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们一不小心,一亿没了(第九更)
    白言很聪明,陈市长才说完,他马上就领悟到了。

    直到这一刻,白言才算是真正的知道,他原本所谓的计划,都太过稚嫩了!

    在这个社会里,如果出现一些出乎寻常的东西,根本就无法逃过一些人的掌控和监视,更别说是能治好所有绝症的生命汁液了,这么逆天的东西肯定会受到很多人的关注。

    白言对此,也早有过心理准备。

    但他没想到,这一天居然能来得这么快,婉颜公司都还没有真正开始销售药物,就已经有一批人开始密切关注婉颜公司的一举一动了。

    老实说,白言和婉颜公司之间的秘密,在一些地位特殊的人眼里,根本就不是秘密。

    “哪些人?”

    白言微眯着眼睛。

    “那我就不知道了。”

    陈市长耸了耸肩膀潇洒的道:“我只是答应了老爷子,在hz市这一亩三分地里保护好你,杜绝一些无法分子侵害你的可能性。至于婉颜公司和你的神奇药物,究竟被哪些人盯上了,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用问安老爷子,他老人家若是想你知道,定然会主动告诉你的,若是不想你知道,你问也问不出来。”

    陈市长笑眯眯的站起来,拍了拍白言的肩膀:“不管怎么说,婉颜公司的存在是一件好事,一份药物能救多少人?想必你心里比我更清楚,这份功德很大啊!小白言你要好好把握!有困难就说,谁敢阻路,安老爷子和叔叔我都会第一个站出来不同意。”

    陈市长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这也是他和安老爷子的共同表态,在某些白言还接触不到的层面上,帮白言解除一些算得上是麻烦的问题和人。

    不过在hz市,安老爷子毕竟身份敏感,很多事情他不方便出面为白言解决,所以才拜托到陈自厚的身上。

    其实到目前为止,白言都还不知道安老爷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不过白言至少可以肯定安老爷子这么大岁数多半是退休了。

    白言猜测安老爷子退休之前的位置一定很高,不然hz市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官员,何必对安家一直抱着恭恭敬敬的态度。

    白言略微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表情淡然的点头:“多谢陈叔叔今天告知我这些事情。”

    “小白言,你真是太客气了。”

    陈市长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叮嘱道:“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还太年轻,以后做事情不要太冲动。”

    白言点点头,陈市长的这句话他很赞同。

    现在的白言拥有两种身份,无论是人类身份还是恶魔领主的身份,未来的发展潜力和实力都很强。但以白言现在的实力,严格意义上来说,白言现在还属于初生期的稚鸟。

    白言羽翼还未丰满,有些事情自然是要低调一些,争取让自己不暴露在大众的目光下。

    起码,在婉颜公司这种敏感的话题上,白言需要把自己完全的摘出去,这样让能掌握主动权。

    之前白言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拜托安颜让安老爷子压制一下他所谓的神医身份。

    白言又与陈市长聊了几句,下了几盘棋。

    中途,安家姐妹给他发了几条短信,催促他快点回去,白言顺势起身告辞。

    正好这个时候,陈母和陈静从卧室内出来。

    “小静,你去送送小白言。”

    陈父笑眯眯的说道,陈静脆声答应。

    也不知道陈母跟她说了什么,陈静看向白言的眼神有些怪怪,俏脸上满是红晕。

    陈静的一双美眸,有些不舍的看着白言:“现在就要走了啊。”

    “是啊,今天太晚了,我就不打扰陈叔叔和陈阿姨休息了。”

    白言微笑着说道。

    在刚才和陈市长聊天下棋的那几个小时里,白言就已经想明白了,心里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淡然。

    不管盯上他的人是谁,只要白言能在短时间内把自己给强大起来,来一个敌人就杀一个!

    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保证绝对的主动权!

    一切阴谋诡计和敌人,在白言的个人强大实力和麾下的强大的恶魔生物面前,都是纸老虎!

    ......

    陈静跟在白言的身后,一起走下了楼。

    陈静才走不久,陈父便小声的对着陈母说道:“你没拦着静丫头跟白言交往吧?”

    “没啊,我为什么要拦着,小白言这孩子气质这么好,又懂事!而且更难得的是小小年纪医术就这么厉害,静丫头也喜欢他,我当然不会棒打鸳鸯啊!”

    陈母有些诧异的说道,她还不知道关于白言的一些事情。

    陈父听到夫人这么说,满意的点点头笑着道:“这就好,老爷子让我帮忙做事,可是没说拦着不让静儿跟白言谈恋爱啊。”

    “想我家静儿这么漂亮听话,白言那小子定然是逃不过静儿的手掌心,哈哈!”

