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是陈市长的女儿?(第七更)
    虽然安小婉嘴上说着不要理白言,但还没到家,这个傻丫头又开始痴缠起白言了。

    不过好在逛了一下午的街,安小婉早已有些疲乏了,她纠缠白言没一会儿,就忍不住睡意在房间里打起了盹儿。

    而白言则是轻手轻脚的走出闺房,不忍打扰安小婉的美梦。

    说起来,面对两人这越来越亲密的关系,白言是既幸福又头疼。

    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哪天就把安小婉给吃了。

    白言其实完全可以顺水推舟的吃掉安小婉,但他一直迟迟不主动开口,因为内心是在犹豫不定。

    原因很简单,安家姐妹两个都绝美漂亮。姐姐成熟性感、妹妹可爱温柔,这两个女人给白言的感觉都很特殊。

    白言不傻,他看得出来安颜对他的情意,而自己对于安颜也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和牵挂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第一次见到安小婉的感觉。

    白言总觉得,他和安家姐妹的关系没那么简单,好像有些秘密还没有被自己挖掘出来。

    白言一边在书房里琢磨着,一边无意识的翻着书。

    就在白言微微发呆,为此冥思苦想的时候,书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白言微微皱眉,接起电话。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白小兄弟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成熟威严的男性声音。

    “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陈自厚,白小兄弟有印象吗?”

    陈自厚的声音很磁性,他笑着道。

    “原来是陈市长啊,您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白言恍然大悟,微笑着回道。

    “托小兄弟的福,我已经出院了。小兄弟的事情我已经听李秘书说了,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不知道今天晚上白小兄弟是否有时间,能来寒舍吃吃家常饭吗?好让我聊表一下心意!”

    陈自厚非常客气,一点都没有市长的架子:“请小兄弟务必答应!”

    “这.....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白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其实也知道对于陈自厚来说,虽然白言救了他,他也很感激白言,但碍于一些政治因素,他不能对白言有太明确的表示。

    能请白言到家里吃饭,已经是陈自厚能想到的表达谢意最好的方式了。

    电话挂断后,白言又温习了一遍功课,这个时候陈自厚的短信发了过来,上面写着陈市长家的地址。

    白言琢磨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起身提前为安小婉做好了晚饭。

    安小婉还在闺房里睡觉,就跟个可爱的瓷娃娃似的,睡姿特别可爱。

    白言温柔的笑着,不忍吵醒她,只是留了一张纸条在她床边,随后白言拿上外套就走出了家门。

    安家别墅附近有不少安老爷子派来暗中保护安家姐妹的安保力量,所以白言一点都不担心安小婉的安危。

    再者说,即便安小婉遇到危险,她身上的恶魔契约也会发出警告给白言,让白言提前感知到。

    陈市长所在的小区虽然普通,但绿化很好,一路上街道两旁都是郁郁葱葱的松树、桂花树等,青色怡人,芬芳阵阵。

    白言步行走在小区的路上。

    这个小区的居民楼是优惠提供给官员们居住的公房,房价不高,算得上是hz市的一项公益投资。

    这里居住的大多是hz市的官员和家属,大多为官正直,大小官员都有。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贪官之外,也有不少真正的清廉官员。

    白言按照短信上的地址,一路来到陈市长的家中,陈自厚家住3楼,白言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表情淡然的上楼。

    若是以前让他来面见hz市一市之长,肯定是会紧张不已,但现在白言的心态早已不同。

    陈自厚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权势再大也只是一个市长,这还不足以让白言多么认真的对待。

    “咚咚咚。”

    白言礼貌的敲了下房门。

    房门里面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谁啊?”

    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白言一愣,随后朗声说道:“请问是陈市长家吗?是我,白言。”

    大门被人打开,一名恍若人间精灵的绝美少女出现,俏生生的站在白言的面前,绝美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惊喜:“白言?!你怎么来我家了?”

    白言一愣,站在他面前的少女赫然是陈静!

    自从回国后,他就一直没见到这个身材高挑的青春活泼女孩儿。

    “额?这不是陈市长家吗?”

    白言有些懵了,怎么陈静也在这里?

    还未等白言发问,里面的传来一声中年男子的爽朗笑声:“是白小兄弟吧?快请进!”

    表情坚毅的陈市长出现在陈静身后,推开门,他满脸微笑着将白言迎进门,客厅里还有一名气质贤惠的美妇人微笑着坐在沙发上。

    陈市长的家里摆设很简约,和普通人家没多大的区别,房子的面积也不大,大约也就90多平左右。

    陈市长哈哈一笑:“稀客稀客,白小兄弟总算是来了,我都等好久了。”

    “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内人,这位是小女陈静。”

    “这位是白言,白小兄弟,我的救命恩人。”

    陈市长脸上的笑容极具亲和力,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子中年男子特有的翩翩风度。

    “什么?你是陈市长的女儿?”

    “什么?你是我爸的救命恩人?”

    白言和陈静两人都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的说话,两人纷纷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颇有一丝命运弄人的感叹在心里升起。

    “这......哈哈!原来你们两个认识啊?那感情好,省得我再介绍了!”

    陈市长一愣,随后哈哈一笑。

    “白言是我的同学。”

    陈静喃喃的解释道,随后她看向白言,美眸里面带着一丝感激:“白言,原来是你救了我爸爸!你都不知道,那天我和妈妈去了姥姥家,回来之后才听李秘书说了我爸爸感染了h7n9,差点就死掉的事情,我和妈妈都吓坏了!”

    “小事,举手之劳,你不用谢我的。”

    白言有些尴尬的笑着,他怎么都想不到陈静居然是陈自厚的女儿,这下子就尴尬了.....白言一看到陈静,就想到她在晚会上偷袭吻自己的那一幕,还有陈宇栋对他的说的话。

    这个青春活泼的美少女,可是一直暗恋着他的墨大女神啊。

    白言有些苦笑。

    “不行,必须要谢你!”

    陈静的美眸一直紧紧盯着白言,让白言有些心慌。

    这美眸里面,分明带着一股谁都看得出来的无比炙热的感情。原本陈静就很喜欢白言了,再加上这次白言又救了陈静的爸爸。

    陈静感觉,自己心里对白言那股炽热的爱意,已经快要按耐不住喷涌而出了。

    少女眼里最真挚、最原始的爱意,就像是世界上最猛烈的火焰一般,要不顾一切的点燃自己、点燃白言。

    感情这玩意儿,平时不压制的话倒也还行,可一旦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感情,它就会在心里越烧越旺!愈加强烈!

    直到有一天,等自己压制不住心中那份感情的时候,那股感情就会如同火山喷发一般,让原本淡淡的感情变得炽热无比,使人无法再也无法按耐住。

    而此时的陈静,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对白言的一腔爱意和温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