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院长脸上冷汗潺潺,许神医始终低着头,不肯为自己辩驳一句,因为他心虚!

    记者们带着狐疑的表情打量着他们两人,这两人的慌张表情,实在有点像是不打自招啊!

    不一会儿,几名干事官员就带着一家子七八口人来了这里。

    这一大家子人,有男有女有老人,但他们身上的衣物大多破旧、皮肤也黑黝无比,一看就是穷苦人的出身。

    他们中间有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光着头,皮肤很苍白,很明显她就是患者。

    小小年纪就得了白血病,人生前途一片黑暗。

    “请问,哪位是许神医?”

    其中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看到医院里面有这里这么多人,苍老的脸上满是局促,老人有些焦急和不安的问道。

    “这位就是!”

    院长傲然的一指许神医,许神医很配合的挺起了胸膛。

    “许神医!求求你帮我看看我的孙女吧!这孩子从小就没了爸妈,前几年还患上了白血病!求求你救救她吧!”

    老人扑到许神医面前,痛哭流涕的喊道。

    院长冷笑:“许神医治疗白血病可是需要很多治疗费用的,不是白白给你治疗的。”

    “那请问.....治疗白血病要多少钱?”

    老人听到这话一愣,他有些不安的问道。

    “十几万吧。”

    院长笑着道。

    这是他想到的唯一办法,用价格难住白血病患者,让他们知难而退,这样许神医就不用出手治疗了。

    “这.....我们家都是农民,拿不出这么多钱啊,医生您看能不能便宜一点?”

    老头子满脸哀求,抬头对着院长说道。

    “没钱,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毕竟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

    院长冷笑着喝道。

    老头子表情明显失落了许多,好不容易找到了能治疗白血病的医生,可是却被天价的治疗费用难住了,这让他们一家子此时都有些绝望了。

    一家子七八口人顿时抱在一团痛哭流涕。

    安颜忍不住了,她冷声喝道:“王院长,你这么逼迫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只是按规矩办事。”

    王院长冷笑不已。

    “既然如此,这钱我也给了!你赶紧让许神医开始治疗这个小姑娘吧!”

    安颜抬起雪白的粉颈,冷漠的看了一眼王院长。

    如果安颜没看到这种事情也就罢了,但是事情发生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女总裁心地善良,她不忍看到这些穷苦人哭泣的撕心裂肺的样子。

    无非就是钱而已。

    只要是和钱有关的问题,对安大总裁而言都不是问题。

    “给你。”

    安颜唰唰唰的写完一张支票,递到院长面前。

    院长满脸都是冷汗,这张诱人的支票仿佛烫手的山芋,让他想接又不敢接。

    “安总真是菩萨心肠!”

    “安总都给钱了!快开始治疗吧!”

    “对啊,让许神医开始治疗吧!”

    “这是证明神医的身份最好的机会啊!王院长!”

    记者们纷纷起哄。

    “你.....”

    王院长愤怒的看着安颜,随后他冷哼一声,强硬的说道:“你们说治疗就治疗吗?白血病这种病很复杂的,需要慢慢来!”

    “是啊,白血病很复杂的!”

    许神医有些紧张,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子,干巴巴的笑着道:“一时半会治不好的,需要好多疗程的治疗。”

    “狗屁,李梅不是被许神医当场喂了药物,马上就好了吗?”

    “许神医,你的神药呢!”

    不少记者开始质问王院长和许神医。

    “这.....神药,自然是用完了。”

    王院长依然狡辩,他打死都不肯承认许神医是假的。

    “用完了?”

    白言笑着摇了摇头,他跟变戏法似得,掏出了一小瓶生命汁液。

    白言的脸上带着一抹戏虐的笑容,他把小瓶子拿在手里晃了晃:“你说的神药,是这个吧?许神医!”

    许神医浑身一颤,低头不敢开口说话。

    那瓶汁液他太熟悉了!他做梦都想拥有白言的这种神奇药水!

    到这个时候,记者们如果还不知道谁真谁假的话,那就真是太愚蠢了!

    “果然是个假神医,居然敢欺骗我们!”

    记者们愤怒的指着许神医呵斥不已。

    人们群情激奋,将许神医和王院长团团围了起来。

    院长在一旁怒道:“你们干什么!不准闹,这里是医院!而且他说那个液体是神药,你们就相信?他这么年轻,可能治好白血病嘛!你们都不动脑子啊!”

