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假的,始终是假的!
    “李梅小姐,来来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df台、hz台的记者,他们想采访一下你,问一些有关于许神医是怎么治好你白血病的问题。”

    院长老脸上堆满了笑容,拉着李梅的手依次为她介绍这些记者,院长在话语中,特意咬重了许神医这三个字。

    李梅很年轻,是一个相貌平凡的瘦弱姑娘,面对热情的记者们,她显得有些局促和不安。

    院长不着痕迹的用力推了她一把,让她踉跄了几步,站在记者们面前。

    记者们话筒全部伸了过来。

    “请问李梅小姐,方便透露一下神医是怎么治疗你的吗?”

    记者们热情极了。

    “我.....我也不知道。”

    李梅有些迷茫,小姑娘低着头有些不安的说道:“我只是记得,我在马路边晕倒了,隐约感觉有一个男人喂了我一种甜甜的水,然后我就醒过来了。”

    “我也不知道是谁救了我,许医生说是他救了我。”

    李梅紧张极了,她把医院主任叮嘱她的话全部忘记了,条件反射就说出了真话。

    记者们表情一愣,感情这么说,当事人都不确定是不是神医救了她?

    院长在一旁急了,他抓过医院主任低喝着问道:“我他.妈不是让你告诉她应该怎么应付记者了吗?她怎么说实话了!”

    主任摇头苦笑:“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这小姑娘第一次见到记者,太紧张了吧。”

    “妈的,这小姑娘还欠着我们一大笔治疗费呢!”

    院长愤然的说道:“居然不配合我们,等这事情过去了,我要她好看!”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许神医不是真正的神医呢?救你的人会不会另有其人呢?”

    有记者开始提出更加尖锐的设想,矛头直指许神医。

    还没等李梅说话,院长又跳出来抢过话筒,表情愤怒的大喊道:“这简直就是胡闹!不是许神医治疗她这个小姑娘,难不成是你治好的吗?”

    院长的表情很愤怒,记者的脸色有些尴尬:“我当然没有这个本事治好白血病了,但不代表其他人没有这个本事啊,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而已,院长你别急啊。”

    “简直就是狗屁不通的假设!你以为白血病是什么!那是人类的绝症啊!多少家庭和患者深受白血病的折磨!你怎么能用这么不负责任的态度来质疑我们医院的许神医呢!”

    院长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让记者们很无语,既然是神医,就别怕别人质疑啊!

    许神医都还没开口说话,你这个院长就急得不行。

    莫非,这里面有古怪?

    有一些嗅觉敏感的记者已经开始对许神医的身份开始产生怀疑了。

    “等等!”

    一旁的白言突然说话,人们的目光纷纷投向他。

    白言看了看李梅,又看了看许神医,他笑了。

    白言在看到李梅的那一刻就想起来了,他记得很清楚,他前不久在街上顺手救了一个白血病女孩!

    李梅就是这个白血病女孩!

    没想到,他这个不经意的随手小举动,居然造就了市第一医院所谓的神医。

    这个许神医,白言也认出来,他是那天在街上的医生男子,许神医就是那个被白言当街批判医德的医生!

    “你要做什么?”

    院长的表情一愣,随后他表情轻蔑地看着白言道:“小伙子,现在记者们在讨论采访许神医的事情,你要等不急可以先离开这里。”

    院长以为白言是等不急想要争取记者们的注意力了。

    白言洒然一笑,随后指着许神医,淡淡道:“他,根本就不是神医!”

    白言话音一落。

    顿时,全场哗然一片。

    这可是惊天大新闻啊!

    治疗市长的年轻人,当众质疑神医的权威!

    白言嘴角的笑容,让许神医彻底的慌乱了。

    年轻的医生根本沉不住气,许神医脸上挂着惊慌的表情连忙喝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就是神医!”

    嗯?神医是假冒的?!

    这是一个大新闻啊!

    记者们听到白言的话后,纷纷眼前一亮,掏出自己随身的笔记本就开始记录。

    “我在胡说?呵呵,你敢说李梅是你救的吗?”

    白言笑眯眯的看着许神医。

    “这.....”

    许神医的表情有些迟疑了。

    如果面对别人他还能继续面不改色的撒谎,但是面对真正救了李梅的白言,许神医开始心虚了。

    “你简直一派胡言!”

    院长暴怒着指着白言大声喊道:“你凭什么说李梅不是许神医救的?你在现场吗?李梅不是神医救的,难不成还是你救的不成!”

    “不错,我当时确实在现场,李梅是我救的。不信,问问你家神医。”

    白言表情淡然的说道,他的嘴角带着一抹冷意的笑容。

    市第一医院?许神医?

    别的事情白言可以忍耐,凡人世界里的纷争他也懒得理会。

    但是这件事情已经涉及到婉颜公司了。

    市第一医院的这种行为,这是在断白言的财路!

    如果不揭开许神医虚假的面孔,那婉颜公司肯定会受到冲击,白言利用公司提升自身实力和大规模培育恶魔的计划也会受到影响!

    这是白言绝不能容忍的事情!

    听到白言的话后,记者们呆了!李秘书呆了!安家姐妹也呆愣住了!

    难不成,真正的神医是这位小伙子?

