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三把地主(第二十一更)
    “来嘛,言哥哥,我们一起玩。”

    安小婉腻了上来,抱着白言的手臂不断撒娇着。

    小丫头的俏脸满是红晕,娇躯看起来有些摇摇晃晃的,安小婉实在是不胜酒力。

    “这.....”

    白言摸了摸鼻子,脸上挂着一抹苦笑。

    我这是玩呢?

    玩呢?

    还是玩呢?

    这明摆着不管输赢都是我占便宜,不玩白不玩啊!

    这三个女人当中,每一个对自己都有爱意,白言确实没有退缩的理由。

    “玩!你言哥哥今天,舍命陪君子!”

    白言豪气的说道。

    “错啦,是陪女子~”

    安颜吃吃的笑着,她绝美的俏脸上那一双美眸流波异彩,让白言看的眼睛都直了。

    “我去拿牌。”

    陈静嘿嘿笑着,跳下餐桌,娇躯有些摇晃的去餐厅拿扑克牌。

    安家姐妹的别墅确实很大,小小的一个客厅都有五十多平,几个浅灰色的沙发,坐上去特别柔软。

    白言身为家里唯一的男性,义不容辞的将沙发抬到了一起,然后端来一个小茶几。

    如此一来,简陋的家庭式棋牌桌便大功告成了。

    “来来来,两副牌,四人斗地主,输了脱衣服咯!”

    陈静笑得很开心,白言只能摸了摸鼻子,硬着头皮上阵。

    果不其然,第一轮摸牌后,白言是地主!

    “得,我说你们三个,是不是觉得今天晚上是吃定我了,这是换着法子来折磨我啊。”

    白言哭笑不得,他在心里琢磨着,等下打牌的时候自己要不要放水呢?

    “少罗嗦,快给本女侠出牌!”

    陈静小手叉腰,笑得很灿烂。

    “一个3。”

    “大你,一个2!”

    “哎呀,小婉不是你这样出牌的啦,你要先出小牌。”

    “啊?”

    安小婉懵了,第一轮牌局,在安小婉的奇葩牌技下,白言哪怕是已经很放水了,但依然还是赢了三个小娘子。

    “小娘子们,乖乖脱了吧。”

    白言坏笑着看着她们:“谁先来?”

    “哼,脱就脱!”

    陈静昂着雪白的粉颈,丝毫不怯弱,跟个骄傲的小孔雀一般,把自己的白色外套脱去。

    “我擦,外套也算啊?”

    白言傻眼了,他这个时候才发现,三女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穿了一件外套,合着就他一个人穿着一件单薄的居家短袖。

    “当然算啦。”

    陈静伸了一个懒腰,傲人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白言一时间都看呆了。

    陈静妩媚的白了白言一眼:“想看吧?”

    “想。”

    白言老老实实的点头。

    “那就赢了我们!”

    陈静甜美的笑着。

    第二局开始,很不幸,白言又是地主。

    然而三个小姑娘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居然无视地主的存在,堂而皇之的互相看牌,商量对策!

    “哎哎哎,你们这是犯规的!”

    “我们是女孩子,你当然要让着我们啊,所以这不算犯规。”

    陈静偷偷的笑着,跟个小狐狸似的。

    白言无奈的苦笑。

    得,这波我忍了。

    第二局,毫无疑问,白言输。

    “脱脱脱!”

    陈静兴奋极了,刚赢了牌局,就丢下手中的扑克牌。

    三个女人,三双美眸,目不转睛的看着白言。

    白言抱着胳膊,表情有些惶恐,他颤抖着说道:“三位女侠,我可不可以也穿一件外套啊?”

    “不行!”

    “脱脱脱,全部脱掉!脱掉!”

    陈静和安小婉都玩疯了,两个疯丫头哈哈笑着。

    “得,我认了。”

    白言嘴角浮现一抹温柔的笑容,干脆利落地反手脱掉自己的短袖。

    白言属于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人。

    他身上隆起的肌肉,硬硬实实,像一块块坚固的石头。肌肉如拳头般一鼓一鼓,白言全身充满爆炸性的肌肉,使人感到一股充沛的生命力量。

    健美的人鱼线上是清清楚楚的八块腹肌,肌肉带出曲线,却又不显得太过强壮,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阳刚之美。

    白言俊俏清秀的脸庞,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眼神深邃又带着一抹温柔的看着三女。

    安小婉和陈静两人的俏脸更加红润了,就彷佛粉嫩的水蜜桃一般,能掐出水。她们看向白言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微微一颤,白言能察觉到,就连安颜的呼吸也急促了许多。

    三女都没想到白言的身材会这么棒,都说女人看男人的身材,也如同男人看女人一般有感觉。这三个绝美的女人,此时分明感觉自己的一颗芳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犹如雷鸣一般。

    心跳得很快,脸蛋也在发烫。

    安小婉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安颜不着痕迹的撇开目光,两人都有些害羞。

    而陈静则是大胆的看着白言,眼里的爱意丝毫不掩饰,美眸深处火辣辣的爱慕之意让白言有些吃不消。

    “继续吧,继续吧。”

    白言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笑着。

    靠,脱个上半身就让你们这么有感觉,那哥要是露出了大兄弟,你们岂不是要掩面而逃了?白言有些恶意的在心里猜想着。

    “嗯,打牌打牌。”

    陈静抿着嘴儿笑着,美眸时不时的落在白言的肌肉上,相比起害羞的安家姐妹,陈静无疑要大胆的许多,因为她骨子里就是一个敢爱敢恨的性格。

    如果说是其他男人露出这幅身材,哪怕再怎么强壮健美,陈静也会唾弃不已。

    但白言不一样,白言是她深爱的男人,哪怕他只是露出一点点,陈静都会因此而兴奋、心跳加速,甚至娇躯瘫软。

    第三局,白言依然是地主......

    “我能不玩了吗?这太坑了,怎么又是我做地主!”

    白言有些无语。

    “天意如此啊!小哥,你今天晚上注定要陪我们几个小娘子好好乐呵乐呵,你就乖乖的认命吧。”

    陈静坏笑不已,她催促着白言出牌,陈静有些迫不及待了。

    安颜和安小婉盘起雪白的嫩腿坐在沙发上,羞涩含蓄的笑着,算是默许了陈静的态度。

    然则,风水轮流转,即便陈静三人仍然是互相爆牌,但依然抵抗不住忽然爆发强大战斗力的白言。

    这一局,白言胜。

    “嘿嘿,小娘子们,你们是不是也要遵守一下规矩啊,继续脱一件啊。”

    白言嘿嘿笑着,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坏笑。

    三女纷纷羞涩,她们互相看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眼里的那抹羞涩和无奈。外套已经脱掉了,现在大家都穿着单薄的上衣,这可怎么办啊。

    陈静有些埋怨安小婉:“小婉你真是的,牌技太差了。”

    “我也不想输啊,可是言哥哥太厉害了。”

    安小婉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俏脸上满是无辜的表情。

    “提前说好啊,咱不能耍赖皮的啊,不然我以后可不敢你们打牌了!”

    白言看三女有些踌躇的模样,连忙提醒道。

    “哼,脱就脱,谁怕谁!”

    陈静抬起头,咬着粉唇,美眸妩媚的白了白言一眼。

    白言浑身一个激灵,这小妖精,眼神太勾人了!回头我一定要吃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