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绝望的张老板
    张老板傻眼了。

    他倒吸一口凉气,不是疼的,还是震惊的。

    这个白言,居然能让陈昊敬礼!

    这个小骗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你认识我?”

    白言看了一眼陈昊,有些迟疑的问道。

    从他一进安乡别墅,就觉得怪怪的,怎么安老爷子和安老太太对他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他原以为是安老爷子派人暗中调查了他,毕竟安家势力那么大,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但白言现在见到安家二叔和陈昊后,就否决了先前的猜测。

    安家的人,是真的认识他!

    这种熟悉和认识,不是简简单单的暗中调查,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熟悉。

    可是,白言就偏偏想不起来,自己究竟从什么时候见过这些人。

    无论是安老爷子、安老太太、安家二叔、陈昊乃至一龙小队的队员,他都是第一次见啊!

    “我当然认识言哥你啊!白一龙的儿子,我的言哥!我怎么会认错人?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见不到言哥了!”

    陈昊裂开大嘴一笑,他觉得自己能再次见到白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白一龙!

    白言皱眉,这确实是他父亲的名字。

    白一龙?一龙小队?

    名字都一样,不会这么巧吧?

    白言沉默了,他突然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你这臭小子,打拳都不用心,以后怎么干大事!”

    “拳要直!意要正!老白家的汉子,就该堂堂正正,善恶随心!哪怕你以后是个坏人,也得要做个有本事,有觉悟的坏人!”

    “又在学校打架了,害得老子陪你一起被班主任骂,去把老子的竹鞭拿过来!”

    “我白一龙的儿子,就应该是一条龙!人中龙!”

    ......

    陈昊突然提起父亲的名字,让白言有些惆怅,他有些想念父亲了,可惜人死不能复生。

    那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至少白言的心目中,他的父亲就是他的骄傲,就像是钢铁城墙一样保护着他。

    全场人面面相觑。

    白一龙?

    这个名字真的陌生啊,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佬啊,一点都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啊!

    可是从陈昊的嘴里透露的信息猜测,这个白一龙好像很了不起啊!他和一龙小队是什么关系?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安家二叔点了点头,看向白言的眼神充满了欣慰。

    安家,已经欠了白言太多太多了。

    只要白言无事就好。

    “哼!你这个家伙,竟然敢诬蔑言哥,你真是该死!”

    陈昊转头看向趴在地上跟死狗一样的张老板,忍不住怒气上涌。

    白言淡淡的扫了一眼张老板,看来这怂货通知而来的大人物已经不再是他的底牌了,无论安家和自己的父亲是什么关系,白言都知道张老板已经完了。

    看到陈昊满脸的怒意,张老板忍不住害怕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好的帮手,怎么突然就帮着这小骗子说话了!

    不对!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张老板不肯接受残酷的现实,他强忍着痛苦,从地上狼狈挣扎着起身,指着白言,声嘶力竭,超常发挥自己的演技,声泪俱下的嘶吼:“陈队长,你不能冤枉好人啊!”

    “明明是他要害老爷子,一点医术都不懂,非要闯进去给老爷子治疗!”

    “我这是不忍心看到他这么糟蹋老爷子啊!老爷子本来就没几天日子可活了,若是再被这小骗子一番折腾,岂不是今天晚上就要归西了!”

    “安老爷子得的可是绝症啊!他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治好绝症,他一定是对安家别有所图!”

    张老板现在是病急乱投医,他只能一口咬死白言进去没治好安老爷子,这样他才有翻盘的机会。

    哪怕是安家二叔和安家姐妹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他也不在乎!

    这个小骗子,肯定没有能耐治好晚期的癌症!这是张老板咬牙支撑到底的底气所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治好绝症的!张老板还不放弃,他觉得自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觉得张老板虽然有点口不择言,但确实有点道理,白言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治得好绝症?

    然而,就在张老板这句话刚落下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一个威严无比的苍老声音。

    “我没几天好活?这么说,张老板是很渴望我这个老头子早点死了?”

    安老爷子在安老太太的搀扶下,走出了卧室大门。

    众人的目光原本还有些惊疑,但是看到安老爷子本人后,顿时变成了无比的震撼和惊讶!

    一个小时前,连起身都很艰难的老爷子,居然能下地走路了!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事实更能证明白言先前所说的话呢!

    “安......安.....”

    张老板张口结舌,表情跟吃了苍蝇一般,安了半天也没安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这一次是真的傻眼了。

    安老爷子怎么下地了?

    他不是快死了吗?

    “哼!你是不是很惊讶我没死?”

    “真是让你失望了,我被你口中的小骗子给治好了!”

    安老爷子低沉的闷哼一声,他可是听到保镖们的介绍,知道了张老板刚才是怎么对白言的。

    安老爷子的一声冷哼,顿时让张老板浑身打了个颤。

    听到安老爷子亲口确认,全场震惊。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满脸的骇然之色,看向一脸淡然的白言。

    这个小子,非但不是骗子,还是身具逆天医术的天才!

    他居然能治好绝症!

    天呐,这么年轻的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安老爷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错话了!都是我的错!”

    张老板害怕极了,他哭丧着脸,对着安老爷子拼命解释着。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位看似虚弱的老人,背后究竟有着怎么样强大的影响力。

    不说其他地方,就在这hz市的一亩三分地里,市长见了安老爷子,也得恭恭敬敬,丝毫有不敢的逾越。

    “我看你,根本就是不知死活!不仅诬蔑我的言哥,居然还敢咒我爷爷死!”

    陈昊冷笑一声,上下打量着张老板,就像是猛兽打量着食物一样,眼神恐怖极了。

    “身为首富,不修言辞和仪表,一把年纪还要咄咄逼迫一个小辈!”

    “张华仁!你,很好!”

    安老爷子表情平淡的看了一眼张老板。

    张老板脸色一白,原本勉强站着的他顿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形象全无,他满脸懊悔和悲戚之色,目光空洞绝望,浑身犹如得了羊癫疯一样颤抖着。

    他知道,安老爷子的这句话,算是彻底断了他攀上安家高枝的美梦了。

    不仅是攀不上高枝,怕是他现有所拥有的一切,都恐怕难以再握住。

    诬蔑白言也就算了,他还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安老爷子快死了。

    很明显,从今天晚上之后,他张华仁,很难在hz市的权贵圈子里面混下了,甚至他首富的身份都保不住了。

    即便不死,以后也会活得很狼狈。这对享受惯了荣华富贵的张华仁而言,比一刀杀了他还要痛苦。

    众人纷纷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张老板,你说你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的安老爷子。

    这下子好了,前途彻底毁在自己手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