    有记者浑身一抖,连忙果断地发问:“请问许神医,这位小兄弟说的是真的吗?”

    白言淡然看着许神医,嘴角带着莫名的笑容,白言笑的许神医心里有些发毛。

    “我.....”

    许神医的表情更加慌乱了。

    “胡扯!你说你救人?你以为白血病是什么!你以为你治好了h7n9就可以治好白血病吗?你这是在抢神医的功劳!简直德行败坏!你就是一个人渣!”

    院长暴跳如雷,他拉着李梅的手,死死盯着李梅说道:“李梅小姐,你说说,当时救你的人是谁!”

    院长此时心里也有些慌了,他害怕记者们知道许神医是冒牌货,但是打死他都不肯相信白言才是救治李梅的真神医。

    李梅看了看白言、又看了看白言,她的表情很迷茫,她当时昏迷在街上,确实不知道是谁救了她。

    “别忘记了,你还欠着我们一大笔医药费啊!李梅小姐,说话之前,你要考虑好啊!”

    院长看到李梅犹豫迷茫的样子,连忙阴测测地低声说道。

    “无耻!”

    李秘书愤然喝道,他表情带着一丝怒意指着院长说道:“王院长,拿着医药费逼人家小姑娘!你是不是有点太无耻了!在这种情况下,人家小姑娘还会说出真话吗?”

    记者们纷纷深以为然的点头。

    “可是,她确实欠了我们医院十多万的治疗费啊!我们医院治好她的白血病,按规矩收费有什么不对吗?”

    院长昂着脖子,他的态度很强硬,院长不认为自己说这话有什么错。

    李梅的脸蛋发白,她紧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十万的治疗费,即便卖了她都不值这么多钱啊!

    “十多万!”

    一名记者惊呼,随后记者脸上浮现一抹鄙夷之色:“院长,据我们所知,李梅小姐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她的父母都是环卫工人,你居然开出如此天价治疗费,你还配做一个医生吗!”

    其他人也都纷纷抱以鄙视的眼神,十万治疗费?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李梅!

    “你们以为白血病是什么?那是绝症啊!换做任何一个医院治疗,费用都不会低于二十万,我们收费已经很低了!”

    院长急了,他看着众人的目光,拼命解释着。

    “行了,别说了,我帮她付了!”

    安颜突然出声。

    女总裁昂着雪白的粉颈,冷艳的说着:“我给你钱,就算是李梅的治疗费!”

    “好样的,安总!”

    “安总真是菩萨心肠!”

    记者们纷纷叫好,大家伙都在为安颜鼓掌。安颜二话不说,从随身的精致小包里掏出支票,找李秘书要了一只笔,唰唰写下一串数字。

    安颜实在看不下去了,市第一医院居然这么逼迫一个穷苦家庭的小姑娘,这种行为简直令人发指。即便许神医不是假冒的,也会受到市第一医院今天这种行为的影响。

    “这是五十万!多余的钱,就算是我送你们医院的。”

    安颜撕下支票,她微皱着柳眉,她把支票递给一旁呆愣住的医院主任。

    安大总裁,从来不小气,五十万在她眼中只是普通人眼里的一块钱而已,实在不值一提。

    “哼!收起来。”

    院长闷哼一声,让医院主任收好支票,随后他冷笑道:“谢谢安总付医药费,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子绝对不可能是神医,假的就是假的!他只是在妄想抢走神医的功劳!”

    院长轻蔑的看了一眼白言,白言读懂院长眼神里的意思。

    当事人李梅记不清到底是谁救了自己,这样的情况无疑对白言非常不利!毕竟大众们已经开始接受许神医的身份,如果此时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他是假的神医,白言刚才说的话无疑会让人怀疑他是来故意捣乱抢风头的。

    安小婉站在安颜身旁,两姐妹有些担忧的看着白言,她们想帮助白言说一些公道话,却无能为力,毕竟她们也不了解当时李梅昏迷后的具体情况。

    就在这时,李秘书的电话突然响了,李秘书低头一看,原来是市长的手机。

    陈市长还在昏睡中,所以他的电话在李秘书身上。

    李秘书带着疑惑的表情接通电话,随后表情一愣,低声说道:“好,我知道了,你们把人带进来吧。”

    李秘书挂掉电话后,对着众人说道:“谁真谁假,试一试就知道了!之前媒体已经公布的许神医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一名白血病晚期患者从外地赶过来求医,人就在门外。”

    “对,这是个好办法!试试就知道了!”

    记者们纷纷眼前一亮,谁真谁假,试试便知。

    两人之间只有一名真正的神医,只有一个人能治好白血病!

    没有什么,能比一名白血病患者更能试出神医真假的办法了!

    “试试就试试!”

    院长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但是他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许神医的额头冷汗直冒,而白言却是面带微笑。

    “有句话我要送给你。”

    白言突然出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只见白言面带微笑着,渡走到许神医和院长面前。

    白言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盯着他们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冷漠说道:“假的,始终是假的!我会让你们已经吃下去的东西,全部给我一点一滴的吐出来!”

    白言充满冷意的话语,犹如重锤一般,砸在院长和许神医的心头,让两人身体同时一震,两人的表情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