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面倒的质疑
    就在网络焦点转移的时候,安乡别墅群内的安家别墅里,刚用餐完毕的安颜接到了安老爷子的电话。

    也不知道安老爷子在电话里对安颜说了什么,安颜的一张绝美俏脸变得愈加凝重起来。

    放下电话后,安颜走进厨房对着正在忙活收拾餐桌残局着的白言,表情凝重说道:“白言,爷爷刚才打电话给我了,他需要你帮他一个忙,去救一个人!”

    “什么人?”

    白言表情有些诧异,随后他笑着问道。

    中午的时候,白言抽空购买了一些零散的活鸡活鸭等,提炼了少量的生命汁液出来。

    当时他是想着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才到晚上,安老爷子就有事相求了。

    “一个身份很重要的病人,hz市市长,陈自厚!”

    安颜的表情十分凝重。

    陈家与安家历代交好,陈市长算是安颜父辈级别的人物,他为官多年、治理有方、清廉有佳,算是难得的一任好官,他在hz市的人民群众内也算得上是有口皆碑,白言对陈市长也略有耳闻。

    “陈市长?他得了什么病?现在人在哪里?”

    白言挑眉问道。

    身为恶魔,却热衷于救人?

    开公司卖药和亲自救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含义,说实话,白言对亲自救人这种事情心里有些抵触。

    但这是由安老爷子出面提出来的请求,白言也不好拒绝。

    毕竟白言还指望着安老爷子告诉自己,有关于自己过去的一些事情,白言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过去的一些重要事情。

    “h7n9!已经确诊为晚期,陈叔叔现在的情况很危急,随时可能丧命,现在他人就在市第一医院!”

    安颜姣美的脸蛋上出现焦急的神色,她拉着白言问道:“白言,你老实告诉我,h7n9你有办法治好吗?这不是癌症那种慢性病,这是急症!”

    急症病发起来,可是瞬息夺人命!一刻都耽误不得!

    “我也不知道,试试看吧。”

    白言谦虚的笑了笑。

    这个傻女人,居然还敢瞧不起我,等下我要让你知道生命汁液的厉害。

    安颜气恼的白了他一眼,这个臭男人,居然到现在都不给她一个准话。

    “行啦,你不是说市长病情危急嘛,我们快去吧。”

    白言笑眯眯的道。

    安颜咬着粉唇,招呼着安小婉,三人离开别墅,开车前往市第一医院。

    在车上,安小婉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言哥哥,我听说市第一医院有一个神医高人在那里啊,会不会我们去了,他就把陈叔叔给救好了?”

    安小婉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她是今天在网上了解到这个消息。目前hz市第一医院的神医已经被网友和媒体们确认了身份,虽然当事人还没有表态,但大家都认为神医是市第一医院的医生。

    “高人?”

    白言无所谓的笑了笑,他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白言总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系,因为那个高人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他,但白言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

    三人一路开着车,很快就来到了市第一医院。

    虽是夜晚,但医院前方依然灯火通明,人头密攒。

    “哇,好多人呀。”

    安小婉有些惊讶的说道。

    市第一医院门口聚拢了不少围观的群众,还有不少记者等候在门外。

    记者们大多带着设备,举着话筒大声喊道:“请问,贵医院的神医究竟能不能治好陈市长!”

    “对不起,具体的结局我们也不知道,目前神医正在给陈市长治疗,不过请大家相信神医,白血病都可以治好,区区h7n9不算什么!”

    医院方面的公关领导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有些艰难的应付着记者们,记者数量太多了。

    医院也没有料到,神医的话题居然被这么多媒体持续关注着。

    “请让我们旁观一下治疗过程!”

    记者们纷纷提出要求。

    “抱歉,h7n9为传染性病毒疾病,为了大家的身体健康着想,还是不要进去了。”

    医院领导断然拒绝,神医在手,他们面对记者都有了些底气。

    安颜拨通一个电话,随后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从医院内出来迎接他们。

    “你好,几位想必就是安老爷子介绍过来的吧?我是陈市长的秘书,我们从后门进去吧,这里人太多了。”

    中年男子神色匆匆,眉宇之间满是凝重,看来市长的病情不容乐观。

    安颜三人跟在秘书身后,从后门进入医院。

    医院内依然有少量的记者存在,他们想尽办法托关系进入医院内,就是为了比外面的同行提前拿到关于神医的最新消息。

    “陈叔叔现在的病情怎么样了?”

    安颜表情有些伤感的问道。

    陈自厚是安颜非常敬佩的长辈,所以她比较在乎陈市长的病情。

    “不好说,市长已经被神医带到急诊室内了,现在一时半会出不来,我们先等结果吧。”

    秘书的表情非常凝重。

    一旁的白言皱眉,让他大晚上的跑过来,还要等所谓的神医救人?这不是开玩笑嘛!

