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陈子厚的提点(第八更)
    “这.....”

    白言摸了摸鼻子,笑容有些尴尬。

    倒是陈市长哈哈一笑,不动声色的揽过两人:“来来来,上桌吃饭!有什么话,我们边吃边说。”

    陈市长在圈子里混的时间也不短,不说是个人精,但一眼也能看透宝贝女儿的心思。

    难怪这小丫头一整天的心不在焉,一提到上学就比什么都来劲,感情是她早就喜欢上白言这小子了!

    陈市长笑眯眯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其他的表情,让人摸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饭桌上,陈市长开了一瓶价格很普通的白酒,亲自起身给白言斟满。

    “小兄弟,喝一盅是没问题的吧?”

    陈市长半开玩笑的笑着道:“我这条老命,可多亏了你啊,今天我们可以好好喝一杯。”

    “陈市长言重了。”

    白言很谦虚。

    “不言重,一点都不言重!如果白小兄弟不介意,以后就叫我陈叔叔吧!”

    陈市长笑眯眯的说道,温和的态度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饭桌上,陈市长一家三口,不断举杯对白言道谢,市长夫人和陈静两人端着饮料,一次又一次对白言敬酒,让白言颇有些应付不暇。

    尤其是陈静,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模样。

    少女坐在白言身边,一次又一次给白言加菜,美眸流转、巧笑嫣兮,温柔的目光一直没从白言身上移开过。

    陈母嘴角带着淡笑,若有所思的看着宝贝女儿和白言两人。

    而陈市长则是一直面带微笑,笑容满脸,丝毫不介意陈静对白言温柔的态度。

    如陈市长所言,这确实是一顿很丰盛的家宴。饭桌上,陈家除了一再对白言表达谢意之外,陈市长基本很少提起其他的话题。

    倒是陈母要积极多了,不断对白言刨根问底的询问,俨然一副岳母问女婿的模样。

    陈静对此娇羞不已,却低着头不反驳,默认母亲的态度。

    陈父笑而不语,看意思是明显有撮合白言和陈静的意思。

    这......

    美人青睐,艳福难享啊。

    白言的脸上有一抹苦笑,陈父陈母的态度太过暧昧,让他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家里面还有一个安家二小姐没吃掉,这又多了一个陈静黏上来,让白言实在是头疼。

    若是hz市的公子哥儿们知道他此刻的想法,说不得要狠狠唾弃这小子了,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管是安家姐妹还是陈大小姐,在hz市都是受人追捧的天之骄女,多少人梦想着能一亲芳泽却不能得,白言居然还因为喜欢自己的身边美女多而感到头疼不已。

    “小白言,我听安老爷子说,你那神奇的药物,也能治好癌症是吗?”

    陈市长喝了酒,脸庞微红,有些醉意的不经意询问道。

    白言一愣,笑着道:“是的,安老爷子的癌症,确实是我治好的。”

    “不错!年纪轻轻就有一手出色的医术,日后一定是华夏栋梁!”

    陈市长哈哈一笑,对白言竖起了大拇指,言语之间满是赞赏。

    而陈母则是微笑不语,陈静俏脸满是迷茫,她知道父亲嘴里说的安老爷子是安小婉的爷爷,但她不知道白言居然在之前也治好了安老爷子的癌症。

    “其实,陈叔叔,我实不相瞒,那药物是我买的,我其实不懂医术。”

    白言呵呵笑着。

    若是少了这份逆天医术的光彩,怕是陈市长一家对自己的重视就要低许多吧。

    白言在心里暗想着。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陈市长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他脸上的笑意让人难以捉摸:“我知道,是你买的药物......这是婉颜公司的药物,对吧?”

    “恩?”

    白言皱眉,他刚才可是一直没有提过婉颜公司的事情,陈市长是怎么知道这药是婉颜公司的?

    “小白言,你不要紧张。”

    陈市长放下酒杯,笑眯眯的说道:“是安老爷子告诉我的,你应该知道,老爷子一直很关注你,你那点小事情逃不过他老人家的法眼。”

    “哦,原来是这样啊。”

    白言轻轻笑了笑,心里却有些反感。

    固然安老爷子是安颜姐妹的爷爷,但白言此时却有种被人牢牢掌控住的感觉,无论自己做什么,终究是逃不过一些高层人士的监控。

    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在家里很正常的生活着,有一天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赤.裸.裸的展示在其他人的眼皮子底下,没有丝毫**可言。

    说真的,白言很讨厌这样的感觉。

    不管安老爷子对他是好意还是恶意,他都不喜欢被人掌控住自己的一举一动。

    “年轻的时候啊,我跟你也挺像的。”

    陈市长突然笑了笑,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小白言,你们先慢慢吃,我跟静儿去聊些事情。”

    陈母非常知趣,站起来冲白言礼貌的笑了笑,拉着陈静离开客厅。

    正题来了!

    白言嘴角带着淡笑,陈市长能坐上这个位置,他自然是不会像表面上的温和、威严那么简单。

    “因为那时候我年轻啊,总以为自己能逃脱一些烦人的枷锁,从没想过有些时候,枷锁也是长辈们给自己的一种保护啊。”

    陈市长醉眼朦胧,他小抿了一口白酒,随后自顾自的说着:“小白言啊,婉颜公司的李小曼,和你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白言淡然笑道。

    “只是朋友关系吗?婉颜公司的法人是李小曼,但投资人和实际掌权人却是你吧?”

    陈市长似笑非笑的看着白言:“据我所知,婉颜公司根本还没有所谓的研发部门,虽然婉颜公司部门众多,但没有哪一个部门是和研发药物有关系的,那神奇的药物也是你单方面提供给婉颜公司的吧?”

    “.....”

    白言沉默不语,他的手掌在餐桌下,猛然紧紧地捏成拳头。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犹如触电一般划过陈市长的背脊。

    这一瞬间,陈市长感觉坐在他面前的白言身上,一闪而过一股强大邪恶的气息,就如同是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一切试图挑衅它的人。

    “来,喝酒。”

    陈市长莞尔一笑,给白言斟了一杯清亮的白酒。

    “陈市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言的眼神浮现一抹冷意。

    “别紧张。”

    陈市长微眯着眼睛,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表情上浮现一抹回忆的惆怅表情:“其实,安老爷子算得上是我的老师,我是他带出来的,老人家教了我不少事情。”

    “陈叔不想管你的药是从哪里来的,也不想管你和婉颜公司那个小女娃子到底有什么关系。”

    陈市长放下酒杯,看着白言的眼睛,白言也直视陈自厚市长。

    中年男人的眼睛带着一抹充满睿智的淡笑:“你成立婉颜公司,自己却置身在外的行为确实很明智,但在一些人眼里,这根本就不算是秘密。今天叔叔跟你说的事情,也是受安老爷子他老人家所托。”

    “今天叔叔让你来家里吃饭,一是谢谢小白言你的救命之恩,二来是想提点一下你。”

    “有些人,有些人盯上你了。”

    陈市长的表情很淡然,但说出来的话却让白言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