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有句老话说得好
    “这就是你说的病情乐观?这就是病情被控制住了?!”

    市长秘书通红着双眼,一把冲上前抓着许神医的衣袖,怒吼着质问:“你就是这么当医生的?你他.妈不是神医吗!你居然连最基本的病情都隐瞒!你的医德呢?这里躺着的可是hz市的父母官啊!”

    一向以斯文礼貌待人的市长秘书,破天荒的爆了一次粗口。

    陈自厚一身荣誉无数,深受市民百信爱戴,坊间给他一个外号为“陈青天”,这也是市长秘书为什么这么愤怒的原因。

    因为没人希望,一个真正的好官死去。

    许神医满脸尴尬,他的脸上除了尴尬还有一丝愤怒,他一边努力挣扎市长秘书的双手,一边为自己辩解着说道:“你究竟懂不懂医术!h7n9是很难治的,市长送过来已经是最晚期了,全球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例h7n9晚期病人生还的例子,这能怪我吗?”

    院长表情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连忙上前为神医解围道:“许神医说的对,h7n9确实很难治啊!这也不怪他,毕竟许神医一直都在钻研白血病,直到最近才研发出特效药治好了那个小女孩。许神医对于h7n9这种感染性急症,确实涉猎不多。”

    院长的话特意咬重了白血病和救治小女孩这几个关键词,他在暗示人们,许神医只擅长治疗白血病,治不好h7n9也不能怪他。

    “你们!你们简直......”

    李秘书气急嘴唇都在发抖,他颤抖的伸出手,指着院长和许神医。

    他现在心里无比的后悔,都怪他当初信任什么所谓的狗屁神医,把市长送到市第一医院进行救治。

    现在好了,市长已经奄奄一息了!即便是现在给市长换院,都来不及了!

    “看来,神医也就这样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言拨开了众人钻了进来,笑眯眯的对着秘书道:“李秘书,市长还没死呢,你先别这么生气。”

    “白先生!”

    李秘书眼前一亮,这可是安老爷子亲自推荐的高人啊,这才是实打实的高人啊!

    “白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治好市长!”

    李秘书连忙冲过来,脸上带着真挚的恳求表情。他已经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他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白言了。

    “那是自然,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人。”

    白言笑眯眯的道,他看了一眼院长和许神医,白言总觉得这个许神医越看越眼熟。

    许神医看到白言脸色一变,这个男人怎么来了!

    他连忙低下头,不敢看白言的眼睛。

    而院长则是在冷笑不已的道:“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来医治市长,怕是有些不妥吧,李秘书!”

    “滚开,老不死的。”

    白言走到院长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有句老话说得好,自己不举,就别怪别人抢你媳妇!”

    “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吗?这个狗屁神医折腾了市长一晚上了,都快把市长给弄死了!我看你们医院的神医确实是神医啊,是神都能给治死的医生!”

    白言表情淡然的说道,随后他伸手拨开院长,就跟拨开一个小鸡崽一般随意。

    “你!”

    白言的一句不举,让院长气的老脸涨红。

    他五十九岁,确实不举,被白言给说中了。

    而许神医也是面色阴沉,白言居然敢当众讽刺他,但偏偏他却又不敢反驳白言的话。

    “小子,我看你没有行医许可证吧!你要是治死了市长,可是要坐牢的!”

    院长冷笑连连,语气里面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他仿佛看到了白言把市长给弄死后,一脸绝望哭丧的表情。

    “不要你费心,老不举的!”

    白言自信的一笑。

    人群中的安家姐妹看着白言自信的笑容,一颗原本提到嗓子眼的芳心纷纷安定下来。这个男人,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记者们的眼睛也都死死盯着白言,有机灵的记者,已经开始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敲文案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白言的身上,每个人都死死的盯着白言的一举一动。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出来了,这个神医刚才的一番治疗根本就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

    市长目前的情况比之前送到医院来的时候要严重许多,说是将死之人也不为过!

    面对市长这么无解的病情,这个年轻人,究竟能不能治好市长呢!

    白言走到市长的病床前。

    陈自厚是一个面容坚毅的中年男子,浓眉大眼。

    此时市长昏迷不醒,眉头紧锁,嘴唇苍白,脸上毫无血色。

    白言伸手探了探陈自厚的鼻息,陈市长的呼吸确实很虚弱,如果不是白言感知力敏锐,甚至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记者们和李秘书目不转睛的看着白言,现在白言是大家最后的希望了!

    院长在一旁冷笑,他看白言看病的手法生疏,他断定白言肯定是不会医术!

    不过这也好,到时候陈市长死了,他就可以把罪责全部推到这个愣小子的身上,许神医和市第一医院完全可以逃避责任。

    院长在心里暗暗打着算盘,许神医在院长身旁却是冷汗潺潺。

    许神医很想告诉院长,这个小子才是真正的神医!

    但是许神医不敢,他害怕自己一说,好不容易到手的神医光环和名声就被白言给夺走了。

    他现在只能期盼着,白言不要将他给认出来。许神医,他舍不得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名声。

    “小兄弟,你有把握能治好市长吗?”

    李秘书忍不住了,他颤抖的出声问道,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惊扰了白言对市长的治疗。

    “唔,试试看吧。”

    白言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早已经装着生命汁液的小瓶子。

    这瓶生命汁液大约有10ml左右的分量,液体清澈透亮,白言拔开瓶塞,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里面窜了出来,飘散在空气中。

    “唔,好香!”

    “这是什么东西!”

    围观的人们纷纷感觉精神一震,这股淡然的幽香好似檀香、又好像似花香,嗅了一会儿,就发现自己精神都好了许多,原本有些疲乏的身体也恢复了力气!

    这液体,很不简单啊!

    白言笑了笑,没有回答众人的疑惑,他找护士要了医疗器械,轻轻拨开陈市长紧闭的嘴巴,将生命汁液到了进去。

    生命汁液入口即化,不需要陈市长吞咽,直接就顺着他的喉咙滑进去了。

    然而就在白言刚刚为陈市长喂下生命汁液的同一时间。

    “滴滴滴......”

    轻轻的仪器警告声响起,犹如惊雷一般在众人的耳边炸响。

    一旁的心电图仪器上,代表着陈市长生命线的曲线,彻底变成了一根直线!

    记者们和李秘书等人纷纷转头看过去,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陈市长死了!”

    院长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喊道,他脸上的皱纹仿佛都汇聚到一起去了,他笑得跟一朵老菊花一样得意。

    “嘿嘿,小子你完了!李秘书,我们赶紧报警,把这个杀人犯给抓起!”

    院长笑得很得意。

    许神医微微松了口气,他偷偷擦了擦额头的汗渍。

    现在谁都看出来了,市长是彻底死了!

    安小婉和安颜两人俏脸一愣,俏脸上满是煞白之色,她们想不通,为什么能治疗好癌症的白言,却无法治好陈市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