    真以为他白言时间很多?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里的人除了安家姐妹外,谁都不知道白言拥有着救人的逆天药物。

    几人来到急诊室门口,记者和医院领导们都汇聚在这里等待着,他们三三两两小声议论着神医和市长的病情。

    医院院长是一名年过五十的老人,他看到市长秘书身后的安家姐妹和白言,不禁上前对着市长秘书询问道:“这几位是?”

    “这几位是前来医治陈市长的朋友。”

    秘书筹措着自己的言辞,如果说是安家人的话,院长肯定也不了解。

    毕竟院长的身份还太低了,完全不知道hz市有安老爷子这种级别的人存在。

    “胡闹!”

    院长老头皱着眉头,他苍老的面容带着一丝不满的表情,看着市长秘书低声说道:“李秘书,这几位都是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救人呢!你又不是不知道h7n9的危害性,市长的病情现在很危急,你带这几个小朋友来,不是添麻烦的嘛!”

    “小朋友?”

    白言笑了笑,懒得跟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头计较。

    一旁有眼尖的记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绝美的安家姐妹,记者脸色突然大变的喊道:“那是.....神州集团的安总裁!”

    安颜在hz市可是名人,不少职场女性都把她当做偶像和奋斗学习的目标。

    安颜的美貌和财富在hz市是出了名的拔尖,追求者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她是神州集团安女神,在场的记者没有一个不认识安颜的!

    不少记者连忙上前围了过来,安颜脸上带着礼貌性的笑容一一应付这些记者。

    白言和安小婉乐得自在,两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当起了旁观者,院长这时才发觉安颜的总裁身份,他独自闷哼一声,随后扭过头不再理会安颜三人。

    不管怎么说,医院和神州集团没有直接的利益纠葛,他们市第一医院也没必要去巴结安颜。

    “安总裁怎么出现在这里?请问您也是来看望陈市长的吗?”

    本着对热点话题的敏感嗅觉,记者们隐约猜到安颜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看望那么简单。

    “是的,但在看望之余,我还请来了一位医生,准备救治市长。”

    安颜礼貌笑着回道。

    “医生?在哪里!”

    记者们扭头寻找,纷纷露出疑惑的表情,医生呢?

    “白言。”

    安颜扭头看着白言,安颜用美眸对他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过来。

    白言苦笑一声,看来他还是没能逃掉站在聚光灯下的命运啊。

    “这就是安总裁请来的医生吗?好年轻啊!”

    “这么年轻,他能治好市长吗?”

    “请问安总裁,您认为他和市第一医院的神医,哪一个医术更厉害!”

    这些记者带着疑惑和审视的目光看着白言,同时对着安颜接连抛出尖锐的问题。

    安颜还没回答这些问题,一旁的院长听不下去了,他冷哼一声说道:“就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想跟神医比?真是天方夜谭!”

    “院长此话何意?”

    安颜挑了挑柳眉,俏脸依然带着微笑,但美眸却闪过一丝怒色。

    白言再怎么不好也是她的男人,她不喜欢别人当着她的面批判白言,这是源自于女人护犊子的本性。

    “呵,小伙子我问你,你今年多大了?”

    院长冷笑着看向白言。

    “十九。”

    白言笑了笑。

    “你知道市长得的是什么病吗?”

    院长的笑容更冷了,他眼里的轻蔑已经快要化作实质流露出来了。

    “知道,h7n9,晚期。”

    白言依然面带微笑。

    “h7n9!最新型的禽流感变种病毒!即便是行医几十年的老医生也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这种晚期急症!你才十八岁!你才刚成年!你即便是从娘胎里就学医,也只有十九年的经验!你凭什么说能治好陈市长!”

    院长的口气很严厉,就彷佛是在呵斥白言一般。

    不光是安颜紧皱着柳眉,就连心地一直很善良的安小婉都觉得这个院长老头讨厌极了。

    “第一,我从进门开始,就没有说过我一定能治好陈市长。第二、我也不是学医的。”

    白言皱了皱眉头,淡然的开口说道。

    白言不需要对人们刻意强调他能治好陈市长,事实自然会证明一切。而且白言也确实不是学医的,他这句话是大实话。

    只是这老头的口气太让人不舒服了,就好像市第一医院有了所谓的神医,就可以目中无人了一般。

    “你居然不是学医的!”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太荒唐了,让一个年轻人来给市长治病?”

    “你这是拿人命当做儿戏!”

    白言的话才说出口,顿时一片哗然。

    无论是记者、医生、护士,所有人看向白言的目光里,都充满了不信任和鄙夷,他们认为白言就是来蹭热度的小人。

    市长都病重了,你若是诚心来出力救人也就算了,结果你自己还承认了你自己不是学医的!

    你这个不懂医术的人跑来瞎掺和干什么?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