    院长又把矛头指向白言。

    白言洒然一笑,扒开瓶塞,递给那个七八岁的白血病小女孩儿。

    “小妹妹,把这个喝了,喝了病就好了。”

    白言温和的笑着。

    小姑娘有些迟疑,她看向自己的爷爷。

    老头子颤声道:“这个小哥儿,我们穷,没钱看病。”

    “没事,不要钱,喝了吧。”

    白言哈哈一笑。

    和安大总裁的财富一样,白言也不缺少生命汁液。

    对于白言而言,救人和杀人没什么区别,善恶都随他心意,今天他就是要救这个小女孩儿!

    老头子听到这话眼前一亮,他连忙接过生命汁液,小心翼翼的喂小姑娘喝下去。

    “快,给这个小姑娘检查一下身体!我倒要看看,这个骗子是怎么治疗好白血病的!”

    小姑娘才喝下生命汁液,院长就连忙大喊,他在心里祈祷,希望白言的药物是个假药,最好是当场毒死这个小女孩儿。

    一群医生上前,带着小姑娘进了检查室。

    不一会儿,一名医生拿着体检结果出来。

    院长抢过来一看,他脸色大惊,浑身一颤的失声喊道:“这不可能!”

    有手快的记者连忙抢过院长手里的体检结果,低头一看,也是满是惊愕的大喊:“我靠!这小姑娘的体检结果完全正常!她没有白血病!她是个健康的孩子!”

    “不,是白血病已经被这位小兄弟治好了!”

    李秘书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的手里拿着小姑娘之前的病历报告,那是另一家权威医院的报告。

    上面明确记载着小姑娘患有严重的白血病!

    两份病历报告一对比,结果在明显不过了!

    许神医,根本就是一个冒牌货!

    白言才是真的神医!

    “狗屁的许神医,他妈根本就是个假神医!”

    “艹,一点医德都没有!不仅欺骗大众和媒体,还故意用天价治疗费为难患者!”

    “我要曝光你们!”

    “必须的,我们联名曝光!我现在就写文案!”

    记者们气愤填膺,每个人都指着许神医和王院长怒喝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被欺骗后的愤怒表情。

    在千夫所指的压力下,许神医脸色苍白,他扛不住记者们们的怒火和质问,许神医直接软倒在地,爬不起来。

    许神医满头大汗,双眼无声,嘴里喃喃地道:“都怪我,都是我太贪心了,我早就对院长说了不要假冒,可是他偏不听啊......”

    “不要,记者朋友们,记者大哥们!求你们千万别曝光啊!”

    王院长脸色灰白一片,他强打着精神,抓着记者们的手臂哀求着。

    一旦曝光这件事情,不光是许神医以后的前途和事业受到影响,市第一人民医院也会受到有关部门的严惩,甚至有极大的可能性关门大吉。

    而王院长很有可能面临检察院的起诉,怂恿他人冒充神医,用假医假药谋害患者,简直天理不容!

    等待王院长的只有牢底坐穿这一条路子!

    “滚开!衣冠禽兽!你们简直就是医学界的耻辱!”

    这名被院长抓住的记者狠狠甩手,满脸轻蔑和鄙视的说道:“曝光你们这种人渣,是我的职责和义务!”

    “我......噗嗤!”

    王院长听到这话,身体顿时晃了几晃个,一口老血喷出,双眼一翻,眼前发黑,“扑通”一声昏倒在地。

    “自作孽,不可活!”

    白言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抹充满冷意的笑容。

    如果换做几个月前的白言,可能会对许神医和王院长这种败类气愤不已,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但现在白言的心境变了,比起干脆利落的杀死他们,还不如让记者曝光他们,让市第一医院和许神医的所作所为,被记者们贴在网络上,大肆宣传。

    还有什么刑罚,能比被人千夫所指,一点一滴看着自己原本拥有的东西慢慢失去更加残酷呢?

    白言就是要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逐渐变得一无所有,一辈子都活在绝望和被人唾弃之中!

    “啧,我这性格,真是越来越恶魔了啊。”

    白言笑着摇了摇头,暗自嘀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