    陈市长脸上的表情笑眯眯的,看起来很愉快。

    陈母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怎么笑的跟个老狐狸一样,平常静丫头跟别的年轻小伙聊个天你都拦着,怎么今天突然变性子了?”

    “妇道人家,你懂啥?人家白言是安老爷子都欣赏的人,我看安老爷子多半是有心思把他招做孙女婿啊!这么棒的小伙子,我能不先下手为强嘛?”

    陈自厚吹了一口手上的香茗,眯着眼睛喝了一口,表情十分享受。

    小区内,陈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亦步亦趋的跟在白言身后。

    白言猛然停下脚步回头,陈静险些撞倒白言的背上。

    “就送到这里吧。”

    白言说道。

    “不碍事,我可以再陪你一会儿。”

    陈静的声音跟蚊子似的,一张俏脸通红无比,她还是第一次对男孩子说这样的话。

    这丫头,是打定注意要跟着我啊!

    白言无奈的笑了笑:“你要是不回去,你爸妈不着急吗?”

    “不着急,我妈刚才说,其实高中谈恋爱也是可以的......”

    陈静说着话的时候低着头,芳心里羞涩极了。

    陈静不敢看白言,她低着头看自己的脚,陈静穿着拖鞋出来的,此时雪白的玉趾害羞得弯曲在一起,显得非常可爱。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瞧你.妈这意思,她是迫不及待要嫁女儿啊!

    白言哭笑不得,不过他可不敢说出这样的话,面对娇羞美丽的陈静,他感觉有些头疼。

    这公司的事情还没解决,安家别墅还有两个佳人在等着他回去,这边又多了一个陈静......

    唉,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要不要吃了这傻丫头呢?

    白言歪着头思考着,眼神落在陈静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上。

    身为hz大学四大校花之一的陈静外貌和身材都不弱于安小婉,陈静性格外冷内热,对熟悉的人颇为活泼,对陌生的人却是很高冷。

    尤其是陈静在对待其男人的态度上,历来都是不假辞色,这点让白言很欣赏。

    只有自爱、自尊又漂亮的女人,才值得被人喜爱。

    陈静在白言火热的目光打量下,玲珑有致的娇躯害羞得微微发颤,她绝美的俏脸上挂着诱人的红晕,贝齿轻咬着粉唇。

    陈静低下头,不敢看白言的眼神。

    “叮铃铃!”

    就在白言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手机响起了。

    这尼玛谁啊,居然在我泡妞的时候来打扰我!

    白言顿时火了。

    白言掏出手机低头一看,是付超那小子打来的。

    “怎么了?”

    白言皱着眉头:“有什么事情赶紧说,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今天晚上我要你好看!”

    付超那头讪笑着:“言哥.....我这边,出了点小事情。”

    “什么事情?”

    白言皱眉。

    “喂,你就是言哥是吧?”

    电话里突然换了一个声音,一个嚣张狂妄的男声传了出来:“付超这小子赌赛车输了钱,愿赌服输,你打不打算替他给钱?”

    “艹,你怎么跟我言哥说话的呢!”

    付超在那头低吼一声把电话抢过来,他的语气尴尬极了:“言哥,不好意思.....这个,今天兄弟几个跟几个朋友玩赛车,一不小心玩的有点大了,输了点钱,身上带的钱又不够......”

    “输了多少。”

    白言打断他的话,语气有些冷漠。

    “这个.....言哥,我们一不小心,就输了一个亿。”

    付超都快羞愧死了。

    “你真是出息了,输一个亿!这尼玛也叫小事儿?”

    白言冷笑着:“真以为自己有恶魔之力加持就牛逼了?跟人玩赛车?出事了就让老子来擦屁股?”

    付超在那头沉默不语,白言的一番训斥让他羞愧难耐:“言哥,这事儿我们没办法跟家里说啊,哥几个现在只能指望您了。”

    付超小声的说着,一个亿的赌资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有点大了。

    白言依稀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其他男人嚣张的吼声:“到底给不给钱啊,输不起是不是啊?是不是想要赖账了啊?付少爷!”

    “去你大爷了,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要赖账了!”

    付超恼羞成怒地低吼着。

    付超的性格比较直爽、属于典型的义气汉子,他那说一不二的性格跟白言有些类似。

    输了就是输了,付超断然做不到用武力赖账不给钱。

    “行了,把地址发给我,我等下就过去。”

    白言的眼眸闪过一丝冷意,随后挂掉了电话。

    虽然付超几人瞒着他去玩这么大的赌局让他有点糟心,但再怎么说付超几个人都是自己的小弟。

    付超几个人出事,白言断然无法坐视不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