偿,成为了白言的女人。

    第二日清晨,温暖和煦的阳光洒进了李小曼的闺房内,白言捂着头醒来,却发现李小曼趴在他的胸膛上,笑嘻嘻的看着他。

    “唉。”

    白言瞅了眼李小曼,颇有些无奈的叹气。

    终究,还是被这傻女人给得逞了。

    “哎呀,主人为什么要叹气,昨天晚上我们已经.....你是不是想不认账了!”

    李小曼小嘴儿一撇,脸上满是无辜的表情,大大的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你别哭啊,我没说我要不认账啊。”

    白言哭笑不得的看着李小曼,伸手温柔擦去她俏脸上的泪珠。

    “嘻嘻~主人真好!”

    李小曼毫不吝啬自己甜美的笑容,她痴恋的看着白言,一双玉手紧紧握着自己俏脸上的大手。

    “叮铃铃。”

    白言的手机响起,白言连忙在床下凌乱的衣服堆中翻找到自己的手机,是安小婉打来的。

    糟了,我昨天晚上好像没回家!

    白言突然想到这件事情,不禁有些汗颜,他这一晚上夜不归宿的,安家姐妹肯定是急坏了。

    “那个......主人,昨天我看您睡的太香了,就把您电话给关机了。”

    李小曼突然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的天,这不是害人嘛!

    白言捂着额头,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白言没有看见,李小曼那抿着小嘴儿偷笑的娇俏模样,她昨天晚上故意关掉白言的手机,为的就是能单独拥有白言一个晚上。哪怕仅仅只有这一个晚上,李小曼都十分满足。

    白言咬了咬牙,把电话接通。

    “喂,小婉。”

    “呜呜,言哥哥,你在哪里啊!昨天一晚上都没有回家,姐姐急得都要让爷爷派人去找你了!”

    安小婉软糯的哭腔从电话里传来,小丫头的声音里面透着担忧和害怕,她们昨天为了白言担忧了一整晚。

    “没事没事,我昨天陪朋友喝酒,不小心喝多了。”

    白言连忙柔声安慰。

    “那你为什么电话关机,你都不说跟我们说一下,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白言似乎能看见电话那头的安小婉嘟着小嘴儿,俏脸带着泪痕的可怜小模样。

    “这.....好像是手机没电了。”

    白言柔声的解释着。

    男人总是口是心非,说句天地良心的话,谁没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撒过谎呢。

    李小曼撇了撇嘴巴,看来在主人心里,还是安家姐妹重要的多。

    白言又安慰了安小婉几句,再三保证自己等会儿就回家,随后挂掉了电话。

    白言赶紧下床穿衣服,李小曼撑起娇躯,美丽的俏脸上有些幽怨:“主人,要不吃完中午饭再走吧?”

    白言一愣,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除了那几十个安家姐妹的未接电话之外,上面的时间显示是上午11点半。

    得,赶紧自己昨天晚上玩的太疯狂了,一觉睡到了中午。

    白言苦笑着摇头:“算了算了,我还是先回去吧。”

    “哦。”

    李小曼有些失落的说道,她想起身帮白言穿衣服,但是某个地方的疼痛让她频频皱着柳眉,无法起身。

    白言简单的穿好衣服,白色衬衫的扣子都还没有扣齐,他转头温柔说道:“好了,今天就在家休息,公司的事情暂时不着急。”

    “嗯。”

    李小曼轻声答应,就跟一个小媳妇儿似的,非常乖巧听话。

    “回头我再来找你,我先回去了。”

    白言起身抓起自己的手机和手表,然后套上外套,转身离开卧室。

    “那,主人.....您路上小心一点啊!”

    “嗯。”

    “开车别太快,这是我家里的钥匙,主人......”

    “哐。”

    卧室的门关上了,白言已经走了。

    白色床单和粉色被子上都沾染上多多梅花般的血迹,仿佛在嘲笑李小曼的痴情和对白言的眷恋。

    李小曼微不可查的的叹了口气,早已配好的第二把钥匙,也摔在床单上。

    李小曼一双白嫩雪臂环抱着自己,美眸呆呆的看着前方茶几上的照片发呆。那照片里是白言灿烂微笑的模样,是她找白言哀求了好长时间才换来了这唯一一张白言的照片相册。

    若说心里不失落那才是骗人的。

    只是李小曼她深深的知道,她自从和白言签订了契约后,她的身体和灵魂就完全属于这个男人,不再会有其他的选择。

    昨天晚上,是李小曼自己主动的,一整夜,她不断的索求,哪怕是初次承欢的娇躯,也要死死的纠缠白言。

    她不后悔,她深爱着这个男人,爱得比安家姐妹都要深得多,她愿意为白言付出自己的一切。

    飘着女人香的闺房因为白言的离开,突然间变得空荡荡,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心爱的男人走了,走的毫不留恋,也带走了她的灵魂,仿佛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驱壳。

    “呜呜。”

    李小曼将俏脸买在雪白的玉臂内,成串的泪珠从臂弯滑落,打在紧致的锁骨上摔的支离破碎。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她在心里骂自己贪心,明明说好只是拥有一晚。然而白言真的离开的时候,她却好不舍。

    真的好不舍......

    她那一颗看似坚强的芳心整个都碎了。

    可是他走了,没有丝毫的留念。

    这份苦涩的爱情终究要让李小曼一个人承受,傻女人在主人面前的欢笑和妩媚,是多少个日夜思念和苦涩累积而成。

    她因他而笑,她因他而泣。

    痛苦吗?

    或许吧,但她不后悔。

    李小曼从不奢求白言能给她承诺,她只是希望这个男人多陪陪她,哪怕多一秒钟也好。

    “呜呜...白言,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啊。”

    李小曼抽泣着,整个房间内只有她一个人的哭泣声,空荡到心悸,让人心头发酸。

    “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我没拿钥匙。”

    一双温暖的大手,突然抚在她的秀发上,温暖的触感让李小曼的心尖儿不可抑制的颤抖着,那熟悉的温柔声音,让她哭得更大声。

    “坏主人!呜呜,我以为你走了!”

    李小曼转过身,毫无顾忌的扑在白言的怀里,雪嫩的娇躯颤抖着,她的声音充满激动和惊喜。

    白言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另外,我想我其实可以留下来吃顿饭的,晚一点走也不碍事。”

    “嗯,我给你做饭吃。”

    李小曼开心的笑着,俏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她要的真不多,只是白言偶尔停下脚步给她的那一抹浅浅的温柔。

    “小曼。”

    白言的声音很温柔。

    “嗯。”

    李小曼痴恋白言的温暖的胸膛,她一刻都不想离开。

    “这辈子,你是我的,我也爱你。”

    白言温柔的声音,让李小曼的俏脸上瞬间挂满了泪痕。

    他听到了!

    他听到了我哭着说的那句我爱你!

    为了等到“我也爱你”,李小曼付出了太多太多,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嗯!主人,小曼也爱你。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是!”

    李小曼的声音带着哭腔和让白言心悸的浓浓爱意,这个傻女人爱白言,爱得热烈,一点都不比安小婉少。

    她在白言的怀里,哭